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旧事之前尘
南北旧事之前尘

南北旧事之前尘

枝上青梅小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14 22:11:3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章

第一章

  古时候总说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南和北总是背向而弛,没有相连接的时候,而他也总是相信,南和北就好比黑和白永远没有相融合的时候。

  但可惜,事与愿违,这个世界总有那些灰色地带,就连他自己都成了那样的灰色。

  “刘老师,暴风雨还在下,学生们都被接走了,你呆会儿怎么回家啊。”守门的王大爷此刻也穿上了雨衣雨鞋朝着整所学校唯一的办公室喊到。

  “什么?我听不太清楚。”

  “我是说——你~怎~么~回~家~”

  “没事,我有雨衣。”他边喊边举起身旁一个白色的东西向王大爷挥了挥。

  “好的,那我先走了啊,你走的时候小心点,最近不太平。”

  “行,我知道了,再见。”

  王大爷摆了摆手,转身就离开了。

  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身上盖着那所谓的白色雨衣,继续批改着白天没来得及批完的卷子,虽然现在依然是白天,却也和黑夜相差无几。而他就是在这样的夜晚,穿着一身被鲜血浸染的衣服来到这个小山村的。

  自从来到这里已经半年时间了,他更是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这个贫脊山村中唯一的老师,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呆了这么久的老师,是整个村子尊敬和仰慕的对象,但其实他的心里明白,并不是这样的,他其实并不值得他们大家这样的尊重。

  他怀揣着不安在这里呆了半年,忍受着他以前从未想过生活,甚至于放弃了他的一切,但是他总是相信有雨后初晴,阳光普照的那一天,就像是昨夜的那场暴雨总有停下的时刻。

  昨天晚上,他并没有回家,一个人在办公室呆了一整个晚上。

  早上六点左右,他看着阳光一点点穿透厚厚的云层洒向地面,露出整个山村最美丽的风景。

  吱~办公室的木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黑黑的小女孩将头伸了进来,眼神还有一丝闪躲“老师?那个——”

  “怎么了?小文,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我爸爸说有事找你,你有时间去吗?”

  “你爸爸?”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你爸爸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他没有告诉我,但他说让我叫您去我家,就在今天放学后。”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教室吧。”

  “内个,老师——”小女孩的身体好像又不自觉往后缩了一下“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你又没有对不起我。”他好像有些了然了,却还是不自觉的问了一下。

  “就是我爸爸的事。”

  “没事,小事一桩,放学后就去是吧?”

  “对的,反正对不起,我先回教室了。”小女孩话还没说完就跑着离开了。

  他用手挠了挠头,有点儿没太搞懂她的意思。

  时间差不多了,却并没有听到在城镇中熟悉的铃声,因为这所学校并没有钱来安装这样的东西,上下课全靠老师自己的意愿,所以这里本来是那种爱来不来们学校。

  他拿着课本和昨天批改的作业,走向了教室,继续着这平淡的一天“上课”

  “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今天我们继续昨天的内容”

  ……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的时候小心点。”朝大家说完这句话,扭头看着早上的那个小女孩说到“小文!要我陪你回家吗?”

  “不,不用了,老师,我今天中午去云云那里。”

  “你不回家吗?”他有点不安。

  “对的。”

  “小文,你快点。”门外的一个小女孩朝着屋里大声的喊着。

  他刚要开口说话,小文就勿勿跑走了。

  离开了学校,他很快就找到了小文的家。

  咚咚咚~

  “有……”

  吱~他的话还没问出来,门就被打开了。

  “进来吧。”门内的男人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你确定吗?如果你想让其他人知道你的事情,在这里也没啥事儿。”

  他皱了一下眉,还是括脚跨了进去。

  “要坐吗?”男人说着还倒了一杯水给他。

  “不用了,我就站在这里,你有事就赶紧说。”他倚在门上,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

  “就是想跟你做个买卖,你说中不中。”男人的眼里闪着光芒,好像看到了未来的美好一样。

  “说吧。”

