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从被污染开始
诡秘从被污染开始

诡秘从被污染开始

特别日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08-02 20:58:39

这是一个被污染的老男孩,探索一个被魔改的世界的故事! 迷雾将散,未知将至。 如果愿意,一起加入这场未知的旅途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6章 座谈

第1章 海马镇

  老莫西死了!

  悄无声息地死在了家中,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死者身上没有伤痕且安详地躺在床上,旁边放着白色毒药粉末。

  “姓名!”

  “尼德。”

  “几岁了?”

  “16。”

  “跟老莫西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养父,从小被他收养的那种!”

  男孩看着眼前穿着黑色烫金制服的两个男人,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警察的制服应该是白色的,但看他俩胸前的帝国徽章又不是作假的。

  “两位先生,其实我很疑惑。”

  “哦?说说看!”

  “其实我觉得老莫西有点问题,明明是个退役水手却有着这么厉害的杀人技巧,而且从5岁开始就教导我如何杀人,我感觉这不是正常水手该干的事!”

  “咳咳,是嘛!”一旁的男人见状立马咳嗽起来,及时打断了男孩的继续发言。

  “MD,总不能直接说他是我们编内人士吧!”男人想着假笑道,“听说你五岁之前还是痴傻儿,怎么现在又好了?”

  “呃?这你得问老莫西!我只知道五岁的某一天开始就醒了,然后就被老莫西拉去训练了。”男孩耸了耸肩无奈道。

  “呵呵,好的,我们的审讯就到这儿,你先出去吧!”男人和善地笑道,但内心却是MMP的,“问老莫西?人都莫得了,你还让我去问?”

  目视着男孩离开审讯室,另一边儿的二号才是开口问道:“你说他是不是察觉出什么了?”

  “大概吧!我们还是先报告上面,那群老鼠可能准备行动了!”注视着审讯室的大门,男人凝重地说道。

  ……

  走出阴暗的审讯室,尼德终于呼吸到久违的新鲜空气。

  但他的心情却是不怎么美好!

  回到家,推开自己卧室的门,快速反锁,拉上窗帘,一气呵成,显然练了挺久的。

  男孩环顾四周,确认安全后,嘴里快速吐出几个怪异的字符。眼前的空间开始扭曲,黑色的火焰凭空燃烧。

  一张泛黑的羊皮纸浮现在眼前,随着尼德的意志而缓缓打开。

  尼德·贝奥武夫

  强度等级:8

  职业符文:无

  天赋卢恩符文:

  1、观测(你可以通过眼前的物件,获取一些情报。)

  2、诡秘加工(你可以肆意加工,创造出一种新的东西?)

  “还差一级才能开启职业,不过观测倒是还能用,只是效果不强,希望能有用!”尼德暗道,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观测二字上,随后脑海泛起一阵波澜,一段信息便是出现。

  “原来这玩意儿是这么使用!”尼德欣喜道,“多亏你了,否则我还得跟别人那样,傻乎乎地盲目探索自己的天赋!”

  听到尼德的鼓励,羊皮纸似乎很是雀跃,身上的迷雾又是多出几分,亲呢地蹭了蹭尼德的指腹。

  收起羊皮纸,尼德拿出了三件物品,分别是一把老莫西送给自己的短剑、一封从老莫西房间里搜出来的黑函以及一枚银质的熊形徽章。

  将三件物品放在小书桌上一字排开,尼德深吸一口气,闭上眼,集中注意力。只见黑暗的视野中出现三个白点,分别是那三样物品。

  随着尼德神识触碰到那把短剑,一段记忆出现了。

  “莫西,这是大人赐予你的短剑,虽然你退役了,但请别忘记自己的使命!”穿着黑色烫金制服,披着貂毛镶边黑披风的中年人,看着单膝跪地的男人道,“一定要保重,愿奥丁庇佑你!”

  “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完成使命,哪怕赌上这条命也在所不惜!”男人说着,敲了一下自己的胸膛道,“以奥丁之名发誓!”

  ……记忆到这儿便是开始淡去。

  “那是老莫西年轻的模样!话说老莫西和之前审讯的两人是一个组织的?”尼德震惊道,“难怪了!我就说老莫西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水手嘛!”

  “哟,这不是秘党的水手嘛!怎么像个老鼠一样逃窜?”戴着蜘蛛戒指,披着黑色破布斗篷的家伙看着伤痕累累的莫西道,“乖乖把情报交出来,否则,我可无法保证要几刀才能杀死你!”

  “你们这些该死的邪教徒,肮脏的老鼠,还妄想染指神的预言?赌上我的命也不会让你们玷污奥丁的真名!”莫西喘着粗气,大喊着,“英灵不朽!”

  ……信封的片段开始淡去,但随后另一个片段突然跳出。

  “咳咳!”老莫西咯血着,拖着伤横累累的躯体回到屋子,外面传来脚步声。

  “快,搜索这里,别让他跑了!”

  “MD,幸好尼德不在这儿,要是让那小子看到我这狼狈样儿可不被笑死?”老莫西咳嗽道,“可惜不能再陪你了!”

  说着拉开椅子坐下,拿出一支羽毛笔蘸着点墨水写下:蜘蛛海马遗迹他们来了

  随后将信封存好并藏好,随后跳出窗子。

  “他在那儿!”

  “快追!”

  ……记忆戛然而止。

  “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尼德皱着眉头思索着。

  但下一段记忆却是不受控制地跳出,貌似受到了原主人情绪的影响。

  “这个婴儿就交给你了!”看不清面孔的男人,将手里尚在襁褓的孩子递给男人道,“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的母亲,但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醒!不要踏进这个丑陋的阴谋之中!”

  “我明白了!这个孩子有名字吗?大人?”

  “尼德!他叫尼德!”男人思索片刻后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

  “愿奥丁庇佑您?”

  “你也是!”男人脱帽致敬道,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尼德,最终还是推开门走进了黑暗中。

  “那个男人是谁?原主人的父亲?”尼德疑惑道,“不,貌似我的灵魂在告诉我他也是我的父亲,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是来自21世纪吗?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

  “算了,先退出吧!”

  说着,尼德松开紧绷的意念,意识回归到了身体。

  周围依旧是简陋的小屋,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三件物品。

  良久,他将短剑佩戴在腰间,将信封放回去,又将这枚熊形徽章贴身放好。

  他想知道真相,和所谓的阴谋!这一切,都得找到那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