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师尊总对我图谋不轨
妖孽师尊总对我图谋不轨

妖孽师尊总对我图谋不轨

千橙汐

仙侠奇缘/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1-10-20 23:21:59

【女强,搞笑,修仙,爽文,恶魔师尊vs小徒弟】 一夜之间,苏子衿莫名穿进了一款修仙游戏当中。 从开局白捡上古神兽,偶遇神秘师尊,系统开挂。 一提起她的名字,只要是修仙门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苏子衿乃是几百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修仙天才。 各各门派都挤破了头想将她捞回自己派中,直接升至掌门或是长老。 她都一应拒绝,却只甘心做他萧诀尘一人的得宠大弟子。 “徒儿,今日可有练习功法。”萧诀尘那张妖孽般的俊美容颜出现在她眼前。 “师父父,那个…我忘记了。” “无事,师父亲自教你可好。”他话音未落,一手牵起了苏子衿的手掌。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人……还是她的师父。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78章灵元丹

第1章穿入游戏

  夜凉如水,月明星稀。

  从一个窄小的房间内,隐约传出微弱泛黄的灯光。

  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坐在发光的荧幕前,只见她纤细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键盘,发出一阵旋律般的“嗒嗒”声。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熟睡的时候,只有她一人无比忙碌。

  片刻后,苏子矜抬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一阵困意向她席卷而来。

  “终于过关了!”她松了一口气,许是久坐在椅子上的原因,接着便伸了个懒腰。

  她的目光落在屏幕的游戏通关提示上,苏子矜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正当她准备把仙侠游戏页面关闭时,一道白光从屏幕中迸发出来,照亮了本就窄小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中,早已看不到女孩的身影,就如同和那道光一起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苏子矜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在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逐渐变得越来越沉重,不断下坠。

  她微弱的声音在无尽的黑暗中回荡:“我这是……要死了吗?”

  苏子矜一想到自己才20岁的大好年华,她还没有周游完世界,就连男朋友都没有。

  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她感觉快要喘不上气来,双手牢牢的捂在胸口。

  随即眼皮一沉,晕了过去。

  仙元大陆

  这是个修仙者的世界,几乎人人都会一两种法术,成千上万的人们在这片土地上幸福的生活。

  天地间蕴含着强大的灵力,同时也一并孕育出一些残暴肆虐的兽类。

  这些妖兽互相吞噬,竟逐渐产生异变,化成了新的物种,这导致妖兽变得越来越强大。

  为了抵抗妖兽的侵袭,这些强大的修仙人士,逐渐形成各门各派。

  其中较大的门派,分为南山派,雪音阁,以及凌剑峰。

  不久天地变色,惊现出一头可以号令万妖的貔貅兽,它噬血成性,凶猛异常,竟然逐渐有了人的意识。

  正当人们处于绝望之时,凌剑峰的一位师尊挺身而出,与这妖兽大战了一天一夜,最终将它斩于剑下。

  而后,凌剑峰也受到重创,开始对外招收新人弟子。

  此时在仙元大陆的山林一角。

  一道明晃晃的白光,透过枝叶照射下来。

  躺在林中的女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

  她抬手遮住刺眼的光线,试图缓慢的睁开双眼。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极度感到不适应,刚微睁开的眸子再次合上。

  一阵清风拂过,风中夹着淡淡的桃花香气,苏子矜嗅得风中有些香甜的气息。

  她双手吃力的支撑在地面上,以至于让自己坐起。

  一手轻柔了柔酸涩的眼睛,眼前的景象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一眼望去方圆百里的桃树上开满了粉色的花骨朵儿。

  有些甚至已经含苞绽放,露出了其中的娇嫩花蕊,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高雅纯净。

  迎着微风,花瓣从树枝上被吹落下来,在空中飞舞盘旋最终还是掉落在地上。

  这都是极美而又哀伤的。

  苏子矜缓缓站起,身子不自觉的有些乏力,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身旁的一棵桃树干。

  “这是哪?”

