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澜世第一季
修真澜世第一季

修真澜世第一季

陈汽

仙侠/修真文明

更新时间:2021-07-27 16:56:44

一个叫柳耀星的人,在地荒界内展开了全新的旅程。 境界:练气 筑基 结丹 金丹 元婴 化神 合体 大乘 渡劫。 炼体:锻骨 易筋 凝气(分三境界:开脉 融气 凝气)融晶 凝晶 结晶 千山(分三境界:出山 臆山 极境)。 实力标准:锻骨为练气中期 易筋为练气巅峰 开脉为筑基中期 融气为结丹中期 凝气为金丹期 融晶为元婴中期 凝晶为化神中期 结晶为合体巅峰 出山为大乘中期 臆山为大乘巅峰 千山极境为渡劫期。(其他设定会在主要内容补充,其他设定主要有:功法,法宝,武器之类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回:地球

孕育与阴谋

  在一处空间里有一片大陆叫做地荒界,当然这处空间分上下纬度,地荒自然为下纬度史称第一纬度,而上纬度是天荒史称第二纬度。这去天荒的方法是穿过地荒的灵气漩涡,但是只能金丹或金丹以上的修仙者才能进入,炼体者是凝气巅峰才或以上能进入,要不然肉身崩碎更者神魂俱灭。

  在一晚,柳家族内两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这宁静冬天。

  一个男人快步进了屋,这人正是刘家家主柳宿,当他看到是一对龙凤胎是,顿时乐开了花。

  柳夫人虚弱的躺在床上,她也看了看那两个婴儿,紧绷的脸上也放松了下来。

  之所以这么开心是因为这柳宿以前的几个孩子纷纷夭折,以前这柳家认为这是柳夫人的问题,因为这柳夫人是柳宿家主在少年时期里的吉凶地区结识的。而柳家与余家小姐余水月早有婚约,柳宿并不喜欢这余水月但是迫于家族压力只能迎娶余水月,而柳夫人只能为妾这也是柳宿唯一一个小妾。(妾在当时年代没有姓名,很没有光彩)

  而那以前的孩子都是余水月的孩子,所以柳夫人在家族很没有地位。

  大祭司来到柳宿身边说:“家主,您这对龙凤胎不一般啊!”

  柳宿笑声更旺:“怎么个不一般法啊!”

  大祭司说:“我刚才算了一卦当然我算的很灵的您也不是不知道,您这对龙凤胎在转世投胎中穿阴阳跨阴山,其阴阳对立则是对龙凤胎但是这阴山只有极阳之人才能跨过,若是这样此女定不会出生,而她出生了这只有一种说明,那就是这男婴承二人阴山之力这还大凶之罩,我又给令爱和令千金算了一卦”。

  柳宿已没了当时的笑容脸色凝重了起来道:“那这一卦,是什么呢?”

  而大祭司则是脸色阴沉道:“这女婴之后乃绝世灵仙,而那男婴只是则是乱世魔师。”

  柳宿听了这句话也脸色一沉,他朝四周看去发现无人后,对大祭司说:“这事切不可轻传。”显然这是要瞒过去。

  大祭司微微颔之表示会保密,但他们不知道一道黑影在屋顶闪过。

  几缕春风在外飘荡,预示着生命的诞生又昭示着年代的变新!

  次天柳宿的两个婴儿的消息传了开来,流言这东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恶意,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

  柳家现在可谓是进退两难的境地,在其中“讨伐男婴的人”的呼声越来越大以至于柳家除柳夫人与柳宿之外的人都赞同。

  柳宿在屋中思考着什么,突然外面穿出了欢呼声,柳宿觉得不妙他立马朝外走去之后他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景。

  只见柳夫人站在柳家鹿台上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手里拿着男婴,而那男婴也早已断了气。

  柳家人在鹿台下欢呼,而柳宿立马跳了上去一把把柳夫人拉了下去随后立马怒喝道:“你这是所谓何意,这是我们的孩子呀,你这不是要断绝我们家的后路吗?”

  夫人没有说话而是把那男婴朝旁一扔遍回房休息了。柳宿刚想说柳夫人。

  但柳宿还是抱着男婴的尸体去了柳家祀堂想把他的儿子的名字立在牌匾上在那里,但是他弟弟正在祀堂里祭祀着爷爷,他看到他哥哥抱着男婴走了进来,他起身站了起来看向柳宿道:“哥,这煞星可不能在这里啊!谁希望以后大家祭祀一个煞星啊!”柳宿厉声道:“弟,你就是这样对家主讲话的?”虽后他运用灵力迅速甩出一拳,柳宿的弟弟举起双手防御奈何柳宿力量太大被震退数里外他起身擦了擦嘴边的鲜血大声道:”走着瞧!”

  他边走边小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不是了,神气个什么,哼!”

  柳宿立完牌匾,挥手把死婴递给他的侍卫意示把他找个好地埋了(牌匾上:“柳星耀”)。

  柳宿最后没去自己的房屋,而是去了大祭司那。

  到后他愤怒的抓住大祭司的脖领道:“你为什么要加害于我,你不是答应我不告他人吗?你知不知道我可以把你处死!”

  大祭司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手,突然余水月和他弟弟柳南亭出现在客厅中。

  柳宿突然想到了什么:“余水月你怎么这么对我,你是我的妻子啊!”

  余水月带着愤怒道:“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真心爱你你却对我爱答不理,这是寒了我的心。我的孩子夭折没见你这么伤心愤怒,今天我就……”

  没等余水月说完柳宿就道:“虽然我不喜欢这制度但是,余水月今天我就休了你”。他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张休书,余水月也很干脆签了字。

  柳宿也没说什么快步走了出去。随着柳宿的离开,余水月被休的事也被传开。

  这让余家很没有面子,余家比柳家实力强大,于是余家开始四处打压柳家,直到余家提出换家主就不再打压柳家。

  于是柳家开始举行家主投票,几乎是全票通过换家主,而下任家主是柳南亭而他的妻子则是那余水月!

  柳家很多人议论余水月但是不久就压了下去。

  在那之后柳宿的地位一落千丈但是柳宿的实力也不弱,于是担当药材主管。

  而那柳夫人更是成为了奴婢一样的角色徒有虚名,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但是那个男婴真的去世了吗?时间回溯…………

  柳夫人抱着孩子来到冰河边,雪渐渐融化,冰也渐渐裂开,她就站在那一动不动。

  几滴水珠滴落大地,雪渐渐的下了起来这一定是交接春天的最后一场雪。

  就在远处河旁一个偏僻的小屋亮着火光,烟囱里冒着浓浓黑烟,只听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那里响彻,但是这婴儿注定不幸。

  柳夫人在雪中缓慢着走着,他已到了这屋外,只见两个人一男一女在屋内,女的在床上躺着显得极为虚弱。

  而那男人一手放着蜂蜜在汤中,又用石头堆的篝火上的锅煮着鸡蛋。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柳夫人早已潜伏了进去,他看了看草笼里的一对双胞胎。

  就这一秒他想到了许多也看到了许多,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一滴。

  那男子仿佛发现了异样他跑过去,看着两个孩子并没有异常只是男婴头上有胎记而女婴没有。

  殊不知那柳夫人早已把那男婴调了包。

  柳夫人在屋外抱着啼哭的男婴,她早已眼神空洞只见她双手轻轻一按。

  现在场中一片寂静只能听见两个婴儿的啼哭声和一道女人的哭声但之后女人的哭声渐行渐远。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