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血锦
执血锦

执血锦

溱挚

历史/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3-12-06 14:10:51

夏炎迎秋爽时,城围一圈粉艳。花儿枝头怒放,株株四朵迎四方,颜色恰到好处,不过于红艳,也不过于淡白,言花中之豪杰最是融洽。花名换锦花,城名锦城。年代不算久远,晚朝迂腐统治下的锦城依旧繁华。直到天下大分那一年,换锦花结下了五朵……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 山雨欲来

第一章 换锦长安

  如果说一城一花,花象一城,那么换锦花便是锦城城花。许久年头,城主在护城河边撒下一抹花籽让换锦扎根此城,寓让锦留与此城。隔年春时,枝叶初冒,秋至之时,便施粉黛。往后年复一年,生生不息。花如其名,将城镀锦,改头换面,守城长安。

  锦城立于云石山脉间,东南临河岸,北通京门,西依山脉。虽不像它城般路通八达,却也机遇颇多,生意繁华,城阔民富。城中主要有四大家首当其冲引领潮流,城东临长河苏家航运走商带动外域产物流通,城南近乔木秦家经营木业加工,城西近山川黄家依山凿石开矿,城北淮家桑蚕开发之后丝绸织纺最为一流。

  锦城近百年积累,日益底蕴深厚,家家安居乐业,即使晚朝腐败不堪,横征暴敛,软弱外交,却并未动摇锦城发展,说起来这也离不开锦城知府方明台。方明台,原为北地人,父母早逝,自小吃百家饭长大,十七岁求取功名,受钦定为一城知府,领一城各项事务。为考究能力,明台为官的起点便选在了在灾祸不断的辛城,城如其名,寒苦辛酸。

  明台急于到任,题名接见不到半旬便驱车上任,出时随行整两车达贵的登门喜钱。行任路途所经之处,大大小小罕有安生,路上施舍难民不断,至辛城门下时,万贯钱币所剩无几。一路上明台见到了饥肠辘辘的荒民路边坐卧,而餐楼客稀,倒是那醉倒桌上的兵丁刺眼不已。将明台迎入府中的知州却出手阔绰,山珍海味,与府外的景象大相径庭。明台从未见死不救,却也知治标不治本,晚朝危矣。

  入冬进城,寒风凛冽,辛城只有官府寥寥炊烟,路人行欲断魂,入府后简单交接,前任知府便急乘轿车离去,马轿豪华锃亮,随行一众车架将这城仅剩的繁华匆匆载去。去时,天昏地暗,道上无一行人,边上门窗紧闭,房屋道路暗淡无光,隔出那片光鲜格格不入。

  新官上任,明台贴出告示告知民众于次日晨起戌时前来参加商讨。可到了第二日,衙门口只徘徊数人探头窥望,未敢踏入,明台心中明白这是吃怕压榨,人人自危。明台便召师爷等几人苦熬两日,写下三千请帖。帖书:

  辛城定可起,吾愿与众随,劳次日戌时初东门一聚,望君临。

  次日晨起,明台领着数名书童挑帖徒步亲自上门走访百姓,每家每户都进去慰问发帖,言语达理,丝毫没有生疏之意,百姓战战兢兢但都收下请帖。辛城日出可见,日落却罕,因其东面临水无山阻,而西面山脉纵横,高峰众多。然当日日落极缓,那夕阳光洒在辛城仿佛给这城穿上一件新的衣裳喜迎新主。回府,明台沉重不已,这一趟走访令人心痛,他看到了太多太多的问题,城中仓库没有存粮没有钱币,城中的商户稀少经济流通缓慢,城西遭泥石流城居荒芜,难民尸体无棺可下,城北遭染瘟疫死伤严重,城东南更是因为河流受阻干旱颗粒无收。对于这些困难加上赈灾款的不知所踪让本就令人绝望的辛城难以想象如何度过这严酷的冬天。思来想去,他将这一路的所见联系起来发现城南木材可有作为,其他地方虽不缺家具,但是价格昂贵,如果能利用辛城这里木材多价格更为低廉的出售家具到外地或可暂保辛城。

  这天,百姓陆陆续续到来城东门下,明台从城上走下来,关于治理这座苦城他一夜没有合眼了,辛城的风很大,冰冷刺骨,由于位置靠南,这不像自己的家乡有暖火台子,更多是靠衣物去度过。明台揉揉眼睛,伸展身躯,提提精神。“各位父老乡亲,我是新到任的辛城知府方明台,在没有中榜受官时前便是躬耕谋生的农民子弟。自打出生便没了双亲,从那会起百姓就是我的家人,幼婴时吃舅妈奶水,孩童时和乞讨兄弟陪伴成长,少年时跟着私塾伯伯学古今,若无这一顿顿百家饭,就没有我方明台。今天,既是我来此,那么我就一定要让这里好起来,让辛城好起来!”明台信誓旦旦的喊道。

  百姓们面面相觑,他们已经近乎麻木了,在这一年年的煎熬折磨下,甚至已经不敢相信好的改变会出现在这片土地了。在群众正在窃窃私语时,人群中冲出一小伙用力攥着杀猪刀正要捅向方明台,当人们反应过来时,小伙已经冲到新知府脸上了,台上的官兵来不及反应,而此时的方明台也愣住,刀径直插入了方明台的右胸,明台咬紧牙关双目坚定,小伙见状,踉跄几步往后一倒坐地上了。

