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话先生与他的百灵鸟小姐
不说话先生与他的百灵鸟小姐

不说话先生与他的百灵鸟小姐

阿巴阿巴..

二次元/原生幻想

更新时间:2021-08-27 16:56:33

现代,奇幻,有刀,求不要寄刀片,,Ծ^Ծ,,,如果喜欢还请多多支持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人生来平等”,此话仍有后续

矿石边沉睡着的梦是一片花圃

  深夜,风声紧俏,细雨绵绵。

  一个单薄的身影出现,挑着一盏油灯,火光摇晃着,飘忽不定。

  “你回来了?”白珝坐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上,看着在火光中摇曳的身影。

  “是啊。”他将一包用锡箔纸好好包住的东西丢了过去,“接好了。”随后一件件把湿透的衣服脱下。

  “唔……”那东西直直地被掉入了白珝的怀里,甚至不用打开包装就能闻到那股香味,“这是……?”

  “哎嘿嘿,我从外面偷偷带来的肉饼,快吃吧。”男人傻呵呵地摸了摸白珝的头,“咚”的一下瘫到了床上。

  白珝将肉饼慢慢地往嘴里送,仿佛把这肉饼当作了宝贝一般,“要是被教会知道了你偷偷溜出去可就不好了……”他看着男人小声地咕哝着,但男人丝毫没有理会他,他听到了男人的鼾声,忍不住轻轻笑了出来,“谢谢你,白染哥哥。”白珝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躺回了自己的床上,合上眼睛。

  “喂,起来干活了。”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暴力地踹了开来,清晨微弱的阳光此时却如同利剑一般照射进来,“喂喂喂,不认真干活还想不想吃饭了。”

  白珝和白染强忍着困意穿好了衣服,白染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昂首挺胸地站在白珝的面前,朝气蓬勃地扛上了那破破烂烂的铁镐。

  “搞不懂白染哥哥你一天天在高兴些什么……”白珝咬咬牙,费力地推动了那矿车,已经生了锈的铁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白珝,人可不能总是愁眉苦脸的啊。”白染敲了敲白珝的脑袋装作大人的样子,随后傻傻地笑道,“我们可都要加油哦。”

  “嗯。”白珝点了点头,回头将矿车推进了只有几点微光的矿洞。

  “都好好干活啊。”一旁的教会人员提着昏暗的油灯,不断地在他们周围徘徊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干活的孩子们。“你们要记住,你们是被世界抛弃的无用的垃圾,是我们教会给了你们生存的意义。所以都给我好好干,懂吗?”

  “生存的意义吗……”白珝一边推着矿车一边想着,“那我活下去的意义有应该是什么呢……”

  直到他将装满矿石的矿车推出了矿洞,而这时已经到了正午,教会的人正分发着午饭。

  白珝找到了一个草垛,静静地坐着,啃着发硬的面团,这就是教会为他们准备的中饭。

  “喂,就是那个白小子,干活又那么卖力,害得我又被骂了一顿。”

  “我也是……”

  白珝侧耳听着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至少比他和白染刚到这里时要好。那时候他们因为肤色比迪斯帕尔地区的人民肤色白,而被矿上的其他孩子唾弃,排挤。但是白染改变了这一切,现在的白染已经能和他们打成一片了。

  白珝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完全做不到白染哥哥那样啊……”

  “做不到我的那样啊?”白染拍了拍他的脑袋,笑嘻嘻地坐了过来。

  “不要拍脑袋,会长不高的……”白珝红着脸嘟哝着。

  “好的好的,以后再也不拍了。”

  “没被发现吧昨天偷偷溜出去。”

  “哎嘿嘿,被发现了……”白染挠了挠头,“没事,也就被打了几鞭。你可别忘了,你白染哥哥我可是强大的异能者呢。”

  “嗯。”白珝点了点头,再看向周围,那些讨人厌的家伙们已经被其他比他们大一些的孩子拉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白染哥哥突然对他说自己获得了异能,有着强大的力量。一直如此,尽管十分荒诞,白珝也从未怀疑过白染所说的一切。究竟这世界上有没有异能这种东西存在,也没人知道。但他不会去怀疑,因为如果他连白染都怀疑的话,还有谁值得他信任呢?

