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是个没有记忆的人
我曾经是个没有记忆的人

我曾经是个没有记忆的人

识安知

短篇/生活随笔

更新时间:2021-07-14 20:11:17

如果是注定不在一起的,那不如不要开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我偶然捡到一本笔记本,抱着歉意随手翻看了一下,里面是普普通通的日常记录,除了一篇长达万字的故事...

  故事内容是:QQ空间的漂流瓶我经常玩,但我以为世界上没有人会真的去扔瓶子,直到某一天,我真的在海边捡到了一个漂流瓶...

  瓶子里是一张被卷起来的长长的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开头第一句就是:

  我是江一乐,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段记忆。

  说来也许没有人相信,我曾是个没有记忆的人。

  我的记忆仅仅只有在7月13号到来的前几天,直到那天到来。

  现在是2020年7月13号,因为惊讶也因为害怕,我没有人可以诉说,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或许没有读者,或许有,就当做一个陌生人的故事看下去吧。

  就在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坐公交车回家,半路上,车正好行驶到大桥中央,就是在这一刻,令人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喜欢戴着耳机听歌,静静的看着窗外,这样的时候特别惬意,突然脑子里传来一阵声音,像是一段音乐,好像有人在弹琴,扰的我头特别疼,音乐戛然而止,慢慢的许多不是我的记忆却涌上脑海。

  那一刻,我清晰的记得我是我,但不是现在的我,准确来说是2015年的我,我正在读高二,成绩中等,矮小却又不瘦,放进人堆里找也找不到的那种。

  这段记忆告诉我,我曾经穿越过,就在公交车上的这天。

  记忆中,一个周末,我和室友一起回了室友家,原因是见一个刚认识一星期的男生李烊,我们在QQ上聊得很好,李烊是我室友某次回学校在车上认识的,介绍给了我,她曾经提醒过我,我也刚认识,不了解他的为人,你自己注意一些,可我都没放在心上。

  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不过,确实也是。

  我们约好在一个很大的银行门口见面,先进入我视线的是一个个子不高长得挺老实的男生,我下意识以为这就是他,心里有些失落,因为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很快,两三步的距离,他就出现了,真的就是眼前一亮,那种一见钟情,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如果不是这段记忆,我想我永远都体会不到什么叫一见钟情吧。

  从他出现后,我的视线总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他穿着白T恤,牛仔裤,帆布鞋,不胖也不瘦刚刚好,干干净净的,阳光少年的模样,让人记忆犹新。

  没多久他用当地话开口道:“不好意思哈,过来晚了,刚刚有点堵车,你们不会等很久了吧。”

  我见是他说话,心情又开始难以平复,第一次心跳跳的这么快,感觉都要跳出来了。

  我相信,如果不是晚上,我红的发烫的脸一定会被室友笑话。

  我没有说话,室友也是当地话回答,我们也刚来没多久。

  紧接着,室友电话来了,她继续用我听不懂的话和对方交流着。

  我感觉到了他在看我,一会儿他说:“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一紧张更加说不出话了,我没想到我会紧张成这个样子,空气安静了好半天我才冷静下来,说:“没有啊。”

  我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向他伸出手:“李烊你好,我是江小乐。”

  他笑了笑,也握住我的手:“我知道。”

  室友打完电话回来了,她跟我说,她朋友就在附近,要去找他,问我跟她一起还是跟他。

  我一边撤出自己的手,一边在想跟谁呢?

  我特别害怕做决定,因为我怕后悔。

  当我还在犹豫着怎么决定的时候,他说话了:“去看我打桌球吧。”

  我就这么傻愣愣的答应了。

  和室友分开后,我和李烊还有他朋友一起进到一家地下桌球室,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桌球,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和朋友打桌球,他时不时的看过来,似乎会怕我无聊,我压下激动,迫不及待的和另一个室友分享着这份欣喜,我说他真的好帅啊,然后偷偷拍了照片给她看,然而这个室友似乎并不感冒,回答我的话含含糊糊的,我猜她应该在追剧吧。

  我没有很多朋友,来到异地上学,本身已经离开原来最好的朋友,现在却找不到一个一拍即合的人,虽然那个室友不怎么搭理我,但我还是津津乐道的给她分享着这份开心。

  突然他向我走来,问我:“江一乐,你怎么一直看手机,都不看我打球了,是我打的不好吗?”

