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微尘
静舞微尘

静舞微尘

贺兰紫玉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1-08-31 12:39:00

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因为选择的行迹变成了命运的轨迹? 她,韩冰,从小寄人篱下,一件偶然的事,愤然离家。她热爱文学热爱文字,一心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变成梦想中的小说家。 她,俪晴萱,韩冰把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只言片语变成的笔下人物,她为了自己的梦想,又何尝不是一个奋不顾身的女子。 她们行在各自的路上,却又交织缠绕。 一介微尘是否可以舞出独有的精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二章 结尾

第一章 回忆

  2015年西北某市

  晚上十点多,刚洗完澡,手机就开始闪烁,我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另一支手握着手机,是猴子问我是否到家了的信息。

  我点开微信回复到:到家了,我不是小孩子了,骑自行车还是很安全的,不用每次上晚班都问我平安到家了没,你这周夜班,没看到你这块狗皮膏药来接我,终于可以轻松轻松了,好好上班吧。

  猴子回复到:你啊,骑个自行车总是心不在焉的骑过站,脑子里总是想着你看过的书或是想写的东西,别忘了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让人尾随,差点出事儿,你也该换个地方住了,那里虽然便宜,但你住那老旧破小区实在不能让人放心,楼道里连一个灯都没有,总是乌漆麻黑的,安全比钱财重要。你少买点书什么钱都出来了。

  我:好了,好了,你还要值班呢。我知道了。谢谢大猴子整日里婆婆妈妈的关心我。

  猴子: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每次都这么不耐烦,好了,你早点睡,别天天看书看的那么晚,你本来就孤僻,书看越多,越发的孤僻与呆气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姑娘,骨子里老气横秋的,跟四五十岁的大妈似的,我是真不知道该叫你大妹子还是大妈了。哈哈!

  我:大侄子,我就是我,我才不管你们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呢?好好与夏日的星光做伴儿吧。晚安!

  我刚想放下手机,猴子又回到:死丫头,你占我便宜。也是,你要不是你,我也就不这么操心了,哎!我为了你啊,心都快操成沫沫了。你啊,我很担心你嫁不出去,最后还得我委委屈屈的把你收了,你说这么伟大的我,是不是得错过很多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我:你啊少在那说嘴,多把心思放在那些纠缠你的如花似玉的小娇娘身上,不早就脱离单身汪了。我就打算做一块无人能化的千年寒冰了,我很享受孤家寡人的日子。

  猴子:虽然呢,你猴哥天生具有无限魅力,总是喜欢招个蜂引个蝶之类的,但是呢,那些花啊草啊,还真没有能入得了俺老孙法眼的。真是拿你这个孤独师太没办法,我们夜班的又要“耀武扬威”去了,去巡逻了,呆丫头晚安!明儿续聊!

  放下手机,我靠在床上,打开汪国真诗集第一册取出书签,《把夜还给我》这首诗映入了我的眼帘,“从小巷到大街,让关闭已久的心扉,打开快要锈蚀的锁……”,心思却飘到了跟猴子初识的时候:五年前,我还在面馆上班,因为我习惯了自己的独处,所以并没有跟同事挤在一起住宿舍,那天十点多才下班,骑到家已经半夜十一点多,用手机照着亮上了二楼,没想到刚拿出钥匙要开门,就跑上来一个男子,满身酒气两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低声说:“快点开门。不许喊,否则我掐死你。”

  我被掐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没——有——多少——现——现金,我——包里——只有——一百多块钱,给——你。”说着我把包递了过去。

  “我盯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你出来进去就一个人,钱我一会儿再拿,快开门。”

  “我——开——不——开——门。”

  “把钥匙给我。”

  脑中一片空白的我,正要乖乖地把钥匙交给他,趁他松开了一只手,我下意识狠狠的向他的另一只手咬了一口,边向楼下跑,边喊救命,歹徒听我大声喊叫,也跑了下来,小区里有几家灯点亮了,有人站在窗前看,并没有一个人出来,有一个中年男人在窗口喊道:“大半夜的,鬼叫什么,一个租房子的,也不安份点。这么晚才回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想跑出小区的院子,可越跑越感觉小区的大门那么遥远,跑着跑着,我撞到了一个人的后背上,惊惶中我终于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我来不及说对不起,喊出一声,“救救我。”

  他转过身来关切的问:“你怎么了?”

  我指着那个跟着我的醉汉,“我不认识他,他——他——他刚才抢我钥匙。”这个看起来有着男子气概的青年男子将我护在了身后。

  “哥们,不该管的,你别多管闲事啊。”

  “你想干嘛?”

  “这小妞我已经跟了一个月了,出出进进就她一个人,你说我想干嘛?”醉汉猥亵的笑着。

  “哥们,你就当没看见,看你长得还挺像样,你快点走吧。忙你的去吧。”

  “我要是不想走呢?”

  “哦,我明白了,要不然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外面晃悠呢,原来你也是出来‘打食儿’的,同道中人是不是?哥们,你是不是也盯上这小妞了?要不这样吧,我们俩对半儿分吧,一起尝尝鲜。”

  “怎么能对半儿分呢,我想独吞。”

  “你——”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怎么一晚上遇到两个败类?我看着这张棱角分明英气的脸,也不像坏人啊?但人心难测,坏人脸上又没写着坏人,我还是继续跑吧,跑出小区再说。

  “我就看你小子有点邪性气儿,那可不行。到嘴的肥肉,哪能就这么让给你了。”醉汉见我跑了,想要继续追去。

  “是吗?”说着男子就截了醉汉的路。

  “哥们,让开,再不让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那就来吧。”

  “你能跑到哪去,还不快报警。”听到他的喊声我如梦初醒,打电话给110,拿出手机按那三个数字按了几次都按错,最后终于拨打了出去。十几分钟后,警车到了,醉汉已经被男子打的鼻青脸肿倒在了地上,我们去派出所做完笔录,天也渐渐的亮了。在派出所的时候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侯自强,退武军人,现在是一个小区的保安。从派出所出来,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请他吃了早餐,并且互留了手机号互加了微信。十几天后他跟我说,他那晚是跟女朋友看完电影送女朋友回与同事合租的房子,正要离开,歪打正着,为民除了一害,那是个惯犯,身上还有别的事儿,已经被叛了刑。

  按理说,出了这样的事儿,一般人都会搬走的,但我并没有搬走,一是虽有点偏和远,但价格真的很便宜。二是房东人很好,从来不难为我。三是,我想坏人不是被抓进去了吗?哪那么多坏人都让我遇到呢?四是我实在是买了很多书,找搬家公司不值当,自己搬也真的很麻烦,所以就将就着住吧,一个休息的地方而已。自那以后,我们常常联系,他时不时的让我赔他一个女朋友,他说自从他英雄救美后,就跟他的女朋友断了往来,想留出地方来,让美人儿以身相许,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每次说到美人儿时,还会强调一番,不对,你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也不是一个美人儿,瘦得跟螳螂似的,还一脸寒气,冷冰冰的,三伏天看到你都不用开空调,长得嘛,说不好看吧,又冤枉了你,还算是有那么几分气质,戴着个眼镜还能透出那么点知性,说好看吧,第一眼也就那么回事儿,不过还好,比较耐看,属于二眼三眼美女吧。我知道他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每次也就是笑笑。我对他承诺,等我认识大美女,一定还欠下的美人债,保证还他一个真正的大美人。几年过去了至今我还欠她一个美人没还,在这座城市他也就成了我唯一一位可以交心的朋友。

  我收回心思,又把目光落在了没看完的诗上:“……星星亮成棋子,霓虹灯,像歹徒一样闪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