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士
谍士

谍士

楼沐月

军事/谍战特工

更新时间:2021-08-05 19:23:41

1937年11月中旬,淞沪江之战落幕,上海沦陷。在三角地菜场做会计的尚煜城,刚回国就顺利帮助我党运出被扣押的医药物资, 这也引起伪军军官藤井修一大佐的注意......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7章:二人谈心

第1章:1937上海沦陷

  北平的一家酒楼外,已经被伪军团团包围。

  空中数枚炮弹划过,纷纷朝着酒楼飞来。

  “轰隆——!!”

  酒楼立即被炸弹“吹飞”,整个瞬间垮塌下来。

  尚煜城已经瘫倒在地上,不得动弹。

  只见眼前的沙漏正在倒流,时间又重新回到淞沪之战的落幕,上海沦陷。

  尚煜城穿着灰色长袍右手拿着菜篮,左手提着鱼从巷口走出来。

  站在路边抬头冷眼看向天空,空中漂浮着灰烬缓缓落下。

  战斗机一架架划过,伪军军队开着坦克顺利进城。

  租界之外的市民们,都疯狂得四处逃窜。

  虽然暂时安全,但也是弄得人心惶惶。

  尚煜城缓缓走到门前,叫道:“左老师好!”

  “快进来,来。”

  尚煜城径直走进屋内。

  左老师轻轻关上门也跟着走进屋里,并介绍道:“尚煜城,过去是我的同事,他的爸爸尚书白是我的好朋友。”

  在1927年,四一二事件的时候父亲尚书白牺牲了。

  尚煜城最早是保定军校步科,后来出国留学于日本的日制军校留学,受过专业侦查与破译密电码训练。

  这次地下党员们要将十六铺码头的一条装着运往前线药物的船只,在明日天黑之前弄到江下游。

  尚煜城面色无奈地说道:“左老师,开什么玩笑!码头都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整个上海都被占领了。”

  “这批药物很重要!”

  众人都低头不语,屋内氛围也瞬间尴尬起来。

  尚煜城开始打量起众人,目光瞥向一位女工作者,细心地观察到她的鞋有一边磨薄了,起了毛边,这应该是长期骑自行车的结果,没有钱买新鞋。

  因此生活应该不富裕,并且两只手、五个手指自然往里勾,心想着这要么是弹钢琴的手,要不然就是打字员,但生活不富裕的打字员是学不了钢琴。

  然后又转眼看向那个穿着工人制服的壮硕男人,包上有黄色的粉末,袖口上也沾有这种粉末,听见工人咳嗽的声音,想必这些天应该在做炸药。

  坐在工人旁边的应该是他的兄弟,左边毛衣的袖口磨损的严重,而工人正是左撇子,如果两个人不是兄弟,就算外套可以混着穿,可是毛衣绝对不会换,所以这肯定是兄弟二人,但纵使有他们帮忙,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各种法子都已经在脑中过了一遍,但面对曾经七十万国军的飞机大炮仍然失败的场景,心中也不禁触动起来。

  尚煜城默默说了一句“再会!”,然后拿起菜篮,提着鱼正准备要离开。

  这时,穿着制服的工人怒道:“你这个懦夫!”

  尚煜城反驳:“知进退,识寡众,怎么就是懦夫了?

  出了这个门向东走,全部都是日本人,有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以一当十,你行吗?不要再讲这些多余的话了。

  我再多讲一句话,东西固然重要,但是性命更重要,留着命,我们以后还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

  尚煜城走在路上,一直在思索着能成功吗?

  这是不可能的。

  七个人都会把命交出来,这不可能的。

  突然,身后有人拦住自己,转身看去竟是那个工人。

  工人问道:“以一当十,就是我一个人杀十个,对吗?你说的,我来做。”

  尚煜城刚转过身就听一声枪响,撇头看去一个伪军被击落车下。

  只见工人奋不顾身地跳上车,往车内扔进一颗手榴弹,然后迅速跳下来在街头巷柳里逃窜。

  周围的百姓见状都避之而唯恐不及,纷纷四处奔跑。

  尚煜城踱步跟着来到巷口中,看见五、六个伪军举着89式步枪刺向被围住的工人。

  待伪军离开后,向煜城缓缓走到面前,只听他哽咽地说道:“尚先生,那批药物需要您,前线的战士更需要这批药物,拜托了!”

  说罢,工人仿佛了却心愿般断了呼吸,却始终没有瞑目,眼角默默流下一滴眼泪。

  尚煜城半蹲下身子,帮他合上双眼,头偏向一侧心痛地流下眼泪。

  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他们为此赴死的决心。

  在狭小的屋内,六人围坐在一块,但空出来的位置是工人的,他都死讯让周围氛围变得十分沉重。

  这时,尚煜城又折返回到屋内,沉重地叫道:“左老师!”

  屋内正在准备材料的六人都抬头看去,向煜城目光坚定地抬眼看向众人。

  左老师露出惊讶的神情,立即看向身旁的男人说道:“老胡,给他介绍个情况。”

  七人纷纷坐下。

  旁边的人拿出一张地图摆在尚煜城面前,然后拿着铅笔指着图纸中关键的位置,讲道:“船,都是远洋海运公司的,一共三条都被国民政府征用,一条船,装满了国军弹药;

  还有一条船,装满了油料;告捷号,是我们要的船。

  十六铺码头还扣了英法洋行七八条船,伪军正在逐个清点,一但清点完毕挂上日本旗,就动不了了。

  明日天黑前,告捷号说什么也会被清查到!”

  向煜城将手放在嘴巴前头儿,慢慢撮合着手思索起来,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向左老师,又看向其余神情紧张的地下工作者。

  自己默默地打开旁的饭盒,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子,深重地问道:“我能吃他的饭吗?”

  在围观的人群中,自己亲眼目睹伪军刺向工人,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地身亡。

  屋内众人都默默地垂下脑袋,左至泽沉重地说道:“吃吧!”

  打字员起身,从旁的木桌上拿起热水瓶,给向煜城倒水,只见他红着双眼痴痴地看着地图,倔强地吃着手中包子。

  眼前人一个个献出自己生命,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他们倒在血泊中,想到这些心酸地咽下喉咙里的馒头。

  尚煜城无助地抬眼看向左至泽,哽咽地问道:“我父亲,当年和你们一样吗?”

  左老师不忍心看着他,垂下脑袋微微地点着。

  向煜城猛然瞥向一旁,眼泪终于忍不住从脸颊偷偷滑落,但猛然回过头盯着饭盒,似乎想到可行的办法。

  将手中剩下的半片馒头放进饭盒,将饭盒盖缓缓盖上,说道:“我想把这个饭盒带走!”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