  我被逗笑了,我和他在QQ上聊得很好,虽然今天第一次见面,他还是给了我一种想恋爱的感觉。

  然而事实也是,我们很快在一起了。

  回到学校后我就收到他的信息,他说:“江一乐,我从现在起正式追你。”我心里是开心的,但我没表达出来。

  不知道过了几天,大概一个星期,他来了,下课后我和室友一起在逛小吃街,他的学校离我们学校仅仅隔着一座桥,我没想到他来了,远远地看到他,脸上止不住的发烫,我想一定很红吧。

  我们三个人一起逛着,走到一家卖水果的商贩前停了下来,我买了一根2元钱的西瓜,问着他们要不要,因为我爱吃西瓜所以经常光顾老板的生意,老板已经认识我了,这时老板突然笑着问我,这是你男朋友啊,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时点了头,我默认了!

  同时,我感觉到了他抑制不住的兴奋,以及室友的惊讶,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刚脑子一热就默认了。

  即使惊讶,室友也是支持我的,只让我多注意些,别让自己受伤。

  现在回忆起来,觉得那时的我挺渣的。

  刚和前男友分开,前不久还为了那个人哭的死去活来,现在这么快又和别人在一起了,这件事被室友告诉了她男友,室友传话说,她男友觉得,你们女人真虚伪,我顿时无言以对,确实这件事我做的不够好,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还是那么喜欢李烊。

  我们一起看电影,看的复仇者联盟,第几部我忘了。

  他会偷偷来机房找我,可我生气他只和我朋友聊天,也不来找我,生了一节课闷气。

  我偶尔也会去他们学校找他,去他的宿舍,他们宿舍不像我们女生宿舍那么难进,我一路进去,畅通无阻。他和我说为了前女友跳河,因为前女友跳河,他下去救她,我一边想听他继续讲一边又生气吃醋。然后他又说,你刚刚好可爱。

  我们也常常煲电话粥到宿舍熄灯,每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那年的他真的让我很开心。

  有时候还会生气他在我难过的时候不在我身边,两人在QQ上说着幼稚可爱的气话,他说他饿了,刚刚被我气得没有吃饭就走了,我说那你吃被子去吧,他说,吃被子就吃被子,正在吃呢,但没多久就又发信息给我说,让我下楼,他买了饭,怕饿死我,我们一起在食堂吃完又去操场散步。

  我会故意穿他不喜欢的衣服,常常惹得他生气:“江一乐,你就气死我吧!”

  和朋友出门逛街,第一次穿了高跟鞋,我跟他说脚疼,他说:“江一乐,自己出去的时候不要穿高跟鞋,下次和我一起的时候再穿。”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背你啦。”当时这些话真的甜到心里去了。

  每次看到好玩的好看的,都想拍下来发给他,那种想要和他分享喜悦的心情,心里就像塞满了蜜,想要告诉全世界。

  他会来我的教室,在没人的时候撩起衣服,偷偷的跟我说,我肚子上有三层肉,还捏起来让我看,那个样子的他真的好可爱,明明不胖,却要说自己肉多。

  他不爱拍照,却为了迁就我,和我拍了好多照片。

  那个时候,我的QQ空间常常出现我和他的照片,朋友评论我说,秀恩爱,死得快,我没想到应验的这么快。

  和他在一起还不到2个月,他就开始冷淡我了,在那年暑假,他说他要补考,让我去见他,我拒绝了,因为远也因为爸妈这边不知道改怎么解释。

  开始他只是越来越冷淡,到后来好久不回我的信息,我开始意识到不对了,我联系了他的室友,想给他一个惊喜,我去他的城市找他,完全陌生的城市,在一座大桥上等了他好久好久,因为我不相信他真的要分手,我以为他是在气我没有答应他来见他,我说必须当面说清楚。

