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顺修仙录
阿顺修仙录

阿顺修仙录

一咕噜咕噜一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1-08-18 15:57:15

瑞:你这个夺了小菇凉舍的无耻的老家伙! 阿顺:我不是。 瑞:你这个一天就知道修仙修仙的茅坑里的修行的臭石头! 阿顺:我不是。 瑞头一仰:我说是就是! 阿顺:哦。 【女强×慢热】【一个山村孤女在一只麒麟的陪伴下独立自强、艰苦奋斗,最终成为一代大佬的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感言

第一章 有个女娃叫阿顺

  阿顺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正在闭目修炼。

  她背靠着大树,好像将背抵住大树,让大树撑着自己,自己就能够抵抗那种恐惧和无力感。

  她想强装镇定,但是又知道,自己现在那微微颤抖的睫毛泄露了她此时的真实情绪。

  她想控制住自己,想自己镇定下来,想让自己的眼睫毛不要那么不争气地抖动。

  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阿顺想着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就连镇定下来仔细地思考都没有办法,整个脑袋乱成一团。她有些想哭,却又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哭。

  自己的爹爹已经死了,今后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了,自己必须学会坚强,也必须坚强起来。

  阿顺今年骨龄十岁,在八天前跟着自己的爹爹,和几个散修一起上了青灵山脉东,来猎杀灵兽。而如今,阿顺爹爹已经死了,就留下她一个人留在这炼气期修士小队里。

  “你们人类可真没意思。”一个稚嫩男童的声音突然从阿顺脑海里响起。

  阿顺并未理会自己脑中突然响起的稚嫩男童声,她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童声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在自己脑海里说话,但是她小心、认真地观察过几天,这个声音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也没有伤害自己。

  阿顺知道,此时此刻,能够真正伤害到自己,想要真正伤害自己的,是眼前火堆旁的那个几个远比自己强大的修士。

  她必须要专心修炼,吸收灵气。

  她心里明白,那几个散修本来就觉得带上她是浪费时间了。她必须要争气,不然等她灵气耗光,不能再使用神行符之后,自己一定会被他们故意抛弃,留在这青灵山脉上自寻生路。

  这可是青灵山脉东!

  即使是青灵山脉的外围,也不是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三层修士可以应对的。

  阿顺想着,自己还不能死,自己还没有查清爹爹去世的真相。爹爹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能够为爹爹报仇的,也只有自己。

  “嗬!诶,老家伙,他们在说你诶,那个死掉的修士是你这个身体的爹呀?”阿顺脑袋里的男童声从刚才起就没停过。

  阿顺当然知道他们在说自己。

  在离阿顺不远处火堆旁休息的,有四名修士。他们和阿顺一样,都穿着最常见的修士道袍,道袍破破烂烂的,还有血渍,一看就是来青云山脉东探宝的底层修士。

  “那个姓叶的都死啦,储物袋我们也都分了,结果我们还要带着那丫头回青冈镇,凭什么,我们又不是她爹,怎么还要管着她不成?”

  “就是!就因为要带着那个小丫头!我们的路程可是被整整拖慢了两天呀。这两天造成的损失怎么办,又该由谁来负责?”

  这些声音陆陆续续从火堆旁传出来。

  每一句话都像重锤直接击打在阿顺身上。

  那个姓叶的,说的是阿顺的爹爹。

  前几日,阿顺爹爹——叶新,带着阿顺和那几个散修一起前往青灵山脉东猎杀灵兽,遇见了难得一见的火焰狐,那只成年的火焰狐受伤颇重,怀里就有一只火焰狐幼兽。

  正当一行人捡了那只火焰狐幼兽,怀揣着这意外之喜高高兴兴地下山之时,炼气期六层的叶新居然在去探查周遭环境时,被低阶一级灵兽暗影蜂哲了,然后毒发身亡。

  一行人在原本的震惊之后,那四个人中的两兄弟一阵高兴,原本可以拿着火焰狐幼崽去任务堂领的五百枚低级灵石,从原来的五个人分现在的四个人分,岂不是更是意外之喜。

  结果阿顺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立即马上去拿到了她爹爹叶新的灵兽袋,将火焰狐幼兽拿出来威胁他们,还要他们对天道发天魔誓,把叶新该分得的一百枚低级灵石分给她,并且不伤害她安全。

  不然就捏死那只火焰狐幼兽。大不了鱼死网破。

  这才达成了一致。

  此时,小男孩的声音随着火堆旁的交谈声又在阿顺脑中响起,语气很是不屑:“诶诶诶,他们居然还说我们拖慢路程?我看他们才慢,要不是他们拖后腿的话,我们老早就到了。”

  阿顺自然知道自己没有怎么拖慢路程,尽管自己腿短,但毕竟也已经是练气期三层的修士了,神行符还是可以用的。

  只是那两兄弟想试探一下,看还能从阿顺身上敲诈出什么好处不。

  阿顺苦笑,自己又能拿得出什么来呢。

  她和爹爹本就是底层修士,身无长物。如今自家爹爹又这样死了,自己一个孤女能拿出什么好处来呢。

  那两兄弟难道不知道吗,怕是明明知道,但是仍然心有不甘吧。

  心里总觉得自己的灵石要被别人分走了一些。却不曾想,阿顺要的本来就是她爹爹叶新那一份儿啊,而且还将自家爹爹储物袋里的东西当场分给大家了,就是为了能够平平安安下山,顺利分到那一百枚低级灵石。

