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仙养成记
反派妖仙养成记

反派妖仙养成记

不非一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1-08-07 22:04:01

风起云裳落花容,不见仙人独立舟…… 少女云曦天生五感尽失,却被当成妖女献祭妖神。 “你是什么东西?” “既然要惩罚我,为何不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三章 九阴噬魂(6)

第一章 献祭

  我到底是谁?

  这是她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

  那是一处破旧草屋,唯有上雨旁风,无所盖障八字可以形容。

  而在残缺门槛上,坐着一位身着麻衣布裙的少女,约莫着只有十岁左右,但她生的却很是秀美,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略微弯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白皙无暇多的皮肤透出淡淡粉红,略薄的双唇如同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然而她那秀气的双眼,此时却透着一股迷茫的眼神,那是一种迷惘空洞,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眼神。

  每当村子里有人路过此处,都会对其指指点点,不缺乏对其惋惜的,多好的青春年华,却天生没有五感。

  五感即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些身为人最基本的五感,却被无情的剥夺了,终生如同处于无尽的深渊梦魇。

  有人说这女娃定是上辈子惹怒了天神,才会得此惩罚,忍受剥离五感之苦。

  还有人说她可能是天降祸星,妖魔转世,因自她出生后,村子里数月未雨,河水干涸,庄稼颗粒无收,不知多少人被活活饿死。

  大约七年前,村子里来了一群道士,自称天主教,言自己是仙人,能够解决村落干旱之灾,蛊惑村民集资为其修建雍华道观,并与干涸河岸前设立祭坛。

  每逢七月初三,道士便于祭坛做法,设立幡旗,手持木剑,形态装扮怪异,嘴中念念有词,只见手中木剑朝天一指,天穹忽做狂风,黑云压城,滂沱大雨倾泻而下。

  村民纷纷朝其跪拜,高声呼喊着,无不流露崇拜信服之情。

  好景不长,那群道士宣称此处由于是被妖魔盘踞,其妖气干扰此处天地命脉,故需以少女血肉献祭妖魔,才可换取村落数年安宁,否则妖魔震怒,村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村民对此深信不疑,起初则是诱骗外村少女,作为献祭给妖魔的祭品,怎奈时间一长,传出此村妖魔盘踞,择人而噬的传闻,导致再无外人敢踏足此地。

  次年干旱再起,望着天灾降临的村落,村长竟狠下心来,要求每年各家都需贡献出一名童女献祭妖魔,起初村民皆是不愿,可当村长以身作则,将自己唯一的孙女献祭后,村民们竟纷纷响应,皆是将自家的女儿、孙女贡献出来。

  道士美名其曰称之为妖魔献祭,换取村落安宁,拯救百人性命,这种大义凛然之举动,足以感动上天,位列仙班得道成仙。

  到最后,甚至蛊惑村民要感恩妖魔,为其后代争取到位列仙班的机会,甚至要尊称妖魔为妖神。

  就这样,每年向妖神献祭子女已成常态,甚至每年献祭人数都在递增。

  今年又逢七月初三,身为村内唯一不信妖邪的落逸风,自然不会做出将自己子女献祭给所谓妖神的荒唐举动。

  他只有一女,名为落云裳,今年已有十岁,生的亭亭玉立,如此青春年华,可却看不到、摸不到、听不到、闻不到,甚至连触摸的感觉有感受不到。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每天要经历着什么,因此他对这个女儿百般疼爱。

  这天,他并未像往常一样外出干活,而是将落云裳藏进草屋的一处地下道内,这是他特地挖的,用来藏匿落云裳的地方。

  每年的七月初三,落云裳都要在这个冰冷潮湿,且黑暗的地方待上一整天,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习惯了。

  “云裳,等到了晚上,爹再接你出来。”

  望着落云裳秀气的脸颊透着的木讷与茫然,落逸风的神情尽是不忍之色,但他又无可奈何,长吁短后盖上了木板。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女娃越来越少,往年有村民不止一劝落逸风把落云裳献祭给妖神,但都被他给厉声拒绝了,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其中包括那几名道士。

  一旦有人让他交出落云裳,他都会慌称把她送到了村外的外婆家,等过了七月初三再接回来,村民也是进屋搜查过,见没有也不再说些什么。

  这时,门吱呀一声推开,从屋外走进一名身穿麻衣的老头,神情很是慌张,像是有什么急事要说。

  “逸风啊,大事不好了,我听说有人向道观告发了你娃就藏在屋里,并没有送到村外,还要把你娃当成今年的祭品献祭给妖神,你赶紧带着她跑吧,他们一会就会过来。”

  闻言,落逸风表情顿时浮现一抹惊慌,眼前的老头是村子里唯一还有良知的人,所以他并没有怀疑他说的话,赶忙打开木板,将落云裳拉了出来,也顾不上带什么行李,拉着落云衫起身欲朝门外跑去。

  就在这时,屋外不远处顿时喧嚣了起来,像是来了很多人,不出意外,这些就是前来缉拿他们的村民。

  落逸风刚想逃,一股冷风嗖的自屋外吹过,几乎是眨眼间,屋内突然出现一名身穿道袍,道貌岸然的道士。

  “跑?想跑去哪里?”

