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之绵川江
入侵之绵川江

入侵之绵川江

皮九狸

灵异/寻墓探险

更新时间:2023-12-19 16:37:25

方也去参加女友凌珞外公的八十大寿,出门时的一些小矛盾让两人在路上一度沉默不语。俩人到达预订的酒店后。凌珞和到来亲朋好友一一打招呼,方也借口工作电话在楼下抽烟。整栋酒店坐落在峰市地标绵川江旁,凌珞家包下了整个二十九层,两个户外的江景天台成了许多女孩竞相拍照的首选。正当大家交杯换盏之际,大楼突然剧烈晃动起来,此时窗外天台处有人惊呼,似乎在绵川江里发生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章 通行证

第一章 寿辰

  初春时节,早晨五点十五分,窗外还是黑蒙蒙的,方也在床边已经坐了十五分钟,原本设定的闹钟还有两小时才会响。他昨晚看足球看到凌晨两点,为此受了凌珞的一通埋怨。因为今天是凌珞外公的八十岁大寿,所有来贺寿的亲友都会在早上十点前,赶到位于巨锋市绵川江边的华力士大酒店为其庆祝。

  方也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罐鲜奶,启动咖啡机。他实在是睡不着,虽说昨晚喜爱的球队因为一球之差无缘决赛,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从昨晚上床开始,他的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取出三片白面包涂好了果酱,端起咖啡,方也来到他的书房。既然睡不着,干脆处理一些工作好了,估计今天晚上又会被一些亲戚劝酒,明天一觉睡到中午,这样一来整个周末都会泡汤。虽说方也和凌珞还没有举办结婚典礼,但是二人已经在去年跨年时领完了结婚证证并开始同居生活,双方家庭也都认可,今天便是以未来孙女婿的身份去参加。

  才刚处理完工作伸了个懒腰,卧房的闹钟就响了。几秒种后,凌珞按掉了闹钟,起身来寻找方也。

  “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凌珞看到书房电脑前的方也惊讶的问道。

  “我睡了会,睡不着,大概第一次见外公有点紧张吧。”方也边说边回复一个新收到的邮件。方也所在的是一家跨国科技企业,公司业务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他是巨峰市的项目总监。

  “起来后一直在工作?”凌珞走过来拿起方也的咖啡喝了一口说道。

  “嗯,我担心晚上和舅舅他们得喝上几瓶,明天下午又约了几个朋友打球。所以今天先把工作处理掉。”

  “行,我让我妈到了酒店去订一个房间,你下午可以上去睡一会。”凌珞说着走了出去。

  “嗯,好,早餐想吃什么?”

  “煎蛋和咖啡吧,我去洗个澡。”凌珞回头微笑着说道。

  方也再度检查了一遍邮箱,确认没有遗漏,关闭了工作软件,起身去给凌珞做早餐。

  不一会,凌珞洗漱完毕,坐到餐桌前,方也已经换好一身西装,在镜子前打领带。

  “今天周六,你穿工作服不合适吧?”凌珞瞅了一眼说。

  “外公八十大寿,我觉得穿正式点比较好。而且今天气温比较低,你一会儿带个披肩。”方也打完领带正准备坐下。

  “等等,上次给你买的针织衫呢?换那件,你这黑白配我都看了一个星期了。”

  “怎么,天天看腻味了?黑白配我还得穿好几十年呢。”方也拿了一颗核桃丢进嘴里。

  “所以今天是难得周末可以穿鲜艳一点的衣服!”凌珞放下筷子,对着方也郑重其事地说道。

  方也无奈,只得回房重新换一套。大约过了十分钟,方也走出来说:

  “你看这样鲜艳吗?”

  “哪有人橘色外套里面配红色的啊!里面换件白的。”凌珞抬头看见后方也的搭配,翻了个白眼道。

  来来回回方也换了四套组合,凌珞才放过他。此时凌珞吃完了早饭,示意方也收拾下,她要去换衣服化妆。

  过了会,方也走进书房边的一个小房间,这是当初装修时候利用多余空间搭出来的衣帽架。原本是放置方也那些昂贵的正装西服,凌珞的礼服和两个人的配饰,时间久了,就快成了杂物间。

  “亲爱的,我那个包你放哪了?”方也在衣帽间四下寻觅一圈喊到。

  “包?哪个包?”

  “就那个斜挎的,我放钥匙手机。”

  “你口袋里放不了吗?”凌珞问到。

  “放口袋里太难受了。”

  “在进门左手边第二层的金色袋子里,没见过一个男人用这么多包。”凌珞走过来,一边涂着粉,一边让方也顺便拿下她的首饰盒。

  待两人全都收拾妥当,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方也下楼去开车,凌珞在纠结穿哪双高跟鞋。

  巨峰市不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八点到十点无疑是市区有车一族的噩梦,短短两公里路,方也足足开了四十分钟。距离十点还有不到十分钟时间,方也终于盼到前方畅通无阻,一脚油门开始高速飞驰。

