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宝不放弃
星宝不放弃

星宝不放弃

咦若依

现实/家庭伦理

更新时间:2021-11-07 19:35:14

这是一个关于自闭症孩子们的故事,他们像星星一样纯净,却也像星星一样孤独。 小城民警王玄晖在街头宣传防电诈安全知识的时候,救起了一个落水小孩,小孩对外部世界的极度抗拒,让王玄晖感到似曾相识。在为孩子寻找家人的过程中,他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一场互助寻亲人的接力活动就这么开始了。 成人世界远比想象中复杂,也远比想象中温暖。因为对孩子的爱,让他们永远选择:不抛弃不放弃。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零一章 星尘大海(完结)

第一章 小沙河

  “天干物燥,小心上火,打架伤身,家人伤心,打输住院,打赢坐牢!”

  “我们一起打疫苗,一起喵喵喵喵喵,罗城卫生院,二针三针全都有,送鸡蛋两个,先到先得啊!”

  “天上不会掉馅饼,退钱不要保证金,男孩子,不要果聊,女孩子,不要刷单,有钱的不要网络投资理财,没钱的不要网贷,谨防电信诈骗,乡亲们千万小心啊!”

  一大早,罗城县城东派出所的片警王玄晖就在县城的小沙河边支起了一张桌子,伴随着扩音喇叭里的宣发段子,他开始埋头在桥边栓横幅。

  “王警官这么早呀!”买卤菜的张大娘推着小车往桥边来。

  “大娘早上好啊!今天怎么才来?”王玄晖说着,放下手里栓了一半的绳子,快步走过去,稳稳的托住卤菜车,帮大娘往桥上推。

  “别提啦,孩他爷清早挑水滑了一跤!”张大娘一边说一边在头上擦了一把汗。

  “啊,要不要紧?上医院没有?”王玄晖听了这话心里一紧,张大爷已经七十多了,老人家哪经摔呢!

  “不碍事,不碍事!”张大娘把卤菜车在桥下停稳,拿出一瓶水说:“我们庄稼人身体结实着呢,贴个膏药就行了,王警官你喝水!”

  “不了不了,大娘你赶紧去菜市吧,去晚了好位置又被人占了哦!”王玄晖摆摆手,转身回桥上去绑条幅。

  “本辖区一居民陈某某近日参与网络刷单,被骗人民币3000元……哟哟!这谁这么二百五啊哈哈!”一个人嘻嘻哈哈的停在了王玄晖身后,又八卦又大声的念着条幅上的文字。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王二伯家的小三子,王玄晖于是转过身笑呵呵的说道:“老三,你也别笑别人,最近电诈猖獗,你们也不要掉以轻心!”

  “我怕个锤子哦!”王老三笑嘻嘻的说:“我兜里连三十都没有,骗子都看不上我!”

  生怕王玄晖拿出那老一套大道理来教育自己,王老三蹬着三轮车脚底一抹油,就跑了。

  “这个老三啊!”王玄晖无可奈何的笑着摇了摇头。

  “哎呀不好啦!”一声尖厉的叫喊声划破了小城清晨的宁静。

  王玄晖寻声望去,只见很多人都在往不远处的河边跑,他暗道一声坏菜了!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把手里的横幅一扔,王玄晖一边呼叫同事,一边快步跑到河边,见他来了,大家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王警官来了!王警官来了!”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警官你快看啊!那里是不是飘着一个人啊!”刚才发出尖叫的洗衣大嫂惊魂未定,一把抓住王玄晖的衣袖,声音都在发颤。

  王玄晖往河里一看,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就大了,上个月他们刚从小沙河里捞出来一具浮尸,把省城的法医都请来了,事情闹得很大,这不会又来一个大案子吧!?

  就在这时候岸上一个人眼尖,大叫道:“看啊!那是不是人手在动!”

  “哎呀!活的活的!”岸上的人瞬间沸腾了。

  顾不上多想,王玄晖把手机一放,鞋子一蹬,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河里。

  咕咕噜噜……

  虽然已经四月中旬了,到底还不是盛夏,小沙河的河水还是让没做热身的王玄晖感觉到浑身发冷,但是这时候根本考虑不到这些,救人是第一要紧的!

  咕咕噜噜……

  咕咕噜噜……

  越来越近了!

  王玄晖猛的一下睁大了眼睛,居然是个小孩!

  “呀!是个小孩!是个小孩!”划船赶过来的赵大爷和同事小林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来!搭把手!”王玄晖游到小家伙的身边,奋力把小孩身上的书包与一截树枝水草分开。

  拍嗝,控水,按压,科学的办法,不科学的办法,大家七手八脚的在岸边尝试,终于小孩吐出了一口水!

  “活了活了!活了活了!”

  “快送县医院!快走快走!”

  目送王玄晖一行离开,岸上的人都沸腾了,他们奔走相告,争相八卦起来。

  “是个五六岁小孩!”卖蔬菜的胖大姐一边称着汤白菜一边神秘兮兮的对客人说:“你们是没看到,还背着一个书包呢!那个书包上缠了水草!肯定是上学玩水,被水猴子拖下去的!”

  “哪有什么水猴子哦!”买菜的年轻妈妈喜欢刷抖音,是狐主任的粉丝,她推着宝宝,想给胖大姐科普科普,但是想想,人家也未必听得懂,于是笑着拿上菜便走了。

  “要我说就是水猴子水鬼!”旁边一个大爷把藕拿起来看了看,不紧不慢的讲:“咱们这是什么河,小沙河,沙河沙河,那西游记里面沙和尚西天取经之前不就是在河里当水鬼吃人吗?我们这个河里啊,肯定也有!”

  “上个月不就是有一个那个吗!”一个买菜大妈也凑了过来:“省城都来人了,那个脑袋泡的那么大!这水里肯定有东西!”

  三人成虎,很快,“小沙河里有水猴子,专门吃小孩”的谣言就传播了起来,一时间,大家都顾不上下棋买菜,带小孩的长辈抱着小孩往家躲,接小孩的大娘早早的跑到学校门口蹲着,玩手机的后辈则一点也不害怕,拿着手机对着小沙河一顿拍。

  尤其是王老三,还开起了直播,吆喝着让老铁们把火箭刷起来。

  河里捞上来的小孩似乎体质很好,吐了很多水在医院留观了一天,就没事了,之所以会这样肯定的说,是因为他在县医院的病房里哭声震天响,两条腿仿佛充满了力气,先是在床上跺床板,然后挣扎着躺到了地上开始跺水泥地,医生护士围了一圈,想按住他,结果逮谁跺谁,吓哭了医院一波小病号和刚来的新护士……

  “王警官,你还是把他接回去找家人吧。他在医院待不住,在这样下去把腿要跺坏了!”医生既无奈又委婉。

  胳膊给抓了三条血痕的王玄晖看着正在走廊地上躺着跺墙的小孩,心想,这是哪儿来的小孩呀,比水猴子都厉害!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