  等啊等,等了好久,等到他到了,身边跟着一个朋友,当时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明在他来之前,我想了千万句话要对他说,可是在外人面前,我说不出了。

  他知道了我联合他室友骗他,更生气了,直接分手了。

  脑海里回忆的是他曾经和我说过的点点滴滴,他说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会对你好的,还有每每夜里和他煲电话粥的幸福,我却从未想过我这么喜欢的人想要放弃我了,我又想到我曾经对别人说,如果我有男朋友,在一起2个月我准腻了,呵呵,现在这句话应验在了我自己身上。

  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看着广阔的水面,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跳下去,他会回头看看我吗?

  随着嘭的一声水花溅起,李烊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人不见了,联想到刚刚的声音,他也害怕了,后来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因为在那一天,我又穿越回了2020年的7月13号,我依旧坐在公交车的同一个位置上,听着歌看着窗外。

  在这之前,我甚至都不记得,我是穿越过去的,我以为我就是那个世界的人,而穿越细节更是忘得一干二净,甚至怀疑是穿越小说看多了产生了幻想。

  如果我现在平平安安的坐在这里,那代表着我被救上来了,我没死!现在想想还后怕,我怎么总干脑子一热不顾后果的事情,对那个时候的自己着实懊恼。

  到家之后,我回忆了一下过去发生的事情,脑海里有了一串电话号码,我知道那是李烊之前用的号码,但我不知道现在他还在不在用。

  我鬼使神差的拨通了这个电话,他接通了,喂了一声,当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号码他一直在用,我要再续前缘。

  可当电话里传来一个讲着不知是哪里方言的男声,我一愣,我自作多情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呢,我冷嘲着挂了电话。

  就这样平淡的又过了一段时间,直到第二次穿越。

  第二次穿越是因为我们在一个软件上重新联系上了,我并不知道他当时给我绑定的亲密付会还在,由于公司还没有正规化,工资是每月打到微信上的,支付宝没钱,付款的时候,直接刷了亲密付。

  没多久,他在软件上联系我了,我才知道自己通过亲密付把他的钱刷了,当即问他,要不我们加微信吧,我把钱还你,但他拒绝了,我知道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不在他心里了,或许当年就没有走进过他心里吧。

  我和朋友借了钱还他,顿时有一种,刚刚的举动都是为了要他微信的感觉,我怕他误会,可终究没有解释什么。

  过年了,大年三十,和朋友在外面玩,凌晨2点,我看着他的账号,给他发去了祝福,犹豫时心里重如磐石,发出去后又瞬间轻松了。

  很快他也回复了我,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说和朋友在外面玩

  他说,”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你自己注意点。”我把这当做关心,心里甜的不行,但还是忍不住要作。

  我说:“没事都是朋友,还有男的呢。”

  也许是我这句话惹毛了他,最后这段聊天戛然而止。

  我后悔死了,可没有挽救办法。

  就站在第一次穿越的大桥上,我们几个姐妹看完了电影,打算散步过桥混一下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家。

  走在桥边的时候,看着水面,我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跳水会怎么样,为什么后来我活了,却还是和他分开了,我想不通,脑子里根本没有这段记忆,我无论怎么想都不知道。

  而第二次穿越就是在这个时候,还是在这座桥上。

  天上开始飘雪飘雨,我们没有带伞,街上安静的人都没有更没有车,于是都在加快步伐,突然,我被什么绊了一下,我拍了拍身体爬了起来,想叫朋友等等我,一抬头,哪儿还有人。

  空荡荡的城市,瞬时间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只剩惶恐与颤抖,我颤抖着声音对空气喊道,“你们在哪?快出来呀。”

  没有人回应我,仿佛他们没有出现过。

  “大过年的,你们别开玩笑了,你们再不出来我要生气了...”

