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异世界中不断找死
在异世界中不断找死

在异世界中不断找死

南梨梨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7:19

(cp:南醉✖时祺, 无限流,微悬疑惊悚) 每个认识南醉的人都觉得南醉是个疯子,像是致命的毒花,长得有多美,性子就有多疯,不爱跟人交谈,每天都在琢磨着找死。 直到有一天,睁开眼睛,哭喊声和惊叫声在耳边回荡。 睁开眼,全新的世界出现在面前…… 充满黑暗的老旧公寓楼里,藏着数不清的窥探目光,他们在暗处游荡,看准时机,悄无声息出现在面前,吞噬你,用着面容,一次一次地迷惑他们…… 谁说游乐场永远欢声笑语,所听到的,也许是迷人心智的魔鬼在呼喊,旋转木马,海盗船…… 神秘的古堡之中,成双成对,也许,并不一定是好事…… 日复一日的生活枯燥乏味,经历的人和事又是如此无趣,我在寻求自己的乐趣,直到在某一天,似乎开始好玩了。——南醉 (ps:作者简介废,尽力了,大家还是看文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切了

第一章:欢迎

  老旧的白炽灯悬挂在布满蜘蛛丝的天花板上,灰暗的墙壁透露出丝丝死寂,暗淡的灯光在不停闪烁着,墙壁上满是灰尘,大片大片的墙皮剥落,露出内里的水泥和砖头。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腥臭的味道,湿气太重,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粘腻了起来,面前的房子是一间普普通通的三室两厅老房子,客厅不是很大,加上几十来个人都站在这里,顿时显得拥挤不堪。

  靠近门的那一边,一具残尸躺在那里,身上的灰黑色短袖被血浸透,衣服变得暗红发黑,底下鲜血流淌,消失不见的手脚挂在窗台边上,随风摇摆地挂在窗边。

  露出的脸已经不能够说脸了,平整光滑,什么都没有,简直就是一张空荡荡的皮了。

  浓重的血腥气和惨状冲击着在场人的视觉和大脑,客厅里安静得有些过分了,大家惊恐地挤在一起,身子不住发抖,过度的惊吓,以至于哭泣都变得无声起来。

  “看到了吧,一群蠢货,让你们不要想着逃走,这就是下场!”说话的是一个大概三四十来岁的中年大汉,声音粗旷,满脸横肉,身上还戴着沾满油渍的皮质围裙,小块的油腻肥肉粘在灰黑色围裙上,格外明显。

  破败的客厅里回荡着细细的哭声和抽泣声,以及男人的怒骂声,除此之外,莫名的压抑恐怖感在众人间流淌。

  破破烂烂的沙发上,南醉斜斜靠着,身上的衣服半湿不干,紧紧贴在身上,半透明的白色衬衫紧紧透出劲瘦的腰肢。

  他扯了扯自己濡湿的白色衬衫,露出的半截手臂莹白如玉,细细的青筋更衬得手腕纤细脆弱,眼尾平行微垂,内眼角尖深邃,黑白分明的瞳孔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眼尾带红微翘,潋滟漂亮而又纯洁无辜。

  他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面前这一切似乎并不能够激起他的兴趣,半倚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怪异的一幕。

  惊魂未定的大家看着还在打哈欠的模样艳丽漂亮的少年,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了,愣愣地看着南醉。

  “说了这么多废话,能说清楚这里是哪里了吗?”男人嗓门很大,声音粗犷难听,又夹杂着几句脏话,南醉越发不耐烦了。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鬼地方,这个不知道哪来的人还吵个不停,真是烦人!

  “臭小子,一个新人还敢插嘴!”男人被南醉不以为然的态度激怒了,正想教训教训南醉,转过身看到南醉的脸,先是浓浓的惊艳,很快转变成淫邪的目光。

  “这里,可不讲究什么法律的,杀了人,你们都无处伸冤……”

  男人满意地看着周围人害怕的躲开,自己则慢慢靠近南醉:“识相点,就……”

  话音未落,南醉突然起身,一脚踢中男人的胸膛,巨大的碰撞声响起,男人撞到后边的椅子,一下子飞到了墙边,细微的“咔嚓”声充斥着在场每个人的耳膜,原本聚拢在中间的人群,也不由得退守两边。

  一边忍不住悄悄看到还是一脸散漫模样的少年,一边又因为畏惧不自觉地退后着,眼睁睁看着少年再次逼近倒在地上不住痛呼的男人。

  走过去,略微宽松的黑色长裤露出一截雪白的脚腕,在昏暗的光线里好似能够发光一般,南醉不紧不慢走到男人面前,直接踩在他身上,脚下用力,看到男人痛苦的神情,眼里无波无澜。

  “能好好说话了吗?”

  男人艰难地点点头,原本淫邪的目光褪去,转而是满满的惊惧,胸腔中火辣辣的痛,让他几乎不能正常的呼吸。

  南醉这才松开一点,顺手拿过一边踢倒的椅子,椅子和地面摩擦着刺耳尖锐的声音,湿漉漉的地板上不知道是沾染上了什么东西,看起来有些粘腻。

  坐上椅子,双腿伸直,右腿小腿搭在左腿小腿上,靠着椅背,微微歪着头看着男人。

  倒在地上的男子艰难爬起来,刚刚的气势消失的一干二净,低着头回答。

  “这里,他们有的人叫做往生世界,我只知道,进来的都是被选中的。”

  “找到通道,打开通道,就能够出去。”男人缩在墙边,不时抬起头,看一眼南醉。

  客厅里陷入了安静,湿气和血腥气在鼻尖环绕,其他人听着男人的话,满心惶恐,通道?通道是什么?

  刚刚那人的下场,已经证明了这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不注意,死无全尸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失败了呢?”正当男人以为南醉不会说话的时候,忽而听到声音。

  男人抬头愣愣地看着南醉,没来由地憋屈,失败了?失败了不就是死了吗?

  这有什么好问的呢?

  到底没有这个胆子,他小声回答:“失败了,小世界中死了,对应着,现实世界中也会死。”

  南醉听到这个,忽而一笑,纤细瘦弱的手腕看起来轻轻一折就能够折断一样,他看了周围所有人一眼,起身再次坐到沙发上,依旧是开始的模样,安静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没就像一座精美的雕塑。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慢慢回过神来,和自己认识的人商量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不认识的人也凑在一起,勉强组了一个小队。

  南醉闭上眼睛,舒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这才有精神打量着周围的样子。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老式公寓了,四周都弥漫着水汽和东西发霉的味道,久未打开的窗户让屋子的空气多了几分沉闷恶心的感觉,房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玻璃小方桌和一张沙发,几张木椅上被漆上了一层泛黄的油漆,到了一些有亮光的地方,还能够看到隐隐的白光。

  黑白电视机摆在不远处的柜子上,暖黄色的窗帘上满是黑色的污渍,大滩血迹喷洒在上边,缓缓流下,地面上还有几滴滑落的血迹。

  沙发背后的拐角处,直通厨房和餐厅,过了厨房就是卧室和洗手间,构造并不复杂,跟南醉在现实世界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