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惊鸿一梦
许你惊鸿一梦

许你惊鸿一梦

暮言七月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13 18:38:50

梦的远方是你,所以我开始了追梦,也开始了追你。 “老板,我来拿曲白订的玫瑰。” “老板,帮我拿一束蓝色的满天星,谢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男孩看向身旁,是个女孩子,还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子 “先帮她拿吧,我的玫瑰不急。” 老板去拿花,女孩向男孩道了谢。 “没事,我也不急。嗯……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月。”夏月笑了笑,“你呢?” “我叫江沉星。” 气氛又一次冷下来。江沉星挠了挠头,使劲找着话题。 “对了,你买满天星干嘛?” “家里装饰。” “这样啊……那玫瑰,我兄弟表白用,唉,那小子都要成家了,我还是个孤家寡人~”江沉星自顾自地在那说着。 这时,老板走了过来,捧着玫瑰和满天星。 江沉星见夏月要走,叫住了她“哎哎,夏月,留个微信呗,看在我两这么有缘的份上~” 夏月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 “那,拜拜咯。” “嗯,再见。” 相遇,即是偶然,也是必然。 最美好的爱,不过就是你爱的人,在你的余光里。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苏回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尽力的把自己的脾气压了下来,但他的声音还是忍不住地大了起来“你能不能不要再用这种冷性子跟我说话了?我都不知道我是在谈恋爱,还是供了尊佛。”

  夏月的眼神暗了暗,却也没说什么。

  苏回的手狠狠地打在了墙上,“分手吧。”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夏月的时候忍不住地颤抖起来,但他仍是一贯冷冷的语气“好…”

  “东西我会搬走的,你送我的东西我也会还的,那些没用的东西,你就扔了吧。”

  —————

  夏月打了电话给陈颜,“喂小夏儿?”电话这头是一阵沉默,“怎么了?”以陈颜对夏月的了解,她知道她的小夏儿心情不好。

  “颜颜,我…分手了。”夏月的语气渐渐低了下去。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陈颜一边换鞋一边已经打开了门。

  “公交站台,我等你。”

  陈颜开着她那辆法拉利缓缓停在了夏月面前。

  陈颜打开车窗,霸气开口“小夏儿,上车,姐带你去兜风。放松放松。”

  夏月开了车门,长腿一跨,坐在了陈颜身边的座位。

  “苏回提的分手?”

  “是。”

  “别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心。咱要看开点。”

  “颜颜,你那还有空的房间吗?我得从苏回家搬出来,可是暂时没地方住,能不能去你那借住几天,等找到房子我再搬出来。”

  “有,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用急着搬出来。”

  夏月回以陈颜一个笑容,但可见到夏月笑得有点憔悴。

  ————

  “颜颜,我找到房子了,离公司也近,跟你家也不远,我昨天去看过了,装修也不错,比较简单,符合我的风格。”

  陈颜不由得一愣,“你不再多住一会儿?”

  夏月小跑到陈颜身边坐下来,“哎呀,颜颜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我肯定不能一直住你这边啊。”

  陈颜忍住要翻个白眼的心,尽量温柔地说“我还不了解你嘛。”

  “是不是要我帮你搬东西?”陈颜甚是了解夏月。

  夏月笑了笑“知我者颜颜也。”

  ————

  夏月行李不多,但陈颜的法拉利却是不够装,所以富婆陈颜开出了她的另一辆车。

  夏月都不禁感叹道“颜富婆,要不要资助一下你的小姐妹,你的小姐妹已经穷怕了。”

  颜富婆无语了“你这个小富婆跟我谈穷?”

  陈颜背着包,拎着两大包生活用品。

  夏月提着行李箱,166的她,只有88斤,力量却意想不到的大,提着行李箱上了三层楼,陈颜早已在门口等她了。

  “你有钥匙?”

  “嗯,房东给我了…”

  夏月开了门,陈颜将东西全都放在桌上,环视了周围一圈“还不错。”

  “你先在这待着,我去买点花花草草装饰一下。”

  ————

  夏月来到花店,慢慢地转着,轻轻拂过那些花儿,在蓝色满天星面前停了下来,盯了许久。“纯洁的爱……”

  “老板,我来拿曲白订的玫瑰。”

  “老板,帮我拿一束蓝色的满天星,谢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男孩看向身旁,是个女孩子,还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子

  “先帮她拿吧,我的玫瑰不急。”老板去拿花,女孩向男孩道了谢。

  “没事,我也不急。嗯……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月。”夏月笑了笑,“你呢?”

  “江沉星。”

  气氛又一次冷下来。江沉星挠了挠头,使劲找着话题。

  “对了,你买满天星干嘛?”

