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流放者
末日流放者

末日流放者

萌P快乐鸟

科幻/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1-07-12 19:23:34

生存,还是人性? 这是一个问题。 NULLPTR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楔子

楔子

  “那这他妈的有什么意义?”

  当古德重新上车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

  他怔怔地看着手中那跟隐有红色印记的撬棍,思绪回到三十分钟前。

  禁闭区,一处残垣破壁前。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作祟,古德最终是选择停下车,掏出那台外壳已经破损严重的AKII音乐播放器,将音量调低,缓步朝残垣破壁的一个年轻妇人走去。

  年轻妇人望着锅中的浓汤,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不速之客,姣好的面容露出浅薄的微笑。

  古德一时愣住,一半是诧异于妇人的美貌,但更多的是惊讶于对方的微笑。

  在末日,微笑可比食物还要稀少。

  大多数在这末日挣扎求生的人类一样,妇人脸色少有健康的红润。

  不过不知道她脸上涂抹了什么东西,令她的脸庞看起来白皙许多,即使换到旧世界也能夸一句肤白貌美。

  虽然色调看起来是有那么些惨白了点。

  女人的体态虽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谈不上婀娜多姿,甚至还有些骨架的瘦弱,但是她一颦一笑间,展现出她这个年龄才有的成熟和风韵。

  尤其是配上她那双似血般的娇滴滴红唇,的确称得上迷人心窍。

  妇人指了指面前的浓汤,开口问:“要留下来吃点吗?”

  古德摆摆手示意拒绝,说自己还要运送物资回去。

  妇人笑魇如花,两步作一步朝古德走来,在古德离开前就亲昵地挽住他的胳膊。

  古德有些惶恐,也有些忸怩,他无意间扫了一眼妇人清凉的衣衫,忽觉得自己这一身战斗服裹得实在是太紧,也太热。

  半推半就下,这个看上去沉默寡言的男人已经走到了残垣破壁的小营地之中。

  古德颇为不好意思地坐下,目光也不知道从哪儿安放,只得四处扫描这处不大的营地。

  一处帐篷,一口大锅,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红纸和一个不知名的小盒子,就构成了这个营地的全部家当。

  也在这时,古德发现了这个小营地的第二人,一个年龄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带着某种仇视而又说不明的目光看着自己。

  与她的母亲不一样的是,她穿着整齐干净的白色扯衫,搭配着修长的牛仔裤,脸上还隐约可见健康的红润。

  这样的小女孩要么是公司高层的女儿,要么就该是生活在旧世界的人类。

  但她此刻却是生活在禁闭区的废墟里。

  黑蛇再一次地缠绕住古德的脖子,吐着猩红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声响……

  几乎没有迟疑,古德赶紧起身准备离开这里。

  可就在这时,妇人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古德腿上,她媚眼如丝,笑容不在稀薄,宛如旧世界女人那般灿烂。

  她本就单薄的衣衫不知何时已经褪去一半。

  古德再一次地和不远处那个十五六岁姑娘对上目光……

  古德呼吸声渐渐粗重,在自己最后一丝理智被占据前。

  他一把推开了这个漂亮的女人,露出末日之中才有的骇人目光拒绝了妇人。

  随后他背上自己的物资包裹,快步离开这残垣破壁中的营地。

  急促的小提琴声从古德耳机里传来,弦乐急奏,提琴声中,雷电奏鸣。

  《四季~夏》。

  古德突然停下脚步,掏出腰间的92式手枪,迅速转身,瞄准女人,扣动扳机……

  至始至终,他都未曾看那个女人一眼,更不知道那个女人死前是什么样的表情。

  在末日,每天都有人死。

  古德,这个被“辐射塔”驱逐的流放者,蜷缩在自己车里,只能通过砸铁质方向盘的方式宣泄自己的愤怒与害怕。

  随后,他如同瘾君子般,双手哆嗦着掏出自己在某处废墟里找到的AKII播放器,疯狂地下拉着播放列表。

  三秒,却漫长得如同三个世纪,让这个新时代的流放者饱受煎熬。

  终于在三秒后,古德找到了曾经最喜欢的歌手曲子,按下了播放键。

  曾经在旧时代治愈古德的女声,在新时代成为了他的吗啡。

  杀人从来不是一件易事,对于古德是这样,对于邓韵同样如此。

  即使邓韵知道只要自己按下扳机,面前这个杀死自己母亲的男人就会同样躺在血泊之中。

  可她与古德迫人的冷漠目光对视之时,却只能害怕地死死不能动弹,甚至直接瘫坐在地上。

  就连握着枪的手也抖动不止。

  邓韵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最后一丝理智溃散前,维持着自己没有崩溃的情绪。

  古德重新回到了这个营地,他看见了在自己母亲尸体前哭泣的姑娘,也看见了那个女人死前的样子。

  面色平静,嘴角挂着稀薄的笑容。

  古德在血泊中捡起女人的撬棍递给这个只要十五六岁的孩子。

  邓韵茫然而又害怕地后退。

  古德丢掉沾有血迹的撬棍,将自己手中的枪打开保险,塞进女孩手里。

  “开枪打死我,你就能活下去。”

  邓韵没有应声,身体颤抖着。

  古德望着如同木偶般的女孩,腾地一股怒气升了起来,他怒喝:“我他妈叫你开枪!耳朵聋了吗?你妈妈为了你可以卖笑,卖身子杀人,而你连为你母亲报仇都做不到吗?”

  邓韵猛地抬起头,愤怒地盯着古德,手指快速摁下扳机。

  砰的枪响响彻于天际……

  然后是女孩的哭泣声。

  “带我离开这里……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答应了妈妈,我要活下去,无论做什么,我都要活下去!”

  古德望着血泊之中,抱着自己母亲嚎啕大哭,身体慢慢蜷缩成如同一个刺猬的女孩。

  他又抬头看着看着天空中飞翔的巨大机械飞鸟,最终目光停留在了邓韵身上,讪讪发笑:“这狗日的亚当。”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