  “诺,拿去吃吧。”白染将自己的面团塞进了白珝的手心。

  “你不吃吗?”白珝抬头看了一眼白染。

  “我就算了……”白染扭扭捏捏地仿佛在隐藏着什么。

  “怎么了?”白珝直勾勾地看着白染一直躲避的眼睛。

  “其实……我昨天留了一包肉饼,自己吃掉了……啊哈哈。”白染挠着头,“抱歉,背着你吃独食了。”

  “没事的。”白珝啃着面团,“不过白染哥哥,你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

  “什么样的?嗯……这还真不好说。”白染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你说出你最喜欢的景色吧。”

  “最喜欢的景色吗……”白染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外面是一片花圃哦,很漂亮的。”

  “花圃?那是什么?”白珝疑惑地看着他。

  “花圃啊,你应该看到过教会从厄尔庇斯取来的花吧。”

  “嗯。”白珝点了点头,“很漂亮。”

  “嗯,在外面就有一大片长着这样的花的地方哦,那就是花圃。”白染向往地说着。

  “唔……”白珝想象着,一大片一大片漂亮的白色花朵将他团团包围,仿佛那香气都能闻到一样。“白染哥哥……你说……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教会吗?”

  “为了什么嘛……”白染摸了摸下巴,“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就先定一个小目标吧。”

  “小目标?”

  “嗯,就定我们一起去看那片花圃吧。”

  “好的。”白珝使劲地点了点头,他的白染哥哥从来没有让他得到失望的答案过。“花圃啊……”他再一次傲游在了想象中。

  “来。”白染伸出了自己的手。

  “这是?”

  “拉勾,这是迪斯帕尔的人用来约定用的手势。拉过勾的事不能反悔。”

  “嗯。”

  在烈日之下,两个少年,一大一小,坐在草垛上,做出了他们自己的小小约定。

  “是的,做了约定就不能反悔。”白珝看着自己的小拇指,想像着自己和哥哥出去之后的日子。

  ---帅气的分割线君(≧▽≦)---

  “好了,感谢各位一直为我们工作……”

  白珝看着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的教会人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突然来了一个教会的高层人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染哥哥今天特别高兴,拉着自己就冲了出来。

  “白染哥,怎么了?”白珝有些不解,他们在这里已经为教会工作了6年了,他也已经16岁了,白染也已经20岁了,一直重复着这枯燥的生活,但为何今天大家都如此的兴奋。

  “白珝,你没听到吗?我们的工作结束了,我们可以出去了!”白染紧紧抱住白珝。

  “出去?……出去!”白珝震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真的假的……”

  “白珝,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记得,一起去看花圃。”

  “嗯,我们一起去看迪斯帕尔的花圃吧。”

  “咳咳咳,”台上的人重重地咳了两声,台下兴奋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也不要太过激动,是的,大家即将获得永恒的自由,以成为我们伟大的安德闫斯大人的一部分获得永恒的自由!”那个男人朝天空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哦!!!”底下的人群欢呼着,白珝也不例外,除了一个人。

  白染像呆住了一般,随后笑了起来。

  “白染哥?”白珝看向白染。

  “好了,白珝,我们走吧。”说罢,白染便拉着白珝狂奔。“走吧,我们去看我们的花圃。”

  “来人……”矿洞的管理人员原本打算将两人再次抓起来,但却被台上的那个人制止了。“大人?”

  “随他们去吧,开始吧。”

  “是。”

  整个大地开始剧烈地颤抖,仿佛有什么要从地层中冲出一般。

  而狂奔不止的两人又哪里注意的到这些。

  但是大地开始出现了龟壳般的裂痕,让白染狠狠地摔了一跤。

  “白染哥……”白珝上前想要扶起他,却被白染甩开了手。“白染哥?”

  “抱歉抱歉。”白染捂着流出鼻血的鼻子,“不想让白珝看到我的糗样啊。”

  “没事的,先起来吧。”

  “比起这个,白珝,咱们来玩个游戏吧。”

  “白染哥,你都多大了。”

  “有什么的,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嗯……我们就比谁先到花圃吧!”

  “花圃吗,可以。”白珝想了想,“那你先起来吧。”

  “可别忘了你哥哥我是无敌的异能者哦,所以我先让你十秒。”

  “十秒吗。”白珝冲了出去,“我可不想输给白染哥呢。”白珝回头做了一个鬼脸。

  “是吗……”白染看着白珝远去的背影,笑了笑,“我弟弟还真是长大了啊……”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被裂缝卡住的脚。“白珝……去吧,去我们的花圃那……”

  “……七,八,九……”白珝一个数一个数的数着,“我还没见过白染哥所谓的异能呢。”白珝这样想着,笑了笑,“……十。”他猛地回头,却看见了地狱般的光彩。

  那地上的裂痕猛地炸开,无数只漆黑的触手从里面漫无目的伸出,死死缠上了每一个逃亡的人,也包括被卡住的白染。每一个人都被这些触手往裂缝的深处拉扯着,白染与他四目相对,白染没有惊恐,他对白珝笑了笑,嘴唇微微动了动,说了些什么。别人或许不会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但白珝知道:“拉过勾的事可不要反悔哦。”

  花圃吗……或许真的有一天在迪斯帕尔这片沙漠上会开出一片美丽的花圃吧,为了一个美丽的梦。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