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暗恋变热恋
这个夏天暗恋变热恋

这个夏天暗恋变热恋

桃汁夭妖7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9-03 12:16:16

【甜宠文,就是这么甜】   上一世识人不清,重来一次,温言决定要远离渣男,护好自己的小家,并好好报答那位小叔叔。   温言从小就是美人胚子,粉团子一只,抱在手里瓷娃娃一般。一开始陆华鹤也只是受好友所托多看顾些,可护着护着,感觉就变味了。 小片场: 她没挽发,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似最华美的绸缎般,铺在女孩身下,更有几缕缠绕在她纤细的臂膀上,衬的黑发更黑,白嫩的肌肤更白,强烈的色彩差美的惊心动魄。 他敞着衬衫外套,领口稍乱,锁骨露了个边再往上,喉结凸出,脖颈脉络分明,一直沿到下颚,弧线落拓他这样子,性感过女人,骨子里勾人。   1.男主比女主大6岁;   2.现代架空,年代勿考究,恋爱小甜文;   3.女追男;请合理讨论吐槽,谢谢~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八章 见面

第一章 前言

  六月末,宁城迎来了最后一场暴风雨,黑云压顶,天色都比往常暗的早。

  “言言——言言,你醒醒——”

  听着耳边的呼唤,温言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很重很重,耳边仿佛有冰冷的水灌进来,她想尽办法也不能睁开自己的眼睛,只能顺着水压慢慢下沉。

  再次醒来,入眼是妈妈温柔担忧的脸庞,是幻觉吗?自己不是在医院,怎么会有妈妈的声音?而且妈妈经历了破产风波后,身体一直不好,脸色也很憔悴。

  此时的徐优,却是黑发浓密,脸上满是胶原蛋白,看着眼前依旧美丽温柔的妈妈,温言不知不觉就把疑问问出了口:“妈妈是你吗?”

  “这孩子,该不会是烧傻了吧,不是妈妈还能是谁?”徐优用指尖温柔的轻点温言的额头,担忧的说着。

  听着妈妈温柔的声音,温言忍不住鼻酸了,轻轻的钻进妈妈的怀抱,带着鼻音,小心翼翼的喊着:“妈妈,妈妈。”

  徐优一时有些不知所错,望向床榻边的男人,“世刚,孩子这是怎么了,我就回娘家住了几天,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一时也是手忙脚乱,妻子前几日飞去国外看岳父岳母,因为女儿还在念书,儿子也还小,就一个人去了,谁知妻子回来前夕,女儿突然发了高烧。

  一晚上的折腾,忘了妻子是今天的飞机,刚想起来打算去接机,妻子已经推开了门。说了原因后,急急忙忙跑到女儿房间,女儿就醒来了。

  看看女儿再看看自己的妻子,生意场上严肃冷峻的男人,此时略微有些无措的说道:“是我的错,言言这是受什么委屈了,跟爸爸说,头还觉得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时温言也反应过来,这不是幻觉,她记得自己最后被送入急症室,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最后自己没挺过去,恍惚中听着医生宣布:病人心脏已停止跳动,抢救无效,已死亡。

  记得自己轻飘飘的在空中,还来不急看急症室自己最后一幕,就被外面那一声怒吼吸引了出去,是他,陆华鹤。

  听不清他说些什么,但能看见他握着医生肩膀的手,青筋毕露,嘴里大声说着些什么,脸上满是绝望和痛苦。

  从没见过他这样失态的样子,印象中的陆华鹤一直是个冷漠不易靠近的人,温言之前也一直有些怕他,尽管他对自己很好,但现在,她突然有些心疼他了。

  来不及多想,就陷入了一片黑暗。再次睁开眼,就看到了妈妈。

  温言知道,自己应该是重生了,重回十六岁那年,发高烧的那一晚。

  晃神间,听到爸爸的问话,抬头看了看爸爸,这时的爸爸还没有经历破产,也没有被破产折腾的满头白发。依旧还是精神奕奕,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年近四十的爸爸依旧是那么的俊朗非凡。

  上一世,公司破产后,虽然爸爸妈妈一直都没有责怪自己。可是温言心里是觉得对不起爸爸妈妈,是自己识人不清,才会造成之后那种局面。

  抱着妈妈的手紧了紧,温言回答道:“没事,爸爸,头已经不疼了,就是好几天没看到妈妈,想妈妈了。”

  徐优哭笑不得的摸了摸温言的头:“傻孩子,妈妈不是一直在吗,晚上想吃什么,让爸爸给你做。”

  温言微微偏头,让妈妈摸的更方便些。

  她坐起身,还有些发烧后遗症,有点晕,报了一堆自己爱吃的食物,看着爸爸妈妈相携的背影,温言差点又落下泪来。

  上一世的自己在一众追求者中,选中了冯峰,觉得他的温柔体贴,长的也还不错。以为他是好的托付,却没想到信错了人。

  冯峰是在学校军训时认识的,当时入学军训时他当着全班同学问自己要号码,当时人多不好甩人家面子,这才有了后面无休无止的纠缠,让自己沉浸在他制造的虚假的温柔陷阱里。

  在一起之后,他也确实对自己很好,会给自己买早饭送到寝室楼下,会陪自己去追星,会用为数不多的生活费给自己买礼物,当然最后这些花费自己也会找机会双倍还回去。

  但身为女朋友,自己也确实一直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事,所以当他提出想去爸爸公司帮忙时,也没有多想就去求了爸爸,让他进公司学习。爸爸妈妈拗不过我的撒娇卖乖,允许了他进公司帮忙,谁知却是引狼入室。

  冯峰不知什么时候被对头公司收买,帮他们盗取公司重要资料,交给爸爸一份又一份的错误数据,最终导致爸爸投资失误,资金链断裂,公司破产。爸爸也因此一夜白发。

  想到这里,温言默默攥紧双手,垂直头,牙齿重重的咬着下嘴唇,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她暗暗发誓:这一世,自己说什么都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这次自己一定要护好自己的亲人,同时也要护好......那个男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