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业游魔
无业游魔

无业游魔

林子下雪了

奇幻/现代魔法

更新时间:2021-07-20 20:00:33

踏踏实实的为地狱收割灵魂,大恶魔吃的一嘴油,小喽啰升职变强却要一百年,干脆辞职单干。 但上面还不是恶魔的地盘,吸血鬼,兽化人,不死者,食物链里的掠食者谁都想着分一杯羹。 来到人间的薛尔微笑,猎人就不能变成猎物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2章 拿非利人

第一章 不爽辞

  深夜,拉福市郊,工地旁荒凉的十字路口。

  这里是十几年前才规划的新城区,后来恰巧碰上经济危机,有不少修了一半的楼被无限期搁置,成了难民和穷人的窝身之地。

  路边灯光照不到的地方,薛尔正拿着镜子查看自己的形象。

  金发碧眼,年轻,且富有棱角的英俊面庞,刮得干干净净的脸颊没有一点胡渣或者刮伤的血痕。

  他身材高挑,西装革履,没有褶皱或者压痕,整个形象绝对符合他对一位成功人士的一切想象。

  只是那对瞳孔……

  无论他怎么包装自己的伪装,都无法掩饰眼睛的怪异之处。

  为了更像一个人类,他甚至专门在来之前戴上了圆形瞳孔的隐形眼镜。但怎么看,总觉得还有无神的山羊眼所带来的呆滞感——混乱,疯狂。

  或许,这就是一个恶魔对另一个恶魔的天生敏感吧。

  看着镜子愣了一会儿后,他将其随手扔进灌木丛,然后迈着大步走出阴影,来到路灯下。

  眼前,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路中间,战战兢兢,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啪嗒,啪嗒,皮鞋在柏油马路上踏出响亮的动静,引得男人猛然回头,“你……你是?”

  “你不是想找我吗?”

  他瞧了瞧周围,“所以你是,真的?”

  薛尔对于召唤恶魔的人类每次开头必有的惊慌已经习以为常。

  他将眼下那堆奇怪的仪式用具,一脚踢的到处都是。

  墨水瓶,网购的塑料羽毛笔,嗅不出是羊皮还是人造革的卷轴,上面写着板板正正,一看就是比照着抄下来的咒语字迹。

  最让他恼火的,就是这几行字,竟然是用红墨水写的。

  路灯下墨水瓶里洒出来的红墨水略微显出黑色,但其透露出来的那股廉价的透明感与鲜血病态般的浓稠完全不同。

  毫无疑问,又是一个劣质客户。

  “不废话了,杰瑞米先生,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

  “可以这么说,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明码标价的。我觉得你还是遵照你召唤我来时的最初想法,否则可能会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好吧。”

  男人两只手在体侧握拳搓了搓手指,他闭上眼睛,鼓起勇气说:“我想要让杰西卡爱上我。”

  “杰西卡,我需要一个全名。”薛尔面无表情地说:“难道你想要让那个前几天在城里开演唱会的新生代少女明星杰西卡,爱上你?”

  “这也可以吗?”

  “你忘记我刚才说什么了?”

  “呃……抱歉。”男人咽了口口水,说:“杰西卡·莫里斯,我的新同事。”

  “杰西卡·莫里斯。”薛尔点了点头,说:“非常好的选择,杰瑞米先生。”

  “那么,你愿意付出什么呢?”

  “我……能不能给我举个例子?我是第一次。”

  “什么都可以,金钱,财产,寿命,性格,你身上的某个器官,肢体,或者,你的人性……灵魂。”

  “灵魂是什么?”

  “灵魂,就是灵魂。”薛尔微笑着说。

  “如果是钱的话,需要多少?”男人试探着问。

  “你的财产远远不够,实际上如果你的财产足够买下一个人的爱,你就完全可以凭借你的财力自己去追求杰西卡·莫里斯小姐,自由意志是很贵重的。”

  男人焦躁地挠了挠头,“我,我拿我的灵魂来换!”

  “很好。”

  薛尔抖了抖手,一张A4大小的蓝纸被抖了下来,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条款。

  “在这签下你的名字。”

  他说着掏出一只钢笔递给男人,男人接过纸和笔,仔细地一遍又一遍地翻看契约。

  “杰西卡,杰西卡……杰西卡真的会永远爱我吗?”

  “毫无疑问。”

  薛尔极力克制着自己焦急的情绪,他表面上摆着一张职业的假笑,但内心里已经开始叫骂了。

  快给我把名签了!

  “那就够了,灵魂算什么……”男人念叨着签下了自己的全名,薛尔立刻把契约夺了过来。

  “祝你好运,杰瑞米先生,好好享受吧。”

  说完,薛尔向后退了一步,接着迅速被阴影淹没。

  他慢慢闭上双眼,再打开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个阴暗的会客厅。

  眼前一张红色的沙发上,一个黑人正在闭目养神,手里还用摇晃着红酒的姿势晃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喝茶吗?人类的科学家们说,酒精对人体完全没有一丁点好处,你怎么看?”

  “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人。”薛尔将契约拍在桌子上,“这次我能拿多少,巴洛,又是四分之一吗?”

  茶几的倒影里,自己刚才所塑造的那一副完美形象已经褪色,人皮之下掩藏着一个惨白的,尖嘴猴腮的怪物般的面容,琥珀色的双眼无神的肿胀。

  “十分之一,亲爱的薛尔。”

  “十分之一?”

  薛尔走上前,问:“这废物的灵魂本来就没多少了,就这点,最后我能拿到的也只有十分之一?”

  皮肤黝黑,只剩下两个眼睛闪烁着暗黄色邪光的巴洛警惕地抬头,低声道:“难道你产生了某种错觉,认为是你让他们实现愿望的吗?认清你自己的位置。”

  “你觉得我自己做不到。”薛尔说。

  黑色恶魔摇了摇头,“当你的躯壳第一次游荡到边境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死后的世界等级森严,我们在地狱诸王的领导之下各司其职,这样才能使地狱稳定的存在下去。”

  “不要企图越线,这对你没有好处。”

  “你虽然只是一个下位使者,但只要耐心,迟早能进入第二层。毕竟,随时都可能有其他恶魔湮灭将位置让出来,只要你的力量够格,就能争取这个机会。”

  薛尔说:“只不过,可能要等上百年吧?”

  “你很有天赋,也干的不错,很可能到不了一百年。”巴洛道。

  “呵。”

  几年前他意外穿越,在一个无名之地挣扎着生存了一些时日,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永远困在里面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巴洛。

  巴洛向他提出成为恶魔,起初薛尔并不懂变成恶魔的意义,只是为了保住自己意识的存在,摆脱那个被称为“边境”的混沌疯狂的地方,就答应了。

  后来进入人间,他才发现事情的经过与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这个世界与他记忆中的地球虽然看上去类似,但也有着显著的区别,如果这不是一个长到夸张的梦境,那他就是穿越了。

  换了一个世界,也就抛下了很多包袱。这次,他不想像上一辈子似的做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打工人了。

  但,在地狱的处境甚至更差。他没有耐心等一百年,就为了从一个低级喽啰变成一个中级喽啰。

  “抱歉,我不干了。”

  说完,他一口将桌上的茶饮尽,随手将杯子一抛,转身离开,遁入黑暗。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