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寇主
大寇主

大寇主

来吃木鱼

武侠/武侠幻想

更新时间:2021-09-23 09:56:06

神明不在永生,怪异接踵而来。 是朝堂的更迭,还是两座天下的厮杀? 侠之大者,掌出如龙,威震天下。 情之深者,黯然销魂,江湖以沫。 ...... 山海关外,独孤九剑,碧海潮生,一阳指,空明拳退敌百万。 燃烧般的天空,暗红色的云层,一明一暗的月亮。 纪明踩过尸山血海,抬眼望去,森然道:“大寇主,前来讨教!”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三十三章 疗伤

第一章 纪明

  云州,芮城。

  雪落的很突然,惊着了高枝上的黑鸦,血红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振翅飞过大地,俯冲直下。

  飞过厚重的城墙,鳞次栉比的酒楼和灰白色的房屋,稳稳的落在飞檐翘角上。

  下面有一队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拐进了巷子。

  抬轿的轿夫在寒冬腊月只单单穿了薄薄一层的红色劲装,个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

  风吹起轿帘的一角,暗红色的轿棚里面竟是空无一人。

  当头的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胸前别着一朵红纱。

  “明弟,要不然你还是坐回轿子里,身子骨不好就不要逞强。不过是娶个亲而已,别为了面子,染上风寒,在怠慢了新娘子。”

  纪明头脑昏沉,他原是一名中东暑假工,可惜最后遭到背叛,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二舅拿着一把AK扫射自己的丑恶嘴脸。

  原以为自己的故事已经结束,却不料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就不劳烦姚大哥操心了。不过今日是小弟娶妻,怎么感觉大哥比我穿的还隆重?大哥骑马与我并列,倒是让人误会,以为你才是新郎官呢。”

  纪明声音低沉,凶戾的目光逼的姚泰一愣。

  “贤弟说的是,那大哥就不叨扰了。”姚泰扯了扯嘴角,牵着缰绳,退到了队伍后边。

  纪明望着姚泰的背影,眼神逐渐冰冷。喉咙里的血腥味刺激着他,前身的记忆也已经吸收的差不多,到了这时候纪明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已经死在了姚泰手里一次。

  秦明不死,哪里有他纪明转生的机会?

  此刻,纪明要娶的是城中富商之女,杨梦言。

  杨府就在巷尾,黑门红灯笼,白雪覆盖在门前的两尊石麒麟身上。

  府里的下人,丫鬟全部不顾风雪的在外面等着,冻得浑身打颤。

  而主人家却是没有见到一个,见此场景纪明也懒得理会周围人的议论声。

  心思反而是越发内敛,按耐住心里狂喜的情绪,查看着自己脑海里的透明面板。

  【宿主:纪明】

  【武学:五虎断门刀(初窥门径)可提升】

  “五虎断门刀是秦家的武学,原身无论是体魄和资质都是极差的,所以两年也不过才初窥门径。

  那么这个可提升是直接拔高武学境界的意思吗?”

  纪明呼吸有些急促,接收完记忆的他,早就明白自己是穿越到了一个宗武世界!

  而自己的出身,则是云州秦家寨!

  不过,原身竟然是秦伯起和一个丫鬟所生,可以说是在府内极其不得势。

  母亲早亡,平时秦伯起碍于正房,也无法对纪明太过照顾。

  前几日秦伯起匆匆忙忙离府,这才让姚泰有了机会,密谋毒死了前身。

  可这些经历,很显然不在纪明对天龙八部的认知里。

  所以他隐隐猜测,这个世界怕是与前世熟知的,也有所不同。

  “姚伯当,你忘本了。”纪明冷哼一声,若真是有心,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姚泰做的勾当,很显然是默许的。

  纪明把心思从面板上收回,在不清楚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前,他没有贸然提升境界。

  老爷子秦公望去世前,因为亲儿子秦伯起武功才干都很平庸,所以才把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了大弟子姚伯当。

  不过秦家寨能在城中落脚,已然逐渐转变为商贾之家。

  到时候秦伯起从商,姚伯当以武力帮衬,也是让仙去的老爷子放心的。

  “姑...姑爷来了。”

  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原本还交头接耳的仆役瞬间安静下来。

  “你说的,他肯定坐轿,没想到是骑马。”

  “谁能想到这个癞蛤蟆死要面子,算了算了,输的钱过会给你。”

  纪明跨过大门,却没有在走动,而是直直的站在了那两个说闲话的仆役前面。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感受着二人的战栗,纪明毫不留情的一击顶膝,痛的二人跪地哀嚎。

  落雪的青石板上,浸染出小股血迹。

  “在下实力低微,不瞄准点,还真废不了二位。”

  “贤弟这么做恐怕不妥吧?”

  伯泰皱了皱眉头,往常在自己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纪明,如今却明目张胆的在自己面前耍起了威风。

  这让他很不爽,而且后面那句话颇有些指桑骂槐的意思。

  “今天过后,我就是府里的主人之一,教训手下的一条狗,有什么不妥?”

  姚泰听后面色一僵,道:“说的也是,那大哥就祝你长命百岁。”

  纪明没有理会,兀自掸了掸身上的大红喜袍,不急不徐的朝着杨府内堂走去。

  连个区区下人都对自己如此,还指望主人家能以礼相待吗?

