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系统骗我去打工
快穿之系统骗我去打工

快穿之系统骗我去打工

五舅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1-08-04 12:00:43

系统找上莫桃桃的时候,把快穿的好处吹的天花乱坠,成功把莫桃桃骗上了贼船,任务途中没有金手指就算了,没想到任劳任怨地完成了系统发布的任务之后,系统居然一点好处都不给她? 莫桃桃:呜呜呜我不干了。 系统:╭(╯^╰)╮由不得你。 没想到n个世界过后…… 系统:呜呜呜我不干了。 莫桃桃:嘻嘻(ꈍᴗꈍ)由不得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点燃这个世界26

点燃这个世界2

  季生走后,莫桃桃浑身松懈下来,摊在床上没个形状。

  “吓死我了二狗,我还以为他对我这小身板有想法,结果只是像老父亲一样地关心我。”

  身下的床板把莫桃桃的背硌得生疼,莫桃桃侧过身子,给自己的背部放个假,可侧身的同时,胯骨那又传来一阵疼痛。

  原主的身子太瘦了,瘦得和皮包骨一样,打量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伤口,莫桃桃不禁骂起这个没人性的地下格斗场来。

  这么瘦弱的身子,一看就没有好好吃饭,不给饭吃就算了,还把这么小的孩子拉去打擂台。

  “原主真是好坚强啊,如果是我,我一定撑不下去。”

  盯着水泥天花板上的小灯,莫桃桃的视野逐渐被那唯一的一抹亮光占据。

  房间内的排气扇发出“呼呼”的噪音,彰显着卖力工作的自己,可即便如此,因为没有窗户,屋子里还是弥漫着一股久不见光的霉味。

  潮湿,阴冷,难闻,狭小。这就是原主的住所给人的感觉。

  硌人的床板,烦人的噪音,隔壁隐隐传来的痛苦呻吟,还有绝望且压抑的啜泣声。

  “这样的地方我真是一天都呆不下去。”

  说完这一句话,躺在床上的少女直接就进入了梦乡。

  二狗子看着上一秒还在说自己待不下去,下一秒就躺在床上睡着的少女,有些好奇她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样的。

  莫桃桃这一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铁门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刮过,发出“滋滋”的声响,莫桃桃从床上爬起,打开门想要一看究竟。

  门外,一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男人正推着小推车走过,走廊两边的所有门,都被那人用铁勺划过,接着,那人在走廊中间站定。

  “放饭了放饭了!先到先得啊!”

  听到这话,莫桃桃搜寻了一下原主的记忆,现在正是每天仅有的补给时间。

  想着原主这么瘦弱的身子,不多吃一点怎么行?莫桃桃一个箭步冲到那人跟前,伸出手朝他讨要。

  一管冰凉的药剂刚被塞进莫桃桃的手里,然后她就被蜂拥而上的人群挤出原来的位置。

  看着手里大约一指长宽的药剂,莫桃桃有些怀疑。

  这就是今天的饭?

  将信将疑地拧开药剂,莫桃桃一口气喝了下去。

  “呕。”

  一口闷完,莫桃桃立马干呕起来。

  这管药剂的口感简直难以形容,好比馊了的抹布泡在水里七天七夜,还带有酸甜苦的奇妙口感。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我的一生……糟糕,不会是走马灯吧!”

  【这是营养剂,一管就能提供人一天所需的基本营养和能量。你有得喝就不错了,不信你看看其他人。】

  沉寂了一个晚上的二狗子突然开腔,把还没习惯系统的莫桃桃吓了个激灵。

  但莫桃桃很快反应过来,依着二狗子的话,看向刚刚自己拿营养剂的位置。

  刚刚还是你争我抢的壮观场面,在莫桃桃吃饭的短短几分钟内已经散场的差不多了,分发药剂的人早已不知所踪。

  许多身上带着伤,年纪和原主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因为没有抢到营养剂,此时正麻木地走回各自的房间。

  而抢到营养剂的少数人,正火急火燎地把营养液灌进嘴里。

  还有一些人为了这么小小的一管药剂扭打成一团,最后药剂洒落在地上谁也没喝到。

  看到这一幕,莫桃桃庆幸自己跑得快,拿到了营养剂。

  “你说这营养剂是怎么做的,小小一管还挺管饱的。”

  摸着刚才还饿的咕咕叫的肚子,莫桃桃有点好奇这个营养剂的成分。

  【与其好奇这个,不如想想怎么完成原主的心愿,拿不到本源之力的话,咱俩都要被困在这个世界。】

  “你别急呀,我现在就只有原主的记忆,即便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呀。况且这才第二天,慢慢来嘛。”

  在心里安抚好急躁的二狗子,莫桃桃随手丢掉手里的药剂空管,打算转转这个名义上的宿舍。

  路过一扇扇一模一样的铁门,莫桃桃很快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眼前是一扇被锁住的铁栅栏,栅栏外同样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只不过这边的走廊没有铁门。

  一切都和记忆相吻合,这是从宿舍去往擂台的方向,看来栅栏外面,就是擂台了。

  双手抚上栅栏,一阵锥心的疼痛如期而至,还有隐约的肉香味传入鼻尖。

  忍住想收回双手的冲动,莫桃桃用力掰开通电的栅栏,坚硬的钢铁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缓缓弯曲,露出一个可供人侧身通过的通道。

