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启入凡
仙启入凡

仙启入凡

多情小飞鱼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1-08-13 08:45:09

仙启,仙起也! 一个被逐出仙门的仙人,因何事封印了自己的妻子… 莫名的失忆又是因何而来! 当夏珀找回丢失的记忆,再临仙门时,才发现被逐出仙门的真正原因… 此时的仙门却需这个当初被逐之人拯救! 救还是不救?必须要救 因为我名“珀” 珀者,白王也,谓皇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忆往昔!

仙启•序章

  仙启历三十年,仙启村

  “糖葫芦儿,又香又甜的冰糖葫芦儿嘞!”

  干净的街道,一个身穿灰白衣袍的小贩,肩扛一只插满冰糖葫芦的竹竿,不断的在街道吆喝着。

  仿佛是因为走累了,于是来到百草堂门前,放下手中竹竿,解下腰间竹筒大灌了两口筒中的白水。

  然后一屁股坐到百草堂门口的石阶上,笑着对石阶上一个小女童诱惑道:

  “小孩,糖葫芦儿吃过没,又香又甜,想吃不?”

  女童约莫五六岁的样子,扎着俩冲天揪,一身鹅黄长裙,瞪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小贩身边的竹竿。

  听到小贩的声音,女童略显紧张的向身后百草堂中看了一眼,糯糯的说道

  “先生给锦瑟买过,可甜了,不过要五文钱,锦瑟没钱。”

  小贩也向百草堂里看了看问道

  “你家大人呢,他们有钱,让他们买来给你吃!”

  “爹爹在里面给娘买药!”

  女童说着抬手向百草堂里指了指,继续说道

  “不过给娘买完药肯定就没钱了,娘每次出门只给爹爹买药的钱”

  说完轻轻叹了口气,学着小贩的样子也坐在了石阶上,目光也从竹竿上移开,低头看着石阶下两只蚂蚁打架。

  小贩问道

  “你娘病了啊,病的重么。”

  “嗯,只能躺在床上,锦瑟每天给娘擦脸喂饭,娘说等锦瑟长大娘就可以站起来了”

  小贩听完,看着女童不知从哪里拣来的小树枝,把一小粒从糖葫芦上掉下来的冰糖,拨到两只蚂蚁旁,轻笑着摇摇头。

  取下一只糖葫芦递到女童面前。

  女童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看小贩说“锦瑟没钱,买不了”

  “小客官,这根不要钱送你了”

  女童却摇摇头“虽然锦瑟很喜欢冰糖葫芦!但是爹爹常说,大丈夫不能吃那个…那个什么之食”

  “是嗟来之食”小贩接嘴道

  “不是不是就是那个…那个什么之食!”

  女童说完还学着她爹红着脸斜向上四十五度看天的样子。

  这个姿势刚好又看到插在竹竿上的糖葫芦,女童咽了咽口水说道

  “叔叔你明天还来么,我告诉娘亲,锦瑟想吃糖葫芦,她肯定能给我钱。”

  这时小贩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微微一怔,站起身抬手轻轻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说道

  “来,每天都来,小客官明天等你来买…”

  说完就走进人流之中,吆喝声远远传来,只是最后多了一句

  “世上本无仙,奈何求长生…”

  ……

  女童目送小贩走远,低头继续看着两只为争抢小糖粒打架的蚂蚁。

  “小冰糖,干什么呢?”女童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

  听到声音,女童欣喜的站起身,侧头看向说话男子身后,问道

  “先生,我爹爹呢?”

  “你爹给我铡长生草呢,笨手笨脚的。”

  身穿云纹白袍的年轻男子说着,蹲下身抬手在女童头顶揉了揉,不想却被撅着嘴的女童用双手拽了下来,道

  “先生,灵汐姐说不能摸头,会长不高的!”

  不过片刻,女童仿佛又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儿,轻笑着,在年轻男子耳边说道

  “爹爹就是笨,连刷碗都不会,有一次刷碗的时候摔碎了一个,气的娘让爹顶着碗在门口站了一夜!”

  说完捂着嘴偷偷的笑着。

  年轻男子看着偷笑的小姑娘,也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说道

  “那你没给你爹爹说说情,就让他顶个碗站一晚上?”

  女童揉了揉被捏的脸蛋儿道

  “锦瑟说了,可娘说那个碗是一对,等锦瑟长大以后嫁人的时候当嫁妆的!”

  听着女童的话,年轻男子想起以前去锦瑟家,见过一次那对玉碗,虽只是匆匆一瞥,但还是看出那对碗赫然是一对仙器!

