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冥主
大汉冥主

大汉冥主

1box

仙侠/修真文明

更新时间:2021-08-08 19:59:49

重生修仙时代的学渣刘季,原本只想做一个苟活的仙家男仆,在有限的生命里做一个潇洒的工具人。
但因为所谓的天谴之体,成功吸引了鬼谷子的注意。
一遇鬼谷误终身,在没有系统和随身老爷爷的buff下,被唤醒的鬼祖宗鞭策着刘季,在苟男仆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五章 洗白白,就出卖

第一章 修仙为了一份纸

  大秦仙朝,沛县。

  早春三月的清晨,连练武的人都还能感觉得到一丝丝寒意。

  吕府的大门前,三个少年一人一骑,迅速的飞驰向楚江边。

  东侧的院子里,被一身贴身武士服勾勒出曼妙身材的吕雉,正站在高高的青石台阶上,十四五的如花脸蛋还用不着涂粉抹黛,就可以勾去少男的魂儿。

  作为沛县三大修仙家族的小姐,自然有一番从小养成的威势,但哪怕是此刻面无表情,也让人心生荡漾。

  今天是吕雉选取男仆的日子,外面已经行动的三位少年,都是剑眉星目素唇,配得上那句翩翩公子如玉,姣姣郎君无双。

  能配得上仙家的普通人,起码外貌合格了。刘季、卢绾、楚骁,不知道谁最后会给她惊喜。

  奔驰的三匹黑马,也是普通的马。只会武功没有踏入修仙门槛的三个参赛者,显然驾驭不了灵马。

  穿着白衣的刘季与卢绾目光交汇,一袭青丝披肩的卢绾微微点头,与一身黑衣的楚骁并行飞驰,留下刘季稍稍放缓了前行的速度。

  考验的题目是抓鱼和和对仙的理解。

  一个时辰的时间快马赶到楚江抓鱼,同时还要简洁的谈谈对仙的理解。

  一身李寻欢打扮的刘季,上辈子可不是高材生,否则也不会考铁饭碗失利喝了假酒,直接人生重开。

  除了还记得一些卖弄风骚的古诗残句,还有无数仙侠、武侠、玄幻小说,上辈子三十年加上这辈子十二年,肚子里是真的没多少墨水,怎么来概括仙?

  甩了甩微卷的头发,刘季皱了皱眉,清秀的俊脸上露出一抹坚定。

  直接扯下一片锦衣,咬破食指写下了一首打油诗:

  不死不灭生,万象之主恒,只手覆云雨,坐伴织女星。

  至于我为峰、道成空之类的经典名句,刘季万万是不敢写的,自从六岁知道这是个修仙的时代,学塾的先生教的第一句话就是:凡不议仙,既妄无救。

  万一冥冥中被大帝知道利用人家,估计重生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刘季吐了一口气,就剩下抓鱼这一件事了,军伍出身的楚骁,肯定比他和卢绾强得多。

  所以卢绾已经贴了上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二打一怎么着也能打得过。

  不再多想的刘季直接拔掉一小撮马尾,让坐下的马发了疯似的沿着两人留下的痕迹狂奔而去。

  还没等赶上两人,官道旁一个迎面走来的渔翁,看样子是准备去早市卖鱼的。

  马上的刘季灵光一闪,一临近渔翁,就俯身抓过一袋鱼,顺便抛下一锭金子。扬长而去。

  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老渔翁,条件反射般的揣起金子,四下张望,悄悄咪咪的沿着小路溜回家。

  早早就到江边的卢绾,正厚着脸皮跟着楚骁企图占便宜,学着楚骁有模有样的削起了叉棍。

  “你们两个是一起的。”面无表情的楚骁肯定着。

  卢绾微微一笑,没有应声,有些事心知肚明却不能宣之于口。

  就算事实上是,只要没承认就不算是。

  从六岁入学塾开始,同样俊美无双的刘季与卢绾自然就看对了眼,男色巅峰的两人自然是惺惺相惜。

  更是在刘季一番解放全人类的理念下,卢绾成功被刘季养成,树立了自己的终身使命,对刘季五体投地,两人自然成了唯信仰不灭的同道中人。

  卢绾的死心塌地,让刘季好好感叹了一下养成的威力,内心也对卢绾的性别表示了遗憾。

  只有江水声、匕首与木棍摩擦的声音在一黑一白的两人之间飘荡、沉凝。

  江鱼可不好抓,但还没等两人做好事前工作。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吸引了卢绾的注意力。

  “上马。”

  听到刘季的声音,卢绾毫不犹豫的翻身上马。

  一旁的楚骁也转过头,表示着疑惑。

  只见一个渔袋直接被马上的刘季抛入江中,随后直接贴身跟去,两手一探就是江鱼。转身飞向马匹的同时,一条被裹着的鱼已经被抛给卢绾。

  卢绾心有灵犀的扯下一片自己的一角衣袍扔给刘季。

  二人毫不犹疑打马而走。

  “楚兄还不快快动手。”刘季浪笑的声音回荡在江边。

  看着刘季的背影,楚骁微微一叹,略一思索,也抓起一条鱼踏上归路。

  前面的刘季嘴角微微的勾起,向着一旁的卢绾说道:“你就这样,只要在他前面就行。”

  不等卢绾回话,刘季直接一匕首捅在马屁股上,不多时就消失在卢绾的视野中。

  除了正主,谁也不知道这次考验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是守成还是激进,是老实还是小聪明。。。

  但不管男仆的标准是什么,他跟卢绾的人设只要不重复,那么从两个人中奖的机会肯定比楚骁一个人大。

  刘季的眼中满是冷静的疯狂,为了这个男仆的位置,他可是准备了六年。

  修仙修神的是上人,服侍上人的是下人。剩下的凡夫俗子自然连人都算不上。

  这年头的富家人只不过算是生活条件好一点的两脚兽。连用纸的权利都没有,只要成为男仆,就不用过着夏天树叶子、冬天石头子、干净洗一洗的生活。

  任谁也想不到富家子修仙的第一直接要素竟然会是厕纸。

  学渣刘季早已想不起造纸的方法,只知道原料有树皮吧。更何况造出来也没用,私自造纸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大秦仙朝的一群刀笔吏可是一点人性没有。

  一张纸,代表着仙凡之隔,一张纸是阶级的压迫,一张纸。。。

  这是刘季内心对资本与独裁的悲叹。上辈子苟活三十年,这辈子还得苟活,不同的是这次是苟住的苟,李长寿的那种苟。

  自从经历踩蚂蚁、救蚂蚁、贴身饰物滴血等等一系列没有结果的召唤仪式之后,刘季深深的体会到了世界对学渣的恶意,系统、气运和随身老爷爷什么的绝对是高材生的穿越福利,学渣只能苟活。

  修仙,只有修仙才能有纸,到了金丹再也不需要纸。成为男仆,成为下人是性价比最高的修仙开局方式。

  阳光已经带来了温度,刘季已经稳稳地站在吕府门口。一旁是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马匹。

  有人死才能有人生,有人失才能有人得,对于凡夫俗子来说,一切都是为了苟活。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