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王之归来
网游:王之归来

网游:王之归来

风波不清

游戏/电子竞技

更新时间:2021-12-11 19:34:33

2021年7月8日,永劫无间迎来公测。各路主播,各路职业选手,各路民间大神,集中在这一款游戏中,形成如东周百家争鸣一般,激烈至极的超现象级,精彩纷呈壮观场面。 (游戏角色:宁红夜、迦南、奶妈土御门胡桃、火男季沧海、天海和尚、主输出妖刀姬、沙男特木耳、雾海龙王崔三娘、兵马俑岳山…) (武器:长剑、枪、弓箭、太刀、阔刀、匕首、火炮、千仞轮、鸟铳、喷火筒、一窝蜂、连弩、狗都不用五眼铳…) 书友群:239505443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

第一章

  “这个游戏,我都其喵的玩了至少八年了,他怎么竟在公测?此亦淡乎?”

  “且观此录之界,灰色者,浓者数年前烂网游徼,亦太土也,古之复土乎?”

  “这要是真,觉得拍个小视频,发网上,念念永劫无间的黑史,嘿嘿!”

  “嘻?右下角时,何谓二千二十一年?”

  不有过与?

  “二千二十一年乎?…是故非八年之前与?”

  天乎!岂非电脑之病毒乎?待之,是亦非我也。”

  等!

  少年陡惊,额上透冷汗层层来。

  此非我家乎?

  不亦已毁乎?

  拆迁款尽矣。

  天乎!又能再拆之!嘤嘤!

  少年之目,旋即迅速下移,望彼稚掌一双。

  是黄茧无毫毫之掌也。

  自腰一长骨骼,名何来对?腰间盘,极有生力,毫无损伤。

  自觉其梦也。

  但面前无人给扇,目前尚无征验。

  默惋惜之。

  “然则是梦,亦太甚乎?”少对,有名。

  谓之风凌雪。

  风雪今惶惧,为此之梦,先三十岁,尽所有梦。

  其畏真越也,然后一时不受,爽死而不复寤,亦非无能也。

  然后将过一大善者为无敌后宫男主角之会。

  然好在,坚挺而下。

  欲其年,老当益壮,又况今年少。

  是故小心无所自容,滴沥扑通,欲跳破胸肤,风雪不动,抑而不已。

  及彻底冷静,既淡定,其目之中,复掠邃一抹。

  善在,稳如狗心,俄从坎坷二十余岁出。

  灿烂面庞,无复一毫情绪。

  而深邃如黑洞之目,忽忽然间,则明如昼。

  如世间黑暗,被其轻散。

  然犹小心于梦中行,遍观此间破屋之间,畏梦惊觉。

  以今日推断,风雪宜辍,家蹲鼓力,以备《守望先锋二》之戏。

  而是节也,风雪父母依旧存焉。

  上高一妹,亦不验其神异。

  凡诸悲剧,皆未发觉,亦未为演。

  虽父母早行,后风凌雪,每念之,伤心非常。

  而今在人世,忽不可开心。

  此恶魔般思想。

  竟意益动。

  大孝子也?

  可乎!真久不梦此家矣!”

  “良可开怀”。

  中心之中,有涌思烈。

  爱意者,缠绵于穰穰。

  余识之,自是女弟,而校园系花,实为美少女也。

  凌雪将嫩年轻掌,轻者搭于门把手,咔嚓一声,旋转开门。

  门开清净女子,经过门前,止而如常者,鄙夷望之臭兄甚。

  且不以正眼观也。

  然后绝无礼貌进长廊尽厕。

  美矣画风兮!

  凌雪在焉,呆者曰:“竟如不死!且生而新者动,其动乎!”

  真越也?太尼玛神异之乎?

  可谓有统若老祖者乎?

  风凌雪向空呼之,然后无所发也。

  神异甚。

  穿越竟无金指?罕见乎?扑街不敢为也!

  我嫩爹!

  …

  …

  灼热之风,轻动刘海。

  状有小丑风凌雪,轻复附手于门,静析之曰:

  “此凉至极门把手。”

  此真感也。

  竟不似其梦也。

  风凌雪而言,且分默默往妹之乡。

  欲得一人,掐面肉,看疼不疼。

  此越也,非真也。

  结果,

  --

  长老一声。

  屋皆震三震,屋上灰,昺往下落。

  而风凌雪颊,亦光荣多赤掌印也。

  宛如一朵幼稚园女师奖励小红花。

  风雪复至坐上。

  而目一见前,八年前三千八十二、二百四十、老掉牙脑,心绪顿涌。

  颊仍旧火辣痛。

  “乃审穿越鸣呜,明视多说,犹一土包相也”。

  呜呼!