  颤抖着大喊完,回应我的依旧是沉默的空气。

  我靠着桥栏蹲下,抱着膝盖,在雨雪中瑟瑟发抖,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空中,我冷不丁的吓了一跳,难道我染上什么不该染得了?我被我这惊悚的想法吓哭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害怕。

  那个声音说,我们又见面了。

  当时我脑子是懵的,我觉得这个脏东西一定盯上我很久了,只是到现在才动手。

  我没回答,那个声音又说道:“想要再次穿越过去吗?这次我不要你的记忆。”

  听到穿越,我又回想自己之前的事情,“原来我没有记忆是你搞的鬼”知道不是鬼,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切往玄幻的点上想,也不害怕了。

  那个声音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忽然街上的景象慢慢消失,我进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我看见他了。

  所谓的他,其实只是一种意念,但我却能看到。

  他给我看了第一次穿越的场景,也就是在公交车上的那天,我听着音乐,看着窗外,车子忽然剧烈抖动起来,因为我坐在后排,所以感受特别强烈,由于车速过快,车的后轮胎飞了一个出来,车子瞬间翻车,全车的人都在叫喊,我死死的抓住旁边的杆子,用力的坐稳,但车子还是侧翻了,很不幸的是,车子是往我这边翻的,没有思考的时间,所有的人都在向一边倒,我的头撞到了前排的靠椅,当场晕了过去。

  过了很久很久,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身在这片黑暗之中。

  他对我说,你该庆幸,我选择的是你,若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什么!我平复心情后问他,那我现在死了吗?

  当然没有,但也半死不活了,如果醒不来,你将在这个世界永远沉睡。

  我听着这些骇人听闻的话,我看过很多光怪陆离的故事,但不敢相信,这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就像我不敢相信自己穿越过一样,却又都是事实!

  “你要我做什么?”我问他,我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再离奇也没有,我开始让自己接受这一切。

  “呵呵呵呵,聪明的孩子,我要你回到2015年,在每个重要的抉择里重新做选择。”

  我诧异,我的选择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我重新做选择?

  没有回答,眼睛一闭一睁,我躺在了宿舍的床上,我是下铺,外面天蒙蒙亮,宿舍灯已经亮了,说明现在已经过了早上6点了,我该起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信息一起涌入了我的脑海,似乎我一直在做这些事,现在只是自然反应,睁着眼睛很久很久,直到被一道声音打破。

  我被斜对面上铺的室友喊回神来,“着火了,着火了。”

  我才发现我的被子上有火星,原因是宿舍长前一天晚上烧水,宿舍10点准时熄灯,她忘记把热得快拔了,而插座板就在我床前,要不是斜对面的室友有早起排宿便的习惯,我还真要被烧着了。

  看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第一次穿越是在那个时候,而我为了活下来,只能接受他的要求,用记忆做交换,回到了2015年。

  第一次是他要求我回到过去我才会穿越,而这次似乎是我变得有需求了。

  “我这次见到你又是因为什么?我明明没有遇上危险.。”

  “你有,你再想想。”

  我想不到,他又给我看了一个画面,正是不久前,我和朋友走在凌晨的大桥上,而我被东西绊倒,摔了一跤,就是这一跤,让我进入无意识状态。

  我当场想骂人,不过是摔了一跤!

  “你说我第一次是因为车祸,第二次是因为摔了一跤,那这些记忆我父母和朋友会有吗?”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道:“在完成我的要求前,我会减缓你时间的流失,直到你完成或者没有完成。”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如果完不成我会怎么样?会死掉对吗?”

