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交换师
魔法交换师

魔法交换师

五十度白磷

奇幻/现代魔法

更新时间:2021-07-17 21:02:44

高德是一名魔法交换师。 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找他进行交换。 想要个儿子?没问题,拿一座山来换。 想当村长?算你便宜点,三十年寿命来换。 死而复生,长命百岁都没问题。 他可以帮你实现一切愿望,前提是你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高德从小修习白魔法,很快成为法师学徒中的佼佼者。 但是同门因为嫉妒,使用魔法对他进行伤害,并且连累了附近无辜的人。 高德为了挽救那些无辜的人,被迫接受了恶魔的契约,失去身材,颜值和情感变成了矮个子猪头男。 并且因此成为一名黑魔法师。 他用黑魔法帮助别人,不过白魔法师们仍然视他为敌,一心想除掉他。 黑魔法可以救人,白魔法也可能害人,魔法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他失去一切,却从未失去向善之心。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8章:夜闯军事基地

第1章:猪脸交换师

  炫丽的灯光闪耀,整个酒吧混杂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声震耳欲聋,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场边的一个女孩五官精致,容貌娇美。

  她有着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

  那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像黑色的锦缎一样光滑柔软。

  男人们上前搭讪,她都置之不理,始终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四处张望。

  时间久了,女孩的面色逐渐凝重起来,即焦急又烦躁。

  她缕着自己的长发,急的直跺脚。

  “抱歉,让你久等了。”

  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女孩眼眸一亮,激动的回过身。

  就见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站在那里,看样子也就一米五,甚至比女孩矮上半头。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卫衣的帽子又大又宽松,遮住了他半张脸,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神秘。

  女孩粉唇微张,想打声招呼,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等着男人说话。

  “你决定了吗?”男人的声音低沉平稳,没有一点情感。

  女孩将长发撩到身前,低头看了一眼,随后咬着下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

  “跟我来吧。”

  女孩非常顺从的跟着男人找到一处角落坐下。

  当其他男人看到这漂亮的女孩竟接受了一个小矮子的邀请,心里简直五味杂陈。

  他们纷纷投来了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这时,那个矮个子男人脱下了帽子。

  借助昏暗的灯光,女孩终于看清他的容貌,不由得浑身一震。

  他的眼睛是猩红色的,像火焰一样。

  他的鼻子十分宽大突出,多横纹深皱褶,鼻孔朝天。

  还有一张大嘴和又圆又胖的脸。

  这哪里是人的脸,根本就是一张猪脸。

  好在角落的灯光昏暗,其他人看不到男人的脸,否则的话一定怀疑这女孩脑子有问题,才会和他坐一起。

  女孩心里也在犯嘀咕:“这就是魔法交换师吗?感觉好恐怖······他真的能做到吗?”

  猪脸男人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绿色的纸,他将纸展开铺平,摆到女孩面前。

  “写上你的名字,然后按上血手印。”

  女孩毫不犹豫,甚至没看一眼纸上的内容,写名字、咬手指、按手印一气呵成,似乎早就迫不及待,一直期待着这一刻。

  男人收回那张纸,随后将自己的帽衫脱下来披在了女孩身上,并为她戴好帽子。

  “绿色代表生命、好运和健康,回家吧,你父亲已经康复了。”

  男人的语气依旧保持不变,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女孩眼睛里放着光,晶莹的泪珠忍不住滑落脸颊,脸上洋溢着感激之情。

  如果不是因为男人的样子过于恐怖,他一定会给他一个拥抱表示感谢。

  “谢谢···”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女孩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起身向门外跑去。

  正巧一名服务生端着盘子走过来,二人撞到了一起。

  女孩的帽子掉落。

  周围立刻传来人们惊讶的尖叫声,引起一阵骚乱。

  女孩先前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竟消失不见,只剩下光滑的头。

  一束灯光照来,她的头锃亮的如一面镜子,没剩下一根头发。

  她不理会其他人的眼神和嘲笑,戴上帽子跑了出去。

  “刚才是假发吗?”曾经注意过她的男人都很诧异。

  猪脸男人并没有被人们的骚乱所吸引,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时间还早。”