  “家里装饰……”夏月又在心里念到“纯洁的爱啊。”

  “这样啊……那玫瑰,我兄弟表白用,唉,那小子都要成家了,我还是个孤家寡人~”江沉星自顾自地在那说着。

  这时,老板走了过来,捧着玫瑰和满天星。

  江沉星见夏月要走,叫住了她“哎哎,夏月,留个微信呗,看在我两这么有缘的份上~”

  夏月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

  “那,拜拜咯。”

  “嗯,再见。”

  ——————

  江沉星对夏月是念念不忘啊,微信经常找夏月,也是经常请夏月吃饭,江沉星这般认真努力,终是必有回响啊。

  江沉星的梦开始了。

  ——————

  傍晚,天还没黑,夜市却早已开放,夏月在夜市的一个小摊买了个花环,戴在了头上,夏月含笑回头“好看吗?”江沉星轻轻点了个头,眼里充斥着温柔,那种不言而喻的意思,就在他们的眼神中。江沉星也是十分自觉地给夏月付了钱,夕阳的光让天空变得温柔,夕阳下的她惊艳了他。

  他们呐手牵着手漫步在夕阳下,就连买个东西江沉星都要拉着夏月的一根小指头,生怕夏月走丢一般。

  夏月将买好的东西递给了江沉星,江沉星也十分乐意地拎包,每当夏月给江沉星一个袋子时,他总是乐呵着,仿佛是一个小傻子,对于给夏月拎东西总是这样开心,就像在干一件幸福的事。

  江沉星帮着夏月将买的东西带回了家,刚准备坐下,夏月却将江沉星赶了出去。

  “月月,你看我都给你拎了这么多东西,你都不留一下嘛?”江星沉很是委屈地说。

  夏月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便让江沉星来家里坐坐,江沉星拍了拍他身旁的沙发空位,“过来坐坐。”

  自己心爱的人就坐在身边,一向不怎么正经的江沉星也静默了下来,细细观察着夏月。

  看着夏月的脸蛋,江沉星忍不住上手戳了戳夏月的脸,软软糯糯的,又忍不住去捏捏她的脸,这样似乎还不满足,又吧唧一口亲了一下。

  夏月一下子没来得及反应,忽地,才想起来自己被江沉星占了便宜。

  夏月刚伸出手,准备拍江沉星,江沉星似是早有预判,迅速闪到了一边。

  江沉星脸上的笑有点贱兮兮的“月月,你怎么舍得打我呢,谋杀亲夫啊?”

  夏月可经不起他这样的调戏,脸有点红,连忙起身道“你看你也休息好了,是不是应该回去了。”说完也就直接将江沉星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江沉星也没反抗,就顺着夏月,到了门口,江沉星忽地拉住了夏月,将她压在了门框上,“月月,不留我住一晚?我保证什么也不干。”夏月的脸越来越红。

  江沉星知道这小姑娘只是表面高冷,心里还是个小朋友的,容易脸红,便也不再逗她了,他松开了夏月,出了门。

  夏月也是不留情,砰的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门外的江沉星低低笑了几声。

  ——————

  江沉星看夏月这几天忙工作,都不能睡个好觉,他不由得心疼夏月。

  他想着带他的小朋友去度个假,好好休息。

  这时,去海边度假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江沉星开着车带着夏月,夏月也是对江沉星放心,在副驾驶上就睡着了。

  开着车的江沉星忍不住撇了一眼夏月,见夏月已经靠着座椅睡得香香的,心里不知是心疼还是觉得这小姑娘太放心自己了啊。

  在快到酒店时,夏月已经醒了,她揉了揉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到哪了?我应该睡挺久的吧。”

  “马上到了,你要好好放松一下了,这一天天的给你累的。”

  夏月知道江沉星这是关心她,也没反驳,反倒是对着他露出了笑容。

  到了地方,夏月准备去拿行李,江沉星抢先去拿了行李,“这种事就应该是男生做的,你只要负责美美的就好了。”

  夏月也不跟他抢,把搬行李的任务交给了江沉星。

  江沉星来到酒店前台道“你好,我是江沉星,已经预约了。”

  前台翻了下电脑,拿出了两张房卡“江先生是吧,这是您的房卡请拿好。”

  夏月以为江沉星只会订一间房,没想到订了两间,心里对江沉星又多了些好感。

  江沉星帮着夏月把行李搬进了房间里,在出来准备关门那一刻,一个声音叫住了夏月。

  “夏月,是你吗?”

  夏月有点疑惑,谁会叫她,她回头,苏回。

  夏月一如既往地冷冷开口“苏回,好久不见。”

  江沉星见他家小朋友跟眼前这个叫苏回的男人可能关系不一般,心里不由得有点不爽。

  江沉星对这个苏回没什么好印象“您是?”

