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高手
在世高手

在世高手

兼贝

都市/异术超能

更新时间:2024-02-16 15:54:28

因当年好友的暗害,楚天益渡劫失败,沉睡了万年。 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不仅有现代都市,还有叱咤风云的修仙界。 他的出现打破了这里微妙平衡,无数的杀戮接踵而至。面对强大的敌人,他不断的努力,最终重拾巅峰。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皆是好友暗中操纵,新一轮的杀戮又悄然逼近……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22章 收徒

第1章 冰封中的男人

  本书设定:炼气,筑基,结丹,丹成,初元,离形,化形,渡劫,飞升。每阶又分初中后三期,即丹成中期,丹成后期……

  楔子

  此刻,大横山上空已布满乌云,闪电传动中雷声滚滚,显然是一幕天地异象。

  传说上古大能者楚天益在此得道飞升,天下所有修士皆来观礼。

  那一日天地变色,仙界降下五道雷劫,一道强胜一道。雷劫过后苍生毙命,所有观礼者无一生还。自始传言凡其衣钵传承者人人得而诛之,于今已有一万年……

  正文:

  喜马拉雅山常年覆盖着皑皑白雪,今儿有一支队伍冒着严寒的刺痛一步步地攀向高峰,为首的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姑娘,气质与众不同,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的冬装也不能遮盖她那傲人的身姿。

  经过多日的探索,众人终于在一处略显低洼的山谷中发现了一个山洞。

  “大小姐,你看!是雪莲……”

  寻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终于在一座冰柱上发现了那株奇特的花朵。雪莲如雪,细腻中带着一丝丝寒流,让人观摩中不忍轻易地触摸。

  “咦?小姐,这里还有一个人!”

  让人感到意外的事,这株雪莲竟然开在一桩冰柱上,而冰柱里却冰封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二十几岁的模样,他有一袭乌黑亮丽的长发,穿着白色锦布制成的衣服,如披风长袍,即使被冰冻也能感受到那阵阵仙风道骨。他双手合十仿若沉思,而那株雪莲正扎根于他的掌尖。

  “大小姐,我们要找的雪莲就是这个。从冰冻程度看来,这个人比我们来的还要早。奇怪的是这株雪莲根据张天师给我们的路线来判断的话,确实已经生长了万年之久,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却在这里,看眼前的情形好像他比雪莲还要……”

  “钱婶,你多心了。”女孩开口反驳道:“这株雪莲定是万年无疑,张天师不会骗我们的。而这个男人明显与我们生活的时代不同,虽说他是古人,但也绝非万年之前的人。也许他只是几百年前某个朝代的,来此同样想要摘取雪莲,只可惜衣薄单缕无法抵御这刺骨的寒流,最终被冻成了冰人。”

  “呵呵……大小姐分析得头头是道。钱婶我呀听得也算明白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人都有着许多奇特之处,如果是几百年前的古人,若是拿去陈列在博物馆,想来也是一件稀罕事。”

  “我可不管他有多稀罕,也不管他是哪朝哪代的,我要的就是我的雪莲!只有雪莲拿到手,张天师才能配出我想要的丹药。”说着她不顾众人的阻拦,伸手去摘那株寒气萦绕的花朵。

  刹那间,一丝丝寒流化作实质的烟雾,慢慢地自女孩的双手一直缠绕其身。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个诡异的画面,然而身在烟雾笼罩中的女孩却并未感知。

  当她拿起雪莲的一刹那,一枚花瓣凝结的冰锥忽然扎进了她的手心。女孩不知疼痛,她只觉一丝寒流流至全身,使其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伤口处的血止不住地往外流,似乎有一种无穷的力量正在吸食着血液。

  “大小姐……”

  一声声惊呼在耳边此起彼伏地回响,然而她却恍若未闻。她看到血液正一滴滴地抽离身体,染红了雪莲,染红了冰柱,染红了冰柱中的那个男人。

  此时她只觉得意识模糊,模糊的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就在这时,意识海深处传来一个男人洪亮而又细致的声音,让她的意志不由得又坚定了起来。

  “撑住!你能行的,你能行的……”

