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流沙
净流沙

净流沙

后来很后悔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18 03:27:04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净流沙

净流沙

  取经路上,孙悟空目光复杂的看着正在收拾行囊的沙僧。

  “老沙,世人皆知我五百年前打闹天宫,却不知道,若卷帘大将在玉帝身侧,我又怎能捣毁凌霄宝殿?”

  回忆起前尘往事,猪八戒肩上的九齿钉耙灵光一闪,他忽然来了兴致,好似想到了什么。

  “说来奇怪,为何猴子大乱天庭之前陛下会以打碎琉璃为名将你贬入凡间,俺老猪可不信你堂堂卷帘大将会不如一个琉璃盏珍贵。”

  ……

  相传,九天之上,通明殿内,玉帝有一心爱至宝,名曰,琉璃盏。

  琉璃盏被天庭仙气蕴养千年,早已开了灵智,其灵称玉琉璃。

  自从开了灵智,随侍王母身旁的七仙女便成了她的好友。

  不同于七仙女可以随意于天宫中走动,玉琉璃虽诞生灵智可化人形,却无法离开通明殿内。

  虽然她未曾离开过通明殿,也未曾离开过天宫,但对于凡间却无比向往。

  七仙女每次下凡回来都会向玉琉璃讲述凡间的种种故事,其中她最喜欢听的就是凡间的爱情故事。

  凡间有一人名曰沙刀圭,他凡间游历多年,走遍九州万国,阅尽五湖四海。

  结交豪杰英雄不计其数,荡除妖魔鬼怪数不胜数。后来功满三千,得悟大道金光,名动三界。

  玉帝赏识其一身战力,亲口加封其为卷帘大将,赐其降妖宝杖贴身护卫。

  通明殿

  这里是玉帝接见群臣的地方,也是卷帘少有的不需要随侍玉帝的地方。

  殿内的玉琉璃早就听说玉帝身边多了一名贴身大将,对这名卷帘大将好奇不已。

  要知道,玉帝身份尊贵,并非谁都可以靠近玉帝,更别说还能手持兵器近身了。

  “喂!那人,你叫什么名字?”

  一道空灵的声音在卷帘的耳边响起,卷帘转身寻找并未发现四周有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嘻嘻!傻头傻脑的,卷帘大将不过如此嘛。”

  桌上的琉璃盏流光浮现,玉琉璃的身影显现出来。

  肤如凝脂,面如白玉,手如柔荑,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顾盼盈盈。

  卷帘看的如痴如醉,纵使他游历九州大地,看尽万国的美人,也没有见过比玉琉璃还要美的美人。

  见卷帘看着自己发呆,玉琉璃跺了跺脚,嗔怒道:

  “傻子,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

  在凡间豪情万丈的卷帘忽然变得拘束起来。

  “我…我叫卷帘,刚来天庭不久,如…如有冒犯仙子还请多见谅。”

  “仙子?嘻嘻,你是第一个叫我仙子的。”玉琉璃巧笑倩倩,美目盈盈。

  周围天地失色,卷帘连忙地下头来不敢直视。

  “傻子,我说的是你的名字,不是你的官位,人家知道你是陛下的卷帘大将啦。”

  “哦…哦…我俗名叫沙刀圭。”

  卷帘赶紧应答到。

  “沙刀圭?好古怪的名字,你姓沙,又这么傻,不如我以后叫你沙子吧。”

  “全凭仙子做主。”

  “你好,沙子,我叫玉琉璃,大家都叫我玉儿。”

  “玉…玉儿。”

  沙刀圭扭扭捏捏的说到。

  “沙子,听说你在凡间极其厉害,竟能让陛下亲封你为卷帘大将,那你在凡间一定经历过许多故事吧,可以给我说说吗?”

  “我……”

  卷帘连忙点头,正欲说话之时,玉帝于通明殿内的事务已经处理完毕,群臣告退。

  见群臣退散,玉琉璃的身影回到琉璃盏内。

  “算啦!等下回吧。”

  卷帘眼角失落,玉帝已经从宝座上起身,他手持降妖宝杖连忙跟随上去,只能期待下次到来。

  ……

  玉帝每日都会在通明殿内接见群臣,而卷帘每次空闲下来都会去找玉琉璃,给她讲述自己在凡间降服妖魔的故事。

  二人日日相见,感情迅速升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天上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卷帘每日休息之时都会来通明殿内寻找玉琉璃陪她解闷。

  这一天,卷帘像往常一样过来寻找玉琉璃。

  不知怎的,他觉得今天的玉琉璃有些许古怪。

  “织女姐姐真幸福,陛下竟然允许她跟董永每一天便见一次面,我也好想拥有凡间的爱情啊。”

  玉琉璃看着沙刀圭,一双美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对于牛郎和织女的事情,他身为玉帝的随身大将又怎能不知。

