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剑诸天
纵剑诸天

纵剑诸天

猩红之月亚索

诸天无限/诸天

更新时间:2021-10-08 18:31:28

一萧 一剑 一壶浊酒 纵行诸天万界。 任你万般变化,我自一剑破万法。 (神雕,天行秦时,诛仙,聊斋,仙剑,遮天神墓,封神。)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

第一章,萧与剑

  “师傅,我们接下来去哪?”

  “嘉兴。”

  “可是去看师姐?”

  “……随意走走。”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漫长无边的戈壁滩上,两道青色人影漫步黄昏,身影拉得老长……

  青衣少年心中腹诽,自家师尊果然是出了名的好面子,明明就是思念女儿,却又打死不肯承认。

  少年约莫十四,五岁,面若刀削,鼻梁高挺,双目炯炯有神,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

  他一身整洁青色长衫,腰系碧玉古箫,手握三尺青锋。

  前方几步之遥,青衫老者脚步一顿。

  “你又在暗中编排我什么?”

  老者满头华发,面容十分怪异,但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股难明的洒然气息。

  “没有……”

  少年随之停下脚步,矢口否认,沉吟道:“只是途中听说了一件事。”

  “何事?”

  “近日常闻江湖中人提起,师姐与师姐夫似乎已经出岛,我们此行说不定会和他们碰上。”

  青衫老者听完沉默片刻,随即忽然掉转方向。

  “不去嘉兴了。”

  少年急忙跟上,边走边问道:“为何?”

  青衫老者沉默不语,只是脚步徒然加快了许多。

  少年忽然停下脚步,似喃喃自语般说道:“那我自己去找师姐去,听说她是出了名的厨艺大师。只要我自报家门,她必定会热情款待,此行定可大饱口福。”

  青衫老者放缓脚步,眉头微皱。

  少年斜睨了他一眼,自顾自说道:“可是到时候师姐要是问起师尊您老人家的消息,我是说还是不说呢?”

  他似是在自问自答,又像是在询问老者。

  “为师已经多日没有考教你的武艺了吧,今日便看看你的剑是不是像舌头这般凌厉(伶俐)。”

  老者语出惊人,说完也不等少年答话,迅速拔出腰间碧玉古萧,对着青年疾驰而去。

  玉箫无锋,却给少年极大的压迫感,仿佛一柄利刃扑面而来。

  老者速度极快,瞬息间已至身前,步伐十分飘逸洒脱。

  少年心中一惊,师尊不愧是出了名的“邪”,说动手就动手。

  不过他反应也不慢,“锵”的一声,手中三尺青锋已然出鞘。

  “叮!”

  剑萧相触,一股淡淡余波扩散。

  少年迅速向后暴退,口中说道:“不宣而战,师傅你不讲武德。”

  “江湖险恶,你的敌人出手之前会事先告诉你吗?”

  老者的语气十分冠冕堂皇,美其名曰“锻炼徒弟”。

  话音刚落,老者已经再度杀至身前,手中玉箫从一个极其刁钻角度刺出。

  不过少年也是根基扎实,很快反应过来,手中长剑奋力一挥。

  “叮!”

  他手中长剑也是难得的利器,但却没在玉箫上留下任何痕迹,这是老者功力深厚所致。

  对方看似以萧为刃,其实用的是内力及剑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少年刚化解一招,便见老者突然抬起一直藏于身后的左掌,凌空拍下。

  掌劲如风,在半空中留下道道残影,少年一时间竟难辨真假。

  他却在这时闭上了双眼……

  【眼睛有时候会骗人,但灵觉不会!】

  “破!”

  长剑破风,剑气呼啸而过。

  老者向后倒退几步,眼中闪过一丝赞许。

  “你每一次都要闭上眼睛么?”

  少年睁开双眼,咧嘴一笑。

  “没办法,谁让它老是骗我?”

  以前他总是分不清真假,被这一招【落英神剑掌】打得落花流水,自从换了一个方式应对之后,他再也不用担心被掌嘴了。

  谁让他嘴欠呢?

  少年刚说完,突然挺剑直刺,完美重置了老者“不讲武德”的一招。

  然而老者非但没有恼怒,心中反而愈加满意。

  【不拘一格,果真是天赠吾徒,一身所学总算有个传人。】

  他心中思虑万千,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屈指一弹。

  少年本是气势如虹,却被这一招乱了攻势,老者再度掌握主动权。

  “叮叮叮……”

  萧与剑不断碰撞,两人且战且退,不觉间已经脱离原地数十丈外。

  两人的身法十分相似,皆是飘逸洒然,但表现却是截然不同。

  老者显得十分轻松写意,他所学甚广,掌法,剑法,指法皆有涉猎,而且在战斗中配合得淋漓尽致。

  少年虽然根基扎实,但不论功力还是经验都差了老者太多,已经慢慢落入下风,虽然还在咬牙支撑,但败北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将临。

  “投降了……”

  少年忽然大喊一声,随即将手中长剑倒插入地,一副束手待毙的模样。

  “大丈夫生于世,当百折不挠,怎可说出这两字?”

  老者脸色一沉,他对这个徒弟十分满意,唯独这一点总让他火冒三丈。

  他不禁联想,有朝一日,这【逆徒】若是与人缠斗之时突然喊出这两个字……

  逆徒!

  “大丈夫能屈能伸!”

  少年理直气壮,梗着脖子辩驳。

  老者气急而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眼看一场武斗将转化成文斗,老者直接闭口不言。

  他能在武道上折服这【逆徒】,唯独斗嘴皮子从未赢过。

  少年咧嘴一笑,辩论一道,我后世天朝子民何时输过?

  “师尊,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去嘉兴吧,多年不见,难道你对师姐就没有半点思念?”

  老者闻言陷入了沉思。

  他自然是想念女儿的,可是想起那个刚正不阿的“汉子”,他不禁感到头疼。

  平心而论,这人的品行十分端正,称得上真正的“侠”,武道一途更是直追他们这些老一辈的宗师。

  偏偏这人跟他理念不合,虽然对他十分尊敬,但在某些事情上常常会把他气得拂袖而去。

  于是他索性漂流四海,眼不见为净,免得女儿左右为难。

  老者不禁看向少年,忍不住感慨道:“你若早生十年便好了……”

  少年一头雾水。

  “什么?”

  “无事……”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