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少爷的腹黑妻
纨绔少爷的腹黑妻

纨绔少爷的腹黑妻

陌夜墨寒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4-03-27 20:51:44

她是心狠手辣,手握权势,轻易掌控他人生死的摄政长公主; 他是曾经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异姓王爷; 一朝身死,重活一世,他们再次相遇,步步谋算。 朝堂上风云诡谲,国家内忧外患,看她如何再次走进权力中心,安稳动荡的朝局…… (简介写的再多,无论如何华丽吸引人,都不比你点进来看我一眼强~)
目录

16天前·连载至第七十三章 不靠谱七哥

第一章 三小姐

  “沐君颜,你这个毒妇,去死吧!”

  带着锋芒的冷箭,穿透那红色的身影。

  城墙上,衣袂翩跹,那道坠落的人影,随着冷风疾速下降,宛如一只艳丽的火鸟,义无反顾的投向深渊……

  “小姐,您在吗?小姐……”

  “哐哐哐……”耳边传来一阵声响,让躺在床榻上的女子终于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她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陌生的屋子,很小,很狭窄,门窗看起来很陈旧,床榻也不大,周围甚至没有帷幔。

  这不是她熟悉的地方,因为现在的她,也不是前世的那个她。她已经死了,又在这个人的身体中活着。

  只是还不知道,这个人,又是谁呢?还有那声“小姐”,刚才是在喊自己吗?

  女子这般想着,然后这才起身下地,扶着头,一点一点的慢慢踱步至门口。

  “咳咳咳……我在……”女子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门口,她强忍着那头脑晕眩,呼吸困难的感觉,把身体靠在门板上,艰难的出声道。

  “小姐!”门外的小丫鬟闻言,强忍着要哭出来的冲动,这才担忧的喊道。

  “都怪阿澜不好,要不是阿澜不在小姐身边,您也不会被困在屋子里面了。”

  “咳咳咳……先别说这些了,赶紧开门……咳咳咳……放我出去。”屋内,女子气息不稳的说道。

  “我……小姐,门是被锁住的,怎么办呀……呜呜呜……”小丫鬟着急的哭出声来。

  “找找旁边有没有能砸开门的东西……咳咳咳……”

  “好……小姐您撑住啊,我马上来救您!”

  片刻后,就在女子撑不住,快要倒在地上的时候,木门终于被人,从外面用大力破坏开来。

  她的眼前,瞬间便出现了一张稚嫩可爱,略微带着些婴儿肥的小圆脸。亮亮的大眼睛,黝黑黝黑的,透着些许天真烂漫。

  “小姐!”那张圆脸的主人大声喊道,边叫着边伸出手来扶起女子。

  “阿澜?”女子试探着问道。

  “是我呀小姐,您不会是被烧糊涂了吧?”小丫鬟皱着眉头,闻言又是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

  烧糊涂?

  女子抓住小丫鬟话里的关键,起身的时候,顺便打量了一下这屋子的四周。

  虽然她确实觉得有这样一部分原因在,但是能让她感觉到窒息,那一定不会是受了风寒这样简单。

  到底是什么呢……

  找到了!就是它。

  女子看向屋内床榻边不远处,地上放着的一盆炭火。

  “阿澜,我们的炭,是不是有些不太好烧?”女子皱着眉头说道。

  “是呀!”说起这个,小丫鬟可是有一肚子的委屈要抱怨呢。

  “这炭,不仅烧不起来,还特别的难收拾。”

  “有的时候,就是那么轻轻的碰上一下,都会碎掉,然后变成满地的灰渣。”

  阿澜一边说着话,一边还不忘了,扶着自家小姐坐到床榻边上去。

  “要我说呀,这就是那些坏心眼的下人,故意不给我们好炭,哼!”

