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大海盗
次元大海盗

次元大海盗

键盘敲得手抽筋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1-07-28 14:31:18

无论如何,次元世界的秩序被推翻了,次元战争无可挽回地打响了。 不值一提的尘埃之子,误入次元边界,修成宙天使,一锤定音,引领灵魂的复兴! 功成,挥一挥衣袖,只愿做个自由的次元海盗,和她一起环游全宇宙。 磅礴者学会细嗅蔷薇,卑微者试着迎风击浪,全新的大世界格局,由我开创!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七章 时间的弃子

第一章 次元裂缝

  “谁如果想要真正地了解什么是灵魂,灵魂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就应该时常抬起头来,看看天上的云层,云层就是灵魂的影子。

  边界天使们兢兢业业地抚弄着云层,用轻柔的羽毛将他们拨开,如同检视一团团珍贵的蚕丝,仔仔细细。因为一旦它们出现了瑕疵,一旦吸满了水雾的、层层叠叠的云团们发生了碰撞,所有天灾人祸就会像暴雨一样降下,毫无约束的河水便会恬不知耻地泛滥于人间。

  我们要防止这一切,而这,便是我们精神世界天然的责任。”

  ——《灵魂高等研究院院志》

  =================

  “不要为自己是人类而羞耻,要自豪!

  你内部一个拱顶通向另一个拱顶,无穷无尽。

  你永远不会圆满,因为本来就该这样。”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罗马式拱形》

  =================

  落日余晖。

  意大利,比萨城,奇迹广场。

  距离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佛罗伦萨只有一个小时的火车路程。

  但由于比萨斜塔的存在,比萨城总能吸引到更多的游客,拥有更高的人气。

  金红色的夕阳光柱穿过比萨斜塔,穿过奇迹广场另一边灰白的主教堂,穿过摆着各种姿势拍照的人群,斜插在草地边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上。

  摇滚乐手们满面红光,一边歌唱,一边在台子上踏着步子拍起手掌。

  台下的游客衣着休闲斑斓,举着相机、酒杯或果汁,情绪渐渐被带起来,也开始踏起步子,有的甚至踩着拍子转起圈来。

  蓝天,红云,古迹,音乐……,一派轻盈写意的悠闲黄昏。这里总是充盈着属于旅游胜地特有的气息,那是一种热烈的,不理智的气息。

  魔力鸟站在比萨斜塔第七层的栏杆边,他的形象和周围的游客格格不入。

  披肩黑发带点微微卷,一件极宽松而皱巴巴的白绸衬衣,像中式褂衫一样改成了斜扣,在风的吹拂下显示着质地的柔软,但由于别在旧得掉色的皮带里,所以显得脏脏的。

  一袭又脏又旧的长风衣,盖住了几乎看不出颜色的裤子,黄棕色的皮鞋毫无光泽。

  全身上下看起来像是刚参演完某部展现中世纪底层生活的戏剧。当然这样的形象在历史气息厚重的比萨,并不十分违和。

  斜垂着几缕乱发的面庞却极白。极白的面庞上,却挂着两大个乌黑的眼圈。若不是双眼如灯如火般明亮,那整个眼眶就都是乌黑的了。

  正是这双亮眼睛,以及风中自如的乱发,让魔力鸟在不同于人群的古怪神情中,显露出某种精灵般的流浪气质。

  一个小时前,他关上花店的门,穿过街来到广场登上塔,他在第七层站立了一阵子,为了等小英仙座的消息。这几年除了种花卖花什么都没干,对于世界,他感到十分的生疏。

  从前魔力鸟对小英仙座是不太看得上的,他不喜欢这个发型和他一样帅却总是戴着一副眼镜的家伙。

  明明元魂是不会近视的,比肉体的眼睛可靠多了,戴不戴眼镜根本没有区别。

  而且这家伙一点也不……灵活,反应又慢,说话还爱讲长句,固执又死板,总之,和自己气质不符。

  但不得不承认,小英仙座的知识是如此渊博,以至于他魔力鸟也屈尊去研究院听过几次课,尽管实在是讲得很无聊。

  当然,魔力鸟相信自己的出现一定为这个书呆子的课堂带来了轰动的明星效应,让课堂蓬荜生辉,只是学生们不敢表现出来而已,所以自己也只好故作矜持。像自己这样的传奇人物一般人一生也见不到一次,所以学生们一定和自己一样憋的难受极了。

  然而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小英仙座。

  “这娘娘腔,怎么还不吭声……”

