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念念一线牵
心心念念一线牵

心心念念一线牵

左胳膊有颗痣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2-01-20 22:24:37

时隔二十三年,旷世神兵”一线牵“在南安国青木州凤鸣村再次出现,南安国各门各派蠢蠢欲动,纷纷来到凤鸣村准备争夺神兵,身为”南安国第一学院“德泽学院派遣刚刚到到任的青木州的兵马都总管司雨前去平息此事,待司雨到时为时已晚,凤鸣村已被各派血洗,只留下一个男孩,怀里紧紧抱着神兵,更为糟糕的是神兵已与男孩建立羁绊,这男孩的命运终将不平凡。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章 半路受伏

第一章 神兵再现

  “神兵再现“,“神兵再现”,德泽学院往日的恬静被学生会新闻部的校园广播打破。

  此时,德泽学院院长室的阳台上站着一位白发·老者,他眉发灰白,白胡修长,身体瘦骨嶙峋,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威压。

  “时隔多年,终究还是出现了,看样子又是场腥风血雨啊。”老者说道

  “老师,这“一线牵”究竟是何物,各门各派竟如此不顾及嘴脸争抢。“老者身旁的红发男子问道。

  ”相传,八十多年前,南安国有一位很杰出的锻造师,他锻造了很多神兵利器,“一线牵·则是他所锻造的最杰出,也是最后一件神兵。”

  “这位锻造师为锻造一线牵,寻访大陆各地,将这世界上最狂暴两种能量“罡气”与“煞气”放入神兵之中,因为罡煞两气相互吸引,且一旦相遇就便难以分开,所以一线牵只能使用罡煞两气其中的一种能量,而两气的转换仅由神兵中的一根·绳子牵引控制,故而起名“一线牵”。老者继续道

  “那为何它又销声匿迹这么多年。”红发男子问道

  “一线牵锻造完成后,锻造师发现罡煞两气可与人血产生羁绊,且这种羁绊直到提供人血的人死去,锻造师这才发现一旦一线牵落入心怀不轨人之手,对南安国甚至整个大陆都是场灾难,于是锻造师便想毁了它,怎想一线牵威力霸道,不仅没被毁掉,还反伤了锻造师,锻造师不久后不治身亡,临死前将神兵交给了自己的好友保管。”

  “不成想旷世神兵的消息被泄露出去,好友招到追杀,他自知不是追杀他的人对手,于是将自己的血滴在神兵上产生羁绊,企图用神兵的力量为自己获取一线生机,没想到一线牵威力强悍,追杀者们纷纷遭其反杀,之后这位好友凭借神兵的力量在整个大陆战无不胜,而他就是二十多年前叱咤风云的人称”无双战神“的吕蒙,吕蒙死后一线牵也随其消逝,不知所踪。”

  “关于吕蒙我也是有所耳闻的,能力不及九阶,却无人能敌,原来是一线牵的缘故。”红男子说道

  “如今一线牵在青木州凤鸣村出现,各方势力均朝那里集结,老师,德泽学院难道要袖手旁观吗”

  “青木州地处边境,德泽学院现在前去为时已晚了,前些日子司雨被调到青木州,我已经告诉他前去平息此事了。”老者回答道

  青木州凤鸣村,五岁的谭明轩正在井边玩耍,突然村口一片哗然,一群外来者闯入村庄。

  为首的光头男喊道:“我们听闻消息,神兵一线牵在你们凤鸣村,乖乖交出来,不然你们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尴尬的是整个村庄无人回应。

  “好”光头男说道”给我搜“说罢,光头后面的弟兄们就开始闯进村民家中进行搜查

  顷刻间,整个凤鸣村鸡飞狗跳,怨声载道,村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一顿搜查无果后,光头男说道:”我们家门主说,若是拿不到神兵,便提头来见他。”

  其旁边的各门派首领纷纷附和,“我家主上也是这么说的”“对,对,宗主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那没办法了,我可不能白死,总要有几个陪葬的。”光头男露出丑恶的嘴脸,随手便将身旁的一名凤鸣村的青状一刀封了喉。

  村民见状惊慌失措,纷纷逃窜。

  “还是那句话,把一线牵交出来包你们平安无事,不然等待你们的就是屠村。”光头男再次说道

  村民们已经被刚才的那一幕吓得四处逃命,哪里还有功夫听光头男说什么,所以这一次依旧无人回应。

  光头男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一个不留。”

  听到光头男的命令,其他人便拿起武器向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冲杀过去。一场惨无人道屠杀就此展开。

