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柳树缘
双柳树缘

双柳树缘

香草精灵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02-06 09:10:58

女主宋欣冉与男友双双死亡,女子记忆穿越到北宋溪雨琦身上,用着全新的身份在北宋活出精彩人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一章 准备成亲(最后一章)

第一章 穿越

  在深蓝色的夜空里,月亮放出皎洁的光芒,给大地披上一件银白色纱衣。微风拂过桃林,桃花片片在空中飘落,空气中弥漫着花香,路口的柳条随风飘荡,像翩翩起舞的丽人。雅苑内一片安静。

  美好的景色总是不长久,刚刚还是月圆微风,瞬间乌云密布,遮住月亮。狂风奏起!桃花飘落的人睁不开眼睛。

  这时不知从何处串出一道紫光,直往雅苑方向飞去。

  在雅苑的一间卧房里停滞下来,紫光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眼,瞬间照亮整个房间。优雅精致的白色衣橱,床尾的方向放着一台电视机,深灰色的窗帘遮住外面的夜色。床上的宋欣冉睡的香甜,一袭白色V领睡衣,微露出精致的锁骨,半边身子在被子外面。

  此时忽现一位五官俊美异常的男子,头上戴着莲花型白玉发冠,身着白衣长袍,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放在肚前。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他正是天界璇玑宫的韩沐上仙。

  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在宋欣冉床前停下,俯下身来,一只手轻抚她的脸颊,深怕把她吵醒。见宋欣冉睡的香甜,他脸上微微漏出一丝笑容。

  韩沐垂眸看着她,一股难以言喻感觉涌过心间,喃喃地苦笑道:“你我最终还是有缘无分,未能长相厮守。愿你再活一世,有个好的归宿。”

  身后出现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神情焦急的说道:“韩沐上仙,这位姑娘栖息的肉身已寻到,您好不容易才让冥君借她阳寿,上仙莫要耽误了她借尸还阳的时辰。”

  韩沐回过神来,顿时又变回冷冷清清的模样,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青衣女子,声音低沉道:“本仙君知道,你且退下。”

  只见他挥手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房间的一切渐渐化为无形,刹那间房屋、桃林、柳树全部消失不见。

  他凝视着那个圆圈看,里面的大山夜色漆黑,电闪雷鸣,草丛里躺着一名女子,这就是宋欣冉即将要栖息的肉身。只见韩沐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琉璃瓶,用手一挥,琉璃瓶中一道七彩光就飘向草丛中的女子。

  直到他感觉到躺着的女子有了气息,完结了一切,他才长吸一口气,如释重负的离开。圆圈里的画面也随即消失。

  在草丛这边,宋欣冉忽然感觉到很冷,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滴在脸上。

  惯性的想用手去擦,不成想胳膊举不起来,身体不听使唤。能清晰地听到风声,还有雨声,眼睛却始终睁不开。

  尽管使出全身力气,不料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只听见“轰”的一声响雷还伴随着闪电,她如遭电击,全身大震猛的睁开双眼。

  闪电瞬间照亮了树林,她躺在地上,瓢泼大雨淋在身上。

  “什么鬼,这是什么地方,我难道还没醒吗?还在做梦?”

  恐慌及害怕使她缓缓的坐了起来,眼神顿时缩紧,把身子蜷缩在一起。”

  定下神来环视四周。荒野一片,全是坟。

  低头凝视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她的心猛的一抽,越看心里越发害怕。

  面部神情失控,惊慌失措道:“我的妈呀!穿的这是什么朝代的衣服啊?睡觉前明明穿好睡衣的呢?这是传说中的恶梦吗?怎么回事儿,肯定是住的房子有不干净的东西,醒来我就搬家,尼玛吓死我了,韩沐你死哪去了。”

  宋欣冉莫名其妙的来到这可怕的地方,测底奔溃了,双手抱头哭了起来。

  她感觉全身无力,头痛的厉害,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她像幽魂一般,飘到一座古宅前,门口木牌上写着‘溪宅’两个大字。不需要开门,身子就飘到里面去了,看见院子里有三个人,全是古装打扮。其中一个女子,头发一部分盘在头顶,还有一部分流散下来,带着粉色珠花,长相灵动,精致的脸上尽是一片温婉柔和之色。

  她站到男子身旁说道:“大哥哥,为何探亲要把家丁都带着呢?蜀地路途遥远,府中总要留人看家护院才是?如今父亲把府上的下人都带走了,留着一个空院子,还要想着给他那点箱底钱找去处。”

  边上的男子身材挺拔,比她高出一个头,面相俊秀,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府上总计就几口伺候的下人,举家一起也好壮壮声势。父亲一生为官清廉,置办的田产地契是他这些年俸禄积攒下来的,此次去蜀地,这些不宜带在身旁。”

  女子拉着哥哥的胳膊就往前跑,男子没有拒绝,只是叮嘱道:“二妹,慢些。若父亲看见准要批你无姑娘家样子,”女子回头撇撇嘴,不懈一笑。

  她父亲面部清瘦,精神倒是饱满,上唇的胡子很和善。他回过头慈祥的对女子说道:“二丫头,帮爹爹把铁锹拿来。”

  女子忙捡起地上的铁锹递过去。“爹爹,您把这些田产地契埋起来,当真不留小厮在家看门吗?这趟去蜀地,也不知呆多久,家中无人打理,恐灰尘囤积。”

  只见女子的父亲笑着嘴巴动了动……

  忽然画面一转,院子不见了,院中的人也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又飘到树林里,看见有人在追那女子,宋欣冉急的喊道:“快跑”那女子根本就看不到她,更听不到她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宋欣冉恢复了意识,心想“真的好累哦!一晚上都做的什么梦啊!吓死我了,今天赶紧搬家。”便慢慢睁开眼睛。

  看到自己还躺在泥水里,几乎崩溃。

  “我怎么还在这里啊,怎么还有太阳,这太阳也太刺眼了。”

  脑子里出现十万个大问号,掐了一把胳膊,眉心紧皱。

  “哎呦!好痛哦!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在这里,做梦是不会痛的,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害我?手机呢?我要报警。”宋欣冉恐慌的自言自语。

  左顾右盼的扫视了下四周,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周围的事物真实存在。

  满脸的诧异。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死人堆里?韩沐你到哪去啦?”

  她整个人都奔溃了,蹲在地上大哭。她努力的回想着究竟怎么回事儿。只记得韩沐买的数字货币赚了不少钱,还想带着家人周游世界。

  哭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擦干眼泪,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