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祖宗又凶又野
他的小祖宗又凶又野

他的小祖宗又凶又野

七月草木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2-04-25 08:30:30

  她本是林家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但几乎一夜之间,她的家没了,父母和年幼的弟弟下落不明,为躲避仇家的追杀被迫送往国外。   后来在执行任务时遇到个男人,嗯,长得还可以。   然后她把人扛回家了……   于此同时,年城的一所豪宅内。   “不好了,总裁大人被车撞了!”   “不好了,总裁被那女人带回家了!”   一群人急得火急火燎,连夜讨论拯救总裁的计划,却不知道此时他们的总裁还赖在别人的床上。   “晚晚,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唐晚晚嘴角微微一笑,甜甜地说道:“好呀!”   后来唐晚晚的马甲一个个被揭开,苏堇瑜就学会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相信女人!   苏堇瑜一脸委屈样:“晚晚大佬,我被人欺负了,帮我教训他!”   假高冷女神唐晚晚VS真软萌总裁苏堇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八章:交手

第一章:捡个男人带回家

  “嘟——嘟——”

  急促的警报声在唐晚晚刚刚取出文件后猛然响起,那些人终于注意到她了。

  警铃大作,可唐晚晚现在却无暇顾及这些。

  还差一点……

  “抓住她!”

  嘶哑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唐晚晚知道,刚才被她打晕的这个保安队队长现在已经醒了,并且还能及时地命令他的队员们拦截她。

  唐晚晚心中回想着,同时灵巧地穿过敌人的一道道阻拦。

  凭借着出色的记忆力,她记得来时的车子停在公司外面的第三棵树下。

  只要到了车上,就安全了……

  “嘶……”

  唐晚晚灵巧地穿过敌人的一道道防线,即将冲出公司的大门,小腿处却传来一阵剧痛。

  倒吸了口凉气,一时间,她竟无法掌握平衡,径直向前方摔去!

  唐晚晚闭上了眼睛。

  “记住,在敌人面前,永远不要放下警惕心!”

  倒下的那一刻,她的耳边仿佛传来那个严厉的教官的训斥声。

  被训了那么多年,她终究还是没能记住他的每一句话。

  “喂,你们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唐晚晚想象中摔倒在地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一只有力的胳膊在倒地的瞬间搂住了她。

  雄厚且带着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一睁眼,却是陌生的脸庞。

  这个男人,她并不认识。

  警报声呜呜直响,红光打在男人的脸庞上,白皙的脸被映照得略显阴森。

  虽然感受不到他对自己有什么恶意,但唐晚晚出于本能,还是推开了这个男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下警惕!

  而且,她不喜欢任何男人触碰她!

  “你……”

  唐晚晚刚想对这个男人说些什么,可腿上的疼痛感令她将所有的疑问全都咽了回去。

  脚旁有一把匕首,如果没猜错的话,小腿就是被这东西划伤的,

  她只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以不至于倒下,脚尖面朝大门的方向,防止遇事会无路可退。以她现在的状况,盲目向前冲只会被后方的追杀者抓个正着,要想全身而退,只有等到支援才行。

  按照约定的时间,组织上应该派人过来了。

  比起这些,这个男人倒是激起了唐晚晚的一些兴趣。

  此时,那个保安队队长也已经赶到。

  “苏堇瑜,你来这里干什么?”

  嘶哑的声音中,却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苏堇瑜只是随意的拍拍手,眼神蔑视,淡淡道:“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队长在一瞬间瞳孔放大,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苏堇瑜,在年城可能没多少人还记得这个名字,而他曾经的身份,是苏氏的大少爷,那个失踪了十三年、下落不明的苏家大少!

  苏家,曾经的三大家族之一,与同为三大家族的林家关系甚好,传言两家还定了婚约。

  十五年前,三大家族之一的祁家实力雄厚,欲有控制其他家族的势头,同年,多名公司高管遇害,家族之战随之爆发。

  次年,林家家主下落不明,与苏家有婚约的林家大小姐同样失踪。

  林家家主的弟弟临危受命,却带着林家所有产业投奔祁家,至此,祁家成为年城家族之首,家族之战就此结束。

  家族之战结束第二年,苏家大少爷离家出走,苏家派人寻找三天三夜还是杳无音信,新闻发布会上苏家家母直接哭晕过去。

  现在,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苏堇瑜,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这个女人来历不明,还……”

  任凭保安队长在那里发出各种警告,苏堇瑜都不像是那种听进去的样子。恰恰相反,站在他身后的唐晚晚倒是注意到他背在身后的手正比划着什么。

  不过,这手势更像是摆手,催促她赶紧离开的意思。

  合着他就是来装逼的?还装得挺像!

