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妖阁楼
九妖阁楼

九妖阁楼

路鹿酒酒

玄幻言情/异能超术

更新时间:2021-12-12 23:54:08

位于妖悬大陆东部的九妖阁,集结着各方实力超群的妖、人、半妖兽,他们以人类的模样生活,为维护正义和大陆和平而存在。 九妖阁中,有着让大家都向往的九妖榜,那是绝对实力的象征!在此之前,九妖阁维持着正常的生活,直到一个盲女的到来。 她满身戾寒之气,让人畏惧。却嘲她眼盲,皆其轻视。 直到她打破常规,直升九妖榜…… 寒月:世人皆嘲我眼盲,却不知这一丝带下隐藏的是血雨腥风,唯有他看清了我的暴戾。 白涯:她视世间万物为虚无,却不知自己眼中隐藏的是温柔与万千风华。 (后甜,文中内容与现实无关,请勿联结!原创文,请勿转载)
目录

1年前·连载至5、隐匿在城中的黑衣人

1、毒雾森林

  “这是我的东西,你们凭什么拿走它……”

  “你,你别过来,滚啊啊啊啊!”“怪物,你就是个怪物!”

  这里是毒雾森林,是他们毒妖的天下,在这里他们是无法阻挡的!

  可是现在,他们却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柔弱的疯瞎子给虐杀!她将毒气视若无物,他们的攻击对她完全不起作用!

  “大哥,还给她吧!就一把刀而已!”

  “你懂什么?这可是妖寒刀!是多少人类乃至妖兽都想占为己有的宝刀,宿卿世家就是因它而灭亡的!”

  “那大哥,现在我们也要因为它被杀绝了呀!”

  “额,好像有点道理,反正我也不会用,还给你!”他真是见了鬼了,好不容易抢到手东西就是个烫手山芋,就算不被眼前暴走的少女杀死,后面也会被来抢夺妖刀其他妖兽和人类杀死,倒不如窝在这毒雾森林清静清静。

  通体银白色的长刀被扔到白发少女脚边,感受到妖寒刀亲切的呼应,少女停下了手中的杀戮,拿起它。

  抚摸着刀柄处刻工生疏但不难看出的“宿月”二字,那是父亲手把手教她刻的,她姓名的缩写。

  妖寒刀,是能斩杀任何妖兽的宝刀,是父亲的随身之物,却并未归属父亲,而是他要交给自己的礼物。

  “月儿,这是阿爹一直带在身边的东西,它一直守护着阿爹的平安,以后也让它替阿爹守护月儿的平安。”

  “其实,妖寒刀一直都属于月儿……去妖悬大陆的九妖阁吧,那里或许有你想要的答案……月儿,不要恨阿爹……”

  父亲的话并未说完,至今她也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嘿,还真不杀了,你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咱们也不会牺牲那么多兄弟!”蛇身人一拳打在那个手下头上,气得不行。

  “嘿嘿,我也是刚想到……”蛇人手下傻呵呵的抱头笑着。

  听到他们的交谈声,寒月扭头面向他们,身上是还未褪去的血腥。

  “愣着干嘛,还不快跑!”

  一群蛇人变成小蛇落荒而逃,寒月也没打算追他们。

  “瞎子?”

  声音突兀的从她头顶响起,寒月下意识的想要闪身拉开距离,但后面的人似乎比她更快。

  少女双眼蒙着的丝带被他挑开,一双猩红的血瞳暴露在视野中。

  “别看!”寒月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顺势推开了那个男人。

  但那个男人丝毫不为所动,也没有听她的话。男人的力气很大,拉开她的手只是瞬间的事。

  那双血瞳就这样错愕又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绝美的男人,又慌忙移开。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这样直视别人,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被她血瞳直视的人或妖兽,都会体内灵力暴走,最后爆体而亡,她并不想看见那样的画面,除了……杀人的时候。

  她的眼睛,是不祥之物。

  小的时候,只是会让其灵力逆流,父亲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奇怪之处,让人特制了一条丝带遮住眼睛,这样就不会再有那种事发生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白涯拉着她的手腕,似在欣赏她的眼睛一般。

  “很美,”

  “什么?”他居然说自己的眼睛,很美?

  寒月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她在自嘲。

  是啊,很美的血色,可惜并不是什么美丽的事物。

  很快,连这个头一次称赞她的男人,也要消失了。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但是一刻钟过去了,他还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保持着开始的姿势甚至是神色。

  他,没事?

  寒月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不会控制?”话刚落,他的瞳孔便成了血色,红的可怕,片刻又恢复成了刚刚的深紫色。

  这大概是寒月头一次看到,跟她一样的人。

  在他的瞳孔变成腥红色时,她明显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似乎要将她体内的灵力扯开一般。

  “跟我回九妖阁,我教你。”白涯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似乎心情很不错,又将手中的丝带给她戴了回去。

  也不管寒月同意与否,拉着她的手便往毒雾森林外走去。

  没想到来趟这儿猎蛇,还捡到了个宝贝。

  

版权信息