  这四十分钟里,凌珞和方也两人在车上为到底是选错路线还是因为选高跟鞋而争执。最后,两人都一言不发,方也专心开车,凌珞自顾自玩手机。

  总算是到了华力士酒店,方也在酒店门口停下,车钥匙交给保安,让凌珞先进去,说自己有个工作电话必须回一下,一会儿再进去,凌珞没有搭理他。等凌珞走开一段距离后,方也从包里取出一包芙蓉王,摸了摸口袋,发现忘了带火机。

  方也见不远处吸烟区有几个男人在抽烟,走过去后拍了拍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说道:“兄弟,借个火。”

  对方转过身一刹那,两人都愣住了。

  “方也?”对方试探着问道。

  “胖虎!”方也听对方叫自己名字,脱口而出心中那个绰号。

  “太巧了吧!你怎么来这里?”胖虎一圈锤在方也的胸口大笑着说。

  “我女朋友的外公今天八十大寿,在这操办的。你呢?你怎么也在这啊?”方也点上烟,立马给胖虎和他身边另外两个男的散了圈烟,一看就是一起的。

  “我现在卖保险呢,今天公司在这搞培训,这是我同事,许富杰,严桐。”

  方也和胖虎是高中同学,两人住得近,胖虎学习不好,放学后经常来方也家抄方也的作业。高二那年,胖虎的父亲开出租时出了车祸,花光了家里大部分的积蓄,现在还是高位截瘫躺在家里。胖虎高二便辍学打工贴补家里。虽说多年未见,可论起感情,胖虎一直是方也心里的好兄弟。当年方也个子不高,经常被欺负,有一次回家路上被两个社会青年胁迫收保护费,胖虎见到后二话不说上去一顿揍把两人打跑了,胖虎自己也是轻微挂彩。那个年代没有手机,胖虎搬走后过了许多年,方也心里还一直记着这个兄弟,没想到今天在这遇见了。

  两人一根接一根,仿佛有太多故事想说,有太多彼此错过的人生要告诉对方。胖虎听方也后来考取了巨峰市知名的财贸大学,羡慕不已。方也问到胖虎近况,胖虎一声叹息:“哎,初中文凭,去网上搞了个网络大学,现在做这行也是混口饭吃,不过有时候运气好也能挣到些钱。”

  旁边那个叫严桐的男子插嘴道:“你可不能这么说,这是个朝阳行业!我们里面月薪十几万的可多了!关键在于坚持!简单的事情重复做,走出去,多……”

  “哎!你行了行了!这我兄弟,别整那套忽悠他,整天喊大道理能有客户吗?你月薪十几万了吗?”胖虎一把拉开严桐,一脸嫌弃地说道。

  方也打量起胖虎,瘦了,脸和手也晒黑了。

  “胖虎,你爸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说着,胖虎吸了口烟,“这几年我在外面挣钱,我妈在家照顾我爸,现在我爸除了会把屎尿拉身上,其他都挺好。”

  方也想了想,问到:“那你们现在住哪?有空我去看看叔叔阿姨,小时候我经常去你们家蹭饭呢。”

  “远着呢,从我家到这公车换地铁,得两个小时。对了,你手机号给我个,咱兄弟找天好好喝几杯。”胖虎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屏幕碎了一块,胖虎猛按了几下终于跳出通讯录。

  方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不知道怎样去帮助儿时的这位好兄弟。两人记下了对方的手机号,又闲聊了两句,方也就准备上楼。

  乘坐酒店的电梯来到二十九层,走进宴会厅,方也远远地瞧见被一群人围住的凌珞,凌珞皮肤白皙,又长的高挑,从小就是家里人的小公主。方也径直走向凌珞,众人瞧见方也走近,知趣地让出一条道。

  “方也,最近好吗?”最近的挨个儿男人见方也来了问道。

  “挺好的,贺叔,你呢?”方也礼貌的和贺叔握了握手。

  “我很好啊,既然来了,先去和外公打个招呼吧,洛洛,你带着方也去。”贺叔回头拍了拍背对他们的凌珞。

  “好,外公在哪?贺叔,我从刚才进来就没见着他。”凌珞走过来挽住方也的胳膊问。

  “可能在休息室吧,我带你们去。”

  说着,贺叔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拉着两人向门外走去。

  走出宴会厅后右转不远处的一扇大门便是休息室,推门进去后,方也见到了四位老人正坐在一张长沙发上嗑瓜子聊天。

  “珞珞啊!过来过来。”其中一位黑发老人带着微笑喊道。

  “外公,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外公。”方也跟着凌珞恭贺道。

  “你就是方也吧,哈哈哈,你好你好。”老爷子大笑着说,顺手从伤口胸侧口袋里摸出一包刚拆的软中华烟散给贺叔,问道:“小伙子抽烟吧?”

  “谢谢外公,这里能抽?”

  “当然可以,珞珞,去陪陪你外婆,我和方也聊几句。”说着拿出打火机给自己和方也点上。

  “你少抽点烟,听到没!”凌珞嗔怪道。

  男人聊起工作,女人唠着家常。时不时有酒店的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提供服务,一切都井然有序。

  “啊!!!”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传来,两声、三声,更多的尖叫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

  离开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