  她脑海中闪过零零碎碎的记忆画面,电脑上出现的光束,接着是睁眼来到这里。

  “这是桃溪林?”她快速的辨认了出来,因为这是她在游戏中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我穿越了!”

  苏子矜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

  为了证实这一想法,当初她记得在游戏中触发了隐藏的NPC剧情。

  苏子矜拖着沉重的身子,她记得在不远处有个小木屋。

  果然走了许久后,在不远处出现了一座木制的小屋,在屋前还围了一圈竹木制成的篱笆。

  苏子矜推门而入,木屋的一角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另外一些看起来到像是药材。

  她巡视了一圈后,准备朝台阶上走去,就在她的腿刚迈出还没落在台阶上的那一刻,一道青光从屋内飞出。

  大门从里面被迅速打开,门框突然撞击在墙上发出“嘭——”的响声。

  苏子矜见状被吓了一跳,急忙躲闪了过去,不料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她的目光停留在门前。

  “何人敢闯我桃林。”只见人还未出,声音却在一整片桃林中响起。

  一个白衣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前,他一袭素衣白袍,挽起的发丝间别了一只精致的黑木发钗,余下的墨发披在身后直达腰间。

  白玉似的肌肤犹如凝脂,一双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他紧盯着面前穿着奇怪的女孩上下打量。

  “仙人在上,受小女子一拜。”

  苏子矜的脑中飞快的运转,她坐在地上双手抱拳在前。

  低头保持原有的姿势继续说道:“小女子不是有意要闯入仙人的领地,只是在山中迷了路。”

  “休要信口雌黄,林中早已经设下结界,外人不可能闯得进来。”他面色极其严厉,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苏子矜竟无言以对,她哪知道还有什么结界。

  “这我也不知,难不成仙人的结界失效了?”说完她的肚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满头的黑线,尴尬至极。

  他抬头左右张望,像是在确认什么,接着面露难色低语道:“结界竟然失效了,我竟没有半点察觉。”

  男子扫了一眼地上的苏子矜,转身进了屋内,身后的白衣被风吹得扬起了一角。

  “随我进来吧”

  苏子矜看着他走进屋内的身影,随后传来他的话音,这才快步上前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屋内。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沉木的木香,左侧的窗前摆了一套由紫檀木制作而成的茶具,简约而不失高雅。

  苏子矜坐在案盏的一侧,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几尊金玉镂空雕像,雕像的神情栩栩如生。

  再者是墙壁上挂着的几副水墨画,让人一看仿佛置身仙境。

  “喏。”他从屋里出来,手中多了一盏白玉盘盛放的粉色糕点。

  他将盘子放在案盏上,在一旁开始沏茶,苏子矜看着这糕点咽了咽口水,随后拿起一块嚼了起来,她狼吞虎咽的将盘子里的糕点吃了个干净。

  “咳咳咳—”苏子矜脑袋一片空白,该死的吃的太快噎住了,她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白衣男子递来一杯清茶,苏子矜快速接过一饮而尽,茶中的清香慢慢流入心间,一阵凉意。

  “还没请教仙人大名。”苏子矜看了一眼盘坐在她对面的白衣男子。

  她若是没猜错的话,这就是游戏开始的地方,眼前这人便是上仙“白玉”。

  “在下算不得什么仙人,称我白玉便好。”他说的极其委婉。

  她想这大概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仙人,我叫苏子矜。”她说完眼前的白玉正一脸疑惑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

  “好名字!”他微微皱眉故作毫不在意,将目光收了回来。

  苏子矜这才意识到她这还是穿着现代的衣服,一件白体恤和宽松的牛仔裤,一双小白鞋。

  “姑娘的打扮着实奇怪?”他问出了刚才一直想问的话题。

  “仙人可否借我件衣裳?”她小声试问道

  “稍等,我去给你取。”白玉见她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说完转身就进入了屋内的房间。

  “没想到这个白玉仙人,这么好说话。”

  苏子矜在原地掩着一阵笑意,她只记得在游戏中刷战力,很多剧情都来不及去细看。

  而且要是再穿着这身衣服,人家还不得用极为怪异的眼光看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