  “你既然是城镇里来的,那一定要好多钱吧,你捐给我点儿呗,你也看见了我们家也是很困难的。”

  “我没有钱,不然怎么会到这里来呢,你说是不是。”他现在算是知道了男人的目的。

  “我管你咋滴来的,反正你就得给,不然我就把你是杀人犯的事情告诉别人,我让你去做牢。”男人一幅无赖的样子,显然不太相信他的话。

  “我没钱,不然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啊。”其实他现在内心一点儿都不平静,但表面上还是得装作一幅镇静的样子“哦!对啊,这么说我来的那天看到的人就是你啊。”

  “是我又怎样,我就是那天看到你的人,你满身是血的样子还真是忘不掉啊。”

  “既然看到了就这样吧,我无所谓。”手心已经冒汗了,但他还是告诉自己没什么,镇静一点,没关系,这种情况书上都有过,打的是心理战,必须要镇静一点,才能够胜利。

  “哎呀,你真的无所谓啊,那行吧,我今个儿下午就要去城镇里了,去找找警察吧。”

  他听到男人这样说,撇了撇嘴巴“你随意吧,我走了。”扭头打开身后的门,就出这间在村里不算小的屋子。

  而被留在身后的男人则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就收拾东西出门了。

  这样安稳的过了几天,他都没有再见到过那个男人,就连村长都不知道那个人去了哪里。

  他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但是没有办法,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只能祈求事情顺利了。

  “刘老师,在吗?”办公室的木门咚咚响,伴随的还有一声呼喊。

  “在,请进来。”

  村长推开木门说到:“刘老师,大富已经从城里回来了,还带来了几个人。”

  “行,谢谢村长,我知道了。”

  “他们说现在请你过去。”

  “好,我马上去。”心脏跳动的非常快,也非常慌。他也终于走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这是他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无论怎样都不会后悔了。

  他跟着村长走到大富家,就看到几位穿着警服的人,果然,他猜的没错,扶着自己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就直接伸出直接了双手“人是我杀的,我跟你们走。”

  这句话刚说完,几名警察都看着刚刚进来的他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直接承认,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警察他们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审核了身份后,其中一位就把他给带走了。

  “各位,谢谢你们的配合,我们已经找他很长的时间了,这次帮大忙了。”其中一名警察跟村长握了握手说到。

  “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行,那我们把人带走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还会继续联系你们的。”

  “没事我们很乐意帮忙。”村长笑着就把人给送走了。

  两个人看着车子离开之后,表情马上就变了。

  “行了,你真的是能啊,就这么把人给弄走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村子怎么办。”村长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生气,还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我…就是不服气。”

  “哼,不服气,为什么不服气,我要是发现你的原因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等着吧。”

  “等着就等着,有什么。”

  村长看他这幅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大概过了两天时间,警察局就发表了消息,半年前的那件案子终于抓到了凶手,而这件事情大概在一个星期左右传到了那个小山村之中。

  “爸,刘老师是被抓走了吗,为什么啊?我们都好久没有上课了。”还是那个黑黑的小女孩,不过这次说话的对象是那个大富。

  “你管那么多干嘛,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大富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但是,他是在来过我们家之后才被抓走的,你不知道是为啥吗。”小女孩还是不太想放弃。

  “我说你别管你就别管了,咋那么多事啊。”

  “爸爸,你告诉我吧,村长上次还来找我…”小女孩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什么,村长问你了?那你跟他说了没有。”

  “我…说了。”女孩有些怯生生的答道。

  “你怎么说的。”

  “就是你说的那些话,告诉他了。”小女孩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她所谓的父亲已经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咳咳、爸…爸,疼。”