  苏回这才发现夏月身边的江沉星,对着夏月的语气也不太友好“新欢啊。”

  听到这话的江沉星想必是知道了苏回就是月月的前男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但也没说什么,他认为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夏月听到苏回的这句话,也没生气,淡淡地回了句“嗯。”便拉着江沉星的手走了。

  江沉星头一次见夏月如此主动,眉毛轻挑,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对苏回也有了些感谢。

  江沉星知道夏月不想谈苏回,也没问她关于苏回的事,只是带着她去海边转转,在海水里走走。

  看着海里骑着摩托艇的人,江沉星想着带夏月体验一番骑摩托艇的快乐。

  他去找了工作人员,跟他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也同意了。

  江沉星便拉着夏月上了摩托艇,夏月是有点拒绝的,她有点害怕,不过她对江沉星却是充满信心的,她相信江沉星。

  江沉星一脸骄傲“放心,我也是考过证的。”

  上了摩托艇,夏月就紧紧搂着江沉星的腰。

  反倒本就不怎么正经的江沉星这次却红了脸,他感受到在他腰间夏月手掌的温度,心里有点小窃喜。

  摩托艇溅起的水花将夏月的白裙子打湿了,衣服贴着身体。

  下了游艇江沉星和夏月都是半湿的,江沉星盯着夏月盯了很久,眼神都不舍得离开。

  夏月被盯得害了羞,抱着自己转过了身“看什么看…”

  江沉星没让夏月接着说下去,突然就上去,蜻蜓点水地一下。

  ——————

  二人生活平平淡淡,经常一起旅游。

  旅游的那一天,夏月在大巴上睡着了,头就一直在颠啊颠啊颠,江沉星见夏月这样,正想伸手把夏月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但夏月已经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过似乎是肩膀有点不太舒服,夏月睡得不太舒服,又向下倒了倒,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江沉星的胸前。

  江沉星生怕把夏月惊醒了,小心翼翼地抽出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拍了几张月月的睡颜,望着他拍的照片,轻轻地笑了几声,“真可爱。”

  在夏月悠悠转醒,半眯着眼,已经开始已经揉眼睛的时候,江沉星笑着拍拍夏月的头,“醒了啊,我看你睡得挺香的啊。”

  夏月还在迷糊中,懒得回这个狗男人的话了,但仍是甩了个白眼给江沉星。

  江沉星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相册,翻到了他偷拍的月月的睡颜的照片。

  “看看这是哪头小猪呀,”夏月瞟了一眼,刷地一下就清醒了。夏月看着手机里的自己,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

  夏月便伸手去抢,江沉星眼疾手快,立马将手机藏到了身后。

  夏月还想伸手,但江沉星却反过来轻轻地握住了夏月的手,夏月愣住了,脸不由得泛起了红晕。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啊,”江沉星的笑有点不怀好意,夏月忍不住反驳“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一样……”

  ——————

  江沉星因为家里有事要出去几天,不方便带着夏月,便留了个字条在桌上“家里出了点事,我得回去几天,你要好好待在家里,你胃不好,不要去酒吧那些地方,你喜欢吃辣的,不过要少吃,要多吃点清淡的,等我回来,带你见我妈,记得不要想我哦。”

  见到这张字条的夏月,不由得哼了一声,却也忍不住地笑了

  夏月哪能忍住不想江沉星啊,在江沉星走的这几天,夏月整个人心情都非常低落。

  夏月的手机响了一下,上面是“狗男人”发来的微信,“我今天回来,想我没?”。

  知道江沉星要回来的夏月可谓是非常兴奋的,可是她是一个矜持的女孩子,但是她的嘴角还是忍不住咧到了耳根。

  夏月兴奋地捂了捂脸,深呼吸了几下,平复自己的心情。

  夏月去了机场等江沉星,在江沉星出来的那一刻,夏月一眼就看到了江沉星。这个187,长得又帅的男人,在人群中可是显眼啊。

  应该是心有灵犀吧,江沉星也注意到了夏月。

  夏月冲上去熊抱住了江沉星,双手直接勾着他的脖子,两条腿也紧紧抱住他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

  江沉星怕夏月掉下来,也下意识的抱住了夏月

  夏月忍不住哭了起来,“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说完,她又抽出一只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

  江沉星轻轻地把夏月放了下来,他抹了抹夏月的眼泪,轻声细语道“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说完还发出了一阵笑声。

  “明天我带你去见我爸妈。”话是那样的毋庸置疑。

  —————

  江沉星的母亲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对夏月也是十分满意,很快就让两人订了婚,挑好了结婚的日子。

  江沉星的母亲带着夏月选好了婚纱,礼服,又买了一套套美美的衣服,都刷的江沉星的卡。

  结婚那天,来的人很多,陈颜主持婚礼,那天,普天同庆啊。

  ——————

  结婚后,夏月不到一年就怀孕了,夏月倚着江沉星满目柔情:“如果生下来是女孩儿,我主要要负责养,如果生下来是男孩儿的话你主要负责养。”

  “好,都依你。”

  二人的手紧紧相握,晚风拂过他们的面。

  他的眼里有她,她的心里有他。

  此生固短,无你何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