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渡星择
仙渡星择

仙渡星择

卫明歆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1-09-09 00:37:57

我从远方而来,在追寻回家的路。 历史的长河埋葬了古今,黑暗中,我在窥探着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抱歉

第一章 我自远方来

  蓝星历2017年10月15日。

  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为地面铺上一层白霜,漫天星光闪耀,弯月高悬中天,夜幕笼罩,大地寂静无声,一切都沉睡在梦乡之中。甜美而安逸。

  “妹的,还挺孤独。”苏铭盘坐在学校五层楼高的教学楼顶,乏味的望着远处稀疏且永恒不变的灯火。

  不远处的小城灯火通明,哪怕已入深夜,却也光芒透亮。几座大厦楼顶打着刺眼的探照灯光,光芒刺破永夜,直入云霄,掩住千百年未变的月华与星芒,映亮半城。

  那光很亮,但在深夜寂静无声的小城,却显得格外的寂寥。

  “好多年了哦。”

  眉头舒展,苏铭笑了笑,微风拂过间,两分翻涌,八分回味。

  “思量许久,却是旧梦难忘;满天星光,不过一点残阳。来往,一瞬,一刻的影子,留恋在胸膛。大梦初醒,两分翻涌,八分回味。”

  一首小诗浮上苏铭心头,虽然写的不怎么样,却也是此刻心头最深处的思量。梦与幻苏铭暂时都不想再做追究,过往如烟,都已随风飘散。

  长舒了口气,苏铭压下稍有波澜的思绪。

  确实,苏铭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九年前,苏铭大三,他刚大号完从厕所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眯着眼伸了个懒腰,准备睡个午觉时,就发现自己的世界变了。

  眼前的墙不断地后退,转身发现厕所已经消失不见,宿舍的所有都在离他而去,不断地后退,世界一片空白,空洞而空旷。

  苏铭当时脸都绿了,大喊:“周黎、陈道、苏安宇。”

  没人回应,世界依旧在倒退,越来越快,越来越远。最后在他眼中,天与地合成了一道细微的白线,放眼望去全都白茫茫的一片。

  “我透,鬼打墙还是啥?”

  “太上圣人,观音菩萨,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如来佛祖,猴哥,来一个啊……”

  当时苏铭也是疯了,站在那个空白的天地中,身躯颤栗,嗓子都喊哑了。

  这都是啥事啊,就上个厕所,出来后宿舍就没了,自己就被世界抛弃了?

  他苏大铭还没娶媳妇啊,大三了连女朋友都没混上。最多跟女生拉过两次手,抱都没抱过啊,就这还是遥远的从前的事了。

  泯灭的一瞬间苏铭连自己的墓志铭都想好了:苏铭,英年早逝,于厕所门外,卒,享年21岁。2020年11月9日。

  同时再在上面再刻上苏铭最爱的一句诗: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毕竟死的早,要啥自行车。有这些估计就是最好的待遇了。

  只是可惜了他个经常公交车让座的三好青年,虽然老人们不一定需要吧,毕竟超市促销时他们跑的比苏铭还快。

  ……

  胡思乱想中的苏铭只感觉眼前一亮,然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也就是九年前,这个世界的苏铭8岁时。

  嗯,或许是另一个世界吧,毕竟前世没见过修者这东西。

  这个世界叫蓝星,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与从前不再一样,暂时来说他熟悉的人还没怎么变。

  ……

  “嗯?是谁?”

  苏铭眉头微皱,眼神如刀,洞破黑夜,凌厉地扫向不远处的校门口。

  苏铭心中一惊,那两人的气息很强很强。

  不敢耽搁,心神一动,身形闪烁间便不见了踪影。

  不远处刚刚走到校门口的两道身影一顿。

  “感知倒是挺敏锐。”黑袍中的声音沙哑又充满磁性,语气有些夸赞。

  “天网的倒是高手越来越多了。”白袍中传出轻柔的女声,天籁一般,悦耳又迷人,充满一种诱人的魔力,如同罂粟,让人上瘾。

  “倒是没想到这小地方还有个星耀级的高手,遗迹将开,留着倒是个麻烦。”白袍声音轻柔婉转,清脆悦耳,说出的话却是锋锐如刀,血腥无比。

  “天网的老家伙一直在盯着我们,暂时没必要惹麻烦。”黑袍身影沉思了下回应。

  顿了顿有些头疼道:“刚刚的小家伙跑的速度很快,没有太多把握不要动他。他让我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家伙。”

  “哦,这家伙能与星相比?”白袍嗤笑,缓步向前。

  黑袍扭头深深地看了眼苏铭消失的楼顶,跟上白袍的步伐。

  月亮高悬在天,煞白的月光洒在大地上,为大地铺上一程清霜。黑白两道身影在月色下飘动,幽幽地穿过这街,宛若惊鸿,两人转过弯,没过房子,消失不见。

  嗖,一个闪身苏铭再次出现在楼顶,望着两人消失的拐角怔怔出神。

  “黑白无常?”

  “地府的绝顶高手跑这小县城干嘛?”

  这两位可不是好惹的。江湖人称黑白无常,蓝星第一大地下组织,也是最神秘的组织——地府的入世行走。

  地府于世界有四大行走,世人称“厉鬼勾魂,无常索命”,无常便是两人。相对于更神秘的“厉鬼”二人组,无常夫妻倒是时常出没。

  夫妻二人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将会有大事发生,这是几十年来的铁律。倒是像极了二人的称号。

  并且地府从上到下都是不要命的疯子,苏铭实在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与狼共舞,简直找死,更别说这二位简直比狼凶猛千百倍。

  苏铭在黄淮县城上学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修者来这个“三无”的小县城。

  嗯,没灵气,没资源,没修者。至于苏铭,他自己当然不算。

  “难不成我东窗事发了?”苏铭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怂了,他想跑。

  “君子不立危墙”,更别说他都不是君子。跑到高手如云的京城,看谁敢来收拾他。

  “好像也不可能,他们不可能猜得到。”

  “估计最近小县城不太平,要有活干喽。”

  “算了,也没啥头绪,一点多了,睡觉。”

  懒的思考的苏铭转过身准备回宿舍睡觉。

  “每天五点半就得起床,跑操上课,早读语数外三大门,史地政三小门,背啊背啊背,白天刷题,晚上刷题。”想到每天悲惨的生活苏铭不禁有些碎碎念。

  “算了,都是乐在其中罢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