  “时间到了,你该去了。”

  一挥手我又失去了意识,等再有意识的时候,是我蹲在桥边哭的时候,在2015年的今天,李烊跟我说了分手,我受不了就蹲着哭。

  我抬起头,那年的记忆全部涌来,我知道我现在应该干嘛,或许他送我回来的目的是让我改变分手的结局。

  没多久他来了,身边还是跟着他的朋友,因为天热,两人像个地痞流氓一样,撸起衣服,露个肚子,我心想,是他变了还是我一直没有了解真实的他。

  过去我像个傻子一样,等他来又跟他去了车站,全程哭得有多凶多难过只有他的室友知道,我不会让自己再像个傻子一样什么也不说了。

  我先开口,“他是?”

  “朋友。”他有些不耐烦,确实也是,本来手机上可以解决的分手,非要他跑一趟,这么热的天,心情烦躁在情理之中。

  “我人来了,你有话快说。”

  “你想在这里聊?我等你等的快晒成干了,你也真忍心,这里我不熟,你找个附近的咖啡店什么的坐一下吧。”

  他认同了,过了桥就是一家咖啡店,他朋友正要和我们一起坐下,我制止了,“不好意思,这是我和他的私事,不介意那边等一下吧。”

  安静下来后,他看着手机没有看我,我想了想开口道。

  “对不起。”

  他抬头,表示不解。

  “骗你是我不对,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我没有为别人准备过惊喜,不知道这样反而让你对我生气了。”

  或许是我的态度较好,他脸色好了一些。

  “这次过来我骗了我家里人,我说我是去补考的,其实是想见你。”

  “和你的朋友们联系,聊的话题也全都是关于你,除了你之外就没有了。”

  “自从你开始对我冷淡,我心里特别着急,我问我朋友该怎么办,可没有人能给我答案,甚至有人说让我也放弃,但我做不到,我们在一起还不到2个月,我还没有好好告诉你我多喜欢你,我们还有过约定...”我们约定暑假攒钱一起去千岛湖玩。

  我曾在他的QQ空间,看到了另一个女孩的存在,我担心他是变心了。

  我没有说完,我知道这段感情,他也不是没有付出。

  “在你来之前我想了好多好多想对你说的话,和你在一起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但我从来不后悔当初承认水果老板的那个身份。”

  “虽然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但我不害怕,因为这个城市有你啊,在车上的时候,我是期待和你见面的。”

  我停顿了一会儿,正想着该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他握住了我的手:“对不起,我确实想过要放弃,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我会一直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想向全世界宣布,真的,对你的承诺,说的时候都是真心的,可是现在,我对你的喜欢好像迷路了,我会努力找回来,在这之前,我们都先冷静一下好吗?”

  我心里冷笑,好话全给他说了。

  此时也顾不上对那个“人”的承诺了,我甩开他的手,擦了擦不知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说:“不用找了,既然这么勉强的话,就算了吧,我很喜欢你,但我不会求你喜欢我,你说冷静,那就都冷静一下吧,放心,我不会再找你了。”

  说完,我就很帅气的离开咖啡店,我总在逞一时之气,把事情弄得难堪。

  说完我就后悔了,为什么要自封死路啊。

  留下的李烊愣了愣,然后毫无表情的走出了咖啡店,他朋友也快速跟上,想问什么,看到那张脸又不敢问了。

  最后还是怯生生的问了句:“小白,网吧你还去吗?”在来之前,两人正在网吧打游戏。

  回答他的是安静的空气。

  因为太晚了,我要睡一晚明天一早才能回去,提前买好了票,正在想着怎么跟老妈解释说是补考去了一天就回来了时,李烊打电话来了。

  我没接,我说过我不会联系他的,但不代表他不能联系我,第一个电话刚断掉他第二个电话又拨过来了,这次我接了。

  “喂?”我很平静的问。

  “你现在在哪?”

  “宾馆。”

  “地址给我,我现在过来。”

  “太晚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

  “早起?为什么?你要回去了?”他的声音顿时着急起来。

  “干嘛,你有什么东西落我这儿了?”

