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蒋二白
末世蒋二白

末世蒋二白

好白一棵葱

科幻空间/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2-11-04 10:14:11

丢失记忆变成丧尸的蒋二白带着她的狗子二北勇闯末世,努力学习正常人类的言行,混进人类的营地,她总觉得自己记忆丢失与某些人类有关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章 完结撒花

第一章 变成丧尸了?!

  入夜,房屋远处传来几声模模糊糊的嘶吼声。

  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躺在房子里的客厅,一动不动,看起来毫无生机,像死了一般。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这个似乎已经死去的女孩喉咙里突然咕噜出声,她一脸呆滞地睁开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

  女孩有些迷迷瞪瞪的坐起来,只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很模糊。她看向自己的手,大概像抹了三层腻子粉一样白,指甲也变得异常锋利。

  “我这是……变异成丧尸了?”

  女孩还在发愣,茶几上的录音机突然响了起来,传出一个女声:“蒋二白、蒋二白、蒋二白、蒋二白……”

  录音机里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她感到心烦气躁,很想一巴掌拍碎那个听起来很吵的东西。但又隐隐感觉这个声音莫名的熟悉,包括那个一直在响的“蒋二白”,都让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她努力转动已经不怎么好用的脑袋瓜子,大脑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隐约想起这个所谓的“蒋二白”好像是她自己的名字,她本来是人类,至于自己为什么变成丧尸,她又怎样意识到的,蒋二白也很迷糊。

  猜出真相的蒋二百并没有高兴,毕竟变成丧尸也没啥值得高兴。但录音机实在是吵,犹豫片刻,她努力想笑起来,只是四肢并不听她的使唤,蒋二白只好手脚并用的爬过去,录音机却突然又没声了,蒋二白感觉很失望,自己还没拍碎它就不出声了,实在是让丧尸郁闷。

  不再去管录音机,蒋二白很努力的站了起来,尽管感觉身体很不协调,但她还是勉强走了两步路,又噗通摔倒在地板上。

  蒋二白有些茫然无措,她摸着摔疼的膝盖,直觉告诉她不应该有痛觉,只是现在的情形让她无法思考太多。想不出来干脆不想了,蒋二白心平气和地爬出了这个房子,她感觉很饿,而屋外也许会有吃的。

  外面的世界黑不溜秋,但却丝毫不影响蒋二白的视力。她看着有些熟悉的街道,很疑惑为什么周围只有她自己,但终归还是想不出来为什么,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奇奇怪怪。现在有很多事她都想不通,但是蒋二白也不纠结,她觉得按照目前的状况应该先填饱肚子。

  食物……

  蒋二白就这样爬行在街道上,大老远看着像一条鬼。不远处的垃圾桶旁传来几声微弱的叫声,她顺着声音爬过去,发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狗崽子。尽管肚子有点饿,带血的狗崽子闻起来也很香,但脑海中残留的理智告诉她这本来不该是她的食物,毕竟怎么说曾经也是人类。

  努力压下吃掉它的欲望,蒋二白趴在地上看着这只瘦不拉几的狗崽子,大着舌头认真的问:“你……你妈呢?”

  睁着小眼睛的狗崽子并不理会她说的什么,只哼哼唧唧的找奶吃,尚未长出牙齿的狗嘴一口咬住蒋二白的惨白食指卖力吮吸起来。

  手指间湿润的触感让她慌了神,蒋二白慌慌张张大声解释:“我……我不……是你妈!”过大的音量似乎引起了什么东西的注意,嘶嗬的声音由远及近。蒋二白更慌了,她觉得不远处的应该是丧尸,肯定会抢掉狗崽子,且不说她对打架毫无经验,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丝毫没有优势。情急之下,蒋二白一口咬住小崽子的狗脖子皮,唰唰窜出去老远,直到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才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停下来。

  “好饿……”

  眼前的狗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蒋二白失了神,她捧着崽子的狗头,张大了嘴,獠牙也不自觉的冒出来

  “吃了它就不饿了……”

  蒋二白正要咬下去,嘴里的狗头突然哼唧了两声,它似乎还不明白现在的处境,只是好奇自己的头怎么湿漉漉的。

  算了。

  拿出嘴里的狗头,蒋二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这种小土狗万一有狂犬病,那她吃下去不就变异成丧尸狗了嘛!实在不行也可以先养肥了,饿急了再说。

  很合理!

  蒋二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单手拎起狗崽,扶着墙努力站起来,慢吞吞往不远处的超市走,一路上也没遇到个人,丧尸也没有。

  蒋二白虽然变成丧尸了,但她有自己的意识,也能思考,甚至还有生活常识,除了没有记忆以及怪异的走姿,整个丧尸和人类没有太大区别,看起来就像一个智商不高的大宝贝。

  “幼崽……嗯……喝……喝牛奶!”

  蒋二白费力地走进超市,手里的狗崽被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动也不动,非常乖巧。

  她跌跌撞撞走向奶粉专区,意外的还认识一些字:“中老年……高……什么?奶……额……”既然写了是奶,那肯定不会错,蒋二白毫不犹豫的拆开,淡黄色的奶粉撒了一地,蒋二白把狗崽扔上去,带着期盼的目光,用眼神暗示狗崽子:奶找到了,你吃吧。

  可惜狗崽子看不到她的眼神,可怜的它趴在地上嗅啊嗅,被呛到了,只顾着打喷嚏。

  蒋二白有点委屈,自己给它找来了食物它还不吃,她也饿着肚子。秉着你不吃我吃的想法,蒋二白抓了一把奶粉就往嘴里塞

  “呸呸呸!”

  被噎住嗓子的蒋二白急忙吐出奶粉,她尝不到味道,只觉得难以下咽,看来是自己错怪崽子了。

  摸摸狗子头,万事不用愁。聪明的二白找到了牛奶倒进一只碗,狗崽子闻着奶味儿爬到盆旁边,哼哼唧唧的喝着,弄得整张狗脸都是牛奶。

  蒋二白很满意,她觉得自己也得填肚子了。随手砸开冰柜的玻璃,掏出里面的生肉,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

  “呕……!”

  难吃到怀疑尸生!

  蒋二白整个丧尸都震惊了,为什么自己吃不了看起来好吃的肉?她不信邪,又接连啃了青菜,鸡蛋,能看到的食物都尝试了一遍,从头呕到尾,终于得出结论:自己只是感觉肚子饿,可能并不需要吃东西。

  蒋二白很难过很难过,她觉得不能吃东西是一种很痛苦的感受,望着地上吃撑了的狗崽,蒋二白随手把它提起,浑浑噩噩离开了超市,临走前还不忘带上狗崽的牛奶和狗盆。

  深受打击的蒋二白随意找了个没人也没丧尸的房子,把狗崽举起来,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以、以后,你就、叫……二北吧……”

  狗崽子啥也不懂,闭着眼睡的像死猪一样,蒋二白也不再管它,起了个名就给扔一边子去了。

  吃不了东西了……

  蒋二白一想到这个就难过到想哭,可惜丧尸没有眼泪,她只能象征性干嚎几句,抱着二北睡在了地板上,二北拱了拱脑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砸着嘴继续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