  小丫鬟今日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蝶戏水仙裙衫,头上戴着镂空的珠花。只见她掐着腰站在女子面前,小脸气的圆鼓鼓,手握成拳头,愤愤的说道:“下次要是让我逮着,可有他们好受的。”

  “嗯,先把那盆炭搬出去。”女子笑着看向她,嗓音淡淡的道。

  “啊?哦,好。”小丫鬟愣了一瞬,继而反应过来,应声道。

  话落,就转身搬着那盆,看起来就不轻的炭火盆,走了出去。

  女子见状,心中不禁扼腕叹息:这丫头看着瘦瘦小小的一个人,倒是不成想,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搬走了那盆炭火后,女子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好受了许多。

  嗯,如果不是原来的那位小姐病的太严重,那这样看来,那盆炭,的确是问题所在。

  只是可惜了,最终那位小姐还是没有等到自己的小丫鬟来救她,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要不是如此,自己也不会重新活过来吧?

  另外就是……

  “丫头,你说方才那门外面,是被锁上的?”看见阿澜走了回来,女子这才问道。

  “嗯。”小丫鬟点着头,肯定的说道:“我当时还正纳闷呢,小姐您怎么不等阿澜回来,就自己出去了,还把门给锁上了呢?”

  “那你又是怎么肯定,我在屋子里面?”女子点点头,接着问道。

  “我当时出去的时候,怕您醒过来找我,就用布条缠在树枝上,团成一团,里面还包着一小块糕点,就放在门口。”

  “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糕点,只有散落的布条,还有一堆点心的粉末。”

  女子闻言,笑着道:“没想到,小丫头你还是有些机灵在身上的。”

  “所以,是有人不经意间,踩碎了你故意放在门口的糕点,又或者是无意中被树枝给刮到了,这才把布条和糕点给带了出去。”

  “嗯。”小丫鬟也点头表示肯定,“还有还有,门上被挂了锁。”

  “看来,这是有人想要我的命啊!”女子冷笑着道。

  “到底是谁这么坏,想要害小姐您,让我知道,看我不收拾他!”

  看这丫头挥舞小拳头,一副要随时为了自己而冲上去干架的气势,女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她前世,有那么多的人都希望她去死,没想到重活一次,还反倒要被别人保护了?

  “好了好了,想要知道究竟是谁,要害你家小姐我,那还不简单?”

  “小姐您有办法?”小丫鬟亮着眼睛,惊喜的问道。

  “是啊,不过……”女子欲言又止,神神秘秘的说道:“在此之前,你要先去帮小姐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阿澜疑惑的问道。

  “去找大夫呀。”女子浅笑晏晏。

  “啊?”闻言,小丫鬟更加的懵了。

  不是,小姐,原来您说的事情,就是这个吗?

  虽然小丫鬟很不理解,但是她坚信,自家小姐说的话,就一定是正确的!

  于是,她抱着这种坚定的信念,选择去找大夫。

  一柱香后,因为阿澜去找大夫惊动了整个庄子,所以女子要等的人,也终于到了。

  “嘎吱”一声,半掩的门被人推开,却在下一刻,“咣当”倒地。

  这扇门,今日承受了太多,遭了阿澜那么大的力气破坏,怎么还能够依然保持如初呢?

  “这破门,也是该好好的修一修了!”来人可没管什么门不门的,直接就大步走了进来,“三小姐,听说你病了?”

  “那可真是不巧,今儿这门,也坏了。”

  那床榻上的人闻言,心中一动,三小姐吗?

  来人是个女子,看着也不过年芳二八,杏面桃腮,眉似新月,双瞳剪水,贝齿朱唇。身上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袄,头上戴着海棠滴翠珠子碧玉簪。

  那故作温柔的语气,听在耳朵里,却令人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咳咳咳……”倚在床榻上的女子,无力的咳嗽着。