  “有,我的心落你那儿了,你下午的话我想了很久,你说你喜欢我,但不会求我喜欢你,我才明白,你也会离开我,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耍孩子脾气,每次你都会包容我,我以为这次最多只是冷战几天,可我害怕了,我怕你走了就再也不要我了。”

  “我说的对你的喜欢迷路了全是假的,我就是在生气你和我兄弟一起骗我。可我没有想过你会真的离开,对不起我错了。”

  说着说着我感觉他都快要哭了,我才说,“地址发你了,要过来就快点,晚了我就睡着了。”

  挂电话前我分明听见他笑了,其实,我比他更高兴。

  没一会儿门铃想了,我心想,他怎么这么快到了,就把门打开了。

  殊不知,门外是一群流氓痞子,出门在外,正常人都会有一丝警惕,可我因为兴奋却忘了。

  “哟,是个小姑娘,哥,带走吗?”

  “带什么带?要做就在这间房里做,你想在自己房间留下证据啊,你个猪。”

  从对话中得知,他们也是这里的房客,不知道用这一招害了多少女生。

  我感到害怕,想我一个21世纪的新新女青年,要毁在自己的过去了吗?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大哥,你们是不是要钱?我这里钱都给你们。”此时门没有关,我假意示好,想找机会逃出去。

  “挺上道啊姑娘,”那个小弟走过来想要接过我手上的钱包,突然又被那个大哥阻止了。

  “你个猪,还是注意一点好,别节外生枝,她能有多少钱,给她艹晕了,钱还不是我们的。”

  “哥,你说的有道理,我去守门,你先上。”

  此刻我真的害怕极了,虽然是从未来来的,但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弟去关好了门,那个大哥上来就脱衣服,胖的只剩肉的身体朝我压来,我慌乱下抬脚使劲往他胯下踢,再戳他眼睛,他马上就躺地上嗷嗷叫了。

  大哥倒下了,我还在惊喜这一套还有点用,小弟马上察觉了。

  “哥,你怎么样了?”小弟问

  那个大哥回答他:“别管我,先解决那个妞。”

  他拿起桌上的东西朝我丢来,我拼命的躲,桌上的东西丢完了,他在包里翻着什么,我恍然看到一把刀,正闪光照在我眼睛上,我心提到了嗓子口,此时我真希望李烊能反悔不要来。

  在小弟转身拿刀的时候我趁机躲进了厕所,反锁之后,死死的抓紧门不松手。

  小弟绕过床沿,来扒厕所的门,扒不动,他又用脚踢,我感觉到门快经受不住了。

  门口想起门铃声,是李烊来了。

  我哭着大喊,李烊,你快走,不要进来。

  他听出了我的不对劲,马上猜到房间里有其他人,我似乎能想象到,他在门外猩红的双眼。

  他拼命的拍着门喊着我的名字:“江小乐”

  他立即喊来了宾馆老板,老板报了警。

  我得救了,李烊看到我瑟瑟缩缩的躲在厕所里,心疼的抱住了我,一直在和我说对不起。

  在他意识里,都是因为他我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我从来没有怪他。

  他轻轻的吻着我,我感受到了,被他珍视呵护的感觉,在今天之前,我都不会相信,一个要跟我分手的人,会这样因为自己的行为难受自责。

  我们互相为彼此擦掉眼泪,相拥着入眠。

  第二天我没有回去,半夜的时候,我偷偷把汽车票退了。

  一早的时候,他猛然惊醒,看着我握着我的手问道:“你今天是不是要回去了。”那表情极其委屈。

  “能不能不要走,再陪陪我。”

  我又开始作:“昨天就定了车票,马上就要走了,走了就再也不来了。”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我不让我走,我决然拉开他的手,走到门口。

  他沉默这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抬起头来,深深的看着我说,“你昨天说你不会求我喜欢你,那如果我求你喜欢我呢?能不能不走。”

