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轻轻的老徐
年纪轻轻的老徐

年纪轻轻的老徐

静好的佐为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4-03 14:35:54

从小到大

  徐毅,男,二十七岁,本科毕业五年。

  他从小的理想就很与众不同,当大家都在还在畅想怎么成为科学家的时候,他的理想就是给有钱人做个管家。主人们在外叱咤风云,挣钱买房子,他却可以好好的享受这栋房子。

  等大家发现自己的理想跟科学家差的太远,开始改成教师医生的时候,徐毅的理想还是做个管家,只是这时候的他知道管家不只是能给人看房子那么简单,单纯看房子的应该叫保安,那不是他的理想。

  幸运的是,他的母亲是个中德混血,虽然人在中国长大,还找了个中国的老公,但是思想比较西化,对他这样离经叛道的理想,竟然也是支持的,他老妈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你的人生你做主,我只提供经验和建议。”

  徐毅高考前他的父母就出国度蜜月去了,别说在考场前面等,哪天考试他们可能都不在意。就这样,当别人家七大姑八大姨开圆桌会议报志愿的时候,徐毅的志愿表就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的高考分数没到上新闻的地步,但是也比一本线高了四十多分,能够选择的空间很大,他最后选了一个看起来跟他自己的理想毫不相关的企业管理专业。为什么这么选呢?因为企业管理中还包括财务部分,他认为一个管家做到极致,一定不是只留在家里,也一定不是只负责主人的衣食住行。至于管家的其他方面的素质和要求,他认为自己可以利用课后时间去补足。

  徐毅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他的舍友是每天肥宅快乐水,他是每天枸杞菊花茶。大一开始,什么西餐店,咖啡店的零工他就没有停过,还不知道从哪儿交了个老外朋友,天天英语口语练着。当然,他的生活中”还有一项最让舍友鄙视的工作,就是研究服饰,化妆品,包包,手表等等等等。这种过于女生的爱好,倒是给他招来了不少好闺蜜,他当然也就成为了知名的妇女之友。这一点也是他比较招男生恨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他跟同寝的三个哥们儿关系还是很好的,毕竟男生也喜欢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宿舍。夏天进门有冰箱有雪糕,电脑坏了有人修,给女朋友选礼物每次都稳稳的收获女神心,这样的好事儿,没有人会拒绝的。

  徐毅同寝的哥们儿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是个女生,我一定娶了你!徐毅却总是毫不客气的说:“不,你不配!”

  就这样,徐毅过完了非常充实的四年大学生活。他四年里没有交过女朋友,不是没人追他,也不是他们班女生数量和质量不够,而是他给自己制定的需要做的事儿实在太多了,他是真的没有时间。毕业的时候,徐毅的手里握着两万多块的存款,还有一张令无数人艳羡的注册会计师证。

  他大四开始就跟着一位老师做财会的私活儿,毕业时那位老师想留他继续帮忙,还答应后面帮他推荐进事务所,可都被徐毅委婉的谢绝了。他的那个儿时梦想一直就没有改变过,这四年的积累,已经让他跃跃欲试了。

  徐毅离开学校,租了房子,就开始投简历,他这次的主要目标是南岩市的四星及以上的酒店。他虽然不是酒店管理专业,可那份简历还是很有亮点的。只是面试官很不理解他为什么放着高薪的对口专业不去,反而要来应聘一个酒店管家。

  一年后徐毅成功的做到了第一家酒店的顶层客房管家,在这里他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有一住两个月,把这里当办公场所的老板;也有用一个月工资来体验一次高端生活的年轻人。当然,对他来说,这形形色色的人都是客人。

  第三年,徐毅拿着这里的工作经验去应聘了南岩市顶级酒店的管家,因为那里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这一次,他没有做到最顶层就离了职,因为有一个客人向他发出了做私人管家的邀请。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对他的诱惑性实在是太大了。他没有继续按照自己的规划执行,而是离开了南岩市,去了600公里外的剑阳。

  剑阳是另一个省的省会,商业发展的比南岩市更好,但是没有南岩的面积大。他的雇主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是个顶级的打工人。

  徐毅即将要管理的家占地八百多平,泳池院落影院一应俱全。这个规模不算多宏大,科技含量很高的院落,对于初入此行的徐毅来说确实刚刚合适。小时候,他以为管家就像电视剧里演得要住在主人家中,时时刻刻打理大小事务。大了之后他知道管家也是朝九晚六,有正常作息的。只是,主人家中有特殊宴请或者工作安排时,他一定要全程陪同服务。

  这个城市,对徐毅来说是陌生的,他的同学只有一个不太熟络的在另一个区,平时很少往来。慢慢的,工作已经有条不紊,闲暇的时间也就变得多了起来。

  这一天六点整,他准时开着雇主给他配的车回了住处,冰箱里的剩菜剩饭胡乱炒了一下儿就塞进了肚子。饭后,他穿着家居服漫无目的的在周围散步,他感觉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目标,没有计划,没有任务的一天。说轻松,不如说有些落寞,有些不知所措。身旁,很多脚步匆匆的年轻人还在提着手提电脑穿着一身西装赶着地铁,整个城市都还在快节奏的运转着。

  这时,一间咖啡馆吸引了徐毅的目光。有一个玻璃橱窗,一盏暖黄色的灯光,桌上的一杯咖啡,桌前的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窗外发着呆。那是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鼻梁高挺,眼神深邃,脖子修长,一条连体的阔腿裤,显得整个人既有几分朝气,又有一丝干练。或许是这个画面真的太美好了,又或者是因为徐毅单身的时间真的太长了。这一刻,他就是不想挪动脚步,也不想错开眼球,徐毅第一次有了一个念头,他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