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怒斥原始天尊,我是真的想死
开局怒斥原始天尊,我是真的想死

开局怒斥原始天尊,我是真的想死

冰糕只要绿豆

仙侠/神话修真

更新时间:2022-04-21 00:24:43

人在洪荒,漂泊千年获得系统。 “此子与我西方无缘,万佛何在,拦住他,别让他再来刺激准提佛母!” “此子若肯成为我的徒弟,我必将让他成为圣人之下第一人!” “若非此子,我巫族很有可能十不存一。我既然身化轮回,必定保他不死!” 苏叶:“只求一死,为啥这么难?”
目录

1年前·连载至这本废了!

第一章 你是狗吗?

  昆仑山。

  玉虚宫外。

  一朵青云正飘来飘去,一会变成个鱼,一会化成猪。

  苏叶此刻极度无聊,来到洪荒已经快千年了。

  刚来的时候,就听到鸿钧成圣的声音,本想着能够一点一点飘过去。

  不求混个座位,最起码能听听道,好歹能化形。

  可是飘了近千年,才从东海飘到昆仑山,关键还被昆仑山的护山大阵给困住了。

  大阵虽然并不伤人,可是他也走不了,本身他就没有任何的修炼法门,又不会飞,唯一的运动方式就是靠风吹。

  大阵里面怎么可能有风,连苍蝇都没有。

  突然,洪荒传遍鸿均的声音:“千年后第二次讲道,有缘者皆可来。”

  同一时间,苏叶的脑海中也传来了一个声音,说话断断续续,就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干扰一样。

  苏叶仔细一想,除了系统之外,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人会用这种机械般声音和自己下达任务。

  任务其实很简单,总体来说就是自寻死路,除了自杀,其他的都可以,只要被人愤怒之下一击毙命,就可以成为大道掌控者。

  光听名字,就知道绝对比天道还要厉害的存在,只要大道不灭,他就不死!

  苏叶顿时无比激动,青色的云彩隐约可以看到一抹淡淡的红色。

  正想着如何自寻死路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个青年人的声音。

  “哈哈哈……两位兄长果然厉害,修为突飞猛进,成圣指日可待。”

  “师弟莫要胡说,圣人不可言。”

  ……

  听到他们的对话,苏叶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这是闯进了昆仑山,而刚才的声音肯定就是三清了。

  一想到三清,苏叶就想到了前世看的那些洪荒小说,不由得扑哧一笑。

  原始天尊眉头微微一皱,眯着眼睛向大阵看去,紧接着语气冰冷的说道:“原来是开天后的第一朵青云,跟脚不错,可惜丢失了本源,与我无缘。”

  原始天尊扭头看向通天教主,淡淡的说道:“洪荒大地强者为尊,一个无法修行先天之灵活着只会徒增痛苦,驱散了吧。”

  通天教主一愣,你说杀就杀,看我干什么?

  老子微微点头道:“善。”

  三人的对话苏叶听的清清楚楚,气的青云一阵红一阵青。

  本来还想着不要一下子全部得罪死,现在看来根本没这个必要。

  苏叶目光冰冷的看着原始天尊,怒火瞬间涌上心头,青云瞬间覆盖上了一层红色。

  “我当时是谁呢,原来是孤寡老人原始天尊。”

  原始天尊眉头紧锁,右手缓缓抬起。

  苏叶继续说道:“三清原本是一家,你呢?你把他们两个当成自己的家人了吗?”

  苏叶的声音很大,无形之中竟然夹杂着大道之音,直接传遍了整个洪荒。

  整个洪荒的生灵都惊呆了,这是谁?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敢质问原始天尊。

  如果在鸿均讲道之前,或许还没几个人知道他,可是现在,几乎每个生灵都知道三清的名号。

  一瞬间,无数目光都集中在了昆仑山,所有人都在用一种敬佩的目光看着苏叶。

  然而洪荒所发生的一切,苏叶浑然不知。

  因为没有化形,他只能用云朵凝聚成一只手的模样,指着原始天尊的鼻子呵斥道:“兄弟做成你这样,也算是做到头了,我要是你兄弟,早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把你给干掉。”

  “一天到晚就像着如何坑害自己的弟弟,好事自己全拦了,坏事就让给通天,有你这样哥哥吗?”

  “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我特么不得掐死你。”

  “修行修行,除了修为,还要修心,你有心吗?你满脑子都是粪你知道吗?”

  “你摸摸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

  原始天尊脸色阴沉,从来没想到自己堂堂大罗金仙后期,竟然被一朵云给指着鼻子骂,如果不是担心会受到因果牵连,他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原始天尊扭头看向通天,死死的压制着自己愤怒的声音:“你兄长被人指着鼻子骂,你就这么干看着?”

  通天低头不语,三清原本是一家,好一个三清原本是一家。

  他们三人前后化形而出,只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出世,就只能成为老三。

  为了这个三人组,他算是操碎了心,老子清净无为,原始天尊善于算计人心,唯独他一直都想着要和两位师兄维持最初的关系。

  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原始天尊的心思他在了解不过了。

  只是他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外人给道了出来。

  通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通天抬起手,眼神复杂的看着苏叶,微微摇头道:“可惜可惜,若不是你失去了本源,我真想收你为徒,洪荒大地像你这样敢怒敢言的生灵,已经不多了。”

  苏叶心中暗道不好,系统说了,只有被自己惹怒的人动手才有效果。

  苏叶急忙喊道:“好你个通天教主,原始天尊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吗?”

  “你是狗吗?”

  ……

  这句话一出,整个洪荒都炸开了锅,洪荒生灵谁不知道狗这种妖类是最低贱的。

  一个小小青云竟然敢拿通天教主比作狗,这家伙活腻歪了吧?

  此时此刻,不论是女娲伏羲,西方的两位,还是巫妖两族,全都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

  这么多年,洪荒大地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而且热闹的源头还是昆仑山。

  远在西方的准提,双眼放着金光,目光中满是欣赏之色:“师兄,此子与我有缘。”

  接引面带苦色摇头说道:“师弟,莫要逞强,此子虽有大胆子,可并非良徒,徒增因果啊。”

  准提不语,这小子他看着真心舒服,尤其是这张嘴,每一句话都夹杂着大道之音,若不是失去本源,必然是我西方未来的继承人。

  ……

  通天呆滞了,自己竟然被骂了,还被说成了狗。

  从出生至今,从来没有哪个人敢这么骂自己的。

  通天下意识的拿出青萍剑,黑色的长发疯狂的在脑后舞动。

  一时间,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整个昆仑山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就连原始天尊和老子都向旁边挪了挪。

  原始天尊看着苏叶,嘴角微微上翘,真是自寻死路。

  苏叶看着怒火滔天的通天,整个人无比激动,这个成功来的实在太简单了,自己就要成为大道的掌控者,到时候别说是鸿均,天道都要臣服在我的脚下。

  为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苏叶大吼道:“你就是一个废物,不论是在原始天尊,还是在老子的心中,你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莽夫。”

  “莽夫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就是用来背锅的,他们吃螃蟹,你就只配吃螃蟹壳。”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