  刚刚满月的孩童从母亲怀中抢走,举起摔死,母亲痛哭流涕,而后昏厥过去。爷爷为了护住孙女不被伤害,紧紧抱住孙女,可这又有什么用呐,刀早以透过爷爷的胸膛刺入孙女体内。

  无论是妇孺老少,皆成了这群恶魔的刀下亡魂。

  唯一“幸运”的可能就是那些妙龄少女,她们不会被立即处死,而是先满足这群恶魔的兽欲,有些可能感谢她们的“侍奉”,留她们一命,有些则与其他村民并无区别。

  谭明轩被父母带进自家的茅草屋内,父亲急忙撬开家中地板的一块青石砖,从中拿起一个长条的盒子,打开盒子,一把漆红的宝剑赫然躺在其中。

  剑体宽长且厚实,剑身与剑柄之间有一个类似按钮的东西十分显眼,整把剑通体漆红,包括剑刃也是一样的颜色,丝毫感觉不出金属的质感。

  父亲将宝剑用破衣服卷好,交给谭明轩,说道:“明轩,这东西很重要,不能交到外人的手里,这是父亲的承诺,无论如何你都要保管好,听明白了么。”

  谭明轩虽然年龄尚小,但是从父亲的口吻中还是能感觉这东西的重要性,所以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谭明轩接过宝剑并紧紧抱住,突然屋门被踹开。

  踹开屋门的人大喊一句“这里有人。”

  谭明轩的父亲顺手抄起一把榔头,并说:“孩他妈,快带明轩从后门跑。”

  明轩本还想再看父亲一眼,但已被母亲用手死死拉住,向后门跑去。

  此时,众多帮派的人向茅草屋围来。为首的大喊一句“快追那对母子。”

  于是众人分为两波,一波对付谭明轩的父亲,另一波追谭明轩母子。

  母亲带着谭明轩向后山跑去,奈何本身身为女子体力就不如那帮宗派的人,更何况带着五岁的孩子,速度更慢了。

  很快那帮人便围了过来,母亲将谭明轩挡在身后,并说:“别伤害我的孩子。”

  “不伤害你们可以,告诉我,那小孩手里拿的是什么。”为首的说

  “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母亲说道

  “还宝贝,就你这穷乡僻野的能有什么宝贝,想必是那神兵一线牵吧,交出来。”那人继续道

  “你们别想了,除非是我们母子死了,不然我们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母亲说道

  “好”为首的人顺手举起长枪向谭明轩刺去。

  此时的谭明轩已然呆住,母亲一把将他推开,长枪未命中谭明轩,但却深深刺中母亲腹部。

  母亲躺在地上,谭明轩跪在母亲旁边,此时已是泪流满面,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手足无措,只能嘴里不断的喊着“妈,妈,……”

  母亲的眼眶已经湿润,用尽最后的气力举起她的手,抚摸着谭明轩的脸,奄奄一息的说:“明轩,对不起,我们不该把你生下来,不该,忍一忍疼痛就会过去的,会过去的,会过……”

  伴随着母亲胳膊的落下,谭明轩大喊了一声“妈!”

  为首的人走上前来,伸出手对谭明轩说:“拿来。”

  谭明轩死死抱住宝剑,并恶狠狠的盯着这个杀母仇人。

  那人显然被这个小孩的眼神给激怒了,并说:“小屁孩,你敢瞪我。”

  随及将谭明轩拎起,狠狠的甩向一棵树。

  谭明轩弱小的躯体怎能抗性这样的冲击,一口鲜血从谭明轩口中喷涌而出,溅到包裹宝剑的旧衣服上,身上使不出半点力气。

  此时,那人走到谭明轩面前,拽着他的头发,嘴里说道:“小孩,有些事,你不服不行的。”

  然后手伸向了他怀里的宝剑,在他手握住宝剑的一刹那,宝剑周围的破布被宝剑本身涌出的能量焚烧殆尽,慢慢的黑色和白色两种能量开始向那人身上蔓延。

  那人立即松开握住宝剑的手,但为时已晚,两种能量已蔓延至他的全身,此刻那人感觉有万只白蚁叮咬他的全身一般,顷刻间,那人伴随哀嚎化为一摊灰烬,吓的众人节节后退。

  而谭明轩呢,此刻他怀中的宝剑不断的向他胸口灌输一种炽热的能量,一种阴寒的能量,感觉胸膛随时会炸裂一般,这使得他痛苦不堪,不得不放下这把剑。

  宝剑从他身上脱落,能量的传送也随即停止,胸口也开始舒缓起来。

  众人看宝剑没了动静,便试探着向前走近。

  求生的本能让他不敢再拿起宝剑,可是面对逼近的众人他也不知拿什么应对。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从众人上方传来“大胆,你们竟敢滥杀无辜。”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