  唐晚晚没有多想,身子一转向门口尽力跑去。

  有几人想拦住她,却被队长制止了。

  苏堇瑜依然站在原地。等到唐晚晚离开这里,保安队长缓步走到苏堇瑜身旁,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苏家关了您这么多年,您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您这行为,势必是要与我们祁家作对了是吗?”

  听了这些话,苏堇瑜冷哼一声:“你们祁家做的事,想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帮我给祁永带句话——我苏堇瑜回来了!而且……”

  苏堇瑜眯起眼睛。

  “不会再离开了……”

  ……

  巨大爆炸声从刚才那家公司的位置发出,同时蓝牙耳机里也传来龙叔略微沙哑的声音。

  “小姐,我们已经清理完成,您回去时注意安全。”

  唐晚晚一脸严肃的表情,“知道了,情报在我这里,有时间我给你们送去。”

  挂断电话,小腿上却传来一阵剧痛感,让唐晚晚的眉头忍不住一皱。

  车内充斥着血腥味。

  此时已是深夜,本就比较偏僻的郊外更是没多少车辆行人,车子在马路上快速飞驰。

  驶过第九个红绿灯后,唐晚晚将车稳稳停在路边,眼睛直勾勾盯着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几个文件袋。

  这里装着关于林家的东西,有着关于她家族的事情。

  她拼上性命也要取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车子停在这里过了好一会儿,终于,从后方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堇瑜此时的模样和之前几乎是两个人,现在的他,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白衬衫也几乎全变成灰色,有一块还烂了,很明显是被刀子之类的利器给划开了。

  唐晚晚指了指后座,苏堇瑜倒也很配合地打开车门坐进去,没有多说什么。

  一脚油门,车子发动。

  “刚才的爆炸你们做的?”

  “是。”

  唐晚晚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组织的手段很多,为了销毁一些重要证据,他们经常弄出这样的动静,不过她很少主动询问过,她只负责行动,后面的事,都与她无关了。

  今晚是个例外。

  “有个人告诉我,让我一直往东走,找到一辆白色的车。”苏堇瑜在后座直接躺了下来,他对唐晚晚倒是没有什么防备,在她面前,他总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嗯,我不喜欢欠人情。”通过内后视镜瞧了眼后面,唐晚晚的眉头微皱,腾出一只手拿起车前的小盒子甩到后面。

  “这是医疗包,你胸……咳,胸那块漏了,先用纱布包裹一下吧。”

  苏堇瑜这才注意到自己岌岌可危的衬衫,慌忙坐起身来,两手护在胸前。

  “你家在哪?我待会送你回去。”唐晚晚移开视线,“回去之后咱们互不相欠。”

  苏堇瑜没有及时回答她,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处理完毕后,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前方开车的女子。

  如果好好打扮,的确会很美,不像世俗那般,是独特的美。

  不过一想到这么好看的美女却能做出这样危险的事情,苏堇瑜心头突然有了想法。

  “我刚回来,没地方去。不过你愿不愿意做我的保镖?我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唐晚晚却是一个急刹车,吓得后座硬生生把话给憋了回去。

  “你说什么?”唐晚晚回过头,盯着苏堇瑜。

  眼神中带着些许冷漠,苏堇瑜不禁心头一紧。不过到底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他很快平复了心情,将之前的话又重复一遍。

  “不用全天保护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联系你,工资与全天的一样算,其余时间也不限制你的自由。”怕她有什么不满意,苏堇瑜接着又补充道。

  “成交。”唐晚晚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根头绳将散落的头发扎起来。

  “你这个头绳……”苏堇瑜看到她这个动作后欲言又止。

  “嗯?”

  “不,没事了。”

  车子重新发动,后座的苏堇瑜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侧过脸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唐晚晚偷偷瞄了两眼,但没有说话。

  之后两人在路上没有过多的交流,仅有的几句简单对话中,唐晚晚知道苏堇瑜小时候离开年城,如今也是刚回来,的确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为什么救她?

  用苏堇瑜的话说,是碰巧路过这边,见到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妹子,心中正义感涌上心头,于是便出手相救。

  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唐晚晚久违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很快又被她掩盖了去。

  随后方向盘一打,车子驶进一条羊肠小道。

  “等一下,你去哪?”后座传来一阵惊呼。

  “去我家。”唐晚晚还是没有回头,“这样更好保护你。”

  苏堇瑜顿时有点委屈。

  “可我也没同意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