  既然如此,那么他纪明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没人迎接,那他就自己过去。杨家越是看不上他,他就越要把这所谓的掌上明珠娶到手。

  “你是怎么办事的?纪明他不是被你毒死了吗?!”

  姚泰把杀人的目光从纪明背影上收回,一拳打在身后一奴仆脸上,那人应声倒地。

  奴仆发出阵阵哀嚎,眼看快没气了,姚泰才收脚。

  “少爷饶命,我明明看着他喝了下去。”

  “闭嘴!滚啊!没用的东西!”

  姚泰擦了擦被溅上血液的眼角,快步朝着内堂走了过去。

  ......

  纪明站在堂前,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上座的杨隆昌和王岩语面色如土,作为一家之主的杨隆昌倒还沉得住气,至于二娘王岩语则是丝毫不掩饰讥讽嫌弃之色。

  身穿凤冠霞帔的杨梦言已经站在一侧,只不过蒙着盖头叫人看不见面容。

  纪明也没有见过这位杨府大小姐,只是听人说她曾随一游方道士学武,在山上一待就是十年。

  近几日也是因为和自己的婚约,才下了山。

  虽然没碰过面,但反观姚泰那难看的吃相,纪明就可以得出这女子相貌绝对不俗。

  “秦兄弟你可来了,我带你认识一下......”

  杨家二娘那一脉的傻儿子,杨晨曦突然从座位上起身,径直的走向纪明,然后略过。

  “杨兄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姚泰爽朗的应和一声,气氛也活跃起来。

  他故意站在纪明身边,拱拳道:“伯父,伯母。”

  王岩语也是顺势起身,拉着姚泰模样亲昵,好似这才是准女婿。

  面对这些人的闹剧,纪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感谢各位给我演了一出好戏,我看的很过瘾。”

  杨晨曦扭过头来,讥讽道:“你能看懂什么意思,再好不过。”

  “你们杨家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长进没有,一个个长得这么龌龊,就别老是自诩是王都那边过来的大族。”

  “你!”

  “你什么你?杨家要是真有胆子去悔婚,今天我也来不到这里。以前你们初来乍到,脚跟不稳,不知怎么的和我娘攀上了关系,想着我也算是母凭子贵。

  结果事实却大出你们意料,但婚约以定,秦伯起手里至今还有你们杨家的信物。

  若真是瞧不上我,那就去找我那混账老爹拿回信物便可,但你们有这个胆子去打他老人家的脸吗?”

  纪明旁若无人的坐下,抢的正是给姚泰准备的椅子。

  “放肆!杨伯伯好歹也是你的长辈!”

  看着气急败坏的姚泰,纪明又道:“我祖父是你爹的师傅,你爹都没胆子截胡,怕别人戳他脊梁骨。你姚泰哪里来的胆子?我知道你的心思,可你一旦做了,不用别人,你爹都得打断你的腿给秦家一个交待。

  毕竟,我在怎么不得势,体内流的都是秦家的血。”

  姚泰被噎的无话可说,心中有通天的怒火也得忍下去。

  “所以,既然是改变不了的事,何必徒劳呢?”

  纪明起身,径直走向杨梦言,想要抓住她的手。

  没想到杨梦言率先发难,二人手掌紧握,纪明就感觉这双手好小,白皙细嫩的皮肤握在手里,像是一块温润的羊脂玉。

  但温存只留片刻,纪明便感觉一股大力快要把自己手掌捏碎。

  纪明不动声色,朗声道:“相比各位也没什么话想对我说,那纪某就先行一步入洞房了。”

  杨梦言自是惊叹于纪明的忍耐力,在稍微抗拒下后,便被纪明拉走了。

  杨隆昌站起身来,长叹了一口气:“言儿这如果是你的选择,为父再怎么也都阻止不了。至于纪明,你也不要怪我,有谁不希望自家女儿能找个依靠?

  我......算了,言尽于此,只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对我女儿。”

  纪明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杨隆昌道:“我一向恩怨分明。”

  ......

  “现在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也打算像你爹一样恶心我吗?”纪明撩开大红的帐幔,斜靠在床头,望着头顶一袭袭的流苏。

  杨梦言坐在床对面的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前,抬手把盖头掀了下来。

  纪明说不清楚那是怎样的面容,总觉得这个女孩和别人不一样。

  眉毛不似柳叶似弯刀,眸里有光却不潋滟,冷冷的像是琉璃珠子。

  “我知道你的处境并不是很好,所以我可以保你周全,让你这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我们不能行夫妻之实。”

  “混账!”纪明突然暴起,大力把杨梦言按在地上。

  杨梦言也是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纪明突然会这样。

  “你以为这样就算报恩了?如果不是我娘替你娘受了一掌,她怎么会在生完我后就早早离世?我怎么会先天根基受损,导致武道难以寸进?

  在我看来你和你爹都没两样,只不过是换个法子折辱我。”

  “你先放开我。”

  杨梦言很想一掌震开纪明,但纪明刚才的话又提醒了她。

  “你既然已经嫁给了我,那就是我的媳妇,其他的条件,老子不认!”

  纪明怒从心头起,干净利落的吻在了杨梦言的软唇上。

  “唔!”杨梦言瞪大了眼睛,一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纪明的肩头,后者滚葫芦一般飞了出去。

  “草!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了!”纪明揉了揉肩膀,再次发起进攻。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