  我站在门口,憋不住笑意还是笑了出来,我说:“我不走,我只是去买早饭,我还没谢谢你,昨天救了我呢。不过,你是不是要和家里说一下,毕竟一晚上没回去。”

  他先是很惊喜,差点朝我扑来,确定我真的不走之后,听了我的话,给家里人报了个平安。

  吃了早饭,他又上床抱着我,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还好你没事”他抱我抱的很紧,生怕我会走掉似得。

  腻歪了一天之后我说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爸妈也要担心我了。

  两人只好依依不舍的分开。

  这次发生的事情,似乎让那个说对我的喜欢迷路了的小男孩,重新找到了路,并且比以前更喜欢我了。

  和他分开的日子真的难熬,好不容易熬到开学。

  我以为“他”想要我改变的,我已经做到了,可事实并没有。

  过去的校园生活我过得平平淡淡碌碌庸庸,根本没有为自己的未来着想过,既然重新来了我想也改变一下。

  我知道未来服装流行的方向,自己偷偷的谈了几个厂家,虽然开始处处碰壁,但我没有放弃过,从学校附近,到越来越远的工厂,甚至跨城了,但我知道,只要能谈成功,未来我一定不会太过平凡,或许是运气,十个约好的厂家,竟然有两家被我说服了,而且都支持一键代发。

  我开始了线上卖货之旅,我经常会给这两个厂家一些建议,而每次我提出建议的衣服销量都是最好的,在开始售卖之前,厂家会给我免费寄样,我会找朋友拍或者自己拍,总之,刚开学的这段时间,我过得非常忙碌。

  但我从没有冷落了李烊,从谈成功厂家开始,我的事情都会和他说,他也乐意倾听,有时候他还会跑来我们学校担任摄影师,别说,拍出来还真不差,我以为惬意的日子会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某一天,我的宿舍门被敲响,门口一堆女生,手里拿着质量参差不齐的衣服,通通一股脑全丢在了我身上。

  “你自己看看,你这衣服什么破质量,只卖款式不卖质量是吧。”

  “你以前的货还行,现在是赚钱了,打算随便打发同学们了是吧。”

  “你看看,从来没有过敏的小敏,这疹子都发成什么样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看小敏一直不停的挠着,赶紧制止了她:“小敏,你别挠了,今天的事情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衣服的钱我全部退给你们,但小敏现在等不了,赶紧带她去医院。”

  医生诊断是皮肤过敏,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也意识到了那批衣服有问题,早在她们把衣服扔向我的时候,我就闻到,这批衣服和寄来的样品完全不一样,我必须找工厂老板聊一下了。

  工厂办公室。

  “赵老板,这件事你要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样品和成衣的质量能相差这么多!”

  赵老板为人忠厚老实,这也是我愿意和他合作的原因,我相信不会是他动的手脚,但不代表他下面的人不会这么做。

  赵老板亲自一层层问过去,才知道问题出在了原料上,原来是选材员小刘,擅自把工厂原来的合作方换了,换的是自己家那边的亲戚,赵老板让他去联系这个亲戚,如果不出来担责任,那就法庭上见。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老实的赵老板生气起来也那么吓人。

  “对不住,你这次卖出去有多少?都以一赔三这样处理吧。”

  我想了想说:“不多,5千块,刚开始卖就有人找来了,所以出的货不多。”

  “我转你2万,剩下的五千就当做你帮我善后的报酬了。”

  我现在深有体会,选对合作方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场小风波很快就过去,同学们还是很信任我,我开始不止卖衣服,因为做得好,已经有其他工厂的合作找上门来,挑了几个不错的合作。

  但我更忙了,为了多卖些东西,无论多晚有人下单我都在回复,而我这个傻瓜却忘了,自己学的就是网络营销,开个淘宝店就能解决的的事情,我却迟迟没有想到。

  一直到快要毕业前夕,一次在去和李烊约会的路上,过马路的时候,脑袋突然一痛,好像有什么在召唤我,我倒了下去,就这样耳边只剩下风呼呼吹来的声音以及李烊在马路对面疯狂向我奔来的样子。

  脑袋越来越重,意识也越来越散,突然想起“他”说过,他会帮我减缓时间的流失,直到到了最后的时间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以及直到我完成任务或者完不成。

  所以现在我的时间到了吗?2021的我已经不行了吗?真是可笑,我只不过是摔了一跤啊。

  “他”的要求到底是什么,我完成了还是没有?

