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图灵
天帝图灵

天帝图灵

南巷遗旧梦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1-07-28 10:27:18

司徒凌,一个其貌不扬的社会小青年,一张破烂羊皮图,一段神奇的经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章 缘由

第一章 起始

  “滴滴-滴滴”急促的闹钟铃声响起,一只消瘦白皙的手抓起闹钟用力一甩,动作一气呵成想来是有些熟练度的了,司徒凌想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但下一秒瞳孔猛然一震,只见一个备注为“雨昕”的发来一了条短讯:“我结婚了,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附电子请帖)”

  司徒凌颓然的在床沿掏出一根皱巴的煊赫门,火柴划过磷片,微弱的火光照亮出一张五官端正却胡子拉碴的脸,他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雾遮挡了他的脸,依稀只能见到一双落寞的双眼。

  当司徒凌穿着一身西装将头发梳成大人摸样的时候他已经是端坐在宴会的桌子上了,这个桌子上有个编号——“小学同学一号桌”,没错,司徒凌来参加他初恋的婚礼了。和那些老套言情小说剧情一样,但和那些小说不同的是他没有阴阳怪气也没有勇气抢婚,司徒凌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默默的看着红毯上的新娘,细细的品尝手中的酒。

  她是他的初恋,是他第一次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个东西。但是就在他们辛辛苦苦走过12年之后,在一片黄昏下,一个男子跪在沙滩上掩面哭泣,地上散落着一捧玫瑰花而旁边有一个闪眼的小东西——那是钻戒,男子本来是想向女友表白的,但很明显他收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这个男子就是司徒凌。

  仰头灌了一口,每每想到这些画面男子都不由得苦笑,因为他至今都不知道女友为什么要分手。

  “仅仅就是一句我们不合适吗?”

  “呵呵。”司徒凌轻笑了一声。他自然是不会相信他们之间感情的结束就是因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这其中肯定是有隐情,但她不说他就不会再问,司徒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极强的自尊心和固执,以至于那天黄昏下他对着电话那头只是说了句“嗯,好的,我知道了。”

  婚礼是当下流行的西洋式婚礼,当司仪领着两位新人宣读完誓言后,当双方互换戒指后,当现场响起”亲一个,亲一个!”的起哄声时,当两人的嘴唇触碰到一起时,在那漫天飞舞的礼花里,司徒凌恍惚间看到了新娘的眼角湿润了,“这大概就是喜极而泣吧。”司徒凌心想到,而他也不知道此时的新娘正用余光死死的看着他。

  流程走完,严肃的环节已经结束,整个会场的气氛开始活跃了起来,因为接下来是新人们的敬酒时间,而这也是参加者的自由时间,人们来参加婚礼也是抱有着和新的面孔认识打交道的目的。朋友间的互相攀谈,同学间的吹牛打屁,也不乏有一些贼眉鼠眼之辈在新娘的女玩伴中左顾右盼。

  “喂,失联这么久,你就这样子,你甘心吗?”一个眼角带伤,但是人高马大的男人举着一杯酒缓缓向司徒凌走来。他叫余博是司徒凌从小学玩到大学的好朋友。

  “甘心又怎样,不甘又怎样,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她甩了我和别人结婚了。”司徒凌举杯和他轻碰,无所谓的说到。

  “啧,连个解释都不给,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好了,别说了,我尊重她的选择,毕竟她选择了放弃,解释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司徒凌给自己倒上红酒,撑着酒杯轻轻摇晃,他盯着深红色的漩涡缓缓说:“最近你的公司还好吧,有消息说你们的药方被内鬼泄露出去了?”

  “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那些人潜伏很久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动手的速度如此之快,还如此干净利落。”余博气不打一处来,将酒杯重重砸在桌子上,他俯身在司徒的耳边小声说道:“那些人下手很利落,那个泄露药方的在我们查到身份时已经死了,是市面上少见的毒药。”

  司徒凌手指轻轻敲打着酒杯眼睛微眯口中轻语:“竟然是少见的毒药,这反而缩小了搜索范围,你可以重点查询毒药的来源。”

  “我也是这样想的,到时候可能要麻烦我叔叔那边动用一些权力,真是一群麻烦的臭虫。”余博将手放在司徒凌的肩膀上,目光眺望着远方。

  气氛突然有些安静,两人都在想着心里事,突然前方嘈杂起来了,司徒抬头一看,是新娘来敬酒了,感觉肩膀被拍了拍,抬头看了看皱着眉头的余博,司徒凌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

  新娘穿着婚纱款款走来,这婚纱的款式和司徒凌当初和她挑选的款式一模一样,司徒凌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迎了上去,酒瓶轻碰发出的清亮的声音将司徒凌的心绪拉了回来。

  “恭喜你结婚了,新婚快乐。”司徒凌扯出一个微笑,说实话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她,不知为什么司徒凌在新娘走来时就感觉到很多不怀好意的目光,细想自己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也就不再深究。

  “谢谢,比起他们我更希望得到你的祝福。”新娘掩嘴轻笑,礼貌的对着一桌子人敬酒后便转身离开,在与司徒凌擦身而过时迅速的将一张纸条塞进司徒凌的上衣口袋,司徒凌感受到了她的举动,但他没有说话,这是12年来潜移默化出来的默契,他望着新娘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宴会散场,人们相继离开,从他们那洋溢着笑容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对今天的宴会非常满意,不论是对食物还是“猎物”

  门口,余博一直在和司徒凌抱怨家里的长辈。“害,当初出来开公司就和老头子保证过要挤到全国前十,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我估计我家老头子又要把我拉回军区了,那地方待久了真是让人透不过气来。”余博有些心情低落,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那个地方是抱有深深地怨念的。

  “到门口了,要我送你回去吗,我偷偷买了一辆路虎,是最新款,你可千万别和我爸说,咋样,我带你兜一圈?”余博笑着拿着钥匙在司徒凌的面前摇晃。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你自个儿先回去吧,晚了余叔又要批斗你了。”司徒凌拍了拍余博的肩膀,后者听了有些后怕。

  “那行兄弟我先走了,有啥事就和老弟我说。”余博深深地看了司徒凌一眼转身向他的新款路虎走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余博,司徒凌咧了咧嘴,“我有那么脆弱吗?”,低头在裤带子里翻找了一会,司徒凌掏出了一串车钥匙,轻轻按下,只见角落里一辆电瓶车闪了一下灯。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