  “哎呀,都病的这般严重了,怎的才想起来去请大夫?”那女人装着一副真像是要来关心的样子,上前几步,却又不敢靠的太近。

  女子低垂着眉眼,连看都没看她,这让本就心怀不满的人,更加不爽了。

  女人自顾自的,坐在了屋子里的那张桌子旁,拿起茶壶,想要倒出一杯热茶来喝。

  却发现,别说茶了,就连一滴水都没有。

  她不死心的揭开茶壶盖子来,却发现,里面真的是什么也没有,本来还以为应该是没添水,如今却连茶叶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真是,连一杯热茶都不备,三小姐您就这般招待客人?”她起身,将茶壶“砰”的一声,直接就扔在了桌子上。

  好巧不巧的,那茶壶在桌子边缘滚了一圈后,却还是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别提有多碍眼了。

  “瞧瞧,有的人呐,就像这茶壶,活着碍眼,死了,还碍事儿。”

  她又笑着看向门口的方向,接着道:“三小姐您看看那扇门,脆弱的不堪一击,就像此刻的您一样,就该时常多修理一下。”

  “哈哈哈!”

  “您说是不是,我的三小姐?”

  女人突然一步跨过来,靠近床榻边,弯身看着床榻上的那人,女子穿着水蓝色的云雁细锦衣,虽然没有戴任何头饰,但也可以让人感觉到,她盛颜仙姿,淡扫蛾眉,清眸流转,朱唇不点而赤,贝齿轻合。

  刚要伸出手去捏住她的下颌,就见原本应该虚弱无力,甚至是奄奄一息的女子,却在瞬间抬起头来,还顺便攥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么盼着我死啊!”女子笑了起来,语气淡然的说道。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委屈你忍耐这么久了。”

  “不过……既然已经,都到如今这个地步了,也只好麻烦你,再一直这样忍耐下去吧。”

  那人闻言,一边气的咬牙切齿,一边用尽力气,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女子的桎梏下给挣脱出来。

  却发现,无论如何,到最后的结果都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你!沐云卿,你给我放手,听到没有?”女人气急败坏的怒声喊道。

  女子掏了掏耳朵,心想:原来自己叫做“沐云卿”啊。然后这才神色淡定的,语气更是能气死人不偿命般的那种平静,说出口的话,甚至让女人,真想原地立刻吐血三升,恨不得就此升了天去。

  “听见了,我又没聋。”

  “那你还不放开我的手。”

  “听见了,但是不想放,你有什么意见?”沐云卿非但不松手,还再次增大了力度,挑了挑眉看向她,“怎么,你不服?”

  “我……”那女子刚要说话,就被沐云卿给出声打断。

  “不服就不服,那你也没办法,因为你现在确实是,在我的屋子里面,还想要欺负我,脑袋不够聪明,可以不用逞强。”

  “你……”她还想说话,又再次被打断。

  但这次打断她的不是眼前的女子,而是从身后传来的声音。

  “嘘……”沐云卿做出噤声的动作,看向门口,低声说道:“有人来了。”

  女子心下一喜,想着这样岂不是更好?来的人若是来寻自己的,那不仅可以帮助她,甚至还能连沐云卿都一起给收拾了。

  到时候再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让她不敢乱说话,就算最后人不死,也还是会脱下一层皮来。

  这般思量着,脸上的神情也不由高兴了起来,盼着来人能快点走进来,看到自己现在的情形。

  沐云卿看见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人心里大概在想什么。

  除了对付自己,还能有别的事情吗?

  那远处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渐渐清晰的传入了屋子里面,两个人的耳朵里。

  二人神情各异,心中更是有着自己的计划和打算。

  可再如何想,也终究不过只是一个猜想罢了。

  都说人算不如天算,最终得到的结果如何,也只有老天才能知道……

  随着一声大喊:“小姐!”

  沐云卿的唇角缓缓勾起,而反观那一边的女子,却是笑容瞬间就僵硬在了脸上,继而快速的龟裂开来。

  看看,有的时候,还真的是盼啥啥不来,运气偶尔也会与你开一个如同命运般,戏弄你的玩笑。

  也许下一刻,与你失之交臂的不仅仅只是今日份的开心,还有那来不及收回的失落情绪和愤怒。

  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偏要和老天爷争个高低,那这不是傻,又是什么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