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京都风华
重生之京都风华

重生之京都风华

荷不甜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8-23 14:25:17

上一世虽贵为世家嫡女,却因自己的执念放弃、隐忍、让步了太多太多,可最后确是黄粱一梦,错付一切,身边的人也都离我而去。 世人皆道“墨家有女,十年一觉京门梦,半分薄名幸未留”而我也潦潦草草过完半生...... 重生回十二岁那年,一切都未发生... 但是记忆中的这个燕北王府楚世子并没有出现在这个该出现的时候。 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一对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六章 心疾

第一章 撒手别红尘

  寒冬腊月,天气阴沉沉的,瑟瑟的北风卷过,寒到了骨缝里。

  整个天空就一片乌青色,风呜呜的吼叫,古树没了往日的生气,树枝没了枝叶,只剩下灰色干枯的枝干。看着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偌大的山庄,没有一丝人气,院子似乎很久没有打扫过了,落下一层厚厚的灰尘,地上全是枯黄的落叶掺着不久前刚刚下的雪。

  院子里一处有光亮的房间内,女子单薄的蜷缩在贵妃椅上,面前站着一个老妪,女子缓慢睁开眼看着这个面前之人。

  女子睁开眼睛的刹那间,那双眼睛无神闪着凄楚的光,分明只才花信年华,可整个人却和面前的老妪一样,苍老的仿佛看尽了红尘,眉眼停滞不动,面上的表情悔恨无奈交织。

  “王妃,老奴还要回去向陛下复命。”面前的嬷嬷双手端着一杯东西,可语气确是十分的不耐烦。

  墨绾抬手挡住桌上蜡烛的光亮,这几年她的眼睛越发的没用了,待到光亮遮了大半,才慢慢开口,声音沙哑像是被人掐了似的:“他在哪,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同他说。”

  老妪鄙夷的皱眉:“今非昔比,王妃难道觉得陛下九五之尊,会来这里看一个不忠不义的女人?岂不让天下耻笑。”

  “不忠不义,让人耻笑?”墨绾似是想到什么,仰头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

  一步错,步步错,当初风华绝代的墨家嫡女居然在世人眼里落个不忠不义。是,是她做错了,家族毁于她手,身边的人因她而枉死,而她为了那个人。甚至卑微到去做敌国质子。最后,变成了不忠不义之人,委于这山庄之内。终日被这些过往折磨。

  沉默半晌,墨绾悠悠开口:“想让我喝下这杯酒,你没这个本事,让他来。”说罢便阖上眼睛。身子像是为了寻求那一点温暖,向躺椅里蜷缩了一下。

  门外有“咯吱咯吱”走在雪上的声音,只听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一双玄金龙纹的靴子踏了进来,墨绾睁开了眼,看向面前这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他酷爱穿黑色,可现在看着内心只有无尽的寒意。

  墨绾脸上煞白血色褪尽,心口发痛紧紧咬住下嘴唇,左手捂住胸口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个人。

  男子目光如炬:“你怕痛,这杯是安乐散,不会有一点疼的。”说罢便转身望向窗外。

  “为什么要对墨家赶尽杀绝”

  “........”

  “为什么你连我也只当成一枚棋子,你没有心的吗?啊?”墨绾大声吼道,声音格外嘶哑难听。

  男子缓缓的转过身看着嫌恶的看着:“我从未爱过你,只是你一厢情愿,我爱的从始至终只有知予。”

  墨绾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是啊,他从未表达过对她的心意,他爱的自始至终都是公输千檀。可是她墨绾心甘情愿待在他身边一十三年为了他舍弃放弃了一切,甘愿自下神坛。

  大蜀睿王殿下,先帝第四子,想当年九子夺嫡外加世家斗争,风云交际,她对楚棣从欣赏到心生喜欢,为了他,不顾父亲反对,要嫁他为妻,为了他,算计墨家,为了他,去大洪做质子,整整三年受尽折磨,当初,前往大洪之时他对她说“我会亲自接你回来,做我的皇后,携手与我站在这万人之巅。”

  可三年后,从大洪回来的前一夜,听闻大蜀皇帝大婚,公输氏身着九龙四凤的凤冠霞帔入主中宫。她惊异,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心如死灰,她知道他一直欣赏公输千檀却不曾有疑他们有情。

  当时的她只想立刻见到楚棣,当面问个清楚。只记得那日新帝站在她面前,她抬起头跟他对视,可他的眼神锐利的能刺透人心:“传朕旨意,王妃于国有功,赐避暑山庄静养,待伤痊愈,再进宫。”