  陛下在得知此事后,为维护天庭尊严

  将董永化作牛郎星君,将织女变为织女星女,只允许二人于鹊桥一年相见。

  虽然一年相见一次,但地上一年,天上也不过是过了一天。

  名为处罚,实为维护。可见玉帝仁慈至极。

  天庭之上不允许众仙相恋,尽管玉帝仁慈,但这是玉帝的尊严。

  想要相恋,唯有下凡。

  听到玉琉璃向往凡间的爱情,卷帘双拳紧握,内心犹如万剑穿心,但他仍想帮助玉琉璃。

  原以为机会渺茫,但却很快来临,天庭新招来一名猴子。

  玉帝封他做弼马温时,卷帘正在玉帝身侧。

  尽管天庭内仙气弥漫,却仍旧不能掩饰猴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妖气。

  卷帘腰间的虎头牌面目狰狞,手中的降妖宝杖蠢蠢欲动,他从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猴子绝非安分守己之辈。

  猴子亦感受到这强大的威胁,朝卷帘的方向呲牙咧嘴。

  终于,万仙睹目的蟠桃盛会开启,瑶池仙境内,众仙云集。

  而卷帘却敏锐的察觉到,蟠桃园内,有妖气涌动,定是那猴子无疑。

  他知道,时机到了!

  借口脱身离开,玉帝并未怀疑这个忠心耿耿实力强大的大将。

  他的身影出现在蟠桃园内,此刻土地公刚被打翻入地底,正是四下无人之际。

  “妖猴!”

  肆意搅动蟠桃树林的猴子见有人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身旁,心中一惊。

  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挥动棍棒,打向来人。

  卷帘手中的降妖宝杖绽放金光,月牙铲轻而易举地将重达十万八千斤的如意金箍棒铲落。

  他手中的降妖宝杖降服妖魔无数,对于妖猴有天生的克制。

  兵器被铲落,猴子暗道一声遭了,然而卷帘并未乘胜追击,而是将手中的宝杖收回。

  “猴子,你捣毁蟠桃园已是犯下弥天大罪,但我可放你一条生路。”

  “哦?有何要求?”

  猴子感到很惊讶,是什么事情需要让玉帝驾前第一大将来找自己帮忙。

  “去瑶池,搅乱瑶池盛会!”

  卷帘负手而立看着瑶池的方向,缓缓吐气道。

  这一刻的卷帘不再是卷帘,而是沙刀圭,是那个在凡间睥睨天下,威震九州万国的沙刀圭!

  猴子激动地挠手,眼神玩味,“好玩!好玩!就算你不说,俺老孙也要去瑶池走上一遭。”

  两人的身影双双消失,顷刻间,瑶池内仙气涌动,无数神通浮现,整个天边五彩斑斓,凡间百姓惊为神迹。

  就在无数天兵天将赶至瑶池的时候,卷帘的身形悄无声息的来到通明殿内。

  卷帘走入大殿,玉琉璃身形幻化出来。

  “咦!沙子,今日是瑶池盛会,你身为卷帘大将为何不去护卫陛下?”

  玉琉璃感觉到疑惑,她实力低位,并未察觉到蟠桃园内的打斗。

  “你不是想去凡间嘛,现在时机正好,我有一个办法…”

  玉琉璃受困于器身,无法离开通明殿,自然也无法离开天庭去往凡间。

  卷帘准备以自身无上法力,将琉璃盏炼化成人身,玉琉璃便不必再幻化出灵体,凭借人身可来去自如。

  说罢,卷帘也不等玉琉璃开口,身上无尽法力迸发,全部没入琉璃盏内。

  丝丝缕缕的白光将琉璃盏覆盖,玉琉璃的灵体消失,只剩下一只硕大的光茧漂浮于通明殿内。

  光茧一点一点成型,等光茧成型时就代表玉琉璃的身体塑造成功了。

  然而就在这时,通明殿后,镇守凌霄宝殿的都天大灵官,王灵官察觉到通明殿的异常。

  他进入通明殿,赫然发现卷帘正在私自给玉琉璃塑造身躯。

  王灵官手中的钢鞭鞭抖动,犹如闪电般就要拍散即将形成的光茧。

  沙刀圭这时怎能让光茧受到攻击,挥舞降妖宝杖将长鞭挡下。

  “卷帘,私铸凡体此乃大罪,汝身为卷帘大将怎能知法犯法。”

  “从这一刻起,我不叫卷帘,我叫沙刀圭!”

  沙刀圭战力非凡,不然玉帝也不可能让他做卷帘大将。

  王灵官自知单打独斗不是对手,挥动手臂,身后的五百灵官一齐而上。

  沙刀圭为了给玉琉璃塑身,全身法力已经消耗殆尽。

  若是平常,就算再多五百灵官又如何。

  五百灵官一拥而上,他只有招架的份,不多时身上便被重击了数下,神魂动摇。

  光茧渐渐消失,处于光茧内的玉琉璃也发现沙刀圭被人击伤,心中焦急万分,却无济于事。

  王灵官见沙刀圭不似之前勇猛,便不再畏惧,左手的风火轮趁沙刀圭不备飞出,狠狠打在他的胸前。

  沙刀圭被这一击打的三花颤动,五气翻滚,浑身欲裂。

  王灵官再次欺身而上,手中的钢鞭舞动,沙刀圭用降妖宝杖格挡。

  巨大的力量传来,手中的宝杖被击飞,王灵官见此大喜,另一只手凝聚法力,朝着沙刀圭狠狠拍出。

  正要拍到之时,一具身影将沙刀圭推开,洁白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拍飞。

  “玉儿!”