  “风波不清,亦不立乎?”

  且臣之年,年才十七,打职黄金何如?

  故风雪所择,守望二之戏。

  故结入春终三年,而未待其戏之终服也。

  以至于,二十一而风雪,转战永劫。

  而以年高贾贱,故三月登极,无军旅愿收留,大为资练。

  是以风雪终当一人之教,蹉跌岁月。

  然后教以冠军之事,小金杯,操手软。

  然此终非其台也,但能立于幕后。

  而此小金杯,终非手自得也。

  此犹汝养八年子而皆非汝所生也。

  然后越归,渴欲改史,自顶草莽之实与不?

  故知之乎?

  …

  …

  感泣之感,滑于目角。

  心如盘石大叔,哭成泣人。

  盖戏爱亲,可复来矣。”

  风凌雪之情,酝酿者甚佳,犹觉能泣良久。

  大男子,偶尔,超级喜哭。

  超级喜自感动。

  风凌雪耳,则不丁之有声于妹刀子之口,“呵!游戏辣鸡,皆得虐哭。臭兄真菜也!”

  风凌雪。

  先是,两人度已裂矣。

  但今风雪只欲大与妹一大熊抱。

  惜之已惕,为撒腿之备。

  非风凌雪熊抱也。

  诚然,站则远为之乎?此又不打汝。

  又每打架,皆汝头赢也。

  恐何哉?

  暗沉廊内,妹著净白衬衫,及破洞牛仔裤一件。

  善乎!

  裤皆贾破,家足见艰。

  灰娘开局,独无灰女之命。

  早行矣。

  时风凌雪,不知当笑,犹当掩被而笑也。

  善乎,终哭。

  咄?臭老哥,你怎么不还嘴呀?为队友所骂乎?”妹继其欠。

  反正距此,兄必不能。

  且兄又不能言,何以回口,妹并得之。

  善者为阱,待其跳跃,然后妹轻而易举者,收一大波之乐,美者回房以为业。

  令其失望者,今之臭兄,竟不经牌。

  安可如是?

  既欲善利,毒舌之言,无由头喷。

  仿白鸡骨,结喉咽中,噎不可受。

  妹怒,幽怨之死瞰风凌雪,若曰:快骂我,快诟我。来邪臭兄,尽情骂辱我罢。

  然后风雪大失望,曰:“我能摸君头乎?今真可爱!”

  额曰呕,妹斜视兄,并吐小赤舌,作呕。

  然后头亦不回的气呼的生闷气去了:“恶心臭兄。”

  “其可爱!”风凌雪视妹,清脱背影,啧啧曰:“还是那么欲掐死她的冲动!”

  嘿嘿!

  戏乎!

  …

  鼠标引动,风雪轻击定按钮,入厅事。

  永劫无间,我复相见!

  咔咔!

  风雪视之,疾摇摇,于名界上,输一串以烂,透气酷炫,吊炸天戏。

  三字者。

  不然,正是本尊大名。

  “吁!本教练,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吾风凌雪,提前三年,永劫之业也夫!”

  “叮!”

  “风凌雪,已成功矣”。

  请问玩家,跳过新手也?”

  不!”风雪果折,状甚笃。

  且其状甚自信。

  …

  …

  滴滴!

  或有微信者。

  风疑停手中鼠标出囊中手,生疏者视之。

  赵青云者何?嘿嘿!乃是小子?”凌雪而笑。

  “我识时,邀我打永劫无间之业,犹嫌弃此戏,以其真简易也。”

  以其非徒不食操也,且弗食也。

  于是风雪果断者绝矣!

  亦以此。青云小子,霸据三年冠军,书无问名人堂史。

  而此之盛,至于三年,风凌雪之男子,永劫无间。

  彼先索青云借资,次拖之以为战队,其后遂为内教。

  是,无咎也,风雪不亲。

  亦言风雪年徒异,然皆蹈青云之面,登第一名也。

  是以青云之名,为万年赵老二。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