  墨绾惊诧的仰起头看着这个丰神俊朗的大蜀天子,心中一片苍凉:“承佑,这十年是我辅佐你,是墨家站在你身后,是我给了你玄武军的兵符,是我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替你处理对你有异议的官员,是我为了你去大洪做了质子,三年的折磨和煎熬你可曾心怜。”说罢新帝拂袖而去,而她也被带到山庄,这四年,无一日不被后悔吞噬。

  年少时萌生的爱慕,因此愿意为了他改变,从堂堂墨家嫡女到世人眼中的不忠不义的废妃。身边的人无论怎样劝她,她都义无反顾。

  墨绾对着男子一字一句说道:“为什么要对墨家赶尽杀绝。”那人沉默半晌:“朕已经多留了墨家五年,对你,朕已经仁至义尽。”

  这数十年光景,原来他只把她当做夺嫡的棋子,如今天下一统,他便迫不及待要让他死吗。

  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

  这些年来,楚棣这个她最爱慕的男人一手导致了,早已空壳般的墨家被几大世家蚕食,二哥自刎谢罪,而如今又赐毒酒给她这个废王妃。怕是下一步就要昭告天下,墨家墨绾,前睿王妃意图谋反,让墨家生生世世不得翻身。

  “楚棣,你好狠呐,过河拆桥的手段你使的倒是顺手,唇亡齿寒,我倒要看你如何坐稳这天下。”墨绾紧紧抓着身旁的扶手,手指用力泛起了白色,心口的疼痛快要把她吞噬。说的话似是戳中了男子的痛处,只听男子怒喝一声:“墨绾,你好自为之。”说罢冷哼一声便拂袖而去。

  墨绾从贵妃椅摔下,伏在地上,眼泪顺着那形如枯槁的脸上留下。他从未爱过她,那些亲密的时光,只是逢场作戏般的例行公事。这几年光景,每到深夜那种被悔恨包裹着的感觉便会吞噬自己,是她错了,错的就像一个笑话!

  记忆一幕幕回笼,喉咙只觉一阵腥甜,“噗”的一口血吐出,单薄的白衣上赤血殷然。

  “做戏给谁看,陛下已经回宫了,难不成你还真觉得陛下对你不忍吗”只见女子一身浅粉色轻薄小衫,小腹微微隆起,浅笑拂面而来,面容姣好,款款而来。

  这就是公输千檀,楚棣的心爱之人,她的宿敌。

  墨绾微微抬起头,眼神漠然,没有开口。只听那女子继续道:“有我公输家,墨家没了又如何,墨绾你把你自己看的也太高了。”墨绾突然正起身,高声道“公输千檀,是你,是你....”话未说完,女子款款走到墨绾身前笑着道:“喝了它,我告诉你,如今天下一统,你着实不该在这碍眼,也该退了。”

  十年一梦啊,墨绾到底是输的一塌糊涂,输的太惨,输的族亡和身边的人惨死,输了骄傲和一切,输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公输千檀,你记着,哪怕是我死了,你也不及我的十万分之一”墨绾恨恨的看着公输千檀说道。随后拿起面前的酒樽,墨绾眼眶深陷,脸色暗淡无光,想起这数十年如握在手中的沙子,永远抓不住。

  手指用力握紧,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明显,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墨绾瘫坐在地上,脑中闪过发生过的种种,微微勾唇,脸上浮现一抹嘲笑。

  公孙千檀俯下身对着墨绾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以为我真的是公输氏吗?我姓萧,就是你想的那个萧,当初殿下早已暗中和儒家达成盟约,公输家也不过是多活几年罢了,没有殿下的推波助澜,你父亲怎会亡,说来,你也是帮凶啊,王妃。”说罢转身走向门口。墨绾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心中如翻江倒海:“你...”手里紧紧攥着酒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心痛如绞。

  她的父亲母亲,她的哥哥们,她的族人和她的好友还有那未出世就胎死腹中的孩子,全都被害被算计。

  瘫坐在地上的女子,气息奄奄的瞪着公输千檀离去的方向,嘴里喃喃道:“我墨绾在此立誓,所有算计过害过她和她身边人的那些人,楚棣,公输千檀还有那些人,若有来世,定要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说罢手中酒杯缓缓从手里脱落......

  如今悔恨将何益,若有来世怎自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