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重生了就换个老公吧
既然重生了就换个老公吧

既然重生了就换个老公吧

缇尔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7-26 10:24:17

赵雅念好不容易摆脱和冯德鹏烂到根里的婚姻,开始新生活。 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天,她被货车撞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没想到竟然重生了! 重生就重生了吧,竟然重生到和冯德鹏热恋的时期! 重新看到冯德鹏,再帅的脸也挡不住她作呕。 上辈子,她婚姻生活憋屈,离婚也离得憋屈,死更是死得憋屈,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和冯德鹏扯上半毛钱关系。不过,在撇清关系之前,她要让冯德鹏连本带利的,把上辈子欠她的,一分一厘都还回来!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7章 前男友就像打不死的蟑螂

第1章 重生这种好事终于叫我遇上了!

  赵雅念42岁时,已经是言情小说网文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写手,有一部书卖了个漂亮的版权数字,电视剧正在摄制中,还有一部书版权正在洽谈。事业不可为不顺遂了。

  却应了一句老话:事业得意,情场失意。

  五年前,赵雅念和前夫的离婚拉锯战,以自己几乎净身出户的代价结束。

  前夫冯德鹏是个不搞外遇就活不下、不脚踏多条船就没有人生价值的混蛋,却很爱自诩深情,每次被赵雅念撞破奸情,总是跪地哭泣,捧着胸口痛苦地解释,这个舍不得放弃,那个也不忍心拒绝,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辜负了雅念的感情,以后不会再犯……等等。

  在深爱着某个男人的时候,他的跪地哭泣忏悔,是每个女人都无法抵抗的软肋,可谓是无往不利的终极杀招。每当冯德鹏祭出这一招,赵雅念都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哪怕脑袋上绿成大草原,仍一而再、再而三、三而没完没了地原谅他。

  直到有个特别彪悍的小三上门逼婚,难听的话说了一卡车,才把赵雅念和冯德鹏已经烂了根的婚姻彻底搞垮。

  赵雅念更不是吃素的,损人不带脏字的本事高着呢,结果喷得小三脑溢血,眼冒红光,十指成爪,飞扑而至,直接从文斗升级成武斗。

  赵雅念的战斗力就是个渣渣,在楼道口被小三又是抽耳光,又是扯头发,又是撕衣服的,被上楼下楼的邻居吃了个大瓜。丢人丢得让人恨不能删号重练,先死一次再重头开始。

  赵雅念气得吐血,铁了心要离婚。这一回,冯德鹏再跪地再哭泣也不好使了。

  赵雅念这人是个傻的,同时也是个倔的,是个又傻又倔的人。当她认定某个人某件事的时候,众叛亲离也好、头破血流也好、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好,都改不了她的主意。

  这一回她丢了面子里子,也让她从对冯德鹏的鬼迷心窍中彻底清醒。

  再深再重的爱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摧残,不经意间这份爱被消磨成灰,以至于决断之际感受不到丝毫痛苦。因为早已经痛彻心扉过,心早就死了。维持生活继续下去的,只不过是对那些不值钱的承诺仅存的期待,或者说,幻想。

  如今,终于连幻想都破灭了。

  眼看真的难以挽回,冯德鹏使了个阴招,美其名曰不能没有赵雅念、女儿冯念念不能没有完整的家庭,提出种种苛刻得让任何一个女人看了都牙根痒痒的条件。赵雅念为了摆脱婚姻,什么都认了,结果按照冯德鹏的要求写了离婚协议,这死男人却死皮烂脸的拖着不签字。

  赵雅念着急上火的时候,好死不死在自家小区里看到找上门来要说法的小三跟冯德鹏拉拉扯扯。赵雅念忍住让满头头发竖起来的怒火,绕了个道回家。

  等冯德鹏搞定了他的三儿回到家,已经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冯德鹏也是累得不行,走路的步子都有气无力,高大的身躯垮着肩膀,看着憔悴不少。

  屋里黑漆漆的,冯德鹏还以为赵雅念没回家,一开灯,看清屋里的情景,吓得腰都直了起来。

  家里一片狼藉,家具家电东歪西倒,柜子里的衣物杂物砸了满地,电器外壳碎裂露出线路元件……这么说吧,除了承重墙之外,家里的东西都被砸了。

  在这片废墟之中,只有客厅中间的茶几是完好无损的。

  赵雅念在被化了几十道裂痕、露出填充海绵的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叠文件,一把菜刀。