  百姓们正要与官兵发起火并时,明台急忙示意士兵勿伤百姓维持秩序,又坚定的说到:“请大家相信我,也相信辛城,相信自己,相信我们有让这座城池变好的能力,大家心中一定有很多苦怨没地诉说,从今往后,方府不会闭门,方某随时愿意听诸位的意见和倾诉,我们一起去实现,将辛城重新建成属于我们辛城人的城!这位兄弟想必大家也都熟悉,我是昨日派帖初识的苏家长子苏胜,见他时他希望我能出力帮助苏母,为她寻医和一餐温饱,但事出紧急,寻医无果并且府中无一粒存粮,只能无奈看着苏母逝去。我知道大家家中已无粮食更是被这沉重赋税收取透完了钱币。可是城中仓库已无钱粮了,营中将士也只剩为数不多的糙米壳充饥度日了。但请大家相信我跟着我的脚步我们一起去寻找出路好吗?”话毕,明台又让师爷将午夜时写下的用木材挽救辛城计划书分给群众细看,过后突然一口鲜血涌出嘴角,僵直的倒在地上。民众这时醒悟起来,开始信任知府宁愿共进退。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了,明台强忍着右胸疼痛开始部署他彻夜思考的计划。他先是让苏胜聚集年轻力壮的民众,又让师爷刘友顺带着写下的字据信去邻城徽城花了双倍偿还的条件向徽城商会租借了够整整两年用的粮食。明台又发布了一个告示,呼吁民众三四户人家住进一户并通过烧材取暖,受疫群众于健康分居开,多备补给希望可以带领满城百姓捱过这个冬天。三四天后,苏胜招来了全城约莫千名能出力气的民众,明台组织他们一部分去城外伐木并运至城南用于生火和制作各类木质家具以及船只,又挑力气大的一众去处理城西的坍塌堵塞,剩下的则将船只运至城东并在城东扩大码头。明台还鼓励民众积极投入贸易,只要家中用不到又能换到有用的东西千万不要吝啬,南北的陆路,城东的水路都陆续走了起来。

  三年后,城西道路通畅,也能走陆路交易了。五年后,辛城将所欠钱粮尽数还清,并渐渐有余力去做更多的发展。十年后,城北淮家通过与他城的多年商业交流后发现辛城的桑虫吐的丝品质极优便大胆创建养蚕场开办了纺织厂从而开启丝绸贸易;城南则生产了不少家具产品并通过贸易积攒了不少的钱币;城东水路则走得最远,物质交流最广泛,辛城各类物品不再单调逐渐多样化。二十年后在明台的治理下辛城早已改天换地,分而治之的产业逐渐形成四大家,城东是苏胜带头承包的码头,城南是秦家为头经营的木材加工,城西深层地质被勘探出含多种有用矿物交由黄氏为主领导承包开发,城北是淮家为主经营的丝绸加工。

  与此同时列强压迫着晚朝割地赔款,明台高瞻远瞩,私自少报田火并压低税收,带领百姓将城南出品的家具、城北出品的丝织品、城西的矿石通过三路陆运以及城东的航运,在十年间积攒了足够辛城开支二十年的钱粮。辛城也一再扩建,翻了数倍不止。紧接十年明台随着辛城的发展升职成了新辛城的独立知府受晚朝中央直辖,正因抓住机遇,辛城发展历程一路高歌猛进。

  又过十年,明台年五十七,不幸染重疾,所剩时日里明台对于引进的事物新奇而又感叹,明台心中清楚,晚朝较于外朝已经落后了太多太多。心中对辛城的未来越来越担心,在挚友的推荐下,明台驱车千里前往了名山武当拜访一代名师张泽张天师,望能为辛城求取未来。张天师看了辛城的风水占地,掐指盘算,不一会便回“辛城,山川江河汇于一地,今得开发,已是兵家必争,犹如心脏那般。辛字虽五行属金,却清冷了,若将此字改换,可改此城大运,得成功果,吾这里有三袋花籽,长成后便为袋签绣图模样,请君择一如意待会。”左手第一袋花牡丹,穿着火红的衣裳,美得绚丽娇艳;第二袋花换锦,淡紫红色,缺了少许红艳、贵艳,却挺立怒放,别样气质;第三袋花铃兰,洁白如雪,花朵小巧玲珑,看起来十分清新,挂枝头上像一串铃铛。明台看着中间布袋之花粉艳傲立,一花四朵,如城之四方,择得换锦花,望能如花一般秋夏换锦,四季长安,撒在了辛城这片曾经民不聊生现今百业俱兴的土地上,撒在了护城河边。在夏季炎热与秋天清爽交替之际,辛城的周围披上了一层娇艳的粉色。花朵在枝头尽情绽放,每株换锦花都向着四个方向展示着它们的一切,似乎在卖力向世人展示着它们的魅力。它们的颜色恰到好处,既不过于浓烈,也不过于淡雅,完美地诠释了花中之豪杰的和谐与优雅。

  换锦花的美丽与生命力为这座城增添了无尽的魅力。这座城市因为有了换锦花的存在而更加美丽和充满活力。无论是历史还是文化,换锦花都将成为这座城市的瑰宝。它的美丽和魅力将永远与这座城市相伴,成为人们心中不朽的记忆。年复一年,换锦触时便绽,开的是那么的艳丽,可惜明台已看不到了,但是老城主的心开在这花中,信念也随与此花中。明台走后,各家领头都建议由其长子方玉斌进行衔接管辖,也算众望所归。

  换锦长安,锦城就由此来,苏明台的励精图治为民谋福使辛城的由苦转甜,到换锦花怒放全城。如今的辛城已经不再落败不堪,更有了新名字——锦城。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