  忽然,一双血红的双眼毫无预料地出现在她的眼前。那是一双血红的,仿佛血液一般鲜红的眼睛,让人有一种坠入深渊的感觉。

  他是谁?是他吗?无数的疑问忽然出现在女孩的脑中。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只是冥冥中似曾相识的感觉,吸引她莫名地向前靠近。

  “轰……”

  轰隆一声,就在她渐渐靠近对方的一瞬间,意识海忽然像炸裂开来,疼痛的难以忍受,随之瞬间失去了知觉。

  ……

  “大小姐,大小姐……”

  一声声呼唤在耳畔回响,林巧儿缓缓地睁开一双惺忪的眼帘,随后眼前的画面才慢慢的清晰起来。

  原来她已在自己的闺房,刚刚只是睡了一觉,睡得很沉。睡梦中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像远古时代缥缈无绪,像都市寒烟细致如流。

  “钱婶,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穿着睡袍,身材略显单薄,林巧儿捂着还在发痛中的脑袋,准备下床时这样问道。

  钱婶和两名服侍的侍女面面相觑,钱婶上前有些试探地问:“大小姐,你难道忘了?”

  “我忘了?忘了什么?”林巧儿一脸无辜地反问道。

  难道大小姐真的忘了之前发生的事?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于是钱婶便将冒险队赴山峰寻宝,以及天井中发生的怪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林巧儿先是听得有趣,后又觉得惊险,最后完全后怕的相信了事实。

  她连忙窜下床来,慌乱地找寻衣服,忙得身后的两名侍女不知所措。

  “不好了,不好了……”

  还没等林巧儿穿好衣服,一声声急促又冒失的叫喊声传了过来,随后房门扑通一声被重重地打开,紧接着一名冒冒失失秘书打扮的女孩冲了进来。

  看了来人一眼,林巧儿不禁地摇了摇头。这个冒失的丫头一直改不了这性急的臭毛病。

  “雪晴,又发生什么事了?你又这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小姐,不好了!”雪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那个奇怪的男人活过来了!而且还……”

  “还怎么了?”林巧儿立刻上前问道。

  “他……他正在呼……呼吸!”

  “人活着当然要呼吸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丫头。”

  “不是的,他呼吸的方式与我们不同,而且宅里十几个保镖都不敢靠近他。”

  “呼吸与众不同?还有十几个保镖的事,他到底在做什么?”

  “就是那种普通的呼吸,但又不普通的样子。哎呀,雪晴现在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小姐见多识广,还是您亲自去看一看吧!”

  “真没用!回个话也说不清楚。我这就去看看!这世上能人异士那么多,他可能也算其中一个。”

  林巧儿刚推开房门,便见天空乌云密布,阵阵罡风吹得脸生疼,好似要下一场暴雨。

  “这倒霉的天气,真触霉头!”

  由雪晴带路,行过几个拱门,终于在一处略显深幽的竹林间发现了雪晴所说的怪事。

  这确实是一件怪事,只见长袍男子站立院中双臂展开,双目闭合,身心如一,作吐纳状。仔细看才发现他就是这坏天气的始作俑者,随着他的每一次呼吸竹林都为之摇曳,风儿越发的强劲,云层也越见增厚,仿若略有雷鸣闪呵夹杂其间。

  林巧儿一眼便识出这是一位异人,天下间奇人异士屈指可数,除了张天师外,这个男人是她见过的第二个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林巧儿参见大师!不知大师在此,还望恕罪。”

  林巧儿一跪,其他人跟着跪倒一片。他们知道大小姐不会轻易屈尊下跪,只有遇到张天师那般能人才会有此一举。

  场地里虽然跪倒一片,然而身在仰慕中的大仙充耳不闻,他依然沉醉于自己的吐纳。山风来得愈猛,雷鸣来得愈烈,仿佛世界尽在他的掌控。

  身在罡风袭扰中的人们也不好受,他们渐觉身体轻盈,隐隐地有一种快被风吹走的感觉。直到一缕红绫划破长空,吸引着众多男士的眼球,最终覆于大仙的脸上,随之山风戛然而止,乌云散尽,这才免去了那旷世之灾。

  “啊……我的文胸……”

  “每次都让你系紧些,你总是不听。看吧,这次又出洋相了吧!”林巧儿一边数落着郁闷的闺蜜,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近男子。

  来到男子身前,见他一脸傻样地看着手中之物,林巧儿已深知他是一名久居山林的奇士。

  “大师,请将那污浊之物还给小女子吧!”