  我又来到这个黑暗的世界,还是“他”。

  “他”说:“你的时间到了,而你没有完成,所以...”

  话没有说完被我打断了,“所以,现在的我是在20年,我怎么样了?”

  “还有,你到底要我完成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原本黑暗的空间,陡然升起一个高台,我感觉到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他手一抬,我就飘在了空中。

  我看到了那个高台,里面是一望无际的深渊,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我掉进去了,我一定醒不过来了。

  一种孤立无援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我害怕的眼睛一直盯着“他”。

  最终我还是掉进了那个深渊,而我的身体被送去了医院,没有任何病症,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可我就是醒不来,李烊在病床前流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哭了,甚至祈求我赶快醒来,他和我说着许多我们的过去,也说到差点弄丢我的那次。

  我的身体动不了,可我在深渊里能听见他的深情,里面什么也没有,掉下去的时候我只感觉到了失重,就像跳楼机,可跳楼机会停下,现在却停不下来。

  我想出去,不想看到李烊这么伤心,身体还在下坠,没有任何束缚,我觉得我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我想到盗梦空间,会不会我想象的东西也能出现在这里,为我所用?

  可是没有,渐渐的,在这个深渊里我也失去了意识,我没有可以抵抗的力量,只能任人宰割。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已经掉到最底下了,我看到了死去的爷爷奶奶,他们拼命的把我往上推,对我说:“孩子你不应该在这里,赶快出去。”

  我被推出深渊,却亲眼看见了爷爷奶奶在空中消散,那是我好久不见的亲人啊,所有的兄弟姐妹中,只对我最好的奶奶,总是将糖果偷偷的藏起来,然后在没有人的时候告诉我,让我悄悄的去拿,不要和别人说,十几岁,爷爷还在的时候,我经常看到他端着个椅子坐在门口,晒着太阳,拍打着自己松散的大腿,看着爷爷大腿的肉晃啊晃,我总能被他逗笑,虽然他们没有陪我很久,但我从没有将他们忘记,我伸手朝他们喊着不要,可也没有阻拦他们的消失。

  我哭成泪人。

  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房间床上,眼角还有莫名的泪水,我不知道这是哪一年,因为我没有了记忆,但我还记得我的家人、朋友们。

  爸妈问我:“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就要迟到了。”

  我用了很久才想起今年是2020年,今天是7月6号,也就是星期一,我刚到工作的地方,同事就好奇的问我,今天礼拜一,你怎么来了。

  原来,我从事的不是事业单位的工作,每周内部调休,而我正好礼拜一休息,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记忆。

  所有的一切都没办法解释的通,无论我怎么努力回想,脑袋还是一片空白,这二十多年我好像白活了。

  自从开始工作,神奇的是我对所做的十分熟悉,似乎手已经有了下意识的动作,我相信了我是在这里上班的。

  直到7月13那天到来,我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记忆突然涌来...

  我忽然明白,或许“他”想让我改变的是,不与李烊相恋,我马上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却听到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不存在,请查证后再拨。

  我问室友是不是还记得这件事,她却说从没有给我介绍过对象。

  手机里原来有他室友的联系方式,现在再去找却发现根本不存在。

  他们学校还在,可学校也查不到他的名字,有一个同名同姓的却是今年刚入学的。

  李烊就像从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记得他的只有我。

  我和朋友说过这个故事,她的回答是:“你做的梦真长。”

  我甚至想,如果我再发生意外,会不会再见到“他”。

  李烊,怎么办?我找不到你了......

  -------end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