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武圣
瞎子武圣

瞎子武圣

一坨好字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3-05 04:22:19

我自泥泞中走来,开启属于我的纪元,纵你千变万化,我自一力破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8章 神秘蓝光与绿光

第1章 降生

  黑,这是最纯至的黑。

  今晚的夜色格外黑暗,这是萧山帝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黑夜。

  漆黑的木屋内,一个长相秀丽的女人正在独自承受着生子之痛。

  她并没有叫出声来。

  若是石窟内色明泽亮的话,就会发现女子额头上密布的汗珠浸润了那一头散乱的秀发,使她显得有些狼狈。

  紧紧皱起的眉头和死死咬住木棍的牙齿,通过口腔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有些像黑夜觉醒的野兽。

  女子躺在草床上,下体隐约可见婴儿那即将完整的躯体。

  随着一声似痛苦喧嚣的啼鸣,这个孩子降生了,是个男孩。

  女子艰难的摸着石刀,将脐带来回剌断,巨大的痛楚愣是没让她叫出一声完整的嘶鸣。

  待到脐带好不容易划断时,那女子用尽最后仅存的气力将孩子抱过,用身上的褴褛布襟小心翼翼的擦试着这个小家伙。

  这个刚出生的小家伙不哭不闹,看上去极为安静。

  女子心有急音,连忙用手在小家伙的屁股上胡拍了两掌。

  可是两掌下去,小家伙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女子顿时心急如焚,不知何处冒出的一股力量促使她迅速坐起身来。

  经过前后仔仔细细的检查后,发现这小家伙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喊不叫之后,女子虽心中生疑,但身体缺失的巨大力量使得她再也无力多做外事了。

  女子直挺挺地躺下去了。

  时间一晃来到十四年后~

  “野瞎子,把你手给老娘挪开,不然老娘把你手给剁了!别脏了我的包子!”

  有些肥胖的包子铺的老板娘叉着腰恶狠狠道,说完还用手扇扇鼻子,作出一副极其厌恶的样子。

  在她面前,一个污手垢面的男子害怕的迅速抽回了手。

  男子握紧一根竹竿,眼珠亮若星辰,头发缭乱,身上有一股异味,脸脏乱不堪,甚至看得出一些动物的粪便在脸上作点状,他就是被称作野瞎子的人。

  真是好奇,明明没瞎,为什么会被称作瞎子?还是野?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瘦骨嶙峋,身形不到五尺的他,此刻显得有些局促不安,那脏乱的脸上也显得极其不自然。

  “老板,我阿娘快不行了,我想给她带一个包子回去给她老人家,可以吗?”

  那男子开口了,他并没有因为老板娘对他来说的称呼而生气,反而带着恳求的语气,声虽小,但底气很足,听音色,该是一个小男孩,稚音未除。

  那老板娘眉头一横,“偶?那你有钱吗?”

  小瞎子一听钱,整个人极不自然,但很快便镇静下来“我给你做工抵债。”

  老板娘不屑笑道:“呵,你一个瞎子能做什么?你看得见吗?你个野祸害!”

  说完,老边娘还对着他对吐了一口唾沫,可被小家伙轻松躲开了。

  躲开后的小家伙身躯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显然,老板娘的话说到了他的痛处。

  祸害、累赘、害人精是他的专属词汇,是他害得阿娘生活破乱不堪。

  他已经十四岁了,降生在十四年前的那个极黑之夜。

  阿娘是这个郡大家族浣洗的女佣,平日里为他们浣洗换钱,在小夜未出生之前,阿娘的生活还算富裕,可因为小夜,一切都变了。

  阿娘一辈子未曾通婚,但却有一个孩子。

  所以人们都认为阿娘偷人了,于是对阿娘进行语言的侮辱,以往的朋友也都劝阿娘找个医师,拿掉这个野种,显然,那些朋友也都认为小夜来路不正,是个野种。

  阿娘愤然反斥,结果自然就是她们全都与阿娘划清了界线,断绝了来往。

  就连以前追求阿娘的男子,再见到阿娘时也是敬而远之的。

  更有登徒子还时常跑到阿娘的住所进行语言轻薄。

  偷人这事在萧山帝国来说不是什么触犯律法的事,但在道德上确实人人喊打的。

  阿娘为人善良且沉默寡言,她也想解释,可是小夜怎么来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初在树林里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图案,她好奇的去踩了一下,那个图案就消失不见了。

  而她也感觉自己多了一点东西似的,就因为这一下,就有了小夜,可这样的解释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仅大家不相信,还说阿娘发疯了,久而久之,阿娘也就不做解释了。

  可是小夜。

  他天生就是个瞎子,虽有漂亮的眸子却什么也看不到。

  阿娘为他遍寻名医,甚至把家底都治穷了,却依旧没能救得了他的眼睛。

  阿娘也因为这事被人嘲笑,嘲笑她傻,为了一个野种,把自己好好的日子搞得一团糟,到最后落得个包子都吃不起的地步。

  因为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姓名自然也就不知如何取了,但阿娘为了叫他方便,便唤他小夜,意预着他出生于那个极夜。

  “我听得到,我依旧可以做的!”

  小小的稚音却透着无比坚定的语气。

  老板娘看了看他,满是不耐烦道:“我即使养一条狗也比养你好,你赶紧滚,不然老娘把你剁碎了喂狗吃!”

  说着,老板娘还对着里面喊道:“常威!”看样子是准备放狗了。

  一听老板娘要放狗,小夜忙慌的拿着一个包子就跑。

  “嘿,小畜生,给老娘放下!”

  老板娘不乐意了,当下拍板而起,朝着小夜奔跑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小夜在街上快速跑动,奇怪的是,他总能躲开任何一个挡在前方的人和障碍物。

  老板娘像是追杀仇人似的,誓要拿住小夜,所以一路跑来,两人所经之地也都是鸡飞狗跳的。

  “刚刚过去那个不是刘老板吗?她在追谁啊?”一挑着一担蔬菜的老农好奇。

  “追浣秀家的小野种。”另一个男人将手里搓开的花生皮轻轻吹散,轻蔑道。

  “原来追他呀!”老农眼中恍然大悟,随后整个人也都笑将起来,只是这个笑怎么看怎么冷漠。

  “站住!小杂种,你给我站住!”

  !

  没想到前面的小夜还真就站住了。

  不是小夜不跑了,而是他撞到了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

  小夜一个劲的道着歉,而此时后方的老板也追了上来。

  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打在了小夜的头上,小夜那脆弱的身子骨仿佛在这一掌下要化作一堆骨架似的,随后用力掰开小夜的手指,夺过小夜攥在手里的包子。

  “我叫你抢,我叫你抢!”

  老板娘余怒未消,手脚并用,将小夜打倒在地,一边踹一边骂骂咧咧。

  而先前被小夜撞到的人却皱起了眉头。

  “住手。”

  老板娘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人,这人眼大眉粗,肤白赛雪,丰神如玉,好一个少年郎。

  一身青色袍子,腰间系着一块玉牌,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富家子弟,额头上居然有一点……鸡屎,整个美好的画面被破坏掉了。

  想来额头就是刚才两人相撞的地方。

  “公子,有何贵干?”

  一见是个公子,老板娘的语气变得柔和婉转,与对待小夜的语气截然不同。

  “放开他。”

  那公子开口道,可是……这公子居然是个女子?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