  那道士声音极为的嘶哑,让人听起来极为的不舒服。

  话落,只见他缓缓的转过身来,鼻息间的两缕山羊胡,双目短小无神,怎么看也不想是一位仙人。

  道士的眼神落在了落云裳身上,顿时两眼放光,流露出异样的味道,像是一头饿狼看向美味的猎物一般。

  “想不到你的女儿竟有如此姿色,我想献祭给妖神之后,定能保佑天清村数年的安宁!反正她现在丧失了五感,生不如死,倒不如献祭妖神,一能保佑村落安宁,二来你的女儿也能谋取仙缘,位列仙班,何乐不为呢?”

  屋外的村民们纷纷响应,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仙人说的对,反正她现在也半死不活,还不如为我们村子里做贡献。”

  “同意,落逸风,你说你为何放着仙缘不要,非要让她在世上受苦呢,位列仙班岂不美哉?”

  “就是就是,我们的女儿都已经献祭给了妖神,昨天俺娃还托梦给我,说她已经成了天上的神仙,你说这么好的事,你咋就想不开呢?”

  听着村民这些荒诞至极的言论,落逸风顿时怒火中烧,同时一股凄凉又袭上心头,“你们为何如此!”

  落逸风双拳攥紧,他是绝不会像这些邪魔外道妥协,于是右手怒指旁边那位道长,“你们都被他骗了!天清村长年干旱,分明就是他们作祟,献祭女子获取仙缘,这些荒诞至极的理由你们竟然也能相信,醒醒吧!别再被他们欺骗的家破人亡了!”

  落逸风说的义愤填膺,却不曾想,这些村民竟丝毫不知悔改,甚至有人扬言道:“大胆,竟然敢侮辱妖神大人,当初天清村的天灾,就是你那灾星女儿带来的,依我所见,把那灾星处死,说不定我天清村就可以永远安宁下去了!”

  村民中顿时爆发一阵呼喊:“处死妖女,处死妖女,处死妖女!”

  落逸风用手护着落云裳,怒视着眼前这些已经近乎癫狂的村民。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如果你愿意献祭此女,我敢保证,三年天清村都不会遭受天灾,若是你不愿,那就别怪我为了天清村的安宁对你下手了。”

  落逸风依旧死死的护住落云裳,看了眼桌底的镰刀,一个飞身抓住它,朝着旁边的道长砍去怒吼道:“我跟你拼了!”

  那道长嘴角露出一抹讥讽,“蝼蚁。”

  只见他右掌一翻,一股黑色的妖艳火花自他手心跳跃着,朝着落逸风的镰刀一推,那锋利无比的镰刀如同变成了木头,被他手心火焰沾上丁点,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这如同“仙术”的招式让那些村民眼前一亮,纷纷对其露出崇拜之色。

  道长收起掌心火焰,顺水推舟的吹嘘道:“这便是仙人才可掌握的仙术,尔等的子女若能位列仙班,掌握这种仙术便是轻而易举。”

  落逸风并没有被这一招给吓到,反而怒吼一声,朝着道长脸颊一拳砸去。

  感受迎面而来的拳头,道长摇了摇头,只是略微伸出右手,一把便抓住了落逸风迎面而来的拳头,随之轻轻一折。

  只听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声,落逸风额头青筋暴起,满脸痛苦之色,捂着被硬生生折断的手臂痛苦哀嚎着。

  “我既然留你一条性命,希望你别不知好歹。”

  道长的眼中已有杀意,他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道长不再理会哀嚎的落逸风,径直走到落云裳的身前,贪婪的上下打量着她。

  “混蛋!”

  落逸风满脸冷汗,他右手死死的抓住道长的道袍,“云裳……”

  道长眼中杀意涌现,眼眸微微一眯,一脚朝落逸风的腹部踢去,鲜血自他的口中猛然喷出,但是他还是翻过身来,朝着落云裳的方向爬去。

  村民们哪里见过如此场面,一时竟都愣在原地,但却无一为他们昔日的朋友说些什么。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道长再次一脚踢出,正中落逸风的腹部,这一击直接使他肝脏巨裂,鲜血如同决堤一般从他的身体里涌出。

  这一击落逸风并未扛过去,倒地的他双眼圆睁,鲜血自他口中涌出,一幕幕画面自他的脑海中闪过,他朝着落云裳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但却没有一丝力气,带着不甘气绝而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