  “污浊之物,是它么?它是你的?”

  一句话问得林巧儿面红耳赤,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哪里见过陌生男子拿着文胸点名道姓的,一时羞愤难当。

  林巧儿半是含羞地点了点头算是认了,哪知道对方却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

  “这是什么?做什么用?为什么是污浊之物?”

  “啊?”

  你怎么这么问?难道我会告诉你这是文胸吗!

  这个时候雪晴抢先回答道:“它是文胸。”

  见跪地的女孩抢先回答了,男子立刻凑上前去问道:“文胸又是何物?为何是污浊之物?”

  “就是这……这,放在这里的。哎呀,总之是女人需要的重要东西了,你们男人是不懂的。”雪晴一边比划一边支吾着回道。

  “哦,我明白了!是肚兜,女人的肚兜。如此这般确实是件污浊之物!咳,咳……我瞧你们也不像坏人,都起来吧!我不是神仙,不需要对我三拜九叩。”随后他来到林巧儿身边说道:“这是你的贴身之物,还你便是。下次当心莫要被他人窃了去,这次就当是我为你讨回了。”

  “谢……”

  一句谢大师的话还没有说出,林巧儿顿感羞愤难当。这本是为闺蜜讨要物件,何时成了自己的东西了。喂喂喂……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蠢得借文胸给雪晴穿,然后向你讨要吗?你这个自大的家伙!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眼前的帅哥早已被凌迟处死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男子开口问道:“当今世道谁掌天下?天子之城在何处?好久未问世事,我倒要去拜访他才是。”

  “你这人好奇怪呀!”雪晴数落道:“现在早已是21世纪,天子帝王的早就没有了。要说天子之城嘛,中央就是。那里是掌管全国的权力机构,什么事都管的。”

  “中央?那是什么地方?”

  “雪晴,大师面前不得无理!”随后林巧儿说道:“大师莫要听她胡言,她只是个小娃娃哪知道这世世道道。想来大师此前一定是闭关许久,所以一时醒来还未适应现状。若再有些时日,大师一定对现状了如指掌。对了,方才见大师施法,法力高深莫测,天地为之变色。小女子斗胆敢问大师尊号是……”

  “哈哈哈……”一声放荡不羁的笑,笑得难以掩饰。“尊号?哈哈,小爷的尊号说出来怕吓死你们。听好了,爷的尊号是‘玉面郎君夺命剑,三尺长绫搅乱世,五纲六律皆不识,九天之下我独尊。’楚天益是也!哈哈哈……”。见大众一脸懵懂的样子,男子更加得意地很。

  楚天益心里非常高兴,自上次渡劫失败,这是无数岁月后第一次人们对他崇拜的样子。心里别提那个美了!

  “楚天益是谁?有齐天大圣孙悟空厉害吗?”

  这时候雪晴忽然一句冒失的话,顿时如浇冷水。

  “孙悟空?他是谁?”楚天益气急败坏,“孙悟空,小爷要和你决斗!”

  愤怒地向天空怒指,一丝电光瞬间冲入云层霄,随后乌云密布雷鸣滚滚,天地再次为之变色。

  “啊……”

  “轰……”

  顺势一指,空中降下一柱碗口粗的惊雷,瞬间劈碎了不远处假山上的一方巨石。

  “孙悟空,我要和你决斗!啊……”

  轰隆隆……

  “这是怎么了?是地震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仅仅一指之威,地面为之震上三震。

  “楚天益,楚大师……”林巧儿大喊着。

  听到呼唤的楚天益唰的一下回了头,他那愤怒的淫威吓得一众人噌噌地退后五六步。

  “血,血红之眼!”林巧儿一时惊目,“是,是他么……”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