  男人向服务生点了一杯酒,等待着下一位交换者。

  这个猪脸男人叫高德,表面上是一名收藏家。

  实际上是一名魔法交换师。

  他可以在万物之间进行交换,但凡你有所求,都可以找他进行交换,拿什么交换由他说了算。

  没有公平不公平一说,就看你舍不舍得,看你的欲望有多强烈。

  那个女孩用一头秀发换取了父亲的健康。

  她的头发再也不会长出来,意味着她从此告别了美丽的秀发。

  不过久病缠身的父亲得以康复,她感觉非常值得,因此才会表现出感激之情。

  高德刚喝了半杯酒,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坐到了他的对面。

  “高先生,我决定了,我要换···”

  中年人眼神迷离,似乎还是有些犹豫,话只说了一半。

  高德站起身,看起来像是准备离开。

  “等你下定决心,再来找我。”

  “不!”中年人急忙拦住他:“我已经决定了,我···我换!我只是不明白···你要我们夫妻感情做什么?”

  这个人并不是第一个开口问高德原因的人,他换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东西,经常会引起对方的好奇,但是他从不做回答。

  这次也是一样,他无视对方的问题,拿出一张白色的纸递给中年人。

  “签名,按上血手印。”

  中年人接过那张画着几个特殊符号的白纸,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依旧在犹豫。

  他回头看向酒吧门口。

  一位穿着银灰色风衣的中年女人正含泪望着他,那女人和他一样,浑身都在颤抖。

  二人四目相对,女人给与自己丈夫最后的勇气,哭泣着点点头。

  中年男人终于下定决心,完成了契约。

  高德面无表情的对他说:“白色代表纯净,简单和清白,你的儿子已经抛弃了邪恶之心。”

  中年男人再次回头看向门口,但是他的妻子已经离开了。

  虽然他的妻子从来不会抛弃他自己先走,但是男人这次并不感觉意外。

  他起身向高德鞠了一躬:“我替我的儿子谢谢您,再见,高先生。”

  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二人恩爱多年,形影不离,如漆似胶,是所有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他们的感情始终如初,从未有丝毫的改变。

  直到他们的儿子长大成人。

  他们的儿子不务正业,天天和一群混混在一起,经常打架斗殴,甚至抢劫伤人,多次进入监狱,依旧不知悔改。

  夫妻二人为了儿子改邪归正,被迫无奈找到了高德。

  高德要他们用夫妻感情来换取儿子的向善之心。

  俩人恩爱多年,自然是不舍,但是为了儿子的未来,最终还是签订了交换契约。

  之所以妻子先行离开,那是因为夫妻二人此时已经没了感情。

  高德一杯酒下肚,再次看向手表。

  “差不多该来了。”

  把前面两个交换者约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等待第三个交换者。

  突然,一阵诡异的凉风拂过高德的脸庞,就像是被人轻抚了一下。

  高德平静的说:“老同学,你来了!”

  他倒了一杯水放到桌子对面,奇怪的是他的对面并没有人。

  水杯里的水无故溅起一滴水花。

  之后,桌面上缓缓出现了用水写的字迹。

  【老同学,别来无恙。】

  高德只是简单地打了声招呼,再无多余的话,随后拿出一张绿色的契约书,同之前的一样,上面都画着难懂的符号。

  桌面上再次出现新的字迹。

  【你的脸怎么了?】

  高德不作回答,而是问道:“你确定要用你的一双鬼眼换取复活的机会吗?”

  【确定。】

  “你要想清楚,如果你再一次死了,将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游离在两个世界之间,成为孤魂。”

  【我要活,不在乎死后。】

  高德随后将契约书放到桌面上,同时将那杯水拿了回来,似乎不想和对方继续交流。

  契约书很快就被一股无形的风吹了回来。

  高德盯着签名的位置,一片空白···

  片刻,签名的位置隐约闪现出一个金色的名字,“竹玲”。

  名字附近还有一个金色的手指印。

  高德站起身,对着空气说:“桃树旅馆,七零三号房。”

  他离开了酒吧。

  一路开车,很快就来到了桃树旅馆。

  上了楼,刚要掏房卡,门竟从里面被打开。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