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在大汉帝国
碰瓷在大汉帝国

碰瓷在大汉帝国

好大一只乌

历史/秦汉三国

更新时间:2024-03-08 00:25:13

碰瓷儿罪大恶极! 这头刘闲刚在车前面躺下,一个恍惚,就已经满脸是血,昏头涨脑中,却看到个古装骚年拎着块长方形奇门兵器,满脸煞气奔自己而来。 “我再也不碰瓷儿啦!”刘闲哀嚎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百五十五章.闽越兄弟,钓鱼的吴国太子

第一章.碰瓷?不得好下场!

    “哦啊啊啊啊~~~”

  眼冒金星,趴在地上,捂着自己脑袋瓜子,刘闲一边痛苦呻吟着,一边蜷曲成个虾子那样,手上湿漉漉的,拿下来,直冒金星发黑的眼神儿张望下,全都是殷红的血!

  不过这个结果,刘闲倒也不意外,毕竟被某刹不住车的3型电动超跑以瞬间反加速一百五十迈撞飞起来,现在他能囫囵个,都属于祖坟冒青烟儿级别的菩萨保佑了。

  虽然这个祖坟冒青烟儿要是能早点,就更好了!要是祖宗庇佑,刘闲也不至于跟着几个同样穷的叮当响,下个月房租都没着落的同乡同学干这碰瓷儿的缺德买卖,然后第一次出手就栽倒在这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型电动超跑上了。

  不过虽然是假戏真做,好歹也是被车撞了,头疼欲裂中,自己都这么惨成这么个德行了,对方多赔点钱不过分吧?至于自己,只要不被撞个大脑以下全部截肢,那就是赚了!

  很阿Q的安慰着自己,也是凭着这点念想儿,尽管摸着脑袋,手里都血得糊链,疼的满眼冒金星,眼前就跟短路似的一阵阵直黑屏,刘闲也咬牙切齿愣是没让自己晕过去,满怀希望的等候着自己同乡里,那个瘦得跟个电线杆子一般,却是最能吹牛哔的仉乐乐跳出来要钱。

  好歹知道个数儿,让自己也不至于白被撞得这么惨吧。

  可在刘闲痛的跟羊癫疯般瘫地下抽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这个平时最能哔哔叨的好兄弟出个头,甚至说好跟着起哄的同乡同学也不见出个声,四周寂静得刘闲心头越来越发毛。

  不会看他被撞得重了,这帮孙子就怕了,全跑了吧?

  心头寒气大冒,忍着脑袋直掉渣的剧痛,刘闲艰难的翻过身来,可头痛欲裂的迷糊中,下一秒,他自己的瞳孔也禁不住都瞪圆了起来。

  本来自己飞出去,背后应该是靠近绿化带的特能刹3轿跑,可这么大一辆车没了不说,身后也不是刚刚车水马龙的马路,竟然是个花园子模样的地方,背后还有仿古景区才能看到勾心斗角的仿古建筑亭台屋檐。

  面前,一个穿着古装黑色长戏服,头发也是梳理成古人扎顶,手里拎着棋盘,顶天十六七的半大小子就跟石化了那样,傻愣愣的看着自己。

  不光是他石化了,他身边,十多个身穿着土黄色或者黑色长袍的人也跟中了定身术那样,目瞪狗呆的半围拢着半大小子,煞笔呵呵的张望向自己方向。

  这帮家伙同样头戴着电视剧里长冠,却长得歪瓜裂枣的,老模咔嚓眼儿,有的跟老娘娘腔一般,一看就是多年老群演,伺候的剧组也垃圾,袍子帽子道具全都旧模拉眼儿的。

  老子不会让特能刹撞过墙,飞进戏剧学院了吧!

  别说,老群演还真有两把刷子,看到刘闲艰难的翻过身,挨着最近一胡子剃流光老家伙,嗓音尖细的跟意呆利男高音一般,鸡叫似的就嚷嚷了起来。

  “吴王太子没死!吴王太子没死啊!!!”

  “别他妈演了,快给老子叫救护车啊!!!”

  气得简直七窍生烟,用最后的力气悲愤的呼喊出来,带着对残酷社会无声的控诉,刘闲终于一蹬腿,哏屁了!

  也仿佛时间静止魔法被打破了那样,刚刚寂静无声的院子,终于变得慌乱热闹起来,那些“老群演”或是真焦急,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各有打算,反正人生百态似乎全都显露出来,几十号人焦虑的簇拥在了刘闲身边,拽腿拉衣袖的,差不点没把刘闲扯零碎了。

  也幸好他终于晕了,不然还不得疼个什么爷爷奶奶样子呢!

