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师尊到底还有多少马甲
反派师尊到底还有多少马甲

反派师尊到底还有多少马甲

墨林院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09-28 09:09:02

因原剧情崩溃,陈羽被抓来穿书,成为书里的反派师尊。 很好,职业高危,剧情稀巴烂,原剧情里崩的岂止是他一个反派师尊,还有女主,配角多个角色。 为了把剧情圆回来,陈羽不得不创造多个马甲,扮演了无数角色…… 但这一切都在死遁后被主角抓住后被迫终结。 系统:我本来只是想找人拯救一下这本书里的反派,但我没想到的是,反派不仅没救回来,连主角都tmd崩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七十七章 病号

第一章 开局就死遁

  “系统,我一直有个问题。”

  漆黑的山洞里,陈羽躺在冷硬的石板上,四肢被寒铁制成的锁链牢牢地锁住,仔细看,这些锁链每一条都穿透骨肉,然后牢牢的钉在石板上,杜绝了一切逃跑的可能。他闭着眼睛,对着许久没吱声的系统喊了一声。

  “宿主……您问。”系统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讨好。

  这位宿主是他从地球拉过来的,穿越进了这本名为《大妖皇》的男频小说里扮演反派师尊角色,一直以来,他的任务都完成的非常优秀,可是……最后这个意外,是他作为系统也没想到的。

  任务完成了,他和宿主竟一起被困在了这个世界,完全无法通过系统渠道离开,这也是系统好久没敢冒泡和陈羽说话的原因。

  “真的没有百分百的痛觉屏蔽吗?”

  “以前是有的。”系统回答道,“但是时间久了,穿书任务者逐渐分不清真假虚实,在现实世界里也胡乱伤害自己的身体,所以总系统规定,痛觉屏蔽最高只可以开到百分之九十。”

  陈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难得师尊到现在还意识清醒。”

  山洞门口的禁制被启动,身着黑衣的男子冷笑一声,带着讥讽的说道。

  “这万年寒铁用在人身上,常人早就被冻得神智全无,任人摆布,你倒是有一点让我敬佩了。”

  “……”陈羽在脑海里和系统吐槽,“也不知道当年抱着我的大腿哭,嘴里时刻嚷嚷着师尊最厉害的狗崽子是谁。”

  系统的声音却带着抖:“他过来了!宿主,我怕!主角!越衡!他想干嘛?!”

  陈羽:“……”

  这只系统怕是废了。

  “少废话,赶紧给我想出去的办法。”沉默片刻,陈羽咬牙对着系统说了一声。

  进来的越衡听不到陈羽脑子里的对话,他把陈羽的安静当成了对他的无视。

  也不知道哪里升上来的怒气,越衡一把冲上来捏住了他的脖子,表情阴鸷:“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别人。”

  陈羽微微睁开眼睛,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越衡一顿:“……我全家是不是你杀的?”

  “……是。”陈羽重新闭上眼睛。

  越衡每次来都要问一遍这个问题,像是不甘心一样……可是答案至始至终都是这一种。

  果然,越衡狠狠地咬起了牙,那个表情是陈羽这段时间见过无数次的仇恨表情,“好,那你在千仞山为什么不救我?”

  “……”陈羽沉默的时间更长了,系统要求走的剧情,他也很绝望的好不好!

  越衡的脸更黑了,又问:“五年前,在……你是不是想……杀了我,斩草除根?”

  这个没在任务里,这个误会不能认!

  陈羽睁开眼睛,否认:“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越衡猛地拉开自己的衣服,心口一道剑痕无比刺眼,“这不是你留下的吗?!”

  陈羽噎住,暗自咬牙。

  这狗崽子!说真话还不信了!好想直接塞回他娘肚子里!

  “系统,你到底想到办法没有!?”

  “有有有!”系统迅速回应,“自爆!”

  “你在逗我!”

  “没开玩笑,现在的问题是我俩都被越衡锁住了,只要你对自己下得了手,咱俩就海阔天空。”

  “……”陈羽沉默一下,“后果?”

  “重塑后的身体依照这具身体为模板,这具身体所受的伤那具身体也会有,而且,修为最多……只能恢复一半。”

  “很不错了,你准备一下。”

  “嗯。”

  陈羽微微叹口气,强烈的灵力波动从身体内部发出,一直折磨他的万年寒铁这时候也不是很疼了。

  “你说话。”见他半晌不说话,越衡捏着他脖子的手不由得用了几分力。

  也不知是何时,曾在他幼时撑起一片天的人,如今连脖颈都消瘦得不像话,握上去只觉得硌手。

  可是这情绪只出现了一瞬间,越衡瞬间被诡异的灵力波动吸引了注意力,察觉到这灵力波动是什么意思,越衡的脸色彻底变了。

  “你想自爆?!”

