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女嘉宁
长女嘉宁

长女嘉宁

小柒回来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2-02-27 06:57:57

意外惨死,卷土重来。 重回十八岁的刘嘉宁并没有选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惯常套路,而是过上了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佛系生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十五章

第一章

  天元三年七月初。

  梁国。

  京城迎来了久违的大雨,护城河的水直接涨了一个刻度。

  早上还晴空万里的天,到了中午,却突然乌云密布。

  天气也跟着闷热了许多,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匆匆路过的老人们都在说,怕是要有大事发生。

  黄豆般大的雨滴落下,不过眨眼之间的事,噼里啪啦打在房檐上,也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他们信了老人们的话,都关紧门窗,窝在家里避难了。

  只盼着老天爷分清好赖人,莫要错伤无辜。

  可对于庄稼人而言,可谓是久旱逢甘霖。

  不仅缓解了旱情,还冲刷了他们连日以来的恐惧。

  荒年总会死太多太多人,即便往前走几步就是京城,他们也怕了。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时候,谁又能顾得上谁呢。

  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一夜,到七月初二的早晨,才有停的趋势。

  雨后的空气总是格外清爽,吸进鼻子里都跟平常不一样。

  可此刻的刘文才,却没有半点欣赏雨后美景的心情,下了职就急急忙忙往回赶,跑的面色发白,气喘吁吁。

  当时雨还没有完全停,即便是坐马车,他半边身子也都湿透了,头发上堆满了亮晶晶的小水珠。

  “大老爷,您慢点!”

  管家和随从一溜小跑的跟着,四周都有人张着手护着,生怕他脚下打滑。

  刚拐过回廊,迎面就走来一群仆妇,见他如此狼狈,纷纷吓了一跳。

  “大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瞧您身上的衣裳都湿了,还是先回去换一身再过来,不然大夫人看见了,可是要怪罪的!”

  “徐管家,你倒是扶着大老爷啊,这要是摔了,可如何是好!”

  众人七手八脚,七嘴八舌,将刘文才的路堵的死死的。

  他气急,直接挥手将他们推到一边,厉声吼道。

  “你们拦我作甚!耽误了我看宁姐儿,你们一个两个都别想好过!”

  这下,没人再敢上前了。

  也是因为到地方了,再拦着实在不合适。

  “大哥。”

  一位年约三十几的妇人闻声从屋里走出,见状轻声安抚道。

  “知道你担心,可宁姐儿刚回来,总得给她个休息的时间,有什么话,等她睡醒了再说。”

  “屋里有大嫂陪着呢,你先回,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裳再过来,也好见宁姐儿。”

  毕竟,都三年了。

  得知宁姐儿睡着了,刘文才焦灼的心才有所缓和,用力喘了几口气。

  他没有马上离开,直接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上面铺满了雨水,他也不在意。

  刘子芸,也就是劝住他的妇人朝其他人摆摆手,让他们退下。

  擦了擦对面石凳上的雨水,跟着坐了下来。

  “回来多久了?”

  刘文才缓过一口气,哑声询问道。

  “差不多半个时辰。”

  刘子芸叹了口气,接着道。

  “宁姐儿是个懂事的,孤身一人在漠北三年,回来也不曾抱怨过一句,还去正堂给娘请安。”

  “我这个做姑母的,瞧着都心疼,更何况是大嫂呢。”

  说完了宁姐儿,刘子芸又念叨起刘文才。

  “大哥,你也别怪我说话直,这三年里对他们娘俩亏欠最多的是相府,第二,就是你。”

  刘文才垂首不语。

  刘子芸是他妹妹,看得出他这是听进去了,便不再多言,起身拍拍他的肩膀。

  “已就便已就了,宁姐儿能回来就是上天眷顾我们相府,与其内疚过去,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弥补。”

  走了几步,刘子芸又转身道。

  “对了,跟宁姐儿一起回的,还有位同她差不多大小的姑娘,瞧着是个练家子,不爱说话,你多注意着些。”

  “可别再因为那张嘴得罪了人家,寒了宁姐儿的心。”

  说罢,刘子芸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刘文才盯着紧闭的房门好一会,这才晃悠悠起身,一步三回头的往主院走。

  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件衣裳的功夫,刚才还空荡荡的小院一下堆满了人。

  单是仆妇丫头们就差不多站了一院子。

  这是内院,徐管家和随从未经允许不得入内。

  抬头间却看到徐管家守在门口,刘文才立马猜出怎么回事了,连忙迈大步走进屋内。

  结果,屋内的情况更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仅其他人或坐或站在外间,就连理应在床边照顾宁姐儿的杨氏,也失魂落魄靠坐在椅子上,眼睛都哭肿了。

  刘文才心里一下又一下的咯噔,第一反应就是宁姐出事了。

  他连忙就要往屏风后走,可还没等靠近,就被一道冰冷的声音冻在了原地。

  “进者,死!”

  虽说三年未见,刘文才还是能分辨出宁姐儿的声音的,这绝对不是。

  也就是说,开口的,是宁姐儿带回来的那位姑娘。

  刘文才转头看向杨氏,拧眉道。

  “你实话告诉我,宁姐儿究竟出了何事,你不是一直陪着她吗!”

  杨氏像没听到他的话,只定定看着屏风的方向,眼底毫无光泽。

  刘文才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被刘子芸及时拦了下来。

  “大哥!”

  刘子芸也恼的不行,合着之前跟他说过的话都白说了!

  “大嫂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这番咄咄逼人是要作甚?”

  没好气的把人拉到一边,刘子芸这才压低声音道。

  “宁姐儿应是伤到了,从回来到现在,还没有人越过这道屏风半步,问她怎么了,她也直说没事。”

  吸吸鼻子,她又接着道。

  “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宁姐儿……是带着蓑帽回来的,浑身上下都遮挡的严严实实,更是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刘文才咬咬牙,甩开她就要去找太医。

  “爹已经派人去请了,二哥和奕哥儿也去了,大哥你冷静点!”

  就在这时,里面再次传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主子有话说。”

  外间顿时安静的针落可闻,杨氏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

  “多谢诸位前来探望,可主子需要休息,无法招待诸位,还请诸位先行离开。”

  “是要休息,可太医也要看。”

  开口的是刘老太爷,也是当朝相爷,陛下的左膀右臂之一。

  在朝为官几十年,让他说出口的话都满是威严。

  只可惜,对于里间的人来说,不值一提。

  “主子说不必了,回来的路上,已经找许多大夫看过,并无大碍,多谢相爷关心。”

  也就是不必再找的意思。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