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天劫
不灭天劫

不灭天劫

俗尘凡子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3-03-27 14:56:01

第1章 宜杀人!

  七月十五,诸事皆宜。

  流霞郡最强势力紫山派,于今日开祭祀大典。

  正午时分。

  紫山派山门前的宽阔大道上,一人缓缓行来。

  他面容俊俏,却一脸冷漠。

  他黑发如墨,却白衣胜雪。

  大约二十几岁的年纪,却气势沉稳如同历尽凡尘,背负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

  “烦请出示我紫山派请帖!”

  山门前,四位孔武有力的弟子,执锐值守。

  此时已经过了其他势力拜谒山门的时辰,但见来人气势逼人,四人中的领头者远远地抱拳说道。

  白衣负剑的年轻人闻言脚步一顿,抬头看了看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紫山派”。

  他嘴角微微勾起,眼神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他一语不发,继续迈步走向紫山派。

  四位守门弟子互相对视一眼,不知所措。

  领头者继续抱拳道:“我紫山派祭祀大典已经开始。”

  “如若阁下是被邀请的势力掌门,还请报明身份。”

  语气已经有了几分冷漠、威胁之意。

  毕竟,在整个流霞郡,没有一个势力惹得起紫山派!

  不料,白衣年轻人竟是置之不理,连看都不看四人一眼,目光始终放在紫山派山门之内。

  “放肆!”

  终于,领头者眼冒凶光,一把拔出手中长剑,爆喝一声。

  他逼视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凶狠道:“给我站住!”

  “胆敢再向前一步,杀无赦!”

  其他三人也都手握长剑,暗提真气,如有异动,雷霆出击!

  白衣年轻人终于收回目光,看向对方但脚步还是未停。

  “死!”

  领头者再也无所顾忌,手中长剑寒芒一闪,一剑直刺白衣年轻人咽喉。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入耳中,四位守门弟子傻眼了。

  领头者的长剑,竟然被对方的中指和食指给稳稳地钳住了!

  他们都没看清,那白衣年轻人是如何出手的。

  太快了!

  “下辈子记得不要随便出剑。”白衣年轻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双指轻轻一转,领头者的长剑铿的一下应声而断。

  紧接着,他屈指弹指一扔,折断的剑尖嗖的一下射向了领头者。

  噗!

  三人急忙转头看去,发现领头者的喉咙已经被剑尖刺穿,留下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嗬嗬……”

  领头者瞪大了双眼,双手捂着脖子,身体砰的一下摔倒在地,死不瞑目。

  三人身躯猛地一颤,一脸恐惧地看着古井无波的白衣年轻人。

  要知道,领头师兄可是“真气流通”的戌境中的佼佼者啊!

  “你……你是来故意找事的吗?”

  其中一人鬼使神差般地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不是。”

  白衣年轻人冲着他微微一笑,肯定地摇了摇头。

  “那你来干嘛?”那人继续痴痴地问道。

  白衣年轻人双眸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

  “灭门!”

  ……

  一座青色琉璃瓦铺就的宽大广场上,满座皆是修炼者。

  广场的正北方向是一座祠堂,供奉着紫山派的历代祖师爷。

  紫山派现任掌门紫山宇,带领众长老、弟子虔诚祭拜,人人肃穆。

  “果然,紫山派今日要正式昭告,他们是流霞郡唯一的执牛耳者了。”

  广场周围的坐台上,雄鹰武馆掌门殷天邪压着声音说道。

  “可不是嘛,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紫山派也该缓过劲来了。”谢家家主谢不逊冷漠地回道。

  “嘿!以往张家堡和紫山派双雄称霸的时候,咱们的日子还算好过,可这以后紫山派一家独大,咱们的日子要惨喽。”韦家家主韦三笑冷笑连连。

  殷天邪眼眸一转,道:“韦兄慎言,张家堡已经成为了过去。”

  韦三笑浑不在意道:“连暗地里说都不敢说,还出来混什么?回家修炼龟缩神功算了。”

  谢不逊点了点头,道:“张家堡倒是有不少真英雄,不像紫山派,全是些心狠手辣的坏种。”

  “可惜啊,修炼者的世界,正人君子往往命不长久,阴险小人总能潇洒自如。”

  “狗日的世道!”

  谢不逊说着,他那一双铁爪已经将特质金属打造的座椅扶手捏扁。

  张家堡堡主张一峰,可是他身前最敬仰的前辈!

  韦三笑斜了眼可怜的椅子,摇着脑袋道:“谁能想到,张家堡上下数千条人命,竟然被紫山派一夜之间屠戮殆尽,鸡犬不留。”

  张家堡与紫山派在流霞郡各占半壁江山,已有千年之久。

  一方被灭门,简直匪夷所思!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得承认,流霞郡的天变了,准备好更多比例的上供吧。”殷天邪有气无力地说道。

  韦三笑也是无奈地叹息一声。

  “谁说张家堡的人死绝了?”谢不逊突然说道。

  “嗯?”殷天邪和韦三笑顿时望向谢不逊。

  下一刻,殷天邪试探地道:“你是说张家堡第一天才张逍遥的那个儿子?”

  谢不逊默认。

  韦三笑道:“我记得他好像叫张也,可惜天生是个废体,无法修炼。”

  “不过福祸相依,正因为他此生注定无法成为武者,紫山派才在十年前的那一夜,对他狠狠地羞辱一番后,并没有杀了他。”

  “可满门被杀,仇人逍遥,他又无可奈何,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啊。”

  “说不定,他早就已经……”

  说着,三人尽皆沉默了。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突然整个家族被屠戮了个干干净净!

  而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并且,仇人当着众多亲人尸体的面,狠狠地羞辱他。

  最终还让他活着,痛苦地活着,生不如死地活着!

  这种折磨,谁能受得了?

  ……

  嘹亮的祭祀之音终止,紫山派的祭祀结束。

  满脸意气风发之色的紫山宇,缓缓地转过身来,对着流霞郡所有的二流势力之人微微一抱拳。

  所有人立即起身回礼。

  紫山宇中气十足道:“多谢诸位掌门、家主赏光,前来参加我紫山派的祭祀大典。”

  “哪里哪里……”

  “客气客气……”

  众人顿时陪着笑脸受宠若惊地回应。

  韦三笑小声道:“人啊,真是虚伪得可怕!”

  殷天邪道:“就当是吃了半斤苍蝇吧。”

  谢不逊却是喃喃道:“如果张也公子还活着的活,如今也该二十五六岁了。”

  韦三笑和殷天邪暗自摇头,他们很清楚谢不逊对张家堡的尊敬之情。

  紫山宇突然一脸严肃,气势凌然道:“自今日起,流霞郡只有一个势力,那便是紫山派!”

  众人脸色霍然一变。

  “从此以后,流霞郡的规矩,由我紫山派定!”

  “听从者生,忤逆者死!”

  紫山宇说完,一一扫过所有人,见众人面露抗拒之色,突然爆喝一声:

  “听清楚没有?!”

  轰!

  紫山宇话音刚落,一声巨响突然从广场的入口处传来。

  众人立即转目望去,是一位紫山派的弟子狠狠地撞在了石柱之上。

  石柱碎裂,碎屑飞溅,弟子死亡,血染一片。

  下一刻,一位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广场的入口处。

  七月十五,诸事皆宜。

  宜祭祀。

  宜杀人。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