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墨观澜

武侠/武侠幻想

更新时间:2024-02-17 22:22:56

汝为江湖逍遥客,我执律令镇人间。 一个普通的命案,背后却牵出了惊天阴谋。 铁胆神侯?北境赵王?锦衣卫?神侯府? 武林诸派?道门诸宗?佛门千寺?魔门各家? 通通都给我遵纪守法! 什么?你不服? 不好意思?家师兄张三丰? 杨清源,扫恶取非专案组负责人,大理寺正卿! 只愿天行有道,万物遵法!
目录

7天前·连载至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第一章 修书翰林

  大周翰林院中,一个年轻人正在案前提笔撰写,桌上尽是珍稀的道经古卷。

  杨清源,原本是东南西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毕业,成了一个基层检察官,就在他下班回家打算学习马哲、邓论的时候,不太符合唯物主义价值观的事情发生了。

  用科学的话说,就是杨清源所在的位置产生了一个奇异点,进而扩张为虫洞,而他正好被卷入了时空乱流之中。

  用玄学的话说,就是他穿越了。

  当杨清源醒来之时,就到了武当山真武殿中,人也变成了少年模样。

  机缘巧合之下,杨清源拜入了武当门中。

  这是一个魔改版的世界。

  塞外元蒙,魔师宫、密宗、金刚宗门派林立。

  中原武林,各大门派更是层出不穷。

  这个世界和蓝星相似而又不同,旁者不说,光是地域辽阔就远胜前世的蓝星。

  此界有天地元气,人族高手可以习武修炼,真正武道高手可以一骑当千,万军辟易。

  此外还有高手匠人精通铭文之术、机关之法。佛道两教,更是有秘术传世。神州以外,八荒四境也有神奇隐世。

  可能因为是穿越者的日常福利,杨清源得到了一对上天所馈之道瞳,明察秋毫。自身更是根骨极佳,在武学上极具悟性,武学进境一日千里。

  但在武当山上习武三年后,杨清源就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了。学成武功?然后呢?不断变强?之后呢?

  修武,只是求法,而非求道。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杨清源总想做些什么。

  于是他离开武当,拿着大周国师——便宜师兄张三丰的举荐信参加了当年的科举会试和殿试。

  杨清源一考就是一个皇榜第二——榜眼,成了翰林院的一个编修,开始了五年的漫漫修书之路,蓄资养望。

  三年前,杨清源因功擢升翰林院侍读学士。

  大周太祖高皇帝极为崇道,而今上为显自身向道之心,特地下旨重修道藏。

  杨清源因出身道门,被特旨,负责主持新《道藏》的修撰工作。

  于是法学高材生为就业,很自然地转型成了玄学高材生。

  “杨学士,这是刚从天一阁中借来的孤本。”

  “杨学士,这是从龙虎山天师府借来的古经!”

  一本又一本的珍稀道卷被翰林院的书吏借来送到了杨清源的书案之上。

  三年的时间,《道藏》的编撰已经接近尾声,杨清源的书桌之上更是堆满了各类道经古卷。

  三年修书,虽然看上去是在浪费时间,但对于杨清源来说却是一个公费修行的机会。为求勘正谬误,集前人之大道,翰林院此次几乎尽收天下道典。

  杨清源作为《道藏》主编,更是博览天下道典。

  杨清源的武学大多来自道门真武一脉,虽有道瞳襄助,得以速成,但是却未必完全领会其中神髓。

  武学易练,道境难求。

  借助三年编撰道藏之功,杨清源对道的理解更进一步。

  武当的两仪剑,阴阳无极,道门的先天神功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不仅如此,五年前,杨清源初入翰林院时,曾在止戈榭中观得一门道家神剑的残卷,以风为心,虚实变化,无形无相,无迹可寻。

  杨清源凭借自身悟性和天馈道瞳尝试推演完整的剑法,却是只能推演至前九招,后面的剑法始终难以捉摸。

  沉淀之路,看似无用,实为大用。

  三年的修书之路,却让杨清源看清前路,从第九招推演到了第十一招。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是故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一道灵光自杨清源脑海中掠过。

  风,自静而动,自动而静,自己推演之时,一味追求剑法威力,招式连贯,反而忘了风根本。

  风之源,为气之动静流转。

  杨清源若有所悟,骤然起身,以手中之笔代剑,演化剑招。

  手中之笔,不疾不徐,没有丝毫凌厉锋芒,有的只是清淡二字。

  第十二式风过无痕,微风拂过,难觅其痕。

  第十三式树静风止,狼毫之上的剑意消散,如同不会武艺之人向前一刺。

  这一剑不疾不徐,狼毫之上,没有一滴墨汁飞溅而开。

  动极而静,剑过无痕。

  看似拙劣毫无技巧的剑招,杨清源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古系武侠玄门第一剑法,清风十三剑,成矣!

  缓缓收回手中狼毫,杨清源发现自己已经离着书案一丈有余,自己的麾下的两个编修正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

  大周儒生,俱习武以健体,佩剑以明心。练习剑术本是寻常之事,但是像杨清源这般,书写半途突然起身比划两招的,真不多见。

  “《道藏》即将成书,没想到杨大人压力如此之大,我等僚属还需多为杨大人分忧!”

  “赵兄所言极是,我今日便把前三册再仔细勘验一遍。”

  “但我听说杨大人是武当出身,但是这剑术真的是不敢恭维啊!”

  “一言难尽……”

  两个翰林院的新晋编修看着自家上官,奇诡的动作,小声议论。

  杨清源也感觉到了自己尴尬的局面。

  好在自己的《道藏》要修完了,估计马上就会调离翰林院,不然……

  “咳咳咳……”干咳两声后,假意舒展身体,又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继续开始编修道藏的工作。

  道藏修成之日,便是杨清源再进一步之时。

  无论是武学,还是官位。

  就在杨清源如往常一般埋头编书之际,一个穿着白袍的俊逸公子踏入了堂中。

  “清源真是勤勉啊!”

  杨清源放下了手中的,抬起头笑道,“这《道藏》基本已编撰完成,开始修订勘误,我自然更加谨慎,不敢懈怠。李兄近日方才巡查京畿归来怎么不去对酒当歌?反而来我这满是文墨的翰林院里?这不像你啊!”

  来人乃是杨清源的同窗好友,五年前殿试,杨清源榜眼,他为探花。

  这位李探花为此事还抑郁了许久,他的父兄皆是人榜探花,原本寄希望于他能考个状元,没想到还是探花。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