  “今天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把离婚协议签了,要么我把你杀了。”

  赵雅念盯着冯德鹏,一字一顿地说。说完之后,目光从他脸上移到菜刀上。

  灯光下菜刀刀刃闪着冰冷寒光,冯德鹏不由毛骨悚然。

  换平常,他是不信这个连杀鸡都不敢看的女人敢杀人的,但今天,在这一片被这女人摧毁的废墟里,他不敢赌。

  自己的命到底还是金贵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生活再好,也得有命享受。

  冯德鹏签了字。赵雅念放弃一切财产,只带走了女儿的抚养权,和支付宝里不到一万块的存款。

  冯念念没少为这念叨赵雅念。

  “你干嘛要净身出户啊,共同存款不要也罢了,房子好歹你要分一半啊!既然当时菜刀都亮出来了,你说要分一半,他敢说半个‘不’字吗!你也太实心眼了!搞得现在一把年纪了,还租房子住。而那边,马上就把新人带进去筑爱巢了啊!”

  小姑娘气得,一手叉腰,一手不断地点她妈妈的肩膀。

  赵雅念笑嘻嘻地抓住女儿的手,谄媚地说,“哪有净身出户,我不是把家里最值钱的大宝贝儿带出来了嘛。”

  冯念念恶狠狠地抽出手,用力搓手臂,“你、你好肉麻!我的鸡皮都起一身了!”看母亲仍嬉皮笑脸的,也念叨不下去了,抚着她的肩膀把她椅子转回电脑面前,“好啦好啦,你工作吧,我去煮点绿豆水给你降降火。你下巴都长痘痘了!”

  赵雅念笑眯眯地目送女儿走进厨房。

  赵雅念一毕业就和冯德鹏结婚,24岁就生下冯念念。就算冯德鹏对只有一个女儿有点儿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再说那会儿还是独生子女制。即使后来开放二胎,赵雅念也没想过要第二个孩子。被不幸的家庭祸害的孩子一个就够了,何必再生一个来受罪呢。

  幸好冯念念没有受到影响,在赵雅念看来,冯念念三观端正,个性开朗,大方善良,敢爱敢恨。总之哪哪都好。有一对婚姻失败的父母,并没有让她对爱情婚姻产生极端的负面看法,只不过见惯了父亲这头猪走路,对男人花心的伎俩了若指掌,同时又因为对以前的母亲恨铁不成钢,以母亲为负面教材定制了一套一套的恋爱标准。

  以至于冯念念快要上大学了,还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明明她们这一代的小孩初中就开始搞对象了。

  将来能降伏住冯念念的男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一定得是绝世好男人,比之二十四孝男友可能也差不多了。

  赵雅念笑着摇摇头,目光回到屏幕上,把写了一半的文档继续写下去。

  她上半辈子自顾不暇,都没怎么照顾过女儿,好像只是一眨眼,女儿就长大了。女儿越是懂事,越感到对她亏欠。下半辈子她已经没有其他想法,只想做个好母亲,好好陪伴女儿,照顾女儿。

  时间过得飞快,还有一个月就是冯念念的18岁生日。

  18岁是人生的重要分水岭,过了18岁就是成年人了,法律上父母的抚养义务就结束了,大事小事都得自己负责任了。

  这么一个重要的节日,赵雅念当然不会平淡地度过,她为冯念念准备了一份贵重的生日礼物——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记在冯念念名下。

  房子在冯念念大学附近——为了照顾母亲,冯念念报考了本地的大学,为了能让女儿18岁时就能入住,多花了不少钱买的现房,又按照女儿喜好的简约冷淡风装修,想必女儿会高兴得晕过去。

  装修准时交工,因为用的是环保水漆涂料,刚装修完的房子也没有刺鼻的油漆味,等冯念念开学就可以直接入住。

  赵雅念刚验收完房子,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想象着女儿在新房里抱着自己转圈圈,赵雅念的嘴角往耳朵边翘去。

  可能真的是乐极会生悲吧,赵雅念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就看到对面车道上一辆大货车向她冲来。

  道路上没有隔离带,不同方向的车线之间只有黄色实线分隔,货车轻而易举跨过黄色实线,高大的车轮带着所向披靡的气势将赵雅念和她驾驶的小车压扁。

  不幸中的幸运是,赵雅念当即死亡,死的毫无痛苦,死的时候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