  但是那两兄弟还不满足,话里话外就是自己吃了多大的亏,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好处。

  阿顺心里觉得这些人丝毫不讲道理,这是想把自己揉碎然后榨干,就连自己爹爹应有的一百枚低级灵石都不愿意分给自己。

  但她却毫无办法。

  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太弱了。因为将自己揉碎碾压,不用付出什么代价,所以那些人才敢这么说,也敢这么做。

  阿顺此时有些痛恨弱小的自己,不能保护爹爹,甚至,不能保护自己。

  她又摸了摸自己腰间那只灵兽袋,不管怎样,只要灵兽袋还在自己手上,只要火焰狐幼崽还在自己手上,他们就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再说,包括葛叔在内的那四个炼气期修士都已经面对天道发了天魔誓,就算是他们不怕誓言反噬,但是就不怕违背誓言之后,心魔再添阴影,直接影响以后自己的心境和修行吗?

  到是,自己脑中突然出现的这个男童声音到底是什么?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也从没听人提起过,脑袋里居然能出现别人的声音。

  男童等半天见阿顺没有回复之后,又开始在阿顺脑中叫嚷到“喂,你无不无聊啊,我都醒了2天了,你除了问了一句我是谁之后,就一个字都没有说个了。跟你说话连个回音都没有,我都以为你是个哑巴了。我容易吗我,堂堂妖圣,穷途末路,走投无路,真是虎落平阳……”

  “你?是妖圣?你是虎妖吗?”终于,阿顺打断了男童的呱噪他问道。“你为什么叫我老家伙?”

  “啊啊啊,你个老家伙终于肯理我了。诶?谁是虎妖,你敢叫我虎妖?我是堂堂麒麟你晓得不?你们这个区区灵界连有都不会有的麒麟晓得不?一出生就是妖圣期的麒麟晓得不?”

  男童声音里难掩得意,自己都已经憋了2天了呀,整整2天了呀,那个老家伙就不理他。

  自己作为神兽诶,是麒麟诶,即使是在仙界,那些修士见到我哪个不是战战兢兢、客客气气的。

  如今好不容易溜到灵界来,不不不,是流落灵界来,那不耍一耍再回去岂不是可惜。

  其实也不怪阿顺两天来都没有问个究竟,主要是这个男童的声音出现得实在过于巧合。

  正好在自己爹爹死的那阵。

  况且荒山野岭,自己面对其他几人的虎视眈眈不得不防,始终保持着警惕。

  直到现在,阿顺听见那个男童说自己是妖圣?

  妖圣不是只存在在修仙话本中吗?话本里说,妖圣都生活在仙界啊?而这里,是灵界,这里的修士拼命修炼,都只是向往着仙界,想飞升。

  结果,这里居然有只妖圣还从仙界下来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我脑子里?”阿顺的声音努力保持着冷静。

  阿顺从来没有见过真的麒麟,但是好歹也听说过很多仙界神兽的故事,还有神兽画册。

  阿顺偷偷集中精神凝神内视,似乎真的能在脑子里看见一只小麒麟,因为太小反而没有画册上威风,反而很可爱,还在发着淡淡的金光。

  那只小麒麟一边慢悠悠地追着自己尾巴转,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这叫识海,什么脑子呀。至于我为什么会在你识海里,你忘记啦?”

  “忘记什么?”

  阿顺略带疑惑,没有啊,从小到大的记忆阿顺都有,阿顺没有失忆过。

  “忘记怎么来到这个身体的,忘记自己是谁啦?”

  小麒麟一听,就像是突然来了精神,也不再追他自己的尾巴玩了,而是歪着头略带兴奋的问道。

  “我是阿顺啊,我记得。”阿顺很肯定。

  “我不是说这个,哎,就是我昏迷前啊,我记得我的神识当时慌不择路跑错了,穿越了界门,跑到了灵界。实在是在外面灵界的灵气排斥我的神识,我又才穿过了界门,神识实在撑不住了,就想就地取材想夺了这个身体。”小麒麟在阿顺识海里不安分地跳来跳去。“话说,当时这个身体还只有小小一团呢。”

  “然后呢?”阿顺听了暗暗心惊。

  “我怎么知道,反正冲进这个识海之后我就晕了。你的识海可真大,你肯定是个很老的老家伙,诶,都是夺舍进来的,你没必要瞒我吧。”小麒麟还在识海里撒欢。

  “我没有瞒你,我是阿顺,我不是什么老家伙。”阿顺很肯定,自己从出生开始就和爹一起在青灵山脉、青冈镇两处杀灵兽、卖灵兽。

  自己只有10岁,明明一点都不老,这只麒麟是在胡说。

  “呵”小麒麟轻笑了下,也像是毫不在意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好,好,好,你是阿顺。我才不会管你到底是谁呢,你想是谁都可以~”

  不知为何,和那只麒麟聊了几句后,阿顺原先不安的心情突然安定了许多,她终于可以进入修炼的状态了,她周围只剩下偶尔传来的低阶一级灵兽暗影狼的嚎叫,安静得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