  “嗯。”陈羽应了一声。

  事情走到这一步,他莫名的有些想笑,于是便笑了出来:“狗崽子,总想着乱咬人。”

  “你给我停下来!还有事情没问清楚,谁准许你死了!”越衡转而去捏他的手腕,把灵力往他身体里输送,想要压制下自爆。

  可是,他的灵力像是无门可入似的,只能在外面打转。

  他的灵力被拒绝了。

  陈羽半睁着眼,想……他什么都没想。

  只是觉得,这狗崽子真的烦人。

  “你得好好活着……不是像狗一样的那种活着,嗯?”陈羽咳嗽一声,刚刚越衡的暴虐对待让他的声音格外哑,“人活着可以去复仇,但是不能为了复仇而活着。”

  “这时候了你还想对本尊说教!本尊不听!给我活着!我那么恨你,你不准死!”越衡咬牙,“你敢死我就杀了玄元派所有人!”

  “你不会。”陈羽肯定的说,然后又疯狂的敲系统:“请问现在可以崩人设吗?”

  系统:“……任务已完成,你随意。”

  “再您妈的见!狗崽子!”陈羽用尽最后的力气吼了一声,眼前一黑,只剩系统滴溜溜的提示音。

  “叮!宿主已死亡,三号应急方案启动中……”

  ————

  “要说这浩辉元年啊,那事儿真的叫一个多。”讲书的先生呷了一口茶,朗声开口,“但是具体说起来,也没那么多,毕竟都是玄元派里发生了事儿。”

  “首先说这年号,玄元叛徒容九歌作为一名弱小的女子,竟是一统四国,称了女帝,这才有了浩辉的说法。”

  “然后就是重羽仙尊陈羽,早些年收来了一名妖界之人做徒弟,这已经算得上是震惊世俗的大事了,可是后来又在浩辉元年爆出,这仙尊竟是当初杀了人妖皇全家,这才收得此徒。”

  “想当年重羽仙尊如何护短,后来师徒反目,最是让人唏嘘不已。然我看来,最终竟落得个自爆于无名山洞,漫天红雪的下场,实在难评一句咎由自取。”

  此地偏僻,茶楼里根本就没几个人,认真听他说书的,更是没几个。

  只有一个青衫男子静静的听他说完,然后突然发问:“为何这么说?”

  “你们这些小年轻是没经历过,仙尊人是清冷了些,可对那徒弟是实打实的好,看过他俩相处,谁家师徒不是嫉妒得直咬牙?”说书先生摇了摇头,“这其中隐情啊,仙尊那般性子,自然是不屑于解释,我们也无从知晓。”

  青衫男子无辜的眨了下眼。

  你错了,他贼乐意解释,可是系统不让他解释。

  做穿越任务的第一条守则便是不能向其他人说明任务相关,当年差点没把他给憋吐血。

  陈羽从怀里摸出两粒碎银,继续戳系统:“我觉得这个说书先生很有才华,当赏。”

  “……”系统沉默过后,决定还是老实干自己的本职工作,“出了点小意外,现在已经是浩辉六年了,也就是说,距离你挂掉,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陈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你怎么不早说?”

  “你没问。”

  “……”陈羽脑海里的小人哭丧着脸,“五年前我就打不过狗崽子了,现在你还弄没了我一半修为,我更打不过了!”

  “……”系统思索过后,露出了陈羽同等表情。

  系统这么多年的系统生涯里,这只陈羽嘴里的狗崽子还是他第一回特别想打死的人。

  “对了,我简单收集了一下现在的信息,觉得有一点你必须知道,九歌妹子叛出玄元派后统一四国,成了史无前例的女帝,越衡叛出玄元派之后整合各大仙门,成为了史无前例的至尊,而你……”

  而他这个前玄元掌门,重羽仙尊的一个师妹和徒弟,这叛徒俩二分天下了!

  这世界竟如此魔幻?!

  那说书先生可不懂陈羽和系统的想法,他继续说道:“仙尊陨落,天地同悲,红雪整整落了一月,常人触之即悲,也就导致万众足不出户,倒像是一同为仙尊默哀。”

  陈羽轻咳一声:“那狗……越衡,怎么样了?”

  系统:“你还问他!你就是贱!”

  说书先生看他一眼:“不知先生何人,竟直呼越尊者名讳。”

  “在下琴悠。”

  陈羽笑着抱了抱拳,这话他倒没说慌,当年为了完成任务,他不知道造了多少个马甲,如今身处荒原寒城,这个身份刚好能拿出来用。

  说书人一惊,连忙站起行礼,“在下不知琴公子前来,有失远迎,得罪得罪!”

  “我离开寒城已有数年,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陈羽感慨一声,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既然琴公子问了,那我也不能说些道听途说来的东西来糊弄公子。”说书人恭敬道,“实话说,尊者如今……不知。”

  “不知……?何解?”

  “就是不知……本界没有任何他的消息传来,据可靠消息,他也未回妖界。”

  陈羽心脏一紧,连忙问系统:“狗崽子没挂吧?”

  系统看了一眼数据:“没有,活的好好的。”

  陈羽:“没挂这个我爱听,他活的好好的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心情忽然就不美妙了,陈羽在桌上扔下准备好的两粒碎银,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茶楼里。

  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一座年久失修的小院里。

  小院到处结着蛛网,半边房子因为风雨不知何时塌了,陈羽刚刚进来,还有一只觅食的野鸡惊慌失措的扑腾着翅膀想跑,扑起一片灰尘。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