  忽地,他看到,塔下,人群背后,三四个人快步穿过草地,冲入塔底最下一层。

  魔力鸟眼珠转了几转,胡子抽动了下,哝嘟着:“总是不能好好喝口朗姆酒。”一边从唇边将酒瓶放到了地上。

  满嘴的胡子与乌黑的眼圈构成一幅坏笑的表情。亮眼睛里满是轻蔑的嘲讽。

  他的右手背上有一个刺青:六分仪。这种扇形的仪器,带有刻度、卡尺和几个镜头,通常用于航海时测量位置坐标和星星的高度。

  魔力鸟轻轻翻转手腕,仿佛在把玩艺术品一般。

  右手掌心向上,掌心中央,是一个怀表样式的刺青。

  刺青从掌心的皮肤上缓缓飘起来,浮在手掌中,变成了一只旧得斑驳的黑色怀表。

  魔力鸟撇撇胡子,翻开带着表盘的盖子,露出里面白色的,画满刻度的罗盘。

  攸地,罗盘上腾起一团蓝黑色的雾光,瞬间笼罩了整个罗盘。

  原本白色的罗盘此刻一瞬间变为一个如夜般黑的洞、一个被捧在手上的黑洞。

  一点点亮光如尘粒般在黑洞中心快速闪烁起来,很快,一幅星空浮现在变黑的罗盘里。

  “次元北斗。”魔力鸟扑闪的眼珠向栏杆方向一瞥。

  罗盘里那一片星空小小的,却又似乎无限大。

  星空在罗盘里快速动起来,滑动、旋转……一个个星系走马观花地划过罗盘里的夜空。直到罗盘里的夜空中,浮现出北斗七星。

  斗柄似乎被某种磁力吸引着,如同罗盘上受到干扰的指针一般摆来摆去。

  笼罩在罗盘上的蓝黑光芒,宛如深邃的星云,闪烁着变换着,仿佛积蓄着能量的沸水。

  魔力鸟随着斗柄的指向移动着步子,转了半圈,指针稳定下来时,他对着远处的天空停下了脚步。

  这是美丽的黄昏,天边甚至出现了火烧云。几块厚云在红透的万道夕霞中,宛如云层上的仙岛。

  微风轻轻吹着,黄昏迷人的落日薰风。

  他捧起罗盘送到唇边,对着天空,呼地一吹!

  ……

  这幅美景迅速被蓝黑的光覆盖,或者说抹去。如同一张画布被烧穿了个洞,面前的天空塌陷进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遮天蔽日的天窗。

  奇迹广场上的游客看不到这样的奇迹。热情的音乐中,每个人和每个人一样高高兴兴。

  这个世界的人,大多数灵魂普普通通,没什么独特的想法,所以每个人看到的世界和每个人看到的世界一模一样。

  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像共振一样,被外部世界的节奏带动着,而对精神的世界一无所知。

  对于魔力鸟这样的,来自精神世界的人而言,这个世界的人一般被他们称为灵魂修炼方面的盲人,简称灵盲。

  灵盲,灵魂还没有被解封的人,灵魂还困在混沌中的人,灵魂还受制于肉身的人,不得大自由的人。作为普通人,每天浑浑噩噩过着日子,生活里风和日丽,喜怒哀乐。

  而非凡的瞬间,往往只属于少数人。

  天空中,一幅新的、昏黄色调的画面在这巨大的窗口里浮现、展开:一条小河从两座房子之间穿过,河的一边是漂亮的宫殿,另一边是石头牢房。

  河面上空一座封闭的石桥连接了宫殿和牢房。石桥上只有两面窗子,窗口花瓣形的石栏,将窗子切割得更阴暗。

  桥下的河面上,一艘小船悠悠划过,划船的意大利人穿着中世纪的服装。

  “叹息桥。”魔力鸟肩膀一沉,自言自语的声音也沉,“只有我出来了。”

  然后他拿起酒瓶,隔空对着石牢方向做了个敬酒的动作,喝了一口,仿佛将过往的时间也一口吞下。

  和先前带着嘲讽的笑意不同,此刻魔力鸟的神情仿佛蜡像般凝固了一下才化开。

  叹息桥,中世纪威尼斯囚犯下地牢的必经之路,几乎没有人活着出来过,也是死囚上绞架之前的必经之路,最后看一眼天空的地方。是绝望的最后呼叫,是历史烟尘的灰暗一角。

  迎着夕阳金红的光柱,魔力鸟眨巴着眼睛,挥一挥又脏又皱的衣袖,将这幅天窗中的画面推到一边。

  而先前天窗里的位置,浮现出另一幅画面:几个中世纪士兵装束的人员,站在船上咒骂着嘲笑着,正在将五六具衣服破烂、伤痕累累的尸体扔下海。

  面色晦暗脏污的尸体,在船上被踢来踢去,每具尸体的脖子上都有绳索勒痕。

  魔力鸟抬起手,袖口露出布满手臂的刺青。手腕轻轻向左推,画面开始倒带。

  ——

  一双肥手从满是血迹的尸体嘴巴里掰下两颗金牙,举到被酒精和欲望泡得浮肿的脸前欣赏着,顺手擦拭了几下金牙上的磨痕,检查光线在金子上的反射。

  “海盗都得死!但黄金永生!哈哈哈……”汗水在堆满浮肉的脸上冲出几条弯曲的沟壑。

  “海盗抢夺,我们分赃,完美的流程!”

  船上的中世纪士兵们一阵哄笑。

  置身画面之外的魔力鸟,看着天窗里的事件,看着中世纪的士兵们如何在海盗的尸体上搜罗,将金银细软分走,用脚踢尸体,画着骷髅头的三角海盗帽被踢来踢去,看着士兵们如何两两协手将海盗的尸体一个个扔下海。

  魔力鸟神情肃穆,眼珠里一丝杀气一闪而逝。

  手腕向左,继续倒带,让画面变换。

  他看到画面来到威尼斯中心的圣马可广场。

  五六个海盗被绑到绞刑架上,天空的乌云昭示着暴雨即将来临,刽子手们正急急往海盗脖子上套绳索,绞架对面的方桌后面,列队的士兵旁边,两三个官员神情愉快地交谈着。

  即将被吊死的海盗们绞尽脑汁搜罗了这一生能想到的所有动感鲜活的词汇,口若悬河地吐着活色生香的语言,周围的人群大呼小叫,欢呼声和咒骂声搅混在一起。

  画面之外,魔力鸟抬起手,慢慢行了个告别礼,严肃而珍重。

  然后他合上罗盘的盖子,将眼前的画面和天窗一起赶走。

  夕阳重现,微风吹拂,一切仿佛从未出现过。所有激烈的、刺激性的回忆如雪习习落下。

  他闭上眼睛,凝神感受着周围的空间,空气如浪涛般冲刷他每根毛发。

  无论走到哪里,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是谁,我来自何地。

  瞬时间,便已进入了忘我的平静中,宛如整个肉身与静默融为一体。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