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渗透开始
诸天从渗透开始

诸天从渗透开始

臭小彬彬

诸天无限/诸天

更新时间:2021-11-01 03:52:34

  我都穿越带系统了,干嘛还要自己动手?
  渗透隐秘—许忠义下达命令:“乃伊做他。”
  破冰猎毒—林胜武弯下腰,对被自己手下踩在脚底的林耀东说:“东叔,死者为大,给小玲磕个头,不过分吧。”
  奋斗—华子抱起米莱:“生孩子这事,我还是可以自己努力的。”
  渗透—隐秘而伟大已完结,奋斗完结,破冰猎毒进行中,行走诸天,快意恩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八十五章 尾声(完结)

第一章 乔卫东,不,这颜值怎么也是沙平威啊

  1944年7月,重庆的一间公寓里,周彬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着呆。

  “我这是响应时代号召,准备投身革命了吗,只是为什么是这货啊,乔卫东,不不,这颜值起码是沙平威啊,对了,我叫什么来着,对对,我是许忠义。”周彬喃喃自语道。

  “系统,系统快出来”周彬在脑海中叫道。

  “你好,宿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得到回应,周彬明显松了一口气,“系统,我这是什么情况啊”

  “因宿主在现实世界生活压力太大,有厌世的想法,2058版企鹅播放系统抽中宿主成为诸天行者。”

  “我去,谁厌世了,我有160斤漂亮的老婆,每天不揍一顿睡不着的可爱儿子,三十年还没还完的房贷,我的人生还不圆满吗,怎么可能厌世。”周彬嘴硬道。

  “宿主不必嘴硬,谁过日子谁知道。”

  “那我还能回去吗?”看木已成舟,周彬忐忑问道。

  “宿主完成任务就能回归,直到下一次任务开启再次进入,且宿主完成任务期间,现实世界时间停止。”

  “那还行,不过我在完成任务期间发生意外,比如死亡,现实世界的我会怎么样”周彬松了口气,接着问道。

  “宿主放心,系统已为宿主购买了诸天时空旅行险,如宿主发生意外,这笔保险会让你的亲人从此过上富足的生活”

  “就是说在完成任务期间,如果我挂了,就是真的挂了”

  “是的,宿主的理解没有问题”

  “没问题你大爷,快让我回去”周彬骂道。

  “任务已发放,新手大礼包已发放,请进入系统面板领取;系统即将进入休眠,倒计时3—2—1”

  “我去,休眠你大爷,快让我回去”见系统不在应答,周彬骂道。

  过了十来分钟,周彬无奈的点开了系统面板。

  “主线任务:成功活到新华夏成立”

  “奖励任务1: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拯救那些良心未泯的人;(每救活一个人奖励10积分)

  奖励任务2: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杀死那些丧尽天良的人;(每杀死一个,奖励10积分)

  新手礼包:1、存储空间5立方米;2、初级特工技能精通卡”

  “叫我救人还行,这杀人,能躲就躲吧,不过这新手礼包还是挺实用的,我这开局应该还算不错吧”,领完新手礼包后,周彬想道。

  “这就是技能卡,使用,我去”周彬点击使用技能卡后,脑海涌上各种特工的场景,身体也开始抽搐,一下子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来多久,周彬终于缓了过来;“我去,虽然没有脱胎换骨不过这效果也不错啊。”脱掉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貌外形没有一点改变,不过这八块腹肌和公狗腰到底还是不错的,周彬得意想道。

  五个月后,重庆

  “许科长,许科长”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啊,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听到敲门声,许忠义缓缓起身开门道。

  “许科长,王处长找你有事,请你尽快去一趟”来人恭敬道。

  “行行,我这就来,这就来”过了这么长时间,许忠义也有点习惯民国的生活了,王处长叫王卫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应该是有什么差事要交给自己。

  跟着黑衣人上车,没几分钟就到重庆军统局的一个站点,轻车熟入,许忠义敲门后得到回复,很自然的走进了一个办公室,只见一个中年人一身中山装正在办公,见许忠义进来也没有停下来,就这样继续批复着文件。

  这明显就是考教属下的耐心,不过这种常识,不说许忠义这样的军统老人,就原先周彬这样的职场老油条也是清清楚楚。

  就这样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期间许忠义就这样一直毕恭毕敬的站着,终于,中年男子开口了。

  “忠义啊,你来我这里多久了啊”

  “处长,我民国25年调到您手下任职,这一晃快十年了”许忠义回答道。

  “是啊,一晃都快十年了,你老师李维恭是我同门师弟,说起来你应该叫我师伯才是啊”

  “原来还有这关系,怪不得师伯你一直关照我”许忠义顺杆爬道。

  “你啊,你啊,哈哈;对了我夫人昨天发电报还念叨你的,能在美利坚吃到家乡的特产,还有你让人备的年货,她都很喜欢,夸你是个有心人啊”。王卫国感叹道。

  “这算什么,这些年我捅了多少篓子自己还是知道的,没有师伯你照看,不说还在这总务科当科长,怕是早就被人当成替罪羊死在黑狱里了,师伯你对我才是恩深似海啊”许忠义连忙恭维道。

  “好了,这些年你做的那些事,我们老一辈还是看在眼里的,38年、42年还有去年,别人都没有办法,但你还是能用低价拿到药物和物资,这些就很不错;可是这些还不够啊,现在是战争年代,上面那些人就看你杀了多少敌人,可不管你救了多少自己人啊;警务处一队那个大队长,叫什么来着?”

  “齐思远?”

  “对,就是这个人,仗着杀了几个小日本和共产党抱上蒋公子的大腿,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这个人好像跟你是一个班的吧”王卫国继续道。

  “是在青浦班跟他处过同学,齐公子这人其实还行,就是有点清高,确实不把学生这样的人放在眼里”许忠义解释道。

  “清高,可不是清高这么简单吧,你虽然任总务科长,但是这军衔还是上尉吧,上个月你不是低价拿了一批盘尼西林吗,我借这个由头向上面提了给你升少校的事;本来好好的都快批了,结果前几天部里给了消息了,这件事被蒋公子拦下来了,就是这个齐公子进的谗言”王卫国故作气愤道。

  “还有这事,学生真是愧对师伯的栽培,忠义惶恐啊”许忠义谦卑道。

  “好了,好了,你毕竟年轻,看人方面不行还是情有可原的,清高,真要清高怎么会抱蒋公子的大腿呢;不过这个齐公子有一句话说得对,你没杀过一个日本人,也没杀过一个共产党,没什么军功,这样升少校确实容易被人说闲话”

  “可是,杀人我真的不行啊;处长你是知道的,我一拿枪,手就哆嗦”

  “立军功也不一定要杀人”王卫国故作深沉道。

  “还请主任指点迷津啊”见王卫国胸有成竹,许忠义连忙道。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