  沙刀圭瑕疵欲裂,他想要将人影拉住,却奈何受伤过重。

  人影被拍落天庭护栏之外,落入凡间。

  这道人影正是刚刚塑成人形的玉琉璃。

  “傻子!”

  听到沙刀圭的这声怒吼,玉琉璃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眼中爱意浮现。

  她很向往凡间的爱情,但她并未想过要去凡间。

  当织女化为织女星。

  当七仙女被禁足。

  当通明殿内只剩沙刀圭陪伴她的时候。

  她便知道爱情不只有凡间才有。

  可惜这个傻子一直都不明白!

  万丈红尘将玉琉璃淹没,她刚刚塑造的身体在红尘的侵蚀下渐渐支离破碎,化为点点黄沙。

  沙刀圭匍匐在护栏上,早已经看不到玉琉璃的身影。

  他怒不可遏,身体内,一股莫名的法力涌现。

  降妖宝杖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他腰间的虎头牌狰狞咆哮,头顶的金盔铮亮犹如白日,身上的铠甲似明霞般发亮。

  王灵官见状大惊,连忙让五百灵官上前阻挡。

  沙刀圭手中的降妖宝杖一震,一股强大无比的法力以宝杖为中心辐射向四方。

  五百灵官悉数被这股气流打翻在地痛苦哀嚎。

  “王灵官!拿命来!”

  沙刀圭怒吼,法力凝聚,手中宝杖挥舞,带起阵阵罡风。

  王灵官连忙用钢鞭招架,扑面的法力轰到他的身上。

  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出,仅仅一击便被打的吐血。

  宝杖再次打来,这一次若是被击中,纵使王灵官是神仙也要身死道消。

  “卷帘大将且慢!”

  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赤脚大仙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通明殿内。

  他手中的扇子飞出将沙刀圭的这一击挡住,又连忙将王灵官拉出沙刀圭的攻击范围。

  扇子重新回到大仙手中,只是,一处扇骨已经发生断裂,他一阵心疼。

  暗道,这卷帘好生厉害,仅仅一击便能将自己的宝贝受损。

  ……

  随着猴子的离开,瑶池盛会的乱像被人发现。

  相较于被捣乱的蟠桃大会,下凡的琉璃好似并未太过吸引众仙的注意力。

  玉帝的眼中沟壑万千,即使方才经历了瑶池盛会的混乱,但三界帝王的威仪并未下降分毫。

  乱象过后,都天大灵官率五百灵官弹劾卷帘大将私放琉璃盏,依律当斩!

  这时,群臣中的赤脚大仙出列,言及卷帘罪不致死,当从轻发落。

  玉帝乃令左辅右弼重责卷帘八百锤,直锤得沙刀圭神魂崩裂,仙基动摇。

  重则完后,他挥散众仙,独剩卷帘一人。

  “汝这是何苦?”

  “臣,臣有罪!”

  沙刀圭本是凡间散修,得玉帝看重封为卷帘大将,信任有加,堪称御前第一红人。

  “敢问陛下,玉琉璃她现在如何了?”

  直至此时此刻,沙刀圭担忧的仍是被打落凡尘的玉琉璃。

  玉帝目光扫视卷帘,满眼的痛惜,此刻的卷帘哪有一丝大将的模样。

  “玉琉璃的神灯已灭。”

  “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能死?”

  沙刀圭无法接受,大吼到。

  玉帝并未骗他,玉琉璃凡体刚塑,承受了王灵官一击,再落入凡尘,被万丈红尘侵蚀,已化作流沙。

  “恳请陛下削去我的仙籍,将我打入凡尘。”

  沙刀圭的神色茫然,再不复当初成为卷帘大将的神采。

  既然你已不在,我再呆在天庭又有何意?

  “大胆!”

  玉帝震怒,从来都是自己贬人,还从未有人敢主动要求被贬。

  “来人!卷帘目无王法,打碎琉璃盏,削去仙籍,贬入流沙河内,每七日万剑穿心一次!”

  这一日,一缕黄沙自天上飘落,化作一条流沙河,延绵万里。

  这一日,有一红发妖怪落于流沙河内,专吃往来路过之人。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

  鹅毛飘不起,芦花定低沉。

  ……

  五百年后,三人一马路过此地,被流沙河所挡。

  流沙河内,沙刀圭的面前摆着九个骷髅头。

  五百年间,他吃人无数,万物皆于流沙河上沉落,唯有路过的九名和尚的头颅会浮于河面。

  沙刀圭的身旁,沙子缓缓形成一具人形。

  “玉儿…”

  流沙河,浪花滚滚,沙刀圭胸前挂着九个骷髅头,破河而出。

  天上,木吒手持葫芦,已等候多时,九个骷髅头漂浮于流沙河上,葫芦嵌入其中。

  沙僧带着众人飘过流沙河,将葫芦扔给木吒。

  “告诉观音,莫要忘了我跟她的约定!”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