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绾
芳绾

芳绾

玉玉枯叶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7-10 01:12:22

他是这世间最温柔的人,会带我去摸鱼,看花,饮酒,也会替我受罚。我常常犯错,一天,师傅发了狠,竟用鞭子抽他。那段时间,银霜痛的下不了床。看见他的样子,我哭了,银霜却不在意,只是宠溺的摸摸我的头发,温柔的笑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雾绕空山 下

芳绾

  芳华弯下腰,细细的分拣着一排排烈酒。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很适合干这个。这样安逸的生活,对她而言,可真是不错。

  外面吹着大风,细碎的雪花猛烈的撞击着窗户,静下心来,可以听见雪花碎裂的声音。

  “老板,有人找你。”小二喊到。

  芳华放下手中的活,出去了。会是谁呢?大概有一百年没人找过自己了吧?芳华想到。她推开门,风立刻灌进了房间。

  外面站着一个男子,一身黑衣。地上那厚厚的一层雪,已经没过了脚脖子。芳华看了看他,问,这个男子来干什么。

  男子说,求药。

  芳华不禁有些好奇,自己开的明明是一家酒肆,怎么会有药呢?于是她说道:“或许你找错人了吧?”

  “姑娘可是芳华?”

  芳华点点头。

  “那就没有找错,我要找的就是芳华。”

  “那么,你想要什么药?”

  “忘川水。”

  芳华的神色冷了几分,这种东西,不是他该知道的。更何况,芳华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

  。不过,她并不打算问这个男子,也不打算把东西给他,于是转过身,准备回酒肆。

  “等等!”男子喊到:“我可以帮你复活银霜!”

  听见这句话,芳华停住脚步,她转向男子,冷冷的问到:“你说什么?”

  “我可以帮你复活……”

  几把飞剑从酒馆里飞出来,团团围住这个男子。等到男子反应起来,一把冰剑已经比在他的脖子上。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说这种话!”

  男子轻轻的弹开剑,缓缓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竹简。这竹简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是用檀香木做的,拿在手里,很有分量。男子说,这上面记在着上古秘法,能复活任何人。

  “没用的,他的元神散了,没有办法。”芳华叹息道。一片雪花落到她的眼睛里,又随着一颗泪珠滚落。这些年,芳华不是没有尝试过,可银霜的元神,找不齐了。根本就没有办法。

  “这上面记载的,可以用来凝聚元神。”

  芳华无奈的笑笑:“如果真是这样,你也不会要什么忘川水了吧?”

  “这法阵,需要忘川水来绘制,我听说,老板也是一个痴情的人,您在这里开这家酒馆,又是为了什么?”

  芳华犹豫了一下,让男子把竹简给她。

  这竹简很重,打开一看,每个字都仿佛在流动,这不是用刀刻的,而是流淌着的精纯的灵力。虽然只是短短十几个字,条理却及其清楚。

  只不过,使用这个阵法,需要人祭,祭品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其他人。

  银霜不会让我这么干的。芳华轻轻的说道。

  雪下的有些大,芳华邀请男子进了酒馆。叫小二多添些木柴,端几碗姜汤和烧酒。男子端起一碗酒,一口就喝完了。一碗下去,这男子便醉倒了。芳华没有告诉他,所谓的忘川水,不过是烈酒而已。

  她看过那阵法,那是多年前,她为了骗自己,而编撰出来的。

  芳华看过男子的回忆,他深爱的女子,死在一个寒冷的冬夜。

  第二天,男子醒来了,却忘了昨天的事。他问芳华,这是在哪。

  芳华说,他喝醉了,没有回去,也没说他住在哪,只好让男子在桌子上过夜。

  男子说了声相扰,便出去了。

  芳华看了看桌子上的竹简,把它扔进火炉。淡淡的檀香味在屋子里弥漫着,这么久远的东西,还能被找到,真是惭愧啊。芳华脖子上的勾玉,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那是银霜给她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