  年轻男子轻轻拍了拍女童的后脑勺,说道

  “好啦,去看看你爹好了没有,看天色要下雨了,赶紧回去照顾你娘吧!”

  “嗯,那锦瑟去喊爹爹了,明天再来看先生!”

  说完小姑娘笑着跑进了后堂。

  年轻男子抬头看了看阴沉天空,转身也走进了后堂。

  百草堂后堂,一个壮硕的汉子一手抓着一摞摞看似枯枝的干草,一手拿着铡刀,不时的拿袖子擦着汗水,听到身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转过头露出一抹笑容道

  “丫头,等着急啦?没去找夏先生吗。”

  “哼!先生让你快点儿,快下雨了,要回去照顾娘呢!”说完还给壮硕汉子露出一个鬼脸。

  “好嘞,夏先生说今天把这些药草铡完,一会拿药的时候少收五文钱,回去的时候给锦瑟买你最喜欢的糖葫芦!”

  “这些草药今天够用了!”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后堂门前,一位丫鬟打扮的年轻女子手拿一把竹伞,向他们走了过来。

  看见来人,女童惊叫一声向年轻女子飞扑而去,一把抱住女子的腿,惊喜道

  “灵汐姐姐,你去哪里了,锦瑟好想你呢!”

  “我去给先生办了点事,出去了几天!”

  说完女子弯腰抱起了女童点了点女童的鼻子说

  “这次回来给锦瑟带了你最爱吃的绿竹糕!”

  “吧唧!”

  女童听完,在年轻女子脸上亲了一口,道

  “灵汐姐姐最好了!”

  名叫灵汐的女子在女童脸上蹭了蹭说道

  “铁柱哥,先生说快下雨了,让我给你拿把伞,赶紧回去照顾芸姐吧!”

  “行,麻烦灵汐姑娘了,替我谢谢夏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锦瑟跟姐姐说再见!”

  女童从女子身上爬下来,抓着壮硕汉子的衣角说道

  “灵汐姐姐再见!”

  ……

  夜里,内堂主卧,名叫灵汐的女子,走到窗前看着月亮发呆的男子身旁,说道

  “先生都办好了!混元长生丹也准备好了!”

  男子没有转头,继续看着月亮,随口说道

  “嗯,那只小狐狸没调皮吧!”

  灵汐想起自己离开时,那只银白色小狐狸,望向自己那疑惑的眼神,不确定道

  “先生,小酒儿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我把它交给龙祖的时候,它很焦躁,我走的时候它还偷偷的跑了出来,不过又被龙祖抓了回去!”

  年轻男子叹了口气道

  “哎,这件事太麻烦,如果不是需要借助这里的元気,真不想和她在这里…哎,罢了,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

  “先生,你有把握么,毕竟幽冉姐是幽冥之主,而且你和她…”

  夏珀打断灵汐道

  “好了,灵汐,她已入魔,恩怨情仇,等来世在还吧!”

  ……

  仙启山脉,仙启山上空,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一边是云纹白袍,一边是流锦黑裙。

  “幽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带着幽冥回到幽冥之地去吧。

  我虽已不在仙门,但是我也不会坐看被放逐的幽冥为祸世间…”看着这个,自己从仙山出来遇见的第一个女人,夏珀苦劝道。

  那时的她与现在虽未有太多变化,但是当初在这绝美的面容下是一颗纯净,单纯的心,那双眼眸,简单明亮。

  当时的她也会害羞,记得当初第一次吻向她那娇艳的红唇的时候,她那原本妖媚的眼神却有一丝丝慌乱。

  虽用一双雪白手臂轻轻抵住自己的胸膛,但也能从她微微颤抖的娇躯上,感觉到她此时的不知所措!

  想到这,珀,原本紧紧握住剑鞘的手也松了松。

  “呵呵,我幽冉是幽冥的王,你与我在幽冥苦地也呆过很长时间,虽然幽冥是被仙神放逐之人,但是我不想再让我的子民,忍受日日雷霆之罚”

  “可是…”

  黑裙女子打断珀的话道

  “好了,多说无益,今日你定要阻我?”

  绝美女子看向对面沉默不语的男子,原本妖媚的脸庞也越发冰冷起来。

  红艳的嘴唇闪过一丝自嘲,缓缓拿起短刀将披在肩旁的一缕青丝割断拿在手中。

  “子都,你我情义便犹如此发,永从此绝!”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