  “你这个外拐子,向着外人,你妈不是个东西,你也不是,你还不如去死呢。”大富用手掐着自己的孩子,满脸狰狞,完全都不顾在自己手中挣扎的小女孩。

  “爸、咳、爸爸,不、不要。”小女孩得意识正在一点点流失,只能凭着本能去呼喊,但他的爸爸像是魔怔了一样,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但却听不清他在讲什么。

  但就在小女孩快要不行的时候,村长从门外冲了进来,拿起地上的板凳就砸向了大富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直到他把手松开为止。

  村长看到大富倒下之后,立马把小女孩抱去,送到了村里那个破烂的小诊所,“小陶,快,救救她。”

  “行,你先把他放下,我尽量。”医生帮着村长把小女孩安顿好之后,就把村长赶了出去,让他在外面等着。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才看到医生推开门出来。

  “怎么样了,小陶,文文有事吗?”

  “没什么事了,休息休息就行。”

  “行,那你先照顾照顾她,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村长说着这句话就离开了,也没有注意到医生欲言又止的表情。

  再一次来到大富家门口,村长的心里有些复杂,刚刚离开的门还没有关,也不知道大富怎么样了,还没进到屋里,就闻到一股腥气,快步踏过去,就看到大富一个人躺在血泊当中,头已经面目全非了。

  好想吐,这是村长现在最明显的想法,而他的身体也跟随了他的想法,转身就吐了出来,等他吐完之后,他也反应了过来——他杀人了,他成为了一个凶手,一个杀人魔。

  他拖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走向自己的家。

  “老婆,我杀人了,我成了杀人犯,我成了杀人犯。唔——哇——”村长说了两句话就开始哭,他的老婆本来在做饭,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就出来了。

  “昨的了,你哭啥啊,怎么满身都是血啊,你受伤了没。”村长的老婆晓霞一脸的担忧。

  “老婆,我杀人了,我该怎么办啊。”

  “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具体情况啊。”

  村长并没有立马回答她,晓霞也不着急,就这样陪着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村长终于反应了过来,把之前发生的事一点点讲了出来。晓霞就这样慢慢听着,等他讲完之后才开口说话“老公,我觉得你应该去自首。”

  村长听他这样说,愣了一下,他对自己的老婆是非常信任的,也知道她现在说的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但他还是没有办法这么快接受自己就要坐牢的事实了。

  考虑了一晚上,村长还是决定听自己老婆的话,但他是瞒着自己老婆离开的家,他不想让自己老婆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即使更狼狈的样子已经看到了。

  早上大概四点多,村长带上小女孩就去了镇上,两个人来到是才刚刚七点左右,村长拿着自己不多的钱给小女孩买了一份丰盛的早餐,就把她扔在了城镇的孤儿院门口。

  小女孩看着村长的离开,没有哭也没有闹,就只是记住了他说的那句“我如果能从牢里出来,就来找你,你要坚强。”

  小女孩坐在门口乖乖的等着,边哭边吃着这顿丰盛的早餐,抬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的刘老师。

  “小文?你怎么会在这里,谁带你来的。”他缓缓走过来,满脸的疑惑。

  “老师,爸爸死掉了,村长叔叔去坐牢了,我没有家了。”小文也从刚刚的缓缓流泪变成了大哭。

  “怎么会这样,你能跟我说说吗?”

  “老师,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如果这样村长能早点回来。”小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他还是听清了。

  而在小文说完后,他也惊讶了,他没想到,就连当初自己满身是血去到那里的时候整个村子都知道了,即使这样村长还安排他教学,来提高村子的生活,这样看来村长是真的为了村子什么都做的出来,那这么说王大爷应该是村长安排监视他的吧。

  轻轻的笑了一下,又转而叹了一口气,他也释然了,毕竟南和北虽然方向不同,但如果他们走的是一个圆的话,是可以相遇的,就像黑和白可以相融一样。

  “小文,你跟我走吧。”他看着小女孩儿说道。

  “不,我要等村长叔叔。”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