  【该说你命大还是胆子大,这电居然没把你打死。】

  二狗子在空间里看得摄像头都要瞪出来,拍着莫须有的小手啧啧称奇。

  五年来,原主不是没有尝试过用这样的办法离开,可每当手碰到通电的铁栅栏时,巨大的电流就能把她电晕过去。

  也不知道莫桃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还能保持清醒地掰开栅栏。

  小心翼翼地避开栅栏,莫桃桃顺利通过,来到了另一侧走廊。

  现在还没到格斗场的营业时间,走廊外面一片寂静。

  记忆中,每当原主站在这里,都能听到外面传来的欢呼声,那些观众像是失去理智的行尸走肉,除了鲜血和伤口,其余什么都入不了他们的眼。

  抬脚步入寂静当中,很快,莫桃桃就要越过走廊里的最后一盏灯,走进短小但漆黑的通道之中。

  “二狗子,你看,这像不像黎明到来前的黑暗。”

  行走在黑暗之中,莫桃桃看着不远处光亮的出口,突然跟系统打趣道。

  【你打算就这么冲出去完成第一个愿望?】

  心系任务的二狗子不想搭理莫桃桃的打趣。

  “是啊,我先把这个简单的任务做了,在考虑后面那个宏大的愿望。”

  【听你说起来也太简单了吧?】

  “二狗啊,有些事情,它本质就是很简单,是人把它复杂化了而已。”

  莫桃桃语重心长,做出一副历经沧桑看破红尘的老年人的样子,在空间的二狗子真是不愿再多看这个戏精一眼。

  第一次在白天站上擂台,没有了晃眼的追光,没有了叫嚣的观众,没有了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机器人,眼前的一切突然陌生了起来。

  【我有一个问题,你出去之后住哪?怎么解决生存需求?】

  二狗子的突然提问,把莫桃桃问了个措手不及。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莫桃桃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原主没有记忆,又是个孤儿,从这里出去的话,难道又像五年前那样到处流浪?

  一想到自己住在桥洞下,披着报纸,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莫桃桃就觉得接受无能。

  还是不要出去了,至少格斗场包吃包住呢!

  “我觉得离开地下格斗场的计划可以暂缓,不过在此之前,还是有些事情要解决。”

  这么和二狗子说完,莫桃桃转身,看着刚刚出现的几架机器人。

  飞速扫视机器人的外观,判断出这是配有电击枪支的保安型机器人。莫桃桃打算先把机器人的枪给拆了。

  活动了一下筋骨,莫桃桃娇嗔道:“好过分,怎么又要美少女打架!”

  在空间的二狗子听到莫桃桃这发嗲的声音,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再也不干净了。

  娇小的少女身手灵巧的穿梭在机器人当中,只用一招就抢走了机器人手上的电击枪。

  银色的枪在少女的手里,与她白皙的肤色极为相衬。莫桃桃把玩着手里的电击枪,挨个点射机器人们。

  强大的电流一瞬间烧毁了机器人的芯片,很快,追捕莫桃桃的机器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我还以为你又要像昨晚一样,来一场激情热血的人机大战呢。】

  莫桃桃炫耀似地晃了晃手里的枪,脸上的自信笑容就和银色枪支的反光一样耀眼。

  “大人,时代变了!有枪为什么还要打近战呢!”

  宝贝地收好手里的枪,莫桃桃又捡了几只别在腰上。一脚踢开地上碍事的废铁块,莫桃桃往工作区走去。

  刺耳的警报声从莫桃桃掰开铁门开始就一直没停过,负责人的办公室内,一个男人正破口大骂,拿着通讯器质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莫桃桃一脚踹开办公室的大门,手里的枪直接对准还在口吐芬芳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昨晚在陆少旁边狗腿的谢顶油腻男!

  谢顶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手里的通讯器也掉落在地,莫桃桃见他举起双手,颤抖着从座位上站起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

  明明刚刚还气势汹汹,转眼间就怂成这副德行。

  用枪随意比了个方向,示意他离开座位后,莫桃桃惬意地坐在椅子上,像个贵气的大小姐一般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少女独有的清丽声线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回荡。莫桃桃转着手里的电击枪,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谢顶男人,询问的样子那叫一个潇洒帅气。

  【痞里痞气的,注意人设!】二狗子没好气地提醒她。

  莫桃桃闻言,立马端正坐姿,仿佛上课认真听讲的学生。

  男人举着手不敢动弹,只敢微微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莫桃桃直接给男人来了一枪。

  男人表情错愕,被电晕的他失去意识倒在地上,倒地前他的头顶还磕到了桌角,一个大包迅速在他油亮的头顶上鼓了起来。

  抄起桌上的水杯,莫桃桃直接冲着老板的脸上泼去,见老板躺在地上毫无动静,莫桃桃呼唤二狗子。

  “二狗子,有办法把他弄醒吗?”

  【有是有,不过你火气怎么这么大?】

  “我发现,在我吃着难喝的营养剂时,他居然在吃零食!”莫桃桃指着座位旁边的垃圾桶,跟二狗子控诉道。

  垃圾桶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零食袋子。

  二狗子认命地扶额,就不该对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女子抱有希望。

  不知道二狗子用了什么办法,躺在地上的谢顶男人此刻正悠悠醒转。

  “这个位置,我的。”

  见老板彻底醒了,莫桃桃宣判似的开口,声音不带任何情绪,说出来的话却非常狂妄:“你,可以滚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