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双生墓
长白双生墓

长白双生墓

柏子仁酒

灵异/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1-12-17 16:00:18

百年前有人在山间古碑上发现一句暗语:“帝薨,藏宝于咸。” 后有学者推断,这石碑目测年代久远,字迹模糊,指的应是《山海经》中“大荒北经”记载的:“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咸,有肃慎氏之国。” 不咸山,后又作太白山,今称长白山。长白山林林总总,光是有名字的就有十六座山峰。几代人寻寻觅觅,结果不明。 然而不知从何时流传起另一句暗语:腊月白头天青冻,子时佛顶蝴蝶骨。 而这个故事就从一伙学术散兵去长白山探寻秘宝开始讲起……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八章 大结局

第一章 长白暗语

  寒冬腊月,一辆白色面包车正沿着公路往长白山的方向走。算上司机只见这一行六人里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坐在副驾驶的秦朗侧头看着后座的头发半百的老人,开口问道:

  “钱伯伯,你说这句传言是不是真的啊?”

  “应该假不了!我跟你说,最早啊,是有人在古碑上发现——”

  “石碑上有句藏头诗,您都讲了几十遍了!我是说新的那句什么天青冻蝴蝶骨的。”

  “唉!不知道啊,但也没别的法子了。我跟你爸已经研究了十几年了,最后也只能将十六峰的范围缩到四个,就再进行不下去了。现在有传言说在白头山顶,怎么也得去看一看。”

  钱教授一边叹气一边看了看身边的老友——秦朗的父亲——秦明朝。

  “但是……”

  “秦朗,都快到了,别说有的没的!”

  秦朗还要开口说些什么,被秦明朝一声叱责堵了回去。

  其实秦明朝说得没错,他们几人现在已经在驱车前往长白山的路上,真真假假已多说无益,到了一看便知。

  这时后座一个体格健硕面色黝黑的高大男子,眦着小白牙咧嘴一笑说:“秦小兄弟,不用担心,有我李九龙在,就算找不着什么宝贝,我也能平安把你们带回来。”

  秦朗撇了他一眼,没吭声。

  虽然秦朗看不上这不会看眼色,一张口堵的人半死的壮硕汉子,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李九龙还真是他爹为了这次寻址挖来的宝贝。

  李九龙本来是特种兵,还上过战场,一身实打实的功夫。后来家里老太太身体不好,就自请退役回老家去了。他家和秦明朝老家是同村,邻里邻居的,后来老太太走的时候,秦明朝还去上了柱香。

  后来秦明朝等人听到传说打算去白头山,但都是读书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光一个经纬仪,轻的也要五六公斤,重的要十多公斤。

  秦明朝就想到了还在丧期的李九龙。这孩子是个有真功夫的,体格健壮,背个仪器行李仍然能健步如飞。再说若是真找到了地址,皇帝藏东西的地方,少不得有些机关暗术,到时候有这么个人物在,最起码能让几个人捡条命平安回来。

  这李九龙也是个实在人,老太太没了,本来就琢磨着得做点什么维持生计。看到秦明朝找上门,心想这秦叔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是个好人。现在老母亲没了,他心里也没了牵挂,于是就脆生生答应了秦明朝的请求。

  除了司机,钱教授,李九龙和秦家父子,车上还有个姑娘,三十来岁,叫程欣,是老教授前年招的博士生。

  这姑娘本科是学历史的,硕士读的考古学,毕业后在博物馆工作了两年,感觉这样深居一隅一眼看到老的生活太没激情。正巧那阵子看了本盗墓的书,看到那些历朝历代的文物古迹、古墓机关,整个人沉迷其中,难舍昼夜。

  当年拿着简历来找钱教授毛遂自荐的时候,看那提到古代墓穴宝藏时一双眼睛直发光的模样,钱教授就觉得这姑娘是个带着进山的好苗子。

  而秦朗刚才提到这两句新的暗语,正是这几年在考古摸金行当里流传开来的那句:

  腊月白头天青冻,子时佛顶蝴蝶骨。

  算算时间,这句话还是去年冬天,秦明朝在古玩市场淘货时偶然间听到的。

  因为之前数年跟老友一起研究长白宝藏,秦明朝对这长白十六峰格外熟悉和敏感。

  当时在市场摊子旁刚一听到白头佛顶这两个词时,秦明朝便上前拦住刚才聊天说这话的两人,问道:“小兄弟,请问一下刚才你们说的什么腊月白头子时佛顶的,可有什么由来?”

  两人一愣,答道:“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就是从去年起道上突然开始流传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从哪从谁开始的,前面还有两句,原话是‘古碑藏头太咸苦,天山作半长白五;腊月白头天青冻,子时佛顶蝴蝶骨。’”

  古碑……太咸……

  没跑了,这就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研究的长白宝藏!

  秦明朝道谢之后没回家,直接冲到钱教授办公室门口,按耐不住激动之情,也没敲门,一把推开门,响亮的一声“老钱!我知道在哪儿了!”,给老教授和程欣吓得画图的手一抖。

  这秦明朝人虽然风风火火了一点,但学术上还是很严谨的,此时说有了长白宝藏的新线索,师徒两人眼睛一亮,让秦明朝坐下缓口气好好讲讲。

  “坐什么坐,我现在有那个心情吗?我跟你们说,我今天在市场听到……”

  秦明朝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把早上在古玩市场的所见所闻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说完之后,屋里静了一瞬,气氛竟有几分凝重。

  看身旁两人默不作声,秦明朝渐渐也从上头的状态冷静下来,转念一想顿觉其中诡异。

  除去前人误以为秘宝在咸阳走的弯路,几十年前便已经有了宝藏实则深埋长白山脉的说法。

  但是无论是学术研究的,摸金倒斗的,想考古也好,想发财也罢,这几十年间闻名而去之人如过江之鲫,皆一无所获。

  秦明朝和钱老教授不说是业内泰斗,数十年兢兢业业,人脉积累也绝不算无名之辈。

  两人研究这古碑上的长白宝藏也十余年,但也只能通过同时期其他古籍,结合风水玄学,排除其中几座风水不佳或过于陡峭无法攀爬的山峰,数年努力专研,也只能有理有据地将范围缩减到四座。

  怎么突然就传出这么一句直白具体,直指白头山顶的暗语?

  秦明朝暗忖,莫非是有人已经找到了秘宝所在但是没有声张?

  不合理!能找到秘宝所在之人能力定然不小,这般人物若是不想声张,只怕一丝风声也不会走漏出来,又怎么会一夜之间出现这对仗工整的暗语?

  难道……

  老教授看到秦明朝脸上神色变换,知道他已经想明白其中关键。和程欣对视一眼,叹道:

  “明朝,你已经想到了吧。这暗语,只怕是有人故意透露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人居心何在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