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就是小白文的剧情吗?
这不就是小白文的剧情吗?

这不就是小白文的剧情吗?

英年早帅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1-07-16 13:39:44

其实游泳是一个很稀松平常的运动 见义勇为也是一个常见的精神品质 自从我将二者结合,平淡的生活就一去不复返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章 本书太监,下次一定

第一章 夭寿啦!

  “哈哈哈哈,靳柯老兄,好久不见,来喝一杯?”

  “唔,这不是贺监嘛,最近听说你最近都那首诗在这片区域很火的嘛”

  “唉呀,过奖过奖”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好诗啊,哈哈!想必您就是贺知章吧?”

  “咦?这不是太白老哥吗?久仰久仰!失敬失敬,在下贺知章,字季真”

  在一片云雾缭绕之中,三位文人墨客聚集在一起,互相商业吹捧。

  这三人正是赫赫有名的李白,靳柯,贺知章。

  按理来说这三个人怎么着也不可能碰到的。

  可是这是天堂啊,死了的人哪个不在这里?

  “靳柯老兄,季真贤弟,我最近也作了一首词,不知可否愿意过耳啊”

  “哈哈,好”

  “诶呦诶呦,我洗耳恭听”

  李白一甩袖子,看向远处的旭日,沉吟起来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坠。高卷帘栊看佳瑞,皓色远迷庭砌。”

  “嗯,写的倒是很好,将早晨起床的景象描述了一轮,可是这词藻略显平淡啊……”贺知章显得有些疑惑,而靳柯这是微微一笑

  果然,李白继续昂首挺胸,霸气的说出“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喔,好词,好词啊!”贺知章咂舌赞叹道

  这不仅仅是一首豪迈、瑰丽、新奇的咏雪词,还极其富有生活情趣,李白观看雪景喜悦、激动的心情。由“晨起”而“来报”,因“来报”而“卷帘”看“佳瑞”,曲折有致。最后把漫天飞舞的白雪,想象成是天仙喝醉酒之后,将天上的白云揉碎扔了下来,意境悠长。

  “哈哈哈……”李白捋须笑道。

  轰!轰!!!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阵隆隆的声音,正在商业互吹的三人不由得脸色一凛

  “终究还是来了啊”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会来啊”

  “这一天这么快吗”

  “先穿袜子再穿鞋,先当孙子再当爷”

  突兀的声音突然想起,李,贺,靳三人不由得愣住了

  只见一个头顶瓜皮帽,脑门贴着槟榔,身披红色旺仔服,还一边摇着花手一边扭动身躯的人赫然站立在三人身边,这人继续摇着花手说到

  “鬼饿敢拦路,虎饿他敢吃人,鱼饿他敢跳门,这人饿,丧尽人伦。今朝有酒今朝醉,别是个女人你就想睡,花花世界迷人眼~没有实力别赛脸!,你可以说我坏,但你不是我的菜,花花世界迷人眼,没有实力你别晒脸,小伙子气势猛如狼,一腔热血拍胸膛,经典语录我肩上抗,少在我面前猖狂。,我这野马不识归途,但是你这小人,我必须铲除。,生死在天,富贵由命,如今社会就是看谁钱多看谁硬,你的寒王,没毛病。天热脾气燥我不微笑你别闹,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心里有座城,住着未亡人。我们是糖,甜到忧伤。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定废你整个天堂。一声闺蜜大过天,一生闺蜜大过天、寄语浮云晚霞,捎上我的心里话:我永远等着你,纵然是海角天涯。,过山龙遇下山虎,社会不由你做主!,天生一身傲骨,你别在你寒哥面前摆谱。刀不锋利马太瘦你拿什么和我斗!”

  三人三脸黑线,不由得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这精神小伙一扭头,看向三人“我是作者派过来的逗比,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什么灵感了,就托我告诉你们,现在天堂马上就要炸了,你们别他妈的在这里蛋逼了,你们马上就要神魂俱灭了,还有……”

  精神小伙看向了帅气的读者,也就是你

  “别他妈想着以后主角要去搞天堂什么的,根本没有这剧情,作者懒得查资料告诉你们什么天堂里有什么神仙,这是会费脑细胞的!”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您究竟想说什么?”靳柯拦住了这碎碎念的精神小伙。

  精神小伙不满的看向靳柯,懒得和他多说什么,这是继续道

  “读者们,妈的,天堂炸了只是因为剧情难想,还有他妈的别觉得作者一直复制粘贴就想退坑不看,这本书贼好看,虽然他妈的经常拖更,不过就是贼好看,别纠结我的存在,也别纠结贺知章他们这几个SB的存在,好好琢磨琢磨李白的那首词就行了!”

  说罢,精神小伙瞬间消失,留下三人在风中凌乱。

  “嗨呀,没想到我们神魂俱灭的时间来的这么早啊”

  “呵呵……”

  “我想我得给后世留下什么东西”靳柯沉吟道。

  “难道说……”贺知章有些激动。

  “没错!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靳柯从裆下掏出一块玉石,挥剑雕刻起来。

  “这剧情真牛逼,我得给个推荐票,再来张月票助助兴,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贺知章突然开口说到。

  “什么?难道那个东西已经开始影响我们的神智了吗……”贺知章有些愕然。

  “哈哈哈,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俯身挥袖,走向爆炸声音的源头。

  “哎呀,啧啧啧……”贺知章也转身离去。

  靳柯的剑越舞越快,快到连残影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一团银色……

  …………

  “哇哇……”一声哭嚎响彻山林。“唔……你这活着也不容易啊,姑且就叫你王易吧……”

  山边的小河里,一个被装在洗澡盆里的婴儿被一个老头捞起,缓缓走进大山。

  (我是作者)

  新书发布,审核必过,推荐票多,剧情牛逼。我是要成为新人王的男人!

  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宝塔镇河妖,蘑菇放辣椒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