  而院子外,更多穿着破旧长袍高冠的人也跟着冲了进来,有穿铠甲的,有穿长袍的,人群中,一个黑色大氅,五十出头的老家伙叫得最焦虑,可是他眼珠子里,却是时不时浮现着某种不明言寓的精光。

  人群都聚集到了刘闲身边,倒是把刚刚众人群星拱月的半大小子挤到后头去了,吧嗒一声脆响里,手中带血的棋盘掉落在地上,看着为人簇拥的刘闲,半大小子的牙根儿咬得咯吱作响。

  …………

  “哦啊啊啊~~~”

  脑袋还是碎了般的疼,喉咙里也渴的冒烟儿,干涩中,硬是将昏迷的刘闲给渴醒了。

  此时天已经入黑,眼前真是一抹乌黑,仅仅有些许暗淡的月光从外面传进来,勉强能看清头顶上是类似老家老房子的木头房梁,没等刘闲艰难的完全清醒过来,一声短小而急促的惊呼却是猛地自耳边传来。

  侧过脑袋,一个梳着蛇盘发髻,穿着白色汉服,边缘还有红色琛底,反正穿的要多复古有多复古的小姐姐白净年轻的脸颊上满是惊恐,眼神儿颤抖的张望向自己。

  今天的事儿太诡异了,更不要说现在刘闲还是碎了半个脑袋简昏迷中刚醒的状态,看着这小丫头,他也是一副大脑宕机状态,呆愣愣的看着她,就这么,无声的尴尬持续了几秒钟,下一刻,那小姐姐竟然对着自己,娇小玲珑的娇躯猛地扑了上来。

  来一场干柴烈火的艳遇?

  做梦!

  要说碰瓷儿干坏事儿的都活该没好下场!在刘闲呆滞中,年轻宫女的玉手竟然格外有力的死死掐住了自己脖子,刚刚还因为惊慌染上一层可爱的红扑扑神情的脸颊就好像厉鬼一般,樱唇咧开,白森森的银牙呲牙出,明亮的美眸更是蒙上一层血红,肌肤上青筋都好似蚯蚓那样的鼓了起来,不住地跳动着,凶狠得令人后背发寒。

  可对于刘闲来说,可不止后背发寒那么简单了,他是头一次尝到了窒息的滋味儿,这滋味儿可不舒服!循环到头部的血液在脸上憋得通红,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肺都快炸了那样,相比之下,甚至脑瓜子好像要裂开的头疼都轻了许多。

  可是要命的是,刚刚从深度昏迷中苏醒,一双手脚全都麻木的很,窒息之下,血液不流通,就更加无力了,颤抖着,挣扎着,好不容易,刘闲这才抓住了宫女月光下惨白中筋骨爆起的手腕,却无论如何都扯不开她掐着自己脖子犹如鹰爪般的素手。

  脚也跟电视剧里无足轻重,用凄惨而死引起主角小宇宙爆发的悲惨小龙套一样,无力的踢蹬着,窒息让刘闲眼睛都冒金星了,脑海中,传说中的濒死现象也浮现了出来,一生过往的景象电影那样回放在记忆里。

  不过,似乎刘闲这一辈子,真没什么亮点,幼儿园里,他就是坐在最后几排,隐在人群中,小学,坐在最后几排,毕业照上属于不仔细想都忘了是谁类型的的,中学,泯于众人之间,掉进人堆里找不到,带着父母的期望进了大学,然后一头扎进混混沌沌的社会中,紧接着又是遭受了一番社会毒打,算起来,今个碰瓷儿还是刘闲最改变命运的一次拼搏了!

  可这结果?

  是,碰瓷儿是不对!

  可不是交不起房租了,谁干这缺德带冒烟儿的买卖啊!还是脑袋别裤腰带干!

  凭啥隔壁房东家那小子趿拉着拖鞋溜达一圈儿,就赶上自己拼死拼活一个月?加班加到累死,在这座大城市里,连个温暖点的窝都混不上?

  凭啥隔壁村儿王二狗,拎着两条华子上门,叫几声大舅,就混进了编制内,一个月工作轻松,小几千舒舒服服拿着,自己却得厚着脸皮,硬着头皮,从五百强应聘到五百弱,最后还是狼狈的让人扫出来?

  凭啥自己苦追了几个月的春苗,轻而易举就钻进了系里赵大系主席的大奔?

  凭啥他刘闲这一辈子就这么庸庸碌碌失败着?

  越想越火,本来憋得通红的老脸,也鼓起了几根青筋,左手死死抓着掐着自己脖子那双手,右手哆嗦着胡乱摸索着,然后犹如神临心至那样,一块儿硬邦邦硌在脑袋下的东西被摸到了手中,下一秒,带着无尽的社畜愤怒,刘闲猛地抽出了那东西,然后用力轮了出去。

  砰~

  和棋盘砸脑袋一般好使,沉重的硬木枕头结结实实砸在了杀气腾腾的宫女儿太阳穴上,她本来就娇小轻盈的身子猛地向左侧倒了出去,甚至还在地上滚了几圈儿,窒息的半分钟,对刘闲来说,宛如几个世纪一样漫长,久违的新鲜空气重新注入到肺中,他是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着。

  可是没等刘闲喘息几下,呻吟声中,额头流出一股子鲜血,流在惨白的脸颊上,更像恶鬼几分的宫女,却又是小手撑着地,艰难的爬了起来,她那双瞳孔中,同样写满了愤怒不甘与怨毒,死死盯着自己,看得刘闲简直犹如后背被倒了一桶凉水那样。

  “来人啊!救命啊!!!”

  气都顾不得喘了,扯着嗓子,刘闲终于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声音震得屋子都嗡嗡作响,可却是毫无回应,四周一片的死寂。

  就在刘闲右手捏着木枕,捏得骨节都直冒青筋,眼睁睁看着白衣宫女额头冒着鲜血,又是活尸般踉跄站起来而战栗的身体都瑟瑟发抖中,终于轰隆一声猛然炸响,几扇戏曲学院的门被厚重的官靴狠